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頭盔看房」引熱議,新華社:無所不在的人臉辨識真的有必要嗎?

本文來源:新華社

記者:王井懷、楊子春、劉惟真

新華社天津12月4日消息,買房、存包、取廁紙,上班、上學、逛動物園……人臉識別已經全面嵌入生活。

近期,戴頭盔看房、人臉識別第一案、天津出台條例禁止采集生物識別資訊等相繼成為熱點,透露出人們對人臉資訊泄露的焦慮。

走到哪都需要「刷臉」,有必要嗎?人臉資訊被「弄丟」的風險高不高?我們又該怎麼保護自己的「臉」?

  為什麼看房子被人臉識別拍到,買房要多花30萬?
  天津立法禁止採集人臉識別

無處不在的「刷臉」

日前,天津市一售樓處因未經客戶許可收集人臉資訊上了熱搜。

記者實地走訪看到,一個人臉識別攝像頭正對門口,每位走進售樓處的人都會被識別抓拍。

售樓處負責人鄂明介紹說,公司在去年11月安裝人臉識別設備,主要用於識別客戶是自主買房還是房產中介介紹來的,以便與中介分成。

「房地產行業的頭部公司大多在用人臉識別技術。」設備提供商負責人熊偉直言。

有專家指出,讓客戶毫無防備地暴露在人臉識別設備下,侵害客戶的個人生物資訊安全。

記者梳理多地公開報導發現,倒垃圾、取廁紙、乘車、上班「打卡」、課堂點名等近30種生活場景中應用到人臉識別技術。

——公共場所。

甘肅省武威市圖書館人臉識別借還書新功能近日上線。讀者在自助借還機上錄入人臉資訊後,可以借還書。

天津市南翠屏公園在去年安裝了人臉識別存包櫃。記者親測發現,面部正對攝像頭10秒左右櫃門自動開啟,並沒有獲取人臉資訊的告知環節。

——商業環境。

近日,江蘇平女士在中國質量萬里行消費投訴平台稱,她買音樂節門票時要求刷身份證入場,但後來增加了人臉識別的進場要求。此外,近期某國產熱門遊戲中也引入「人臉識別系統」。

——生活場景裡。

今年9月,北京某小區出現人臉識別垃圾桶,居民註冊後,需要先通過身份識別,才能正常打開桶蓋,為自己的垃圾分類行為「積分」。

此外,一些小區還出現了「刷臉」乘電梯等應用。

「刷臉」越多,「丟臉」可能性越大

不少企業和場所將人臉識別技術視為高科技的「時髦產品」。但是,走到哪裡都「刷臉」,真的有必要嗎?

「目前人臉識別資訊存在大範圍濫用的情況。」

中國資訊安全研究院副院長左曉棟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提出「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

「必要」有兩方面要求,一是除人臉識別外窮盡其他手段不能實現目的,二是應用人臉識別這種高層次的個人資訊需要與所保護的財產重要性相稱。

「以這種標準來衡量,很多場景顯然是不必要的。」

短短數年內,人臉識別技術是如何闖進我們生活的?

業內人士介紹說,我國人臉識別技術在2017年至2018年進入普及階段。天貓網上各種類型的人臉識別攝像頭達400餘種,價格在200元至4000元不等,以1000元左右的產品為主。

人們對人臉資訊的保護意識並不強。記者走訪了解到,不少安裝人臉識別的單位只是派一名普通員工進行操作,並沒有特別嚴格的管理措施,有的甚至並未意識到人臉資訊泄露的風險。

有專家表示,人臉資訊一般存儲在設備運營方,由於缺乏相關規範和保護意識,存儲環節成為資訊泄露的主要風險點。

智能安防解決方案提供商天地偉業技術有限公司產品總監吳迪表示,不法分子可以對普通群眾的人臉資訊進行三維建模後盜取財產。

《人臉識別應用公眾調研報告(2020)》顯示,三成受訪者表示已經因人臉資訊泄露、濫用而遭受隱私或財產損失。

誰來保護我們的「臉」?

天津財經大學商學院互聯網資訊與用戶行為研究中心主任陳旭輝以及左曉棟等專家認為,目前我國對個人資訊保護較為重視,多部門聯合採取多次治理行動,取得了一定效果。

不過,隨著應用場景的逐步擴展,我國亟須成立專門的資訊保護機構。

「一方面承接群眾的舉報,及時回應群眾關切,另一方面從根源上對非法獲取、售賣個人資訊的不法分子進行打擊,鏟除其滋生的土壤。」左曉棟說。

多位專家建議,要鼓勵地方「先行一步」,劃定人臉識別禁區。日前通過的《天津市社會信用條例》明確提出,市場信用資訊提供單位不得采集自然人的宗教信仰、血型、疾病和病史、生物識別資訊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禁止采集的其他個人資訊。

近日杭州也擬規定,物業不得強制業主通過指紋、人臉識別等方式使用共用設施設備。

業內人士認為,在全國層面上限制人臉識別等新技術會阻礙技術發展,可由地方進行人臉識別限制性摸索,不斷探索技術進步與個人資訊保護的界限,待時機成熟再進行全國推廣。

陳旭輝建議,相關部門進一步加大執法力度,使企業對於個人隱私權保護存有敬畏之心,同時開展普法宣傳,提升群眾的個人資訊保護意識。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