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花唄】中國小額借貸,手機開通很容易,關掉很困難

本文來源:深燃

微信id:shenrancaijing

作者:金玙璠

白歌記得非常清楚,剛使用花唄時初始額度是500元,對於剛上大學的她足夠用了,兩個月後額度漲到1000元、3000元。

她自知幾百塊的生活費也夠用,可實際上卻開始大手大腳地消費,甚至用借唄填補花唄的窟窿。

從2015年使用花唄分期買了一部蘋果手機至今,白歌每月的收入都要用來還花唄,從全額還款到分期還款,到今年變成了只還最低還款額。

疫情下收入驟減的白歌不想再依賴花唄,她強制自己近兩個月幾乎不用,只在裡面還錢,計劃是一步步還清剩餘欠款,關閉花唄。

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國全國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已飆升至854億元人民幣,是10年前的10倍多,這些逾期借款人中,「90後」幾乎占了一半。

互金行業從業者陳旸告訴深燃,以花唄、借唄為代表的這些消費貸、現金貸產品的用戶也以年輕群體為主,未償還金額絕對是個天文數字。

市面上主流的互聯網信貸產品基本來自互聯網巨頭,每一家巨頭不是在搶占金融牌照、自建消費業務,設置各類導流入口開閘放貸,就是從中賺取廣告費,售賣流量給信貸產品。

在花唄、京東白條、美團月付、蘇寧任性付等以極低門檻就能開通的今天,普通人借款的渠道被極大地拓寬,幾乎每一家巨頭都為用戶定制了消費貸加現金貸的組合產品。

這些產品充斥著每一個線上細分場景,方便你電商購物、出行社交、吃喝玩樂。

▲頭部互聯網公司的消費金融產品

前花唄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花唄的訴求不是拉新,而是「更多用戶使用」,也就是允許更多的人做開通,找到沒有被覆蓋的用戶,找到可以為他們服務的方式。

但是今年以來,尤其很多網貸產品按規定接入央行征信系統以來,一部分人擔心花唄們「弄花征信」,一部分人慘遭暴力催收後見識到了互聯網巨頭產品「野蠻」的一面。

更多數人的情況是,自知習慣提前消費、發現越貸越多,要結束「無節制消費」的人生。

花唄們上不上征信?互聯網信貸產品的另一面是野蠻?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閉花唄們?

不論何種原因,當他們決定關掉花唄、白條、美團月付、蘇寧任性付時,又遇到了難以解決的問題,並且投訴無果。

花唄們上征信嗎?

「因為花唄上征信。」

這是劉博寧決定關閉花唄的理由。

他查閱了大量資料,發現自己大概率是上征信的花唄用戶之一。

▲不同花唄用戶的合同不同左 / 受訪者供圖 右 / 深燃截圖

他在花唄的相關合同及產品說明中,發現了《個人信用資訊查詢報送授權書(以下簡稱《授權書》)》。

其中提到「本人同意向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及在授權業務中為本人提供的其他金融機構授權如下:向中國人民銀行金融信用資訊基礎資料庫查詢、使用本人的信用資訊和信用報告。」

計劃日後申請房貸、車貸的劉博寧從朋友那裏得知,部分銀行可能因為小額貸款記錄拒絕貸款申請,他不希望有任何耽誤日後買車買房的可能性存在,所以選擇關掉花唄

螞蟻集團招股書中提到,花唄和借唄產品已成為中國居民廣泛使用的消費信貸產品,截至 2020年6月30日止12個月期間,約5億用戶通過公司的微貸科技平台獲得了消費信貸。

鑒於其低門檻和便捷性,很多消費者在線上和線下購物時會優先使用花唄額度進行支付。

但事實上,看社交平台上的相關討論會發現,以花唄為代表的互聯網信貸產品都有一個讓用戶捉摸不透的問題:上不上征信(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的征信系統)。

這是大部分年輕用戶最關心的問題,因為使用的信貸產品接入征信,意味著一旦出現不良信用記錄,就會對未來的大額貸款如房貸、車貸產生直接影響,甚至還會影響出行和就業。

深燃撥打花唄客服電話,對方的回復是:根據國家相關征信管理要求規定,在獲得您授權後,後續根據國家相關征信管理要求規定來進行,以您在人民銀行查詢的征信報告實際情況為準。

多位業內人士對深燃表示,借唄、京東金條、微粒貸、百度有錢花以及蘇寧的消費金融產品都是上報征信系統的,而花唄和京東白條是部分計入征信

以花唄為例,如果用戶確認了報送征信,點擊上述《授權書》後,花唄數據會每月合併上傳一次,個人的逾期記錄也會被上傳至征信系統中,之後其他用戶也會分批次陸續覆蓋。

「但很多時候,用戶並不在意這類型的授權書,再加上部分產品設計得很模糊,容易讓用戶誤點。」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表示,花唄和借唄5億用戶裏,很難判斷到底有多少用戶上了征信,螞蟻沒有披露,央行也沒有披露。

對於這一點,王超認為,螞蟻集團有義務進行披露。

銀行信用卡經過多年的公眾教育,大家都知道接入了征信,必須小心使用,但是對於互聯網公司的信貸產品,用戶還沒有足夠認知。

花唄「遲到」接入央行征信不是個例,花唄有用戶從2019年4月開始接入央行征信,辦理「京東白條」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於2019年5月接入征信系統。

但一個趨勢是,主流的消費金融產品都在逐步接入征信

王超提醒用戶,對於一些不知名或是用戶過少的消費金融產品要保持警惕,因為一旦上了征信,逾期對用戶的負面影響非常大。

俗稱的連三累六,即連續3個月(90天)一分錢沒還,基本就會被認定為惡意逾期;如果有累計6次以上的還款逾期,那麽貸款申請會非常麻煩。

花唄這類消費信貸是本月消費,下月還款,部分用戶擔心因一時忘記還花唄而影響征信,於是關停花唄

對此,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的說法是,一筆逾期上不上征信,不是自動的,取決於放貸機構上不上報。

「一旦逾期,很多公司不會立即上報征信,一般會先選擇催收,如果用戶在兩三天之內還款了,逾期記錄可能就不上報征信。也就是說,這是有協商空間的,因為對於機構而言,對用戶最大的懲罰就是上征信,這是一個雙輸的選擇。」他表示。

可以說,花唄們接入征信對於正常還款的用戶來說是沒有影響的,還有助於金融機構評估用戶的個人信用狀況,尤其是對於為數眾多的沒有任何貸款記錄的白戶而言,良好的信用借還記錄會成為「正面資訊」,而影響征信的主要是逾期行為。

更多離開花唄們的用戶主要還是擔心傳統銀行對小額貸款的態度,因為早前就有媒體報導過,杭州有銀行對近半年有兩次互聯網信貸產品使用記錄的用戶直接拒貸。

「現在有這樣規定的銀行越來越少了」,不過黃大智表示,在同樣有貸款記錄的情況下,有多與少的度的差別。

舉個例子,一個人很少貸款,征信中有三到五筆貸款記錄,另一個人習慣貸款,征信記錄中留下了幾十筆貸款記錄,在金融機構眼中,前者的信用情況更好,判斷後者或是通過貸款的方式緩解現金流。

另外,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告訴深燃,頻繁的小額貸款以及查詢征信情況、額度行為本身並不會對個人征信產生負面影響

查詢征信情況是指通過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的查征信渠道查詢個人信用。

王蓬博稱,查詢征信情況這個動作本身會被記錄,不會影響個人的征信情況,但是可能會影響個人的貸款成功率和額度。

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的權威說法是,建議用戶每年內至少查詢2次信用報告,在了解自身信用狀況的同時,檢查是否存在別人冒用或盜用你的身份獲取貸款、信用卡的情況,是否有錯誤資訊,是否有未經授權的違規查詢的情況等。

暴力催收的野蠻人?

「我不明白,為什麼支付寶僅憑欠債人通訊錄裏有我的聯繫方式,就把我的資訊泄露給催債公司。」

被無辜暴力催收後,戚明明說見識到了互聯網巨頭產品「野蠻」的一面,決定停用花唄。

多數人以為只有高利貸的網貸平台才會暴力催收,事實上在黑貓投訴平台,每一款互聯網信貸產品都有為數眾多的暴力催收相關的投訴,「辱罵」、「恐嚇簡訊」、「恐嚇電話」等似乎是這些平台最常用的手段

王景是借唄眾多投訴者中的一員,他自稱自使用以來一直保持良好的借還習慣,今年受疫情影響,收入周轉不開,他曾聯繫過借唄客服尋求延期還款,但被拒絕,最終逾期,在借唄和花唄共欠款2萬元左右。

他沒有能力一次性償還,嘗試通過借唄客服溝通申請分期還款,同樣無果。

▲王景的花唄界面和提供給對方的貧困證明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逾期兩天後,他等來了支付寶委托方的催收電話,當嘗試與對方溝通協商處理的意願時,對方的回復是只負責催收,無權處理。

被騷擾的還有王景的家人、村委會,以及通訊錄裏的好友。

至今3個月過去了,王景說,「已經承受不住了,天天電話騷擾家裏人。我現在都不知道找誰協商,罰息越滾越高。」

現在他的首要訴求是,立即停止對他通訊錄好友的騷擾和恐嚇。

發稿前兩日,他把貧困證明發給借唄催收第三方的工作人員,依然無濟於事。

孫乒同樣因疫情原因在蘇寧任性花上逾期了2千元左右,逾期第三天起,自己和通訊錄好友頻繁被發消息騷擾、打電話威脅,而且態度越來越惡劣。

▲孫乒及親友收到的催收消息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由於第三方暴力催收爆通訊錄,嚴重造成了我的生活困擾,導致我在朋友面前抬不起頭,精神異常抑郁,情緒非常不穩定,每天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現在工作也沒了。每個人都在問是不是欠錢了欠錢了,到處被人看低。」一位被攜程借去花催收的用戶在黑貓投訴上寫道。

讓多位欠款人都感到不解的是,第三方催收人員是怎麽讀取到自己通訊錄的,欠債人員的個人隱私受不受保護?

戚明明作為一個支付寶用戶就曾有過無辜被暴力催收的經歷。

她先是接到一個陌生座機電話,對方說出了她的名字,態度十分惡劣,問她能否聯繫上郭某,郭某在借唄欠款幾千塊錢不還,並警告她如果知情不報要承擔法律責任。

當戚明明反應過來說「不認識這個人」,問對方為何給她打電話時,對方回答,「在郭某的支付寶通訊錄裏看到了你的聯繫方式」。

事後,戚明明在自己的支付寶通訊錄確實找到了這個人,回憶起只是曾經加過好友的微商。

但噩夢一樣的催收電話依然不斷打來,解釋也無濟於事。

她不能理解,為何支付寶僅憑欠債人通訊錄裏有她的聯繫方式,就把她的資訊泄露給催債公司

一位催收行業曾經的從業者告訴深燃,螞蟻、京東金融這類公司都會把逾期貸款的催收工作外包給第三方專業催收公司,而這些公司在過去同樣也接P2P網貸平台的單子。

催收人員從後台可以看到每個客戶的詳細資料,比如身份證照片、個人照片、家庭住址、親戚朋友的電話號碼和姓名等。

爆通訊錄是絕大多數催收方都會用的手段,通過這種手段讓借款人難堪,壓力更大,尤其是客戶拖欠還態度不好的情況下。

過去那些威脅辱罵、暴力恐嚇、偽造律師函,甚至是套路借款人以貸養貸的做法,現在比較少了。

現在國家嚴禁網貸平台騷擾無關人員的行為,催收員不得頻繁致電騷擾債務人及其他人員,更不得向債務人外的其他人員透露債務人負債、逾期、違約等個人資訊。

「但是在貸款行業,催收人員和客戶的素質都是參差不齊的,催收人員為了業績肯定會用一些不恰當的方式。」他表示,工資是基本工資加上催收績效提成,一定程度上的暴力催收很難杜絕。

花唄們不是你想關,想關就能關

「它想盡辦法誘導你開通,但當你想關閉時,就沒那麽容易了。」

陳銘在10月中旬的一次攜程訂房付款過程中被提示,使用攜程產品拿去花分期付款可享8.8折優惠,他點了確認,同意分期。

回到還款界面,只顯示每期還款的總金額,但當他點開「還款計劃」,這才發現,還有一筆比例高達10%的服務費,而所謂的8.8折優惠不是總屋價打折,是服務費的折扣,但當時界面並未提及服務費

他認為,攜程拿去花並未事先告知消費者服務費的存在以及比例,進而誘導消費者選擇分期,而且一旦分期後無法撤銷。

投訴後他得到的回復是:客戶自己意願點擊分期,無法撤銷,當他堅持打到銀監會投訴,最終攜程方面給出了「解決方案」:

產生的1500元服務費由陳銘繼續支付,不過攜程方面補貼400元,打到他的攜程賬戶,當然,條件是陳銘撤銷一切投訴。

「我也懶得再跟攜程耗時間了,就當自己花錢買個教訓,認栽了。」陳銘對深燃表示。

19歲的栗豐也是不小心開通美團月付的。

9月初,他在美團APP的一次支付過程中,支付方式不小心使用了預設的美團月付,他記得當時無需支付密碼,隨手一點就開通了。

這是他首次開通,使用一個月後發現並不需要,想要關閉此功能,卻不能

▲關閉失敗的美團月付和「無辜」的美團紅包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APP界面給出的理由是有待支付的先享後付訂單、生效中的月付會員。栗豐回到會員界面發現還有6張會員紅包未使用,聯繫客服後,對方的說法簡而言之就是「現在關不了,只能等會員過期後才能關」。

他想都沒想過,竟然因為會員身份不能關閉美團月付功能。

不只一位用戶表示,刷信用卡的時候明確知道這是借銀行的錢,但花唄這些產品,直接把自己包裝成你的好朋友,甚至是包裝成生活費。

美團在今年年初推出了消費貸產品「生活費•買單」服務。

但越是接近你生活的產品,想要關閉,卻沒那麽簡單。

社交平台上還有大量關不掉花唄的用戶,不光是連續挽留你的界面,他們一般是遇到了同一道坎——芝麻GO

這是芝麻信用推出的先享後付的優惠模式。

宋丘在網易嚴選上的一次購物後,看到宣傳界面介紹「0元開通」便開通了PRO會。

結果,這首先是個文字遊戲,會員費並非0元,而是指「一年後會員幫你省了多少,交多少會員費,149元是上限」,其次,「0元開通」的界面上小字寫著「芝麻GO」,是指開通PRO會員,也連帶著開通了花唄芝麻GO特權。

當他意識到不需要芝麻GO,同時為了規避風險,想要關閉花唄時,卻關不掉了。

不是因為有未還欠款,而是因為開通了花唄芝麻GO特權,而這個特權又是在開通PRO會員的場景下開通的,那就成了綁定式的功能。

當他詢問嚴選客服,得到的回復是,芝麻GO一經開通,服務有效期1年內不可取消。

也就是說,一開就是一年起,所以他只能一年後才有可能關閉花唄功能。

▲宋丘和嚴選客服溝通界面,以及尚未到期的芝麻GO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宋丘不甘心,繼續聯繫嚴選客服,對方讓他聯繫支付寶,當他聯繫支付寶客服,對方反而告知他「要到網易才能關。」

26歲的丁曉在關閉花唄的路上,也被卡在了芝麻GO上。

「花唄使用了3個月左右,感覺用錢用太快了,在沒有任何未還賬款的情況下,想關閉花唄,怎麽這麽難。」丁曉向深燃吐槽,客服的答復是讓他自己在支付寶操作。

拋開自己都不記得是什麼時候開通的芝麻GO,現在的問題是,現在自己的芝麻GO一直顯示「結算中」的狀態,又找不到任何關閉授權的入口,就無法關閉花唄。

▲無法關閉的花唄及攔路的芝麻GO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簡直是踢皮球的家伙,這些產品開通很容易,沒有門檻,甚至用雕蟲小技騙你開通,但關閉很難,產品會把關閉環節設置得很復雜,沒點文化的就不知道怎麽關了,或者是玩手機不熟練的,肯定轉幾圈迷宮。」

宋丘對深燃回憶,自己關閉美團月付的過程中也是困難重重。

首先,很難找到關閉的入口,好不容易找到了,點進去一看依然是產品宣傳界面,好不容易找到一排小字,關閉。

不寫理由就不讓關,寫完了需要點擊「確定」,但「確定」的按鈕是灰色的,「我再用用」倒是很亮,如果一不留神點了亮的按鈕,就又會回到產品宣傳界面。

如果「執意」要關閉,那就要重新走一遍流程,重新寫理由。

安聞的任性付、任性貸倒是關閉了,但是關閉後發現自己的蘇寧會員賬戶不能領券、無法下單了。

蘇寧客戶給出的理由是「交易風險」,同時退會員的要求也不予處理。

因為任性付、任性貸上征信,我就關閉了,這是我的權利,結果我買了四年的蘇寧會員無法享受會員權益。」安聞的蘇寧卡和蘇寧雲磚都還有余額,蘇寧讓她去線下門店消費。

發稿前,安聞表示賬戶恢復了蘇寧自營的購買許可權,但第三方商品依然不能購買。

當越來越多年輕人意識到,像朋友一樣的花唄們沒有那麽簡單,開始選擇逃離時,不少人遇到了大大小小的阻力。

宋丘說,從另一個角度想,遇到一定的阻力也未必全然都是壞事,早意識到,及早規避風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