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生意】走了一個李毅教授,來了一個李淼教授

  旅美學者李毅教授算數學:朝鮮綜合工業實力領先台灣二十年

本文來源:麥杰遜

微信id:wy-xcs

作者:莫講

李毅教授的熱度剛退去,李淼教授又來了。

近日,南科大大學教授李淼,到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進行一場講座。

講座中,在講到黑洞的時候,這位教授突然飆起了黃段子,用黑洞(black hole)暗喻女性生殖器官,在大庭廣眾之下開起了黃色玩笑:

「黑洞嘛,black hole,男生再想想,女生就不要想了。」

而聽到這個話後,一個女生坐不住了,這位女生便在提問的時候,直接問這位教授,您剛剛說的黑洞(black hole)是什麼意思?

然後這位教授答道:「這個我不能在這裡解釋…我只能說這是和性相關的…」

那麽這個事情到這裡就完了嗎?並沒有。

因為被這名女生現場這樣提問後,不知是覺得咽不下這口氣還是惱羞成怒了。

於是這位教授在近日,突然到自己上百萬粉絲的微博上,稱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提問他的女學生「不學無術」,而且還稱這個學校有廢青

在我的印象裏,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雖然校名冠有香港二字,但他們基本不招香港學生。

這所大學位於深圳,主管部門為廣東省教育廳,其學生基本來自中國大陸,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說這所大學跟香港的一些人混在一起做一些事情,我個人覺得概率微乎其微。

所以這位教授提出這個問題後,便有學生反問道:「你說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有廢青,有證據嗎?」,然而看到這個質疑後,這位大學教授的回應是:「我天天轉,月月轉,年年轉」。

身為一個大學教授,肯定知道在一個百萬粉絲的微博上稱一個大學有廢青會給學校帶來什麼後果。

但是知道後果卻不貼出證據,還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稱一個學校有廢青——

如果是想以此為幌子,目的是為了攻擊一些質疑反對自己的學生的話,那麽我只能說,這種教授,實在是太陰毒、下作了。

▲「現場學生的網絡曝光」

一直以為大學教授是一種彬彬有禮的翩翩君子形象,但是如今的一些教授,已經完全顛覆了我的認知。

而那種利用「愛國牌」攻擊構陷學生的教授,這種教授的人品,則更是顛覆了我的世界觀。

任何人,無論在任何公共場合,都應該尊重女性。

很多時候隨意說一些黃段子,其實是會讓很多女性是覺得不舒服的。

因此無論你是誰,都沒必要為了彰顯自己的所謂幽默,而不顧女性感受不分場合開黃腔——

分場合隨便開黃腔,很多時候不僅不會讓女性覺得你幽默,反而會令很多女性覺得你油膩、惡臭。

而更讓人感到惡臭下作的,就是那種利用「愛國牌」構陷他人的人。

現如今,「愛國」在一些人的眼裏,已經不再是一種情懷,而是一種武器,一種工具。

例如之前有個「大師」,在被一個打假狂人指出他是在打假拳、不敢跟自己上擂台的時候,這個「大師」立馬到自己上百萬的微博上說這個打假狂人不愛國:

還有前段時間火的一塌糊塗的大師馬保國,他稱自己能輕鬆打敗MMA冠軍、柔道冠軍、泰拳王,而且自己的武術殺鬼子易如反掌。

就是這個滿嘴謊言的人,前段時間剛說自己要退出武林,然後不到一天,就立馬反悔要出來演電影:

那麽他反悔食言的理由是什麼呢?

理由也是因為自己「愛國」,所以才要出山,通過拍電影宣傳自己的「愛國心」:

還有這兩個通過拍假視頻欺騙群眾騙取流量的人,他們的理由也是因為「愛國」、因為「正能量」,所以才拍了假視頻:

還有這個「聽懂掌聲」,到處演講割韭菜,也是因為「愛國」:

還有一個毒販,也到處說自己「愛國」:

現如今,「愛國牌」真的已經成了很多牛鬼蛇神的「掩體」。

這類人,他們躲在「愛國」的殼下,做著偷雞摸狗的生意、蒙面喪心,還洋洋自得,自以為別人奈何不了他。

對於這類人,一旦誰敢反對他們,他們就會立刻舉起「愛國牌」痛斥對手,最後還利用他們所謂的「愛國觀」把對手打得體無完膚。

但是你想想,這些人,他們連這個國家的女性都不尊重,連這個國家的學生都要構陷,到處在這個國家行騙、打假拳、割韭菜,而且還販毒…

就是這些人,他們竟敢到處口口聲聲說自己愛國,你信嗎?

身為中國人,「愛國」沒問題,但「愛國」不是說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

看一個人到底愛不愛國,千萬不要看他說了什麼,而是要看他做了什麼。

因為說誰都可以說,但是做就不一樣了。一些事喊口號容易,做起來卻非常難。

袁隆平,我極少看到他公開說自己很愛國,但是他卻解決了國家上億人的吃飯問題。

屠呦呦,我也極少看到她公開說自己愛國,但是她卻為國家做出了重大的科研成果。

莫言,我極少看到他說自己很愛國,但是他的很多文學作品,卻都心系家國天下…

「愛國」這個詞,其實是一些流氓最後的庇護所——「愛國」在這些人的眼裏,已經不再是一種情懷,而是一種武器,一種工具。

當眾開黃腔冒犯別人被指出後,就打著「愛國」的名義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此構陷質疑、反對自己的學生是廢青,給所在學校扣政治帽子潑髒水,這種教授,是極其無恥與下作的。

我們一些學校,是時候清理一些黑心「叫獸」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