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抱怨被割韭菜,小米的未來何去何從?

本文來源:AI財經社

微信id:aicjnews

作者:陳芳 仉澤翔

12月2日,小米公布了港交所史上最大額度定增配售的消息,但市場並沒有買單,股價在開盤後大幅跳水。

一天之內,小米擬募資近4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62億元),但股價也在一天內跌去了400多億港元(約合人民幣338億元)。

不過,小米擬通過發行可轉債和配售股票募資近40億美元的背後,不得不讓人感慨雷軍的財技,「低價搞回購,高價搞配售」。

另一方面,也暴露出小米當下的野心,隨著華為遭受打擊和重創,以小米為代表的其他國產品牌,有了更多向上走和向外走的機會。

40億美元募資惹爭議

小米又一次惹怒了眾多投資者。

12月2日上午,小米集團在開盤前突然停牌。

具體原因指向前一天被曝出的10億股增發消息。

午間,小米發布公告確認即將通過8.9億美元可轉債和價值約31億美元的增發配售,募資近40億美元,隨後宣布復牌。

下午1點,小米集團股票開盤交易前兩分鐘,股價一度狂瀉超過10個點,從26.15港元跌至23.65港元,總市值蒸發602億港元。

雖然之後股價有所回升,但小米最終收盤還是下跌了7個點。

小米定增的價格定在了23.7港元,位於配售區間的最低值,相比前一日的收盤價打了折扣,折扣幅度在9.4%,這也是讓部分投資者不滿的地方,認為配售價格低於市場價,自己被割韭菜。

有意思的是,小米股價今日的最大跌幅降到了23.6港元,正好在定增配售的價格附近。

但中信建投一位基金經理告訴AI財經社,大額的定增配售有折扣是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小米的打折幅度還不算高,很多上市公司都需要打7-8折才能完成定增配售,「如果不打折,投資者幹嘛不直接去公開市場買股票?」

小米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小米配售的股份在昨天晚上就全部認購完,言下之意是小米得到了投資者的認可。

不過,外界對小米此次的公開募資,有著諸多疑問,首先是為何消息會在公告之前泄漏出去?

小米的公告是12月2日發布,但有投資人質疑,小米的增發消息在12月1日已經滿天飛。

「小米這次算是內幕消息控制不當,導致提前泄漏,是內部不規範導致的。」多位證券行業人士告訴AI財經社,港交所非常注重市場資訊的公平性,重大事項應該先發公告。

據第一財經報導,這個消息是在小米集團年度投資者調研大會之後走漏。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認為,越是金額高、規模大的公開募資,面向的投資主體越多,溝通的時間也越長,這個過程中,每個環節都有走漏風聲的可能性,小米想要做到完全滴水不漏,很難。

如果消息不是從小米層面泄漏出去的,那麽小米就不用承擔責任。

AI財經社諮詢小米集團多位中高層,給的反饋是對此不知情。

與消息提前泄漏相比,市場更在乎的是小米為何會在此時募資?

根據小米集團Q3財報,小米賬上還有303億元的現金及等價物,並不缺錢。

但雷軍卻在股價處於高點時,開啟了40億美元規模的可轉債與定增配售。

在富途證券的一項調查中,就有62%的投資人不支持小米此時通過發行可轉債和配售股票公開募資。

「作為投資人,我並不希望此時看到小米增發的消息,這會給市場帶來不好的預期。」

互聯網專家信海光認為,三季報後,小米股價走勢不錯,但是增發會給市場帶來不確定性,小米拿這些錢去幹什麼是未知的,所以散戶情緒波動很大。

「小米本次發行可轉債和配售股票沒有得到市場的認可,最終導致小米股價大跌。」沈萌分析稱,投資人不認為募資能提升小米的投資價值,不認為募資能帶領小米走到什麼樣的高度,股價大跌就是一種表現。

確實,在投資平台上,抱怨小米割韭菜的投資人不在少數。

「小米把用戶當屌絲,把股民當韭菜,可真行,以後還有誰敢長期持有小米。」投資人高傑稱,作為年輕人第一只被腰斬的股票,小米剛剛爬出坑,結果就搞募資,導致股價大跌。

此前,上市後募資的企業不在少數,為何小米此番爭議如此之大?

高傑拿拼多多舉例,拼多多嚴重缺錢,各個業務都要靠補貼搶市場,都處於成長的關鍵期,發債比較好理解。

小米不缺錢,又是成熟的企業,盈利能力可以,之前也沒說要有大投入,突然搞募資,市場難以接受。

美銀證券在小米定增之後,立馬降低了對小米集團的評級,由「買入」評級調整為「中性」,目標價由30港元降至26.4港元,以反映其配股和可換股債發行攤薄每股的表現。

「上市公司募資不是根據現金及等價物儲備來考慮的,並不一定是缺錢,很多都是從融資成本、權益最大化等層面考慮。」沈萌告訴AI財經社,當前整個港股處於虛高位置,小米股價最近也漲了不少,此時募資能降低成本。

而如果不在股價漲的時候募資,接下來隨著市場波動,不排除小米股價會有調整的情況出現,那樣就不是募資的好時機,會導致其融資成本升高。

老虎證券的一位網友感慨:小米賬上還有幾百億現金,目前也沒看到什麼燒錢的業務,市值小的時候搞回購,市值上去了搞增發,「驚嘆雷老板還是個財務高手」。

錢往何處去?

小米集團本次發行的可轉債相當於已發行股本的0.7%,配售股票相當於已發行股本的4.1%。

小米給這筆錢列出了四條用途:一是增加營運資金以擴大業務;二是增加主要市場的市場佔有率;三是投資戰略生態系統;四是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這四條的說法都非常模糊和籠統,看起來都很正確,但說白了也沒想好要怎麽用。

據多位熟悉資本操作的人士透露,上市公司定增往往需要有非常具體的項目,比如收購某個公司或者投入某個工廠的建設。

但這些資訊都沒有在小米披露的公告中看到。

這也是投資者不滿意的地方,他們不知道這筆錢融來之後,能給小米公司帶來多大的效益。

市場上有人士猜測,小米會拿著這筆錢去造車。

但知情人士透露,這種腦洞太大,可能性比較低。

據小米內部人士透露,小米本次募資的用途之一是搞無人工廠「黑燈工廠」,目前這個工廠的年產量為100萬台手機,雷軍計劃將產能擴大到千萬台。

另外,在渠道方面,小米之家打算覆蓋縣級市場,目前僅完成30%,這也需要大額投入。

Q3財報顯示,小米的經營現金流高達83.51億元,而小米集團手中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合計302.57億元。

看上去很多,但對於小米這種重資產的公司而言,這筆錢也算不上太多。

甚至相比於去年同期,2019年小米的賬戶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有355億元,比今年多了50多億元。

也就是說,小米的業務和體量在增長,但現金儲備卻在減少。

華為在2019年也曾發過60億元的債券,華為當時的現金儲備同樣非常充沛,發債時賬戶裏還有2500億元,但華為發債的原因主要是「預計公司各項業務未來保持穩定增長態勢,資金支持也將進一步增加」。

小米在一定程度上也面臨著類似的情況。

受疫情影響,小米集團的業績在二季度有過一次下探,手機出貨量出現下滑,但在三季度,很快反彈。

在剛剛過去的第三季度,小米拿出了上市以來的最好業績:收入722億元,同比增長34.5%,創下過去八個月以來的最高增速。

增長的主要來源是手機。

2020年Q3小米手機全球出貨量同比增長45.3%,成為全球前五大手機廠商中增速最高的一家,其4660萬台的手機出貨量,時隔6年重返全球第三。

龐大的出貨量為小米集團帶來充足的彈藥,僅智能手機一項,就為小米貢獻476億元收入。

小米在海外也有了一些突破。

根據調研機構Canalys的數據,三季度小米手機全球出貨量較去年同期增長1450萬台,其中1300萬台增長來自海外。

市場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此前預計,華為晶片受阻情況如果持續到明年,預計將釋放出1億部左右的市場空間。

據市場調研機構Gartner,今年三季度,華為手機出貨量整體下滑1400萬台。

在華為出海首站俄羅斯,小米的市場占有率已躍居第二。

據騰訊科技12月2日報導,小米一直在與供應商洽談,預訂高達2.4億部手機的零部件。

這一數量不僅超過小米今年的產量,而且也超過了蘋果iPhone的平均年出貨量。

這意味著小米為了填補華為手機留出的空白,需要增加備貨,將消耗大量資金。

這一點從財報上也能看得出來。

目前,小米集團的存貨價值約在349.96億元,較2019年底增加24億元之多。

預計四季度,存貨價值會在此基礎上又有提高。

線下渠道的完善也將消耗大量資金。

囿於非常低的利潤空間,小米一直不受線下渠道待見,這種尷尬局面直到現在也沒有太大程度的改變。

小米試圖通過小米之家來提高線下合作伙伴的熱情。

根據小米方面披露的數據顯示,當前小米之家在縣級市場的覆蓋率不到30%。

11月26日,小米集團中國區總裁盧偉冰在Redmi新品發布會上表示,未來小米要加快縣級市場下沉,一年內小米之家要覆蓋全國每個縣城,讓每個米粉身邊都有一個小米之家。

也有部分聲音認為,小米募資是為了應對榮耀的競爭。

榮耀被渠道商接手之後,徹底剝離出華為體系。

此前,榮耀一直和小米在線上競爭,但隨著渠道商接手,補齊線下刻不容緩,榮耀與小米的競爭並不會因為榮耀剝離出華為而緩解。

小米急於被認可

40億美元的超大額度募資,不僅展示了雷軍高超的財技,也讓外界看到了雷軍在風雲變幻的手機行業裏,急切希望分得更多的蛋糕。

隨著華為被打壓,手機出貨量嚴重受損,小米今年的目標已經非常明確:走高端,搶份額。

12月2日凌晨,雷軍出現在了高通驍龍技術峰會上,並發表演講,互相站台,其他手機品牌大多派了公司副總參加,唯獨雷軍親自上場。

雷軍也在高通發布之前,欣喜地宣布,小米獲得了高通旗艦處理器驍龍888的首發權,而且享有一段時間的獨占期。

作為高通拿真金白銀投資的公司,小米一直有這方面的優待,這也讓雷軍可以在對外宣傳時,變得非常主動,旗艦晶片被認為是實力和高端的象徵。

小米對外強調的另一個成績是,2020年Q3季度,小米在中國大陸的ASP(平均售價)同比增長14.7%,高端機型約占前三季度手機銷量的8%;銷量方面,2020年以來,小米在3000元或300歐元以上價位的手機銷量超800萬台,出貨量同比增長18.9%。

小米的決心也很大。

小米集團總裁王翔在Q3財報發布後表示,「在旗艦市場的突破,對小米來說是極其重要的增量市場。」

雷軍也對外界放話,小米目前在全球已經建立了9大研發中心,研發人員隊伍已經過萬,明年還將擴招5000名工程師。

但首發權和銷售單價的提升對小米高端形象的提升非常有限。

一方面產能跟不上,有價無貨,經常耍猴;另一方面,一直標榜和踐行極致性價比的小米,被死死按在了低端機的位置上。

11月18日,雷軍在亞布力論壇上表示,外界長期以來對小米有三大誤區:中低端、靠代工和沒技術。

低端廉價依然是大多數消費者對小米手機的固有印象。

小米非常刻意地淡化這種標籤。

所以當王嵋說出屌絲言論時,引起了小米內部的強大反彈。

11月中旬,小米清河大學副校長王嵋就在公開場合表示,「小米認為,未來的天下,得屌絲者得天下。」

這被認為與小米的高端戰略背道而馳,儘管很多網友看來,這說的是事實,但隨著輿論的發酵,王嵋被迫辭職。

口號喊得響亮,卻難掩一個事實——2020年Q3,小米的研發投入為23.21億元,占總收入的3.2%,去年同期為3.7%,也就是說,小米的研發占比在降低。

但眼下,小米面臨著行業變動帶來的少有機會,手機銷量在回升,海外市場有了起色,股價也給出了積極正向的反饋,但這一切不過是很小的進步,小米想要取代華為的角色,光靠這些遠遠不夠。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高傑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