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絲」為何是影響中國網路文化最深的詞彙之一?

本文來源:ELLEMEN睿士

微信id:ellemen_china

最近「屌絲」這個詞又回到了公眾視野中。

事情源於小米高管在2020年第13屆中國人力資源管理年會上的一次發言,在發言中,她用開玩笑的語氣提到一句「得屌絲者得天下」,引發公眾一片嘩然。

事後,發表爭議言論的高管引咎辭職,但這個縈繞在中國男人頭頂,這幾年存在感慢慢被「社畜」「打工人」代替的詞語,又一次回到了公眾的面前。

屌絲一詞起源於2011年,近十年來,它成了在國人記憶最為深刻的網絡用語之一。

從李毅吧開始,滾雪球式的網絡傳播賦予這個詞「苦逼、矮矬窮」等含義,一邊影射貼吧網友的用戶畫像,但另一方面這個詞開始和那些生活過的不如意的網友生活逐漸貼近,「屌絲」似乎是他們日常生活的代表,正式成為了「苦逼」階層的代名詞。

就這樣,出身卑微、996搬磚、愛網遊、愛貼吧、愛女神也愛幻想,在真愛和機會面前缺乏行動力,想做而不敢做,成為屌絲們的集體特徵。

他們的性格是矛盾的幾何體:自卑、自賤卻也自以為是,善良但又懦弱。

其實直到現在,這樣的心態也普遍存在於我們身邊,這也是屌絲當時爆紅網絡的一個重要原因。

不管怎麽說,「屌絲」這個詞天生帶著爭議氣質來到世間,在說出口的時候,就會有人皺眉頭。

從2012年起,國內網絡上圍繞著「屌絲」掀起了一股網絡次文化大生產。

當年傳入國內的德國喜劇短劇《炸彈妞》被字幕組形象的翻譯成《屌絲女士》,也因為這個名字,這部劇火爆網絡,日劇《桃花期》也因為其中死宅型男主迎來桃花運的故事,被網友取名為《屌絲的逆襲》。

而曾被稱為國內喊麥第一人的網絡主播MC石頭,因為其作品在A站等網站被惡搞,殺馬特的髮型,網吧攝像頭的粗糙畫質,以及一口獨特的「黑餵狗(Here we go)」的川式英語。

被認為是典型的屌絲代表人物,還成為當時紅遍網絡的網紅,被主流媒體報導,被北上廣的迪廳請去做現場。

「屌絲」的標籤更是從網絡延伸到現實當中。

當年剛剛畢業的電子科技大學學生金雪濤和朋友在西南財經大學大門的對面開了一家面館。

名字叫「舌尖上的屌絲」的小餐館,蹭上《舌尖上的中國》與「屌絲」兩個熱點,開業三天就賺了上萬元。

當時,餐館門口的大白板上歪歪扭扭的寫滿了各種菜名,這些菜還是分區域的,有「高帥富專欄」、有「屌絲專區」、還有「女神必點」等等,而且菜名也做了精心的設計,比如有騷牛肉、阿扁黃瓜、春哥四季豆、杜甫忙等。

讓很多人想不到的是,「屌絲」也成了當時小米創始人雷軍用來推廣新品的話,在2013年的採訪中,他曾經這樣說道:「得屌絲者得天下,我靠『紅米手機』得天下」的豪言壯語。

和如今的馬保國現象不同,「屌絲」這個詞在誕生一周年時還得到了主流媒體的聚光燈。

2012年11月《人民日報》十八大特刊刊發《激發中國前行的最大力量》,文中寫道:「市場經濟的衝擊余波未了,……分配焦慮、環境恐慌,拼爹時代、屌絲心態,極端事件、群體抗議,百姓、社會、市場、政府的關係進入『敏感期』。」

由此,這個詞提升了不少地位。

但也有不少人對這個詞的字眼非常敏感。

當年《咬文嚼字》雜誌發布了「2012年十大流行語」中該詞未入選,專家認為,「它的不雅、惡俗的趣味是很明顯的」。

「屌絲」其實在全世界都存在,在日本,「御宅族」是社會中「失敗組」的代表。

一直待在家中,迷戀於二次元和電玩的宅男們,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成為日本年輕人的屌絲中堅力量,而對生活缺乏熱情和活力的「乾物女」也是「女屌絲」的翻版。

在韓國,「三拋世代」們放棄戀愛、結婚、生子。後來進一步發展為放棄人際關係、購置房產、夢想和希望,成為「七拋世代」,甚至「N拋世代」。

在歐美,經過了長時間的工業化和城市化發展,在都市競爭中敗下陣來的人們被稱為「Loser」,直至今日還被美國總統特朗普經常掛在嘴上,用來攻擊政敵。

但和「屌絲」們一樣,即便是失敗也能接受自己的風潮也在漸漸出現。

戰後嬰兒潮所代表的群體眼中的成功,早已經被現在的美國年輕人瞧不起,各種反嘲諷和戲謔已經通過社交網絡的出現,淹沒了精英階級的話語權。

反觀國內,「屌絲」在網絡上的存在感也已經被其他流行語代替,現在,他們的名字叫「社畜」「佛系青年」「打工人」「丁工人」「抄車人」「尾款人」……

不過年輕人也在不斷變化著,不管是此前的」喪文化」、「佛系」文化,還是如今的「社畜」、「打工人」,在實現自我安慰的過程中,也在和自我與周圍環境和解。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