三個華人在美國送外賣送了七年,股票上市首日暴漲近90%,市值602億美元

▲自左而右:Stanley Tang、徐迅、Andy Fang

DoorDash在周二的IPO中以每股102美元的價格發售了3300萬股,融資33.7億美元;隨後,周三開盤價躍升至182美元。

該股周三最終收於189.51美元,較發行價上漲86%,市值602億美元。

以下內容發於上市前夕。

來源:投資界

微信id:pedaily2012

作者:文丹、張繼文

2020年12月9日晚,又有三位華人創業者站上美股IPO敲鐘舞台。

投資界(ID:pedaily2012)消息,北京時間12月9日晚,美國外賣服務提供商DoorDash將登陸美國紐交所上市交易,股票代碼為DASH。

其IPO定價為每股102美元,對應市值達387億美元(約合2500億人民幣)

2013年,DoorDash誕生於史丹福大學的一間宿舍,由三位華人學生共同創立。僅用七年時間,DoorDash趕超「外賣鼻祖」Grubhub,一躍成為了美國最大的外賣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DoorDash與國內早期餓了麽、美團外賣的配送機制幾乎一模一樣,因此被不少人視為「Copy from China」的代表案例。

外賣是一個燒錢的生意,DoorDash狂奔背後VC/PE功不可沒。

七年來,DoorDash累計完成超25億美元融資,其中不乏YC孵化器、軟銀、紅杉資本、GIC等知名投資機構。而隨著DoorDash成功IPO,三位年輕創始人也實現財富自由的夢想。

平均30歲,三位史丹福大學華人聯手

七年做出2500億市值

DoorDash上市背後,是華人Tony Xu的非典型創業故事。

Tony Xu的原名叫徐迅,他1985年出生於南京,四歲的時候隨家人移居美國,生活在美國中西部的伊利諾伊州。剛到美國的時候,徐迅的家境並不富裕。

當時,他的父親在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讀書,期間在大學的一個工程項目裏工作。

母親雖然是一名醫生,但中國的醫生執照並不能在美國行醫。因此他的母親在連續12年裏,每天打三份工才攢夠了接受醫師培訓的費用,其中有一家中國餐館他自己也曾在那裏洗過碗。後來,他母親重新拿到執照開了一間診所,運營至今已有20年時間。

徐迅把自己父母在美國打拼的經歷寫在了招股書的開篇,表達自己創辦DoorDash的初衷,正是為了幫助像他母親一樣的人。

在徐迅15歲的時候,他們舉家搬到美國加州的聖何塞。

之後,徐迅考取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得工業工程和運營學位,畢業後又去史丹福讀了商學院。

在史丹福讀書期間,徐迅迎來人生的轉折點——結識了另外兩名華裔Stanley Tang、Andy Fang以及Evan Moore。2013年,四人共同創立了DoorDash,不過Evan Moore在2014年離職了。

DoorDash的第一次訂單嘗試,是在一個功能變數名稱為「PaloAltoDelivery.com」的網頁上進行的。當時,他們偷偷做了一個測試:在餐廳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學校周圍8家餐廳的菜單放到了網站上。

令人驚喜的是,網站上線僅45分鐘,便收到了第一份訂單。接到訂單後,徐迅前往訂單中的泰國餐廳購買食物,送到了顧客手中。

創業初期,他們白天在商學院上課,晚上寫代碼以及充當司機去完成訂單送貨,並對每個訂單做記錄,就這樣連續做了5個月。

之後,DoorDash逐漸發展壯大,僅用七年時間成功趕超「外賣鼻祖」Grubhub,成為了美國外賣配送行業市場佔有率最大的平台。

就在9日晚,DoorDash 將登陸美國紐交所上市交易,其IPO定價為每股102美元,對應市值高達387億美元(約合2500億人民幣)。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三位聯合創始人Tony Xu、Andy Fang、Stanley Tang分別只有36、28、27歲,是董事會裏最年輕的三個人。

伴隨DoorDash成功IPO,這三個平均年齡僅有30歲的華人將徹底實現財務自由。

9億筆訂單,撐起美國外賣半壁江山

一年營收近60億元

這是一家怎樣的公司?事實上,DoorDash身上流淌了中國的血液。

從商業模式看,DoorDash與國內早期餓了麽、美團外賣的配送機制幾乎一模一樣,消費者線上下單,商戶製作餐品,通過演算法由就近騎手接單完成配送,成為一個穩定的生態圈。

另外,DoorDash在2019年8月斥資約4.1億美元完成對競爭對手Caviar的收購,以占據更大的市場佔有率。顯然,這與2017年餓了麽收購百度外賣類似。

招股書顯示, Doordash已經向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超過1800萬用戶提供39萬家餐館的送餐服務,平台上的送餐員(Dasher)數量超過100萬。

自成立以來,商家在DoorDash平台上的銷售總額超過190億美元,其中2019年平台上每一商家的同店銷售額同比增長59%;此外,DoorDash目前已與美國最大的200個國民品牌中的超過175家形成合作,這將為其迅速下沉至郊區市場提供便利。

用戶在DoorDash平台上總計完成超過9億筆訂單。在2020年第三季度,每筆訂單的平均配送時長為35分鐘,相較2017年第三季度減少23%;2018年,DoorDash推出DashPass會員計劃,截至2020年9月30日已擁有超過500萬名會員,其可享受免配送費等優惠政策,單價為每月9.99美元。

從騎手端來看, Dashers已通過平台賺得超過70億美元,其可通過汽車、單車、踏板車等多種交通工具提供服務,其中45%為女性。

圖片

成立7年,DoorDash在美國外賣市場占據絕對領先的地位

按照2020年10月的總銷售額計算,DoorDash&Caviar累計占據50%的市場佔有率,領先占比26%的UberEats、16%的GrubHub、7%的Postmates等其他玩家。而2018年1月,DoorDas還僅占有17%的市場佔有率。

DoorDash、Grubhub、Uber Eats和Postmates是美國目前外賣平台四強。

其中,Grubhub成立於2011年,Postmates成立於2012年,Uber Eats成立於2014年。

儘管DoorDash成立不是最早的,但妥妥是一匹黑馬。

圖片

不過,光鮮背後,DoorDash也有隱憂。

從財務數據看,2018年和2019年,DoorDash的凈收入分別為2.91億美元和8.85億美元;2020年前三季度的凈收入則為19.16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的5.87億美元增長223.7%。

目前DoorDash仍處於虧損狀態,2018年和2019年的凈虧損分別為2.04億美元和6.67億美元。好在凈虧損不斷縮窄。在2020年二季度,DoorDash罕見實現單季度盈利,凈利潤為2300萬美元。

突發的疫情推動DoorDash快速發展的同時,也給美國外賣市場一次重新發展的機會。隨著DoorDash上市,美國外賣格局新一輪排位戰即將打響。

7年融資25億美元,YC、軟銀和紅杉押註

三位創始人坐擁百億身家

外賣是一個燒錢的生意,DoorDash發展歷程背後VC/PE功不可沒。成立七年,DoorDash累計完成超25億美元融資,其中不乏YC孵化器、軟銀、紅杉資本、GIC等知名投資者。

DoorDash最初只是一個小平台,直到2013年3月加入Y Combinator孵化器,並於同年9月獲得240萬美元的天使輪融資之後,DoorDash才開始真正走向市場。

拿到YC融資後,DoorDash瞬間成為資本市場的明星項目。

不到一年的時間,DoorDash的A輪融資順利籌得1730萬美元,2015年完成B輪4000萬美元融資。

2016年3月,DoorDash完成了C輪融資,募資金額達1.27億美元,此輪投資中,YC旗下的成長基金Continuity Fund首次參與其中,紅杉資本繼續投入4000萬美元默默支持。

兩年後,軟銀的殺入迅速拉升了DoorDash的估值

2018年3月,DoorDash獲得5.35億美元投資,其中軟銀願景基金領投1億美元。

去年5月,DoorDash獲得了軟銀等投資者的6億美元融資,同年11月媒體稱,DoorDash又得到了軟銀、紅杉資本和淡馬錫等聯合註資1億美元,截至當時的18個月內,DoorDash募資約20億美元,占融資總額的三分之二。

值得一提的是,Uber和DoorDash都是軟銀斥資上億美元大舉押註的對象。

2018年,軟銀牽頭的財團斥資將近90億美元,獲得Uber17.5%的股權,成為Uber最大股東。去年5月Uber上市時,軟銀願景基金持股16%。

有趣的是,DoorDash和Uber外賣業務的競爭,存在一定「兄弟相爭」的成分

這裡還有一段插曲:去年有消息傳出,軟銀曾有意讓Uber和DoorDash這兩家獨角獸合併。

據稱DoorDash的高管當時對合併的想法表現冷淡,認為自身的食品配送服務增長前景比Uber旗下的競品服務Uber Eats強。如今來看,竟一語成讖。

持股比例方面,軟銀願景基金持有22.1%股份,紅杉資本持有18.2%股權,GIC持有9.3%股權,而三位創始人各自擁有大約5%的股份。

如果按照2500億元市值計算,三位創業者的各自身家達120億元,躋身百億富豪俱樂部。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