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蛋殼公寓之後,接下來又是誰會被血腥引爆?

本文來源:勢場

微信id:shichangcaijing

作者:陸克潮

A

這段時間以來,互聯網上討論的最多的就是蛋殼的暴雷。

不僅是因為年輕人普遍對租房問題有切膚之痛,更是因為受害者們的無助讓人心痛嘆息。

有大半夜被房東撬門攆走的:

有中午給蛋殼交了兩萬租金,晚上就被房東趕出大門,拿著行李在KFC坐了一晚上的:

甚至還有與房東僵持不下的女租客,不得不拿著刀和房東對峙的:

而沒辦法解決問題,也不打算解決問題的蛋殼,反應更是讓人心冷:

在這一個殘酷的資本之局裏,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啊,終於在這些個寒冷的冬日,嘗到了社會沉重的鐵拳。

蛋殼之惡,首先惡在「玩法」上。

蛋殼利用精心設計的合同將房東、租客和銀行攢在了一起,自己則撇清了責任。

合同A是房東和蛋殼簽的,這也是蛋殼攢的這個局能往下發展的起點。蛋殼根據這個合同,拿到了房屋使用權。租客根據合同B獲得了房屋的使用權。

可能有人覺得,「二房東」這種模式都存在幾百年了,怎麽還給蛋殼玩砸了?

因為蛋殼想要成為一個加強版的超級二房東,通過快速擴張來實現壟斷。

擴張是需要錢的,因此蛋殼借助優惠等手段引導租客先付一年的錢,與此同時把這筆錢按月付給房東。這一下,蛋殼就短時間內擁有了一個巨大的資金池,到處拿房,甚至不惜低於拿屋價出租。

可是租客很多都是剛畢業沒錢的小年輕,沒現錢怎麽辦?沒關係,在蛋殼的撮合之下,租客和銀行簽了合同C,即租金貸。

這個玩法本來已經撐到蛋殼上市了,割了美國股民的韭菜了,下一步就是壟斷租房市場並提價了。誰知道來了個疫情,啪嗒,把蛋殼的現金流搞斷裂了。

面對當下沒錢給房東的困局,蛋殼與資本方冷酷地選擇了最有利於它的、同時也是最不負責任模式,即選擇解除了合同A,把裝修、家具等補償給房東,然後抽身而退。

而蛋殼和租戶的合同B呢?呵呵,蛋殼已經拿到錢了,誰管他們呀!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同樣遭受損失的房東和租戶陷入了各種衝突,而蛋殼卻輕飄飄地抽身而去,成百上千個來電,卻只設置了個位數的接話員,讓他們內鬥去吧。

那些手拿合同B,以為自己是「押一付三」的租客,實際簽的卻是一年的租金貸合同C。也就是說,他們被趕出去後,不僅已交的房租沒了蹤影,還要繼續還剩下一年的租金貸!

為此,貼心的騰訊微眾銀行特地發了個公告:

「您被騙的錢,還是要還的,我們只能保證您明年3月底之前不上征信哦,之後會發生什麼,我們也不敢保證哦。」

想找律師打官司?給你拖到猴年馬月吧,諒你個小打工的也沒這功夫。

現實生活中的「法律武器」,真正動用起來有多難,大家心裡應該都有點數。

B

蛋殼是這個「玩法」背後,正是傳說中的,竭澤而漁式的IPO工廠—套現走人模式。

蛋殼收到房客預付一年的錢開始擴張了,他們還不甘心。人生苦短,當個CEO,每年賺個幾百萬上千萬,他們還不滿意。未來可能就要實現壟斷了,他們仍不知足。

未來是要等的,而資本是有時間成本的。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讓我一下子拿到這個公司未來幾十年賺的錢?

是的,股市,美妙的股市。

股市是怎麽給公司估值的?通俗的講,就是算一算,你這個公司,未來能賺多少錢,就是你這個公司的「市值」。

簡單來說,比如公司每年賺1千萬,股市會假設你這個公司能活10年,就給你估值1個億,如果假設能活20年,就給你估值2個億。

所以說,IPO上市其實才是實現壟斷之前的蛋殼的第一大目標。只要能上市,就相當於提前拿到了未來幾十年辛苦奮鬥的錢!

在此基礎上,還要讓市場相信,我現在能賺很多錢!因為股市會把你今天賺的錢幾十倍地放大!

所以,瘋狂擴張就成為了最優選擇。


既能朝著壟斷一往無前,又能向市場證明「我能壟斷」,上市拿到更多的錢!

來看看蛋殼,這家2015年成立的公司,2017到2019年,公司的營業收入分別為6.6億、26.7億和71.3億,擴張了超過10倍。

這就是剛才跟大家說的,蛋殼拿到銀行給的、租客預付的錢瘋狂拿房子擴張。

這樣的增長,是「傳統」行業怎麽都看不懂的,但是我們在看看凈利潤,這幾年分別是負2.7億,負13.7億,負34.3億。這同樣是傳統行業看不懂的。

這種模式,大家也都多少有了解,這就是瘋狂擴張,瘋狂燒錢。跑馬圈地,做大規模,做大市場佔有率。

以前這麽做有成功案例,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滴滴當年的瘋狂補貼,目前,滴滴雖然歷經波折,但是目前仍然是獨角獸。

滴滴的成功,讓那些嗜血的投資人和冒險的創業者們都盯上了這種模式,從共享單車,到瑞幸咖啡,到共享充電寶,再到如今的蛋殼。

這種模式,操作的核心就是擴張,擴張,再擴張,搞出傳統行業不可想像的增長速度。盈利,不是他們所關注的,因為大家的思路是,只要市場佔有率達到了壟斷的地步,盈利是遲早的事情。

過早地談盈利,甚至被看做是一種短視的表現。有了規模,有了高增長速度,資本市場給你的高估值,不知道比你的那點利潤高多少。

這樣的模式,最利好的,就是創業者和投資人,至於生意的本質,生意的社會價值,對他們來說,浮雲而已。

我只管財務自由,哪管身後洪水滔天!

創業者和投資人也不需要關心社會價值,金融機構為了拿你上市的傭金,會通宵熬夜幫你編故事,編社會價值。甚至,等真的財務自由了,拿出九牛一毛做點慈善,還會有人幫他們歌功頌德。

創業者、投資人現在已經將這一套遊戲玩的爐火純青,只要能夠上市,公司再撐到能夠讓投資人和高管順利退出,投資人賺的盆滿缽滿,高管財務自由,他們就成功了。

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蛋殼把公司玩崩了,前車之鑒瑞幸甚至不惜財務造假。

這種模式,就像IPO工廠一樣,批量生產隨時可能暴雷的上市企業。

如同政事堂在《誰也救不了的「蛋殼」》裏說的,政府不喜歡蛋殼,民眾也不喜歡蛋殼,只有熱衷套現走人的投資人喜歡蛋殼。

好,就讓我們來看看,到底哪些投資人是這類模式的忠實擁躉?

C

蛋殼和瑞幸背後,都閃爍著一個相同的身影,那就是愉悅資本和其創始人劉二海。

▲劉二海與瑞幸咖啡CEO錢治亞

表面上,愉悅資本的投資思路是按照其所謂的「根據地投資策略」,提出要以「車」、「房」為根據地,在這些領域進行長期的研究和積累,尋求滾雪球效應。

可實際上,愉悅資本完全跳出了自己的所謂根據地,在各個領域不斷出手,非常熟練老辣。

但我們找了愉悅資本投過的項目有以下(數據源自清科,部分項目未公開):

不僅僅是「房」和「車」,僅從公開的案例,愉悅資本的版圖就涉及互聯網金融、遊戲、醫療、食品、電子商務、半導體、醫藥生物、光電、零售等。與其說是尋找根據地,不如說是打遊擊。

由於未上市企業的財務情況很難掌握,我們難以直接獲得這些公司的財務資訊。

但從以上這些項目來看,除了已經暴雷的瑞幸和蛋殼,也不乏資本市場的明星項目,例如蔚來汽車,摩拜、途虎養車,可以看出,愉悅資本參與的這些明星項目,幾乎都是靠前期燒錢來實現市場擴張的「吞金怪獸」。

蔚來曾經奄奄一息,但好在被地方國資接盤;摩拜瘋狂燒錢後,美團收購。而當年同樣瘋狂燒錢的OFO大家還記得他欠你的押金麽?

甚至可以說,瘋狂燒錢模式的企業是愉悅資本最大的「根據地」,甚至是刻畫在DNA裏的選擇和走向。

但是,明星項目的比例必然是極低的,成功找到接盤俠的概率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在經濟景氣時期,流動性到處泛濫的時期,IPO工廠模式的確「成功率」較高,畢竟在經濟景氣時期,用戶的現金流充沛,接盤俠的現金流也足夠。

於是他們從個人利益最大化的角度,瘋狂地在杠桿極限試探, 畢竟,每多一分錢收入,在資本市場的估值都會被成倍放大。

但他們的投資模型,都是基於經濟景氣下公司的收入來精打細算的。中國人的確不愛喝咖啡,瑞幸不得不造假,然後暴雷了;疫情到來,導致蛋殼出租率下滑,然後資金鏈崩了。

可這些個鍋都是外部的嗎?

實際上,早在疫情之前,很多長租公寓就已經暴雷,潘石屹、我愛我家前副總裁胡景暉等業內大佬2年前就已預警長租公寓危機。 

被稱為長租公寓「吹哨人」的胡景暉,2年前以辭去上市公司高管的職位為代價,吹哨預警長租公寓的潛在危機,警告甚至比P2P更慘烈。

甚至這幾年持續暴雷的長租公寓們,也沒引起足夠的警惕。


無人理會他們。資本的瘋狂盛宴中,不需要嘰嘰喳喳的烏鴉。

D

如今的環境,潮水退去,誰在裸泳,一清二楚。

而新冠疫情的打擊,只不過是讓那些充滿著「龐氏騙局」屬性模式的資本遊戲更早一些破裂罷了。

而他們早已賺得盆滿缽滿,根本不管暴雷之後可能引發的社會損失。

如果說瑞幸的暴雷社會影響有限,我們還能微笑地調侃割美國韭菜,可是蛋殼卻因為引發的房東、房客的對立所引發的潛在社會危機,讓他們造成巨大的損失。

幾萬塊錢的房租,足以成為壓垮一些打工人的最後稻草,如今蛋殼碎了一地,還讓本就無家可歸的租客,還要繼續背負貸款乃至征信的汙點。

讓人唏噓的是,除了騰訊的微眾涉入頗深外,螞蟻集團也是蛋殼的投資人。炮轟傳統風控過時,銀行都是當鋪思維的馬雲,有用他的大數據、區塊鏈、雲計算、達摩院教授,計算出蛋殼的風險嗎?

IPO工廠模式該休矣。對借助金融杠桿瘋狂擴張的非金融機構的限制,已刻不容緩!

而在這一系列悲劇中,缺位的監管到底在哪裡呢?咱也不敢說,咱也不敢問。

咱唯一能問的是,下一個暴雷的IPO工廠模式工業品,又會是誰?

也許,剛才那份投資榜單,會給你一些有用的參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