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能源概念車在美國的股價大漲

本文來源:出行一客

微信id:carcaijing

作者:施智梁團隊

至11月23日美股收盤,新能源車中概股全線大漲:蔚來(NYSE: NIO)報收55.38美元,漲12.45%;理想(NASDAQ: LI)報收43.64美元,漲14.48%;小鵬(NYSE: XPEV)報收72.17美元,漲33.92%。

「這是我最成功的一筆投資。」蔚來汽車投資者李成向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感嘆道。

去年底,當蔚來股價跌破2美元的時候,李成感覺是個建倉的好機會,隨後逐漸加倉,目前持有成本平均為6.27美元,而蔚來股價已超50美元。

「(收益)夠買30多輛ES6的。」李成說。ES6是蔚來汽車的主力車型,這款SUV起步價35.8萬元。

在過去的一年裏,蔚來股價從最低時的1.77美元漲到如今近50美元,翻了20多倍,成就眾多造富神話。

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最新市值約66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300億元),排名中國汽車上市公司第二名,也超過通用汽車(NYSE: GM)、戴姆勒(DAI.DE)等老牌車企。

中國投資者在美國投資中國公司,這本是小圈子裏的狂歡。

但到了今年下半年,事情變得有些不一樣——蔚來成功「出圈」,成為打入美國主流投資者視野的中概股。

散戶、機構紛紛跑步入局,連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都大筆增持,蔚來單日交易額一度超過港交所全天,單日換手量高達40%,投資氛圍濃厚。

小鵬和理想的股價和成交量也紛紛走高,來自中國的新能源汽車公司在美國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

外媒紛紛刊出報導,追問為何這三家大洋彼岸的新能源汽車初創公司的股價飆升。

《福布斯》等財經媒體開始從頭一一介紹三家公司的基本情況:主要產品、市場地位、營收利潤、當前估值,回應美國投資者突然而至的殷殷關切。

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是,為什麼?

這樣的態勢還能持續嗎?

從中國到美國,從散戶到主流

常駐北京的李成是汽車行業從業者,憑借多年行業經驗,他選擇在蔚來股價觸底時果斷入手。

「當初我有個買進蔚來還是特斯拉的選擇,當時判斷蔚來和特斯拉都會大漲,但是蔚來股價低,翻倍的次數比特斯拉要高,所以作了一個取舍,」李成告訴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他的工作就是和汽車銷售行業的人打交道,炒股的基礎是依靠自己的行業經驗。

新能源汽車是個好賽道,不論在中國還是全球市場,都存在極高的成長性。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11月2日發布的最新頂層規劃,到2025年,中國新能源汽車新車銷售量要達到汽車新車銷售總量的20%左右。

而目前這一比例不到5%,意味著海量的增長空間。

有不少人和他想法類似,他們有的是蔚來等新能源汽車車主,有的是汽車行業從業者和觀察者,大家出於對公司和行業的認知,相信這支股票的成長價值,最終做出了自認為人生中最成功的投資之一。

投資者文弘來自浙江溫州,他是蔚來車主,此前並不炒美股。

文弘在去年十月股價僅一美元時進場,一方面是表示對公司的支持,「當時是做了最壞的打算的」;一方面也相信真金白銀終有一天能獲得回報,「我們是投資,不是投機」。

有時加倉、有時建倉,如今文弘已經賺得盆滿缽滿。

按照目前這種發展的勢態,哪一天追上特斯拉的股價也不是不可能,他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展望道。

蔚來的股價急速狂飆,分析師預測的目標價只能在後面追著跑,或者直接成倍地上調。

上周,美國銀行分析師Ming Hsun Lee將蔚來目標價從23美元上調至54.70美元,瑞士信貸的目標價也從25美元上調至60美元。

前蔚來投資人史欣表示非常後悔,對於具有豐富投資經驗的她來說,蔚來也是她人生第一個10倍股,「3塊買入,30塊想鎖定一下,因此錯過了人生第一個20倍股。」

蔚來創始人兼董事長李斌近日公開表示,市值不是公司經營目標,但新能源汽車股普遍上漲說明智能電動汽車趨勢不可逆轉。

被這一願景所吸引的還有眾多美國投資者。

在美股交易平台robinhood上,蔚來成交量居首。

資深美股投資者、美元基金Anlan Capital執行董事陳達向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介紹:「robinhood不收手續費,是互聯網券商,適合剛進入股市的投資者,以及高頻交易者,很能反映美國散戶情緒。」

從前,外媒多將蔚來形容為「中國特斯拉」,以此向美國讀者介紹這家不熟悉的中國公司。

現在,NIO已經不需要前綴,可以獨自登上新聞標題。

小鵬汽車副董事長、總裁顧宏地曾在IPO後公開表示,美國擁有「最深,最復雜的市場」,使紐約成為籌集資金的好地方,「擁有合適的投資者很重要。」

更值得關注的是,蔚來等電動汽車股獲得了CalPERS這類機構基金的大量買入。

三季度,CalPERS買入了38.1439萬股蔚來汽車的股票,目前共持有229.4528萬股蔚來股票,接近持股共同基金榜單第十名。

CalPERS為超過200萬名加州公務員管理著3890億美元的資產,是美國規模最大的退休基金。

一般來說,退休基金很少投資於風險資產,被稱為機構投資者中最厭惡風險的類型。

但是偶爾也會將其投資組合的一小部分分配給高風險資產,以尋求更高的回報。

「這說明蔚來已經進入美國主流投資者視野。」陳達認為,退休基金的風格是buy-hold,都是做非常長期的投資,主權基金比如淡馬錫的風格也類似,買入之後會成為股票的壓艙石,如果被這樣的基金認可了,才算進入主流。

如果只是被對沖基金看上了,他們只看股票走勢而不是公司基本面,那種盲目的買入不算進入主流。

不希望錯過下一個特斯拉

陳達錯過了投資特斯拉(NASDAQ:TSLA)的機會。

幾年前,大家都把特斯拉當成車企,從傳統的維度用銷量來對應估值,只覺得特斯拉是個大泡沫。

如今換成科技股的眼光,則思路大不相同。

中信證券研報認為,與傳統汽車公司依靠汽車製造和銷售賺錢的商業模式,以及常用的市盈率估值方法不同。

智能電動汽車公司因參與汽車全生命周期的服務,有機會在更多環節獲得更多的價值量分配,以及更高估值。

「造車只是比較小的一塊業務,毛利率比較低。蔚來還在做電池,在消費端可以做租賃,在處置端還可以做回收,通過電池運營也能賺錢,而且毛利率更高。」

「同時車作為一個移動終端,硬體上有軟件服務,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在美國是70%的毛利,與原來造車的毛利已經天壤之別。現在集中在造車,未來高毛利率的業務會提升,公司的營收和利潤也都能受益。」陳達告訴出行一客(ID:carcaijing)。

儘管仍然深陷虧損,蔚來、小鵬、理想都顯示出堪稱優秀的發展態勢,銷量數字一直是三家公司的股價催化劑。

今年前三季度,蔚來的季度交付量分別是3838、10331和12206輛,連創銷量紀錄。

小鵬的交付也是節節攀升的趨勢:一季度2331輛,二季度3228輛,三季度8578輛。

理想的銷售情況類似,前三季度分別是2989、6604、8660輛,保持兩位數增幅。

「我憑直覺在股價3塊錢的時候買了蔚來,因為我去試駕、了解這個企業之後看好它,我就知道銷量數據一定很好看。」蔚來汽車投資者陳越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說。

同時,通過成本控制和銷售規模擴大,三家公司都已走出「賣一輛虧一輛」的泥潭,毛利率全部轉正。

最新財報顯示,2020年第三季度,蔚來總收入為45.26億元,環比增長21.7%;理想總收入為25.11億元,環比增長28.9%;小鵬總收入為19.90億元,環比增長236.9%。

李成向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說:「(蔚來股價)翻倍的預期是不斷修改的。2塊多買的時候,預期十幾塊錢沒問題,上了10塊,感覺20多塊是沒問題的,上周如果沒有香櫞做空,我預估蔚來發完第三季度財報,是可以超60塊的。」

11月13日,著名做空機構香櫞資本發布的一則做空報告為漲勢如虹的三支股票降了溫。

香櫞認為,最近湧向中國電動汽車製造商的投資者非常狂熱,但他們對以降價為特徵的市場沒有更深入了解。

特別是特斯拉Model Y具有侵略性的定價,可能導致蔚來股價跌至每股25美元的水平,是當天股價的一半。

不過不像香櫞以往通過戳穿公司業績造假導致股價崩盤,這次缺乏實地調查的做空不算成功。

當日收盤,蔚來收跌7.74%,跌至44.56美元/股;小鵬收跌6.13%,跌至41.99美元/股;理想收跌1.83%,跌至31.20美元/股。

在全球範圍的新能源汽車賽道,優秀的投資標的稀缺,使得熱錢持續向蔚來、理想、小鵬湧去。

目前在美上市的美國新能源汽車公司,還有氫燃料電池皮卡初創企業Nikola Corporation(NASDAQ:NKLA)、電動汽車初創公司Fisker Automotive(NYSE: FSR)和Lordstown Motors(NASDAQ:RIDE)。

三者都沒有開始交付車輛,停留在PPT階段,進度遠落後於來自中國的競爭對手。

「蔚來可能會成為下一個標誌性的汽車品牌。」德意志銀行分析師Edison Yu認為,客戶對蔚來的偏好與寶馬和奔馳一樣高,甚至領先於特斯拉。

隨著純電動汽車普及率提高以及口碑效應,蔚來有望在高端市場占有更高份額,到本世紀中葉成為中國汽車市場的領軍企業。

摩根大通分析師Nick Lai稱蔚來是「高端領域的長期贏家」。

蔚來的平均售價超過35萬元,突破了傳統中國自主品牌20萬元的天花板。

新能源汽車的賽道依然火熱,畢竟特斯拉的傳奇歷歷在目,投資者們不希望錯過下一個特斯拉。

(應受訪者要求,李成、文弘、史欣、陳越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