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88歲獨居老人將百萬房產送給照顧自己的鄰居,家屬露面指其老年癡呆恐非自願

本文來源:新聞晨報

微信id:shxwcb

關於遺產分配問題,

過去也說過不少讓人唏噓不已的案例,

有人寧願把遺產留給他人,

也不願留給自己的家人。

最近,上海一位88歲的馬老先生

也做出一個讓旁人「無法理解」的決定。

他決定在百年之後,

將自己的300萬房產留給樓下水果攤的店主,

並且已去公證處做了公證。

事件引發無數網友熱議!

這到底是為什麼?

老先生叫馬林,是一名退休工人。前些年老伴去世了,留下他和患有精神疾病的兒子相依為命……後來兒子也在家中意外猝死。

成了獨居老人以後,難免引來一些動歪腦筋的人。馬老先生對此並不是毫無防備,反而心裡頭清清楚楚。

老先生說,家裏還有一些親戚,除了叫他早點寫遺囑、覬覦他的房產以外,從不來看望他,於是也都不來往了。

老先生沒什麼朋友,唯獨喜歡小孩,有時會買些零食給小區的孩子們。

此外他常在家門口溜達,漸漸地就跟開水果攤的小游一家熟悉起來。

小游,35歲,河南人。幾年前帶著妻子和三個孩子來上海賣水果,一家人住在水果攤旁邊的簡易棚裏。

老先生每天沒事就去他水果店裏坐一會兒,小游也經常給老人幫些小忙。

令人唏噓的是,幾年前老人患有精神疾病的兒子在家中倒地猝死,他一個人手足無措,半夜打著手電筒上門去找小游求助。

老先生兒子從追悼會到落葬,沒有一個親戚出現過。只有小游全程陪伴老人辦事。


後來又有一次,老人在家中摔倒後昏迷不醒,是小游發現把他送進醫院,當他給老人的親戚打電話時,親戚們都說自己走不開,於是小游白天看店、晚上就去醫院陪夜,直到老人恢復出院。

也許是從那一刻起,在老先生心裡已經把小游當成了可以依靠的家人。

那次出院後,老先生就下定決心邀請小游全家搬進來,組成一個特殊的家庭。

家庭的溫馨和溫暖、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可能是老先生一輩子最缺的東西。

每次看著孩子們跑來跑去聽著「爺爺」「爺爺」的叫聲,老人就覺得非常幸福。

小游覺得自己被命運眷顧了,但老人反而說遇見了小游這樣的人是自己運氣好,他們雙方都覺得自己收到了生活的饋贈。

2017年,老人帶著小游到上海普陀公證處辦理了意定監護(指成年人在意識清醒時,根據自己的意願,選定臨終監護人處理後事),老人決定把自己的晚年和遺產,都托付給小游,他們之間「陌生的親情」獲得了法律的保護。

老先生說,自己已經88歲了,日子看得到頭,他將來的身後事就全部交給小游來操辦了。

看完這個故事

網友們也是感慨萬千!


衷心希望

老人有一個幸福的晚年!

以下是事件後續,綜合多家媒體報導。

11月24日消息。

據媒體此前報導,老人無親屬照顧,是該水果攤主陪伴並照料他。記者走訪發現,實際上老人並非沒有親屬。

雖然其獨子於2017年病逝,但老人本人有六個姐妹,但在三年前,老人卻選擇了小區周邊的水果攤主讓其住進了家中照顧自己。

據小區居委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老人因年事已高,神志已有些糊塗,加之較為固執,居委曾想為其安排長護險居家護理,也被其拒絕。

此外,早在三年前,老人就曾打算辦理公證,將房產送給水果攤主,並委托了寶山公證處,但公證處在實地調查後,並未替老人辦理。

11月24日,面對鏡頭,老人家屬表示,他們也是看新聞才得知老人贈房一事。

三年前,老人生病由家屬們送醫並照顧,當時醫院診斷老人有阿爾茲海默症。出院時,攤主在家屬之前接走老人,家屬再登門時被老人罵了出來,家屬稱老人當時已有些糊塗,總懷疑家屬惦記老人財產,而這完全是老人自己想像。

三年來,家屬們對於老人將名下財產、金銀飾等陸續交給信任的水果攤主一事都有知情,但想到只要老人晚年有人照料,他們也不會過多干預。

但得知老人贈房,他們擔心這並非完全出自老人本意。

家屬出具的一份醫學報告顯示,2017年老人已患有阿爾茲海默症。

如今他們很擔心老人所作出的這份「意定監護」是否能得到妥善執行。

以下是家屬受訪影片:

老人所在社區的工作人員也向記者證實,老人上周還在小區裏迷路,當時老人大小便失禁,且沒有穿褲子。

居委工作人員同時表示,為老人辦理「意定監護」的普陀區公證處在公證前,並未前往居委會了解情況。

11月24日下午,記者在寶山區一小區見到了老人的外甥女吳女士及老人的妹妹等親屬。

對於此前媒體報導中提到的親屬不聯繫等情況,他們表示難過又憤慨。

「我們是其樂融融的家庭,2017年老人摔倒住院,家裏人建了微信群,排班前往醫院照護,現在說我們不聯繫,讓老人的幾個妹妹都很心寒,備受煎熬。」老人妹妹王女士告訴記者。

據了解,老人共姊妹6人,目前在世4人,分別在上海、海南等地居住。

老人的老伴去世後,其兒子曾在銀行上班,後來因為精神疾病突然去世。老人兒子去世時,他的親屬們曾聯繫老人,希望趕過去幫忙買墓地,一起處理後事,但老人稱自家附近的一個水果攤主已經幫忙辦好了,墓地也買好了,不讓家人前來幫忙。

「當時我哥哥說,這個水果攤主對他很照顧,自己也很喜歡水果攤主的小孩,說我的身體不好,就不要來了。」王女士告訴記者。

2017年7月5日,老人在家中摔倒住院,外甥女吳女士接到電話後,和家人一起將老人送進醫院。當天,家裏親屬們建了微信群,白天排班輪流去醫院照顧老人,晚上則為老人請了護工。

吳女士告訴記者,老人在海南的妹妹專門趕到醫院,看望哥哥,給哥哥餵飯。

不過,老人住院期間,精神不太好,經常罵人,有一次從凌晨1點多,罵到4點多,醫生給家屬打電話,家屬去了,才停止。

吳女士告訴記者,2017年7月25日,老人出院。家屬趕到醫院時,老人已經不在醫院,由水果攤主接回了家。辦理出院小結的時候,家人得知老人已經有了阿爾茨海默症狀。

記者從家屬出具的一份出院小結上看到,老人被診斷患有阿爾茨海默症(老年癡呆)等病症。

據了解,老人出院後,這幾位家人曾想上門看望,但老人那時候精神不好,以為家裏人來爭家產,對家人大罵。從此以後,親屬們和老人斷了聯繫。

「只要電話裏聽到舅舅洪亮的聲音和他健康的消息,我們也不想過多打擾舅舅和攤主。」吳女士說。

直到最近,媒體報導了老人通過意定監護的方式將房產贈予水果攤主,同時稱親屬們無人問津。

「看到報導,我們很傷心,不照顧老人有違孝道,我們絕對不會做這種事。」吳女士告訴記者。

吳女士告訴記者,老人住院時,水果攤主曾前往照顧,當時他對家人也比較客氣,說家屬們都忙,他來照顧老人就行。

「當時,我們就知道老人把家裏的現金等都給了水果攤主,住院費用都是他來付,對此,我們都沒有意見。」

現在,吳女士和家人對於意定監護的有效性表示質疑,同時對於舅舅未來能否得到有效照顧表示擔憂。

為此,吳女士和家人們曾前往為老人辦理意定監護的上海普陀公證處,諮詢何為意定監護,以及如何界定。

「我們比較質疑的是老人有阿爾茨海默症,行為不能自主,公證員如何做出的公證。」

吳女士告訴記者,公證員告訴家屬,為了做意定監護,曾前往小區等做了多次調查,征求老人意見,並表示當時老人精神狀態很好。

記者從老人所在小區居委會處獲悉,公證員並未就此事前往居委會了解,「我們知道,水果攤主對老人比較照顧,有時候老人生病,他會來居委會借輪椅。不過,老人精神不太好,最近還曾在小區裏走失。」

老人所在小區居委會主任沈女士告訴記者,水果攤主曾諮詢多個公證處,希望成為老人的監護人,居委會曾接到寶山公證處的諮詢,了解到老人的情況後,並未給老人做公證。

上海市普陀公證處公證員李辰陽說,在法律上,這被稱為「意定監護」,正式確立於《民法總則》,並在《民法典》中進行明確規定。

李辰陽說,像這位老人一樣,向公證處尋求法律幫助的場景,每天都在發生,都是因為老人的家庭出現了事故。

老人尋求一種安定感,需要司法部門幫助解決他身份缺失的問題。通過「意定監護」,可以建立老人和監護人之間的身份關聯。

作為最早一批「意定監護」公證員,李辰陽辦理了國內首例「意定監護」生效案例。他所在的公證處,八成案件來自獨居獨身,或者失獨、孤寡等老年群體,且大部分是無血緣關係案。

李辰陽表示,「意定監護」會在部分情況下發揮重要作用,例如就醫、幫老人申請社會福利時,別人質疑他的身份問題。

李辰陽說:「意定監護」優於法定監護,目的就是自治原則,法律保障自我決定權的優先實現。

日常照護、大病治療、臨終關懷等,「意定監護」為不可抗力造成的鰥寡孤獨者尋求監護做兜底保障,也超越血親範疇監護可能有的情感綁架,最大限度尊重老人的意願。

但是像這位老人尋求監護時把房產一並讓出,讓李辰陽很詫異。為避免監護者有歹意、加速老人死亡,遺產分配一般不與「意定監護」掛構處理,這也是此案爭議點之一。公證部門需要排除老人被欺騙、脅迫的情況。

李辰陽:「像這樣非近親屬來建立意定監護關係的,可能公證部門會讓他們跑很多次,有意識地去「折磨」他們,避免老人被迷惑、被騙。」

「專業人員會從他們敘述交流中,把他的社交圈、近親屬圈了解清楚,然後再確定為什麼老人不指定自己的近親屬,而指定一個非近親屬。」

公證部門有時會不事先通知,悄悄進入社區拜訪老人,還經常去養老院、重症監護室等場所。因為這些場所,都是監護人需要出現的,也是他應盡的職責。

李辰陽說,自己去拜訪這位老人的時候,他容光煥發,看到孩子時的笑臉,有發自內心享受的感覺。

近日,這位老人頻繁接到各媒體邀約採訪,不堪親朋重負,而監護人攤主也因房產與監護集一身備受輿論壓力。

李辰陽:「一味去講老人家屬不好,其實並不公平,他們沒有出現在媒體,沒有給他們說話的機會。」

「這對監護人夫妻,在老人把這麽大的重擔給他們時,也很詫異。實際上,監護人的擔心更加復雜,包括經濟、體力、精神上,特別是社會的責難。我覺得這個案例的評論,還是要客觀。」

據老齡辦發布的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老齡化水平將達到17.17%。其中,失能失智、孤老殘障等無法自理的老年人占有一定比例。

如何讓老人有所養,獨立而不孤獨,社會需要更多像「意定監護」一樣的法治探索和深耕。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