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被人舉報了,桃色的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近日有了一個八卦,還是桃色的。

事發是以下這張截圖,老胡被人舉報了,捅到組織裡去了。

舉報人是環球時報副總編輯段靜濤。

網傳照片如下:

此事已經定調,微博上的標籤直接就是「被惡意」舉報。

12月2日下午,老胡發了一篇文章說明此事。

全文如下:

可能一些網友看到了環球時報副總編輯段靜濤實名舉報我的網帖。

老胡正在廣州南沙區受區政府邀請講課,聽說了這件事,我首先與兩位無辜受到牽連的環球時報同事和前同事通了電話,對她們如此躺槍受到困擾表達歉意。

我要給大家簡單講一下這幾年事情的來龍去脈。

大約三四年前,段靜濤同志去黨校學習了一段時間,她大概產生了個人化的聯想,回來後她在報社內外對人說,胡錫進將離開環球時報,她將接任環球時報總編輯職務。

當時我只在小範圍裏做了解釋,為避免對她不利,沒有擴大反駁的範圍。

1個月前,具體來說是10月27日,段靜濤同志來到我的辦公室,與我談話,直接要求我辭去環球時報總編輯,由她接任。

她說中紀委接到舉報正在調查我,已有結論,但我可以用辭職換平安。她對我說,她不是在請求我,而是與我「談判」。

但是第二天早上,她又給我發微信,向我道歉,說自己「像中了邪一樣」,「胡說八道」,對不起我的「救命之恩」。

她的微信截圖我一起在這裡發給大家看。

然後就發生了今天的事情。

段靜濤已經長期不參與環球時報的工作,處於實際賦閒狀態,原因是在環時社務委員會看來,她失去了正常履職的能力。但我們一直愛護她。

我在一個月前的那個談話中對她說,她這樣與我談話既違反了組織原則,也違反了道德原則。我勸她,關於我應當辭職並由她取代這件事,是她的狂想,希望她能清醒過來。

那次談話後,鑒於事情有一定的嚴重性,我向環球時報社務委員會做了通報,並向人民日報分管領導做了匯報。但我們還是控制了事情的知情範圍。

今天如果不是事情鬧成這個樣子,老胡是決不會上網做這個公開澄清的。說實話,我更擔心這一澄清對段靜濤產生不利影響。

然而,事情涉及到的不僅是老胡個人的名譽,還有兩位無辜被卷入的同事及前同事的清白,還涉及環球時報的聲譽。這一澄清是被迫的,希望大家能予理解。

我在廣州機場與環球時報幾位負責同事開了個視頻小會,我們會請求人民日報做出正式結論。但是那需要一個過程。老胡在此先做一個個人澄清,等到報社有了結論後,我會進一步通報大家。

真誠感謝所有支持了環球時報和老胡的朋友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