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不懂「掃碼」甚至沒有「健康碼」?中國官方推出老人友善規定

①任何單位和個人日常消費不得拒收現金;

②各地不得將「健康碼」作為人員通行的唯一憑證;

③醫院要保證一定現場號源和人工服務窗口;

④各級政務服務平台應具備授權代理、親友代辦等功能,讓老年人辦事少跑腿。

本文來源:AI前哨站

微信id:AI_Space2019

作者:李慧琪 尤一煒

隨著我國社會老齡化的逐漸加速和數字化的全面到來,老年人的「數字鴻溝」問題日益凸顯。

就醫難、購物難、出行難、掃碼難……在這些重重挑戰面前,許多老年人找不到情感的歸屬,感覺被社會遺忘。

該如何讓老年人重新踏上智能化社會的軌道?

尤其在疫情期間,照顧老人「無健康碼」的情況是不容忽視的問題。

11月24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的實施方案》(下稱《方案》),對上述問題進行了回應。

為老年人設立「無健康碼通道」

一場疫情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方式,也催生出許多新的事物。

其中,健康碼在疫情防控、返崗復工中發揮積極作用;然而,它也成為許多老人出行的「絆腳石」。

8月17日,黑龍江哈爾濱的一位老人因沒有手機,無法掃描健康碼,被司機停車拒載。

因遲遲不下車,老人還被同車乘客指責「為老不尊」。

直到最後民警將老人帶離公交車。

同月,在大連地鐵12號線,一位老人因沒有健康碼,乘坐地鐵出行進站時受阻,與車站工作人員在言語上發生爭執。

在疫情防控常態化階段,照顧老人「無健康碼」的情況是不容忽視的問題。

對此,《方案》要求在新冠肺炎疫情低風險地區,除機場、鐵路車站、長途客運站、碼頭和出入境口岸等特殊場所外,一般不用查驗「健康碼」。

且各地不得將「健康碼」作為人員通行的唯一憑證,對老年人等群體可采取憑有效身份證件登記、持紙質證明通行、出示「通信行程卡」作為輔助行程證明等替代措施。

有條件的地區和場所要為不使用智能手機的老年人設立「無健康碼通道」,做好服務引導和健康核驗。

實施方案還建議,在充分保障個人資訊安全前提下,推進「健康碼」與身份證、醫保卡、老年卡、市民卡等互相關聯,逐步實現「刷卡」或「刷臉」通行。

目前,不少地方也在積極探索解決方法。

比如北京於11月12日上線「老幼健康碼助查詢」功能:在保障個人隱私的前提下,助查人員在輸入兒童和老人身份證號的情況下,即可在健康寶中查詢兒童、老人的健康狀況。

西安、廈門等地紛紛在車站、醫院推出無健康碼通道,無法領取出示健康碼的人員只需填寫《流行病學調查承諾書》即可順利進入。

鼓勵為老年人開展智能手機培訓班

如何讓老年人重新踏上智能化社會的軌道?

近來火爆全國各地的智能手機培訓班是答案之一。

據媒體報導,南京現在有超過700所老年大學開設了智能手機培訓班,並且自開設以來,報名人數幾乎期期爆滿。

此外,南都記者了解到,自2015年以來,北京老年大學也開設了電腦基礎班,後來又有增加手機微信課等課程。

《方案》重點任務中也提出,針對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應用困難,組織行業培訓機構和專家開展專題培訓,提高老年人對智能化應用的操作能力。

鼓勵親友、村(居)委會、老年協會、志願者等為老年人運用智能化產品提供相應幫助。

長期以來一直關注老年群體關懷問題的全國人大代表、麗行公益慈善會會長劉麗,目前在合肥市蜀山區光明社區組織開設了智能手機培訓班。

她曾告訴南都記者,單靠一個社會機構難以解決所有老年人的問題。

除了要幫助老年人普及智能手機,還需要關注老年人的公共服務、開設老年人優先窗口等。

「希望政府能多多引導和宣傳,社會上能夠有更多的資源投入,讓更多的人關注到需要被幫助的老年人群體。」

此外,《方案》還要求,要加強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能力列為老年教育的重點內容,通過體驗學習、嘗試應用、經驗交流、互助幫扶等,引導老年人了解新事物、體驗新科技,積極融入智慧社會。

注重對老年人個人資訊收集使用的監管

在保障措施方面,《方案》提出要保障資訊安全,其中明確中央網信辦、工業和資訊化部、公安部等相關部門要按職責分工負責。

具體而言,《方案》提到要規範智能化產品和服務中的個人資訊收集、使用等活動,綜合運用多種安全防護手段和風險控制措施,加強技術監測和監督檢查,及時曝光並處置違法違規獲取個人資訊等行為。

南都記者了解到,近日,一條以侵犯老年人合法權益為犯罪手段的黑灰產業鏈70餘名涉案人員剛被浙江新昌縣法院判處刑罰。

在該案件中,遍布全國31 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330餘萬台老年機主板被廠商註入木馬程序一旦電話卡插入老年機裏,木馬程序就能獲取手機號碼等資訊,還能自動攔截驗證碼,傳輸至後台資料庫。

由此,大量老年人個人資訊被出售給公民個人資訊「批發商」,然後通過QQ群、微信群加價出售給「薅羊毛」的團伙和個人。

這些團體和個人利用電商平台給新註冊的用戶發放優惠券、新人紅包等機會,領取後變現換錢。

也有一些人通過註冊的大量賬號在App中刷點贊數、刷流量賺錢。據涉案人員交待,公司在經營中發現老年機使用人數較多,老年人又不熟悉手機操作,套取他們的個人資訊更方便、更隱秘。

此外,近年來,各類電信詐騙層出不窮。

由於對資訊獲取渠道單一,面對各類新型騙局更容易落入圈套,老年人受害比例較高《方案》也提出,要實施常態化綜合監管,加強與媒體等社會力量合作,充分依托各類舉報投訴熱線,嚴厲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等違法行為。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