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剝離華為:業務調整,員工焦慮

本文來源:棱鏡

微信id: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陳弗也

「裡面的裝修正在趕工,華為那邊要得急,已經來過好幾撥人了,估計年底就可以入駐了。」保安指了指旁邊的高樓告訴作者。

11月26日,作者來到位於深圳市福田區深業中城的6A棟,一座建成不久的商住兩用樓。

這裡是新榮耀母公司深圳智信新資訊技術有限公司的註冊地,也是榮耀終端有限公司最新變更的註冊地。

隔著圍欄,還能遠遠看到裡面忙碌著的工人。

幾個月之後,這裡將迎來一批新榮耀的員工。

此前,據媒體報導,新榮耀的辦公地點會在福田區的新一代產業園。

目前來看,新榮耀辦公地不只一處。

▲新榮耀母公司註冊地深業中城6A棟,目前尚在裝修中

11月17日上午,流傳多日的「榮耀賣身」終於塵埃落定,40家企業發布聯合聲明,他們將接收榮耀,華為也對此作了回應。

對於華為來說,榮耀從7年前誕生的那一刻開始,就肩負著重要使命。

它需要阻擊小米、OPPO、VIVO等在中低端市場對華為的圍剿,從而能夠讓華為騰出手來,用P和Mate系列在高端市場上與三星、蘋果一較高下。

如今看來,榮耀成功地完成了這一任務。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DC的數據,2019年,作為一個子品牌,榮耀的出貨量接近7000萬部,雖然不及小米的1.2億部,但在國內市場,榮耀的出貨量超過4000萬部,以微弱的優勢反超了小米。

只是很多人沒有想到,風頭正盛的榮耀會以這樣的方式離開華為。

如今,這場千億級別的「離婚」(任正非語)正在快速推進。

作者深入了解發現,為了讓這場「離婚」順利進行,深圳國資幾乎打出了自己最強的牌。

與此同時,那些即將離開華為的榮耀員工,也正經歷著復雜的情緒。

一方面,他們悲壯、不舍、遺憾,同時,在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時也焦慮、迷茫、不知所措。

「未來我們是競爭對手,你們可以拿著『洋槍』『洋炮』,我們拿著新的『漢陽造』,新的『大刀、長矛』,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11月25日,在華為內部召開的榮耀送別會上,任正非這樣說道。他希望新榮耀成為華為在全球最強的對手,超越華為,打倒華為。

「1.7倍的補償」沒了

「有時我們也在想,任總的講話是自己寫的,還是助手寫的?但是,對比了他平時說話的用詞,基本可以判斷,送別會的講話是出自他之手,是他自己的真實想法,助手最多只是加以修飾。」一位華為內部人士告訴作者。

在任正非的送別講話公布之前,榮耀內部員工正就「員工補償方案」掀起熱議。

此前有媒體報導,很多華為員工期望去榮耀,「削尖腦袋往裏擠」,並寫道,華為給榮耀員工提供了兩種補償方案,原價收購股票和一次性支付1.7倍2019年收入的現金補償。

根據2019年業績報告,華為的人均年薪約77萬元,依照此前媒體報導,對於很多榮耀員工來說,僅現金補償就是一筆不小的收益。

但真實的情況並非如此。

有認證為華為員工的網友在職場社交平台脈脈上發帖,稱沒有1.7倍的收入補償,只有N 1的補償和華為的股票。

帖子發布後,引起了不少網友的圍觀。

截至11月28日晚,已有169條評論,其中不少評論來自認證為華為員工的網友。

作者還從內部人士獲悉,華為內部APP「心聲社區」裏,還有員工整理出了幾種不同的方案,如提供N 1現金補償、將員工持有的TUP轉換成ESOP1,為榮耀員工提供華為「股票」購買資格等。

在這些可能的方案中,「股票」是一個核心問題,方案中提到的TUP、ESOP1也正是華為的「股票」類型。

華為不是上市公司,不能公開發行股票,這裡所說的「股票」,其實是一種虛擬的股票。

不過,創辦30余年,華為的虛擬股制度也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

「我們內部常講,奮鬥越久越划算,工資變成零花錢。」2015年10月,華為高級副總裁陳黎芳在一次公開演講上曾說。

這主要就是因為華為員工的收入有不少來自於「股票」,職級越高、工作時間越長,「股票」的價值就越高。

據華為業績報告介紹,目前,華為給員工提供的「股票」主要是TUP(time unit plan,直譯為「時間單位計劃」),不需要員工購買。

TUP的周期一般為5年,從第二年開始,每年獲取一定的分紅權,第五年除分紅權之外,還享有TUP的增值收益。

5年之後,員工持有的TUP自動清零。

根據2019年業績報告,當年,華為共為員工提供了價值140.48億元的TUP。

此外,據華為業績報告,華為還為員工提供ESOP1(即「虛擬受限股」),但這部分「股票」需要員工出資購買,並且只有達到一定的資格才可以購買。

ESOP1每年的價格、分紅不同,根據當時公司的資產、營收等財務數據來確定。

多年來,華為的ESOP1的年綜合收益率一直都保持在30%上,很多華為員工都將其視為優質投資品。

同時,與TUP相比,ESOP1交易更為靈活,沒有5年的鎖定周期,分紅也不錯,顯得更划算。

根據公司規定,如果員工從華為離職,所持有的ESOP1則會由公司進行回購。

不過,如果工作時間較長,這些離職員工可以申請保留這些「股票」,繼續享受「股票」帶來的收益。

不滿、安撫與激勵

但在前述脈脈的相關帖子下,有員工在評論裏直接表達不滿,認為目前的方案對新員工很不友好。

作者從華為內部人士處獲悉,華為內部的「心聲社區」已經開辟了「HONOR專區」,供員工們發帖、評論,其中不少員工就表達了自己的焦慮、迷茫和對「補償方案」的不滿。

比如,有員工認為,配發的ESOP1雖然保持不錯的收益,但需要自己出資購買,會加重員工負擔。

「看著同事們的討論,還是挺為新榮耀的前景感到擔憂,一開始就有一種軍心不穩的感覺。」一位華為員工向作者表示,「不過,公司一直都沒有將這個專區下線,也表達了公司的胸懷,應該能夠把這個問題處理好的。」

溝通與安撫成為目前華為剝離工作中的一件大事。

多位榮耀、華為的員工向作者表示,華為正式宣布剝離榮耀之後,公司開始陸續找員工們溝通補償方案,不同等級的員工,補償方案也會不同。

「公司在分批溝通,大家互相不知道對方的補償方案,目的是為了各個安撫。」一位榮耀員工告訴作者。

據內部知情人士透露,在11月16日晚,即宣布正式剝離榮耀的前一晚,華為召開了持股員工代表大會,通過了幾份議案,其中有方案就涉及到榮耀員工的激勵和補償。

持股員工代表大會是華為的最高決策機構,目前由115名代表組成,董事長、董事就是由該大會選舉出來。

這些方案包括《關於榮耀業務剝離員工虛擬受限股增配及保留的議案》、《關於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增資及工會增發虛擬受限股用於剝離員工長期激勵的議案》和《關於調整<有條件保留虛擬受限股(ESOP1)管理規定>認購條件中在職時間要求的議案》等。

多位華為內部人士向作者分析,雖然無法看到這幾份方案具體內容,但可以推測,華為將會為部分榮耀員工增發ESOP1,讓這些員工繼續享受華為的「發展紅利」。

同時,通過調整相關規定,讓本來不具備保留ESOP1的榮耀員工在榮耀被剝離之後,可以繼續持有這些虛擬股。

作者注意到,工商資料顯示,今年6月29日、10月27日,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完成了兩次增資,註冊資本分別增加了21.46億元和22.57億元。

為了給新員工增發虛擬受限股,每年華為投資控股都會增資,但往年主要發生在當年的12月底,今年明顯早了很多。

目前,榮耀員工們的補償方案還在陸續溝通中,在心聲社區裏,那些已經談妥了補償方案的員工們也開始發告別帖。

其中,一位員工寫道,華為是她的第一份工作,雖然時間不長,但她依然感謝在這裡的工作經歷,並表達自己對華為的祝福。

「最強對手」引發的業務大調整

「榮耀的同事有什麼好抱怨的,他們是拿著華為的工資,幹著國企的活。」由於新榮耀深厚的國資背景,有華為員工這樣向作者調侃。

不過,調侃之外,榮耀和華為各自未來的前景,則是員工們真正關注的話題。

任正非在送別講話中,用「離婚」來形容此次對榮耀的剝離。

他說,一旦「離婚」了就不要藕斷絲連,要嚴格按照合規管理,遵守國際規則,不能像小年輕一樣,一會冷一會熱,纏纏綿綿,劃不清界限。

還說,榮耀要做華為全球最強的對手,超越華為,打倒華為。

截至11月29日,「心聲社區」裏對送別講話的評論已經超過兩千,點贊最多的一條評論這樣寫道:「最後的『離婚』一說,只是老板為了沖淡離別的悲壯和淒涼,全篇讀起來更像是父母送別獨自遠行、勇闖世界的子女,滿懷期待,又不無擔憂地千叮嚀萬囑咐。」

這次剝離讓不少員工想起了十幾年前的「新華三往事」。

2003年,華為與思科之間爆發了專利糾紛,為應對訴訟,保持發展,華為與3Com在杭州成立了華為3Com公司,主要承接中低端交換機的研發。

後來,華為3Com公司逐步從華為剝離出去,並更名為新華三,在交換機市場上與華為展開競爭。

「榮耀剝離出去後,華為不會對它客氣的,這是華為狼性文化的一貫表現,就像新華三,華為一直都把它當對手來防著。」上述華為內部人士向作者介紹。

截至11月27日,新榮耀母公司深圳智信新資訊技術有限公司共對外投資了三家企業,分別為榮耀終端有限公司、西安榮耀終端有限公司、北京榮耀終端有限公司。

其中,後兩者的法人代表分別是閆黎偉和方飛。

華為內部人士向作者介紹,方飛目前的職務是華為第二產品線的負責人,閆黎偉則是華為第三產品線的負責人。

在華為內部,第二產品線主要是指除了P和Mate系列之外的精品手機,第三產品線則是指中低端產品,榮耀則是另外一個產品體系。

「從方飛和閆黎偉的任職來看,他們應該會到新榮耀去工作,這也意味著,華為可能只保留P和Mate系列,其他檔次的手機會註入到新榮耀。」該華為內部人士向作者介紹。

前去支援榮耀的還有一些中層、基層員工。

多位華為員工向作者介紹,他們都聽到身邊一些同事已經被溝通要調到榮耀去工作。

他們認為,華為是真想將榮耀培養成一個可以叫板自己的對手。

業績報告顯示,2019年華為的營收主要來自於消費者業務、運營商業務和企業業務,分別占比54.4%、34.5%和10.4%。

多年來,消費者業務都是華為最重要的營收版塊,這個版塊堅持的是「1 8 N」全場景智慧生活戰略,其中,1代表手機,8代表平板電腦、PC、VR設備、可穿戴設備等,N代表loT設備。

如今,手機業務進行了重大調整,華為將需要尋找新的增長點來撐起這塊業務。

「明年公司在這塊業務上的重點可能是平板電腦和PC。」一位華為內部人士向作者介紹。

數據顯示,2019年,華為PC的發貨量同比增長超過200%,當年第二、第三季度,華為平板電腦在中國的市場佔有率超過蘋果位居第一。

受疫情影響,今年上半年,華為的平板電腦一度賣斷了貨。

此外,11月25日,華為也對外宣布,汽車解決方案業務被劃到了消費者業務版塊中,未來也將會成為新的增長點。

政府投資性平台現身

能讓這次千億級別的剝離穩步推進,與買家的雄厚實力有密切關係。

作者了解到,在推動這次收購中,深圳國資委打出了自己最強的牌。

11月17日之後,新榮耀母公司的工商資料發生了一次變更,目前的四大股東是深圳智城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智城」)、深圳市春芽聯合科技合伙企業(以下簡稱「深圳春芽」)和深圳市星盟資訊技術合伙企業(以下簡稱「深圳星盟」)和深圳國資協同發展私募基金合伙企業(以下簡稱「深圳國資協同」)。

其中,深圳智城是深圳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後者於2018年12月才註冊成立。

綜合媒體報導,它承接了深圳智慧國資智慧國企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5G網絡建設和產業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的職能,是深圳國資推進5G、智慧城市、鯤鵬產業三條主線的重要抓手。

由於新榮耀的股東持股比例尚未公布,這樣的一個實幹型、而非投資性的國企是否是真正的大買家仍然存疑。

不過,在新榮耀後三個股東中,執行事務合伙人均為深圳市鯤鵬展翼股權投資管理公司(以下簡稱「鯤鵬展翼」),並且出現了投資性國企的身影。

鯤鵬展翼的母公司為深圳市鯤鵬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在業界被稱為「鯤鵬資本」,在私募市場研究機構清科研究評選的2020年中國股權投資市場機構有限合伙人30強中,鯤鵬資本位列第八。

鯤鵬資本有三大股東,分別為深圳市國資委、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投控」)、深圳市資本運營集團,後兩者均是深圳國資委全資的投資性公司,是深圳市最強的兩個投資性國企,他們都在此次收購中發揮了重要角色。

天音控股(000829.SZ)是深投控控股的上市子公司,也是此次收購榮耀的渠道商之一。

11月25日,他們發布公告,將向星盟增加投資金額至5億元,成為第二大股東。

同時,另外一個參與收購的渠道商、上市公司深圳愛施德(002416.SZ)也發布公告,將向星盟增加投資金額至6.6億元,成為第一大股東。

而愛施德的實際控制黃紹武曾多次登上福布斯中國百富榜,成為江西首富,並與天音控股董事長黃紹文是親兄弟關係。

深圳市資本運營集團則是深圳創新投資集團(以下簡稱「深創投」)的大股東。

深創投官網顯示,該公司管理著140只私募股權基金,13只股權投資母基金,管理的各類資金總規模約3999億元。

深創投管理著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這個基金被稱為市場化程度最高的政府引導基金,並被清科研究評為2020年最強政府引導基金。

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則是深圳市鯤鵬股權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鯤鵬投資」)的大股東,持股比例高達92.21%。

工商資訊顯示,鯤鵬資本和鯤鵬投資的法人代表和註冊地都一樣。

一位熟悉深圳本地資本市場的人士向作者介紹,二者其實是一家公司,但各自的職能不同。

鯤鵬資本的主要職能是管理基金,鯤鵬投資主要是進行投資,註冊資本高達385億元。

鯤鵬投資也是深圳國資協同的大股東,持股比例達到62.34%。

根據公開資訊,深圳國資協同管理的基金規模達到40.1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天音控股發布的公告中提到,深圳星盟正是從深圳國資協同那裏受讓的新榮耀股權。

在上述市場人士看來,新榮耀的高層保留了原來的人馬,買家又發布聯合聲明,主要追求財務上的投資回報,投資性企業對榮耀進行出資會顯得更為合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