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圈」正在入侵中國互聯網烏托邦「豆瓣」,文青們捍衛最後一塊淨土

本文來源:證券日報

記者:謝若琳

這是一次破次元的文化碰撞。

11月23日,圖書編輯貝塔減在豆瓣上發文稱,其編輯的第一部新書《記憶記憶》剛上架,就被某明星粉絲「灌水」了很多評論用來「養號」,方便此後為該明星將上映的作品打分。

重新出版的《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什麼》的出品方也表示:「突然湧入大量零粉小號的注水短評」。

次日晚間,豆瓣讀書回應稱,近日接到投訴,部分圖書的評分評論出現異常情況。經查,與某些賬號試圖「養號」的行為有關。

收到投訴後,豆瓣方面加大了人工審核力度,並結合技術手段,陸續對這些異常用戶進行了處理。垃圾數據被清除的同時,這部分用戶也會被永久標記,未來的評分評論將視作無效內容處理。

「這項工作將作為豆瓣反水軍機制的一部分持續推進。」

「『養號』不僅刷不動分,其行為本身亦嚴重違反豆瓣社區的指導原則,與豆瓣社群共同理念背道而馳。」

「我們將嚴厲打擊任何『養號』及組織行為,一經發現,違規賬號將受到處罰。」豆瓣方面表示。

但實際上,關於豆瓣賬號的「養號」「賣號」早已形成「黑產」。

《證券日報》記者花費50元購入一個4年前的豆瓣賬號後發現,豆瓣在賬號登陸方面的管控並不嚴格。

新賬號「養熟」需要六步走

圖書編輯們的聲討掀開了豆瓣「養號」產業鏈的一角。

「給你發一份《豆瓣號養號指南》吧。」

在記者提及「養號」話題後,一位熟悉「飯圈」(粉絲群體)文化的娛樂諮詢公司CEO在提到表示,豆瓣是一部影視作品的討論、評分平台,很多時候大家會以豆瓣評分作為一部電影好壞的重要標準。

為了防止刷分,豆瓣方面有一系列的防控系統。

比如,新註冊的豆瓣號初始權重為零,需靠長期寫影評、在群組內發言、參加豆瓣組織的活動,來積累權重。當達到有效權重時,所發影評才不會被系統折疊。

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想人為干預評分、評論,就必須先「養號」,即讓這個賬號行為「看上去」與豆瓣常用用戶一樣。

「事實上,『養號』行為很早就有,以前只是一部分水軍機械的、自動化的批量『養號』;近年來,『飯圈』文化盛行後,粉絲開始加入人為『養號』大軍中。」

上述CEO向記者透露稱,當其喜歡的明星有作品要上映前三個月,粉絲團體就會組織粉絲們訓練有素地在豆瓣上活躍起來,隨便找一些新書、新作評論,以提升賬號權重,為未來該明星作品上線時控分、控評做準備。」

記者從得到的《豆瓣號養號指南》中發現,一個新註冊的賬號要想「養熟」需要做到六點:

一是註冊頭像、昵稱不與明星相關的賬號;

二是多關注用戶,積極互相關注;

三是加入多個豆瓣小組,並在小組中保證一定的活躍度;

四是隨意找作品完成30篇短評、3篇長評;

五是給其他作品打分,標準在2星-4星區間,不要過高也不要過低;

六是不要評價沒上映的電影/書籍。上述行為要持續兩個月左右,一個賬號才算成熟。

一位資深影評人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飯圈』的行為嚴重影響了豆瓣生態。」

「豆瓣原本是小眾的文藝青年分享內心的文化陣地,如今被娛樂圈資本流量攪渾了,文藝青年正在失去它,或者說豆瓣正在失去它的原住民。」

「主要就是希望我家哥哥(某明星)的作品分數高一些。」一位曾參與過「養號」控評的粉絲告訴記者,只有分數高才能接到更多的戲,在資本方眼中才有價值。她認為,粉絲「養號」的背後都是真人操作,事實上是增加了豆瓣月活用戶和平台活躍度。

一個老賬號售價可達80元

如果說「養號」是粉絲行為,那麽豆瓣還有「賬號買賣」的黑產存在。

《證券日報》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只要搜索相關關鍵詞就會發現,關於買賣豆瓣賬號的帖子無處不在,甚至在一些豆瓣小組中就有網友公開兜售豆瓣賬號。

更誇張的是,還有專門從事賬號買賣的網站,比如「嘿號吧」「有號網」「豆瓣號網」等。

一位賬號銷售告訴《證券日報》記者,現在新註冊的豆瓣賬號權重非常低,也容易出現異常,因此水軍批量購買的都是註冊時間久的「優質賬號」,一個2015年至2016年註冊的豆瓣賬號售價達80元,一個2017年至2018年註冊的豆瓣賬號也能賣到70元。

「量大從優。」該銷售介紹稱,「如果您沒有手機號,我們還能提供手機號綁定。(豆瓣賬號需要綁定手機號)我們的賬號都是非常活躍的老用戶,經過多次實驗和測試,登陸不受IP限制的。」

「這是一條處於灰色地帶的『黑產』,已經是業內預設的情況了。」上述諮詢公司CEO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很多賬號銷售其實是詐騙資訊,但也不乏真實買賣存在。在過去,水軍公司囤了大量註冊賬號,用於引導輿論和出售。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後,《證券日報》記者花費50元購買了一個2016年註冊的賬號,登陸過程很順利。不過記者發現,這是一個郵箱註冊的賬號。

「過去可以用郵箱註冊賬號,現在豆瓣已經不支持郵箱註冊了,只能用手機號碼、第三方賬號(微信、微博)註冊。」

「不過,過去使用郵箱註冊的用戶,仍然可以正常登錄。」

上述銷售提醒記者,為了應對平台審核,一個手機不要登陸超過三個賬號。

閱讀原文

飯圈入侵,考驗豆瓣的時刻到了

來源:澎湃新聞

微信id:thepapernews

作者:韓浩月

某位流量明星的一些粉絲入駐豆瓣,想靠寫評論、打分默默「養號」,等到愛豆作品上線時,就用這些「老號」去評論,拉高評分,沒想到被一點陣圖書編輯把蓋子掀了個底朝天,劈頭蓋臉一頓怒斥。

如果飯圈的人,真能對那本名為《記憶記憶》的書說點有用的,沒準圖書編輯就忍了。遺憾的是,這些「養號」粉絲恐怕連書和作者的名字聽都沒聽過,評論多是東拼西湊復制過來的文字,內容與書根本無關。也難怪編輯生氣了。

我是一名圖書作者,時常去豆瓣上看一下自己的書收到了什麼樣的評論,遇到好評高興一會兒,遇到差評反思一番,還是有收獲的。但是如果有人在評論區給我留下一堆「養豬知識」,我也會生氣,有可能棄平台不用,再也不來看評分變化了。

所以,這次飯圈入侵,考驗的不是那位流量明星,也不是飯圈——反正他們已經習慣了每天在網上「戰鬥」,習慣了被無情地打臉。真正考驗的是豆瓣,在「飯圈軍團」的嗡嗡聲中,在原住民與「養號」粉絲的爭奪和撕扯中,豆瓣能找到那柄進行準確還擊的拍子嗎?

這要看豆瓣對飯圈的態度。一些平台對待飯圈很曖昧,既要擺出肅清飯圈亂象的姿態,又很享受飯圈投票、打榜、評論留言等帶來的虛假人氣。樂於享受飯圈給偶像花錢、用心帶來的利益,讓一些平台對飯圈一直網開一面,即便整治,也總是雷聲大雨點小,不了了之。

我還是想說一句:豆瓣一定要守好城門,因為飯圈一旦在平台安營紮寨,形成了「生態圈」,就很難再趕出去了。

在豆瓣發表聲明後,再看那些被飯圈汙染了的圖書評論區,明顯可以發現不少用戶的名字變成了「已註銷」。這或說明,豆瓣已經加大了揮動拍子的頻率和力度,開始對四處拋擲垃圾的飯圈用戶進行定點摘除了。這是一種誠意,但還僅僅是個開始。

豆瓣之所以是豆瓣,不僅在於它一直彰顯和維護著自身「小清新」的形象,更在於其竭力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場上,客觀呈現作品評分。儘管在商業與資本力量前,豆瓣的一些行動也被懷疑搖擺過,但最終給人留下的印象還是:基本守住了底線,保持住了格調。

當觀眾與讀者,想得到一部影視作品、一本書最真實的評價時,豆瓣仍然是首選的平台。這是一份沉甸甸的信任。在這份信任面前,目前入侵的飯圈,還構不成太大誘惑,豆瓣立刻下手清除,順理成章,也是明智之舉。

如果豆瓣能乘勝追擊,將清除飯圈烏煙瘴氣的操作進行到底,也就能證明:所謂徹底清理機器用戶、僵屍用戶、「養號」用戶很難做的說法,是一種托詞。豆瓣可以把這次練兵的方法做成PPT,供其他平台前來參觀學習。

在飯圈面前,包括豆瓣在內的平台,完全有傲視的可能性。對比目前一些只會復制黏貼,連標點符號都用不好的飯圈成員來說,平台有專業人員、有最新技術,最重要的是還掌握修改完善規則的權力,只要有決心,是可以實現「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

圖書編輯及出版界從業者一旦生氣了,行動起來了,也是不好惹的。在其他平台呼朋引伴、所到之處「寸草不生」的飯圈,這次被狙擊,就是一個信號。

本來嘛,在有些領域,對待嚴肅事物,就該涇渭分明,丁是丁卯是卯。否則,專業聲音、公共表達被一再擠壓,直至徹底消聲,哪裡都成了飯圈的天下,只剩一地雞毛的喧囂,那還得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