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文學20年:處廟堂之高與江湖之遠

本文來源:今日叉燒

微信id:chashaows

作者:叉少

1999年,互聯網剛剛在中國普及,但家裏有電腦的人還不多。

當時大家上網最多也就是聊天、刷論壇,電腦裏附帶的掃雷都可以讓人玩很久。

誰也沒想到在網上,一種新的文化產業正在誕生。

更沒想到的是,日後全中國有上億人都成為中間的一份子。

新世界

1999年的最後一天,今何在騎著單車走在沿河大道上,看著遠處即將落下的夕陽,想著未來的自己會幹什麼。

同學問他想找什麼工作,他說月薪1000就很好。

一年後,他寫出了中國網絡奇書《悟空傳》。

▲< 今何在 >

整本書結構混亂,滿篇對話,但情感濃烈,角色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一句怒吼:

我要聽到天的痛哭

我要聽到神的乞求

我知道天會憤怒,但你知道天也會顫抖嗎?

以前從沒人這麽寫小說。

2001年,蕭鼎上網打遊戲時,無意間闖入一個武俠網絡小說論壇,開啟了自己的創作之路,他在這裡敲出一行字「這世間本沒有神仙。」

蕭鼎為這個故事取名《誅仙》。

海的那一邊,台灣有個叫羅森的人在網上寫了本書《風姿物語》,主角蘭斯洛說:「這冷酷的世間,沒有神的存在,但天在呼喚,地在呼喚,人在呼喚。」

沉睡已久的意識蘇醒,中國網絡文學的時代拉開帷幕,無數星辰閃爍,帶來無窮的想像,壯闊的冒險。

2002年,起點中文網創立。

這個起初不知名的網站日後將造神無數,坐擁中國網文半壁江山。

一個名為「煙雨江南」的ID,在起點中文網發表了他小說中第一個章節《死靈法師》。

小說全名為《褻瀆》,主角羅格是一個落魄貴族之子,夢想的生活是「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

「褻瀆」意為冒犯,冒犯的對象為天界諸神。

在這部小說中,人們為了心愛之人,可以與眾神為敵。

網絡小說的故事令人振奮:人不再甘當被隨意擺弄的棋子,他們勇往直前,決定自己的命運。

人民網評論「從《褻瀆》開始,玄幻小說不再是虛無和另類的代名詞。」

2003年,起點中文網付費VIP模式開啟。

無數優秀作品開始井噴。

說不得大師的《傭兵天下》,以三個小傭兵的角度,描述了一場跨越諸個大陸、十多個國家的曠世大戰,探討核心宏偉龐大:「是英雄造就了歷史,還是歷史造就了英雄?」

老豬的《紫川》,講述異界大陸古老家族紫川家族200多年的興衰,主角紫川秀信奉一句名言:高貴與卑賤,全在一念之間。

這一時期開始連載的作品日後都成為了網文界開山立派之作,比如《飄邈之旅》、《搜神記》、《小兵傳奇》。

《小兵傳奇》還成為了首款由網絡文學改編而成的遊戲。

2004年,起點中文網流量登頂同業網站,成為中國訪問量前 50 的個人網站。

那時候智能手機還沒出現,但當紅的網絡小說閱讀覆蓋率,在網民中最高可達70%,男孩女孩們都知道羅格、紫川秀、張小凡。

寫小說也不再有門檻。

每個人都可以在起點註冊作者賬號,上傳自己的作品,得到讀者的評論。

如果這篇小說受到歡迎,能夠上架,起點還會發放稿費。

2005年,起點中文網率先推出作家福利制度,為網絡文學創作持續化、職業化提供制度保障,最終這一制度成為行業標準。

第一個靠寫網文年入百萬的作者是血紅,讓他一書封神的小說為《升龍道》。

▲<血紅 >

商業寫作時代的來臨,將徹底改變現有的文學格局。

寫小說不再是精英們的專屬,而是大眾的狂歡。

想像力是翅膀,故事就是武器,話語權不再掌握在少數人手裏。

文學的代際在交替,很快,也引來了一些人的不滿。

新舊交替

2006年3月10日,廣東順德海關的一個公務員在天涯社區打下他小說的第一行字:「我們從一份檔案開始。姓名:朱元璋。別名(外號):朱重八、朱國瑞。」

公務員名叫石悅,筆名「當年明月」。

這本小說當年明月構思了6個月,故事橫跨三百多年,從朱元璋出生,到崇禎死亡。

日後這部名為《明朝那些事兒》的小說將風靡全中國,成為暢銷千萬的現象級作品。

但在這之前,它差一點被腰斬。

5月19日,在當年明月的帖子點擊率過百萬前夕,各種質疑聲越來越大。

其中兩個打頭的為「赫連勃勃大王」和「歌痕」。

赫連勃勃為天涯煮酒版塊的版主,是天涯2005年百大名人之一,而歌痕為煮酒版塊小有名氣的寫手,也有自己的鐵桿Fans。

兩人質疑《明朝那些事兒》內容不嚴謹,行文松散,論點陳舊。

找出了總共「四個硬傷」。

其次,還質疑帖子點擊率作假。

兩人的粉絲和當年明月的粉絲在論壇交戰,交戰到激烈處,粉絲在論壇上傳屍體照片,用來詛咒和辱罵對方。

當年的網絡監管不健全,論壇更是由版主一家為大,一片混亂之中,當年明月離開天涯,《明朝那些事兒》全文被刪。

當年明月與天涯論壇之間的爭斗,是小白寫手和精英大V之間的矛盾,無法調和,只能以一方退讓收場。

退讓的是普通人,固執的是「精英」。

網絡小說必須要找到一個真正的屬於自己的陣地,作者的利益,作品的質量才能得到保證。

這一年,天涯另一板塊「蓮蓬鬼話」的高人氣寫手天下霸唱離開。

他來到起點中文網,創作了一本改變網文格局的作品——《鬼吹燈》。

剛開始連載,起點中文網就給了重磅推薦。

▲< 天下霸唱 >

《鬼吹燈》創造了一個全新的世界觀。

摸金校尉、搬山道人、發丘中郎將••••••主角胡八一繼承16字陰陽風水秘術,往來東西南北,追尋古老寶藏。

《鬼吹燈》世界觀直接影響了起點中文網另一部暢銷作品《盜墓筆記》。

2006年為盜墓元年,《鬼吹燈》和《盜墓筆記》堪稱「破圈之作」,吸收了大量原本不關注網文的讀者。

起點中文網成為行業第一家瀏覽量過億的網站。

這一年,還有一本名為《瑯琊榜》的小說悄悄完結。

光閱讀數據,海晏的這本作品無法和《鬼吹燈》、《盜墓筆記》抗衡,但9年後,它改編的電視劇《瑯琊榜》在豆瓣評分高達9.4分,僅次於四大名著和《走向共和》。

▲< 《瑯琊榜》>

這一年,起點中文網率先推出「白金作家」制度,作家品牌化運作開始成型,白金作家成為當前網絡文學頂級作家的標誌。

這也意味著「網絡作家」職業化道路的開啟。

過去,沒人把網絡作家當成職業,不管寫多少字也不能賺到錢,還要隨時面臨被「封殺」、「刪帖」的風險。

而成熟的網絡小說網站運營機制,將徹底改變這一現象。

2007年,貓膩的《慶余年》開始連載;zhttty的《無限恐怖》開創無限流;唐家三少的《善良的死神》位列「十大網絡小說」第八名。

BBS論壇成為過往,網絡文學的時代迎來百花齊放。

為了鼓勵普通人創作,起點中文網與上海社科院聯合舉辦「網絡文學創作高級研修班」,成為首個網絡文學與研究機構合作培訓項目。

為了讓在起點中文網寫作的「小白寫手」利益得到保障,起點中文網發布作家保障、支持、獎勵計劃。

很快,更多「大神」逐一湧現。

2008年,我吃西紅柿《星辰變》完結,跳舞《惡魔法則》開始連載,辰東《神墓》出版,徐公子勝治《人欲》收官。

還有一本書,也將開啟網文新潮流,這就是忘語的《凡人修仙傳》。

「凡人流」的故事和草根網文作者們的經歷十分相似,都是講述一個一無所有的普通人,如何從強者手中拿回尊嚴,實現自己夢想的故事。

寫這個故事前,忘語是一個在徐州某企業上班的小職員,小說發表後,忘語成了起點中文網第一個「百書盟」盟主,稿費年入百萬。

在網文時代,草根寫手完成了一次逆襲,故事裡主角的生活和寫手真實的人生都迎來了高光時刻。

但光亮背後總有陰影。

2008年,網絡文學逃離了論壇時代精英們的指指點點,卻迎來了另一個困難——網絡盜版。

挑戰

一個名叫「雲霄閣」的網站未經著作人許可,擅自復制傳播「起點中文網」擁有版權的1339部作品,構成侵犯著作權罪。

起點中文網的十年反盜版之路正式拉開帷幕。

2009年,起點中文網背後的盛大文學起訴百度時說「貼吧成了網絡文學盜版重災區」。

作者「憤怒的香蕉」的作品《贅婿》,在更新後,貼吧「贅婿dt」則會出現盜版。

最初盜版還靠人工手打,後來有了抓取軟件後,幾乎不給作者留活路。

前腳剛寫完付費章節,後腳盜版就已經被免費發放至網上。

為了打擊盜版,很多作者申請成為自己作品的貼吧吧主,但有人不僅沒有成功當上吧主,個人賬號還被管理員無情拉入黑名單。

為此,「憤怒的香蕉」特意在小說更新時發文表達不滿。

網絡作家「流浪的蛤蟆」、「斷刃天涯」、「那年拖把」等在微博中聲援。

「流浪的蛤蟆」說:「身為一個作者,實在沒法接受這樣的無底線,這絕非所謂的網友自發行為,面對赤裸裸的搶劫,誰能幫幫我們這些網文作者?

網絡作家「啪啪桑」、「zhttty」也曾被趕出自己作品的同名貼吧。

為對抗貼吧的瘋狂盜版行為,某知名網絡作家在自己的作品qq群裏苦苦哀求:「我們作者很不容易,麻煩你們能否不秒盜,要盜的話能不能在我更新的24小時後?」

製作盜版的人可能也被感動了,作品由被「秒盜」變為「日盜」。

留給了作者12小時收費時間,該作者無奈表示已感到滿足。

作者在盜版面前,是弱勢群體。

為了打擊盜版,起點中文網配合公安部門的調查,讓「小說520」等一系列盜版網站的操作者「武漢久趣網絡公司」關停,其負責人金某某在內的 8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2013年,起點中文網拿出20萬元作為反盜版的前期基金。

好在此時智能手機開始普及,網絡小說閱讀覆蓋率直線上升,起點讀書客戶端上線。

雖然盜版每年讓網文作者損失了幾個億,但網絡文學依靠龐大的受眾支持以及網站強大運營依然迎來了春天。

唐家三少《斗羅大陸》、天蠶土豆《斗破蒼穹》、蝴蝶藍《全職高手》陸續完結,成為現象級作品。

2014年,貓膩的《擇天記》發布會舉行,網絡文學第一部開啟明星IP泛娛樂作品誕生。

2015年,騰訊文學和起點背後的盛大文學整合,閱文集團正式成立。

網絡文學到這一天,已經蓬勃發展15年,走過了精英掌控的論壇時代,走過了盜版現象嚴重的PC端時代,依然堅挺。

網絡文學在整個文化產業裏已經有了不可忽視的地位。

這一年,閱文集團還創立了「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成為作家明星化、IP價值化的一個重要標誌。

新的年輕人很快冒頭。

寫《全職法師》的「亂」,是2014年中國網絡作家富豪榜首位上榜的90後作家和唯一新人,他創造了首部十萬訂閱的作品。

新生代作者「會說話的肘子」作品成為《2018貓片•胡潤原創文學IP潛力價值榜》榜首。

90後新人作者「賣報小郎君」最近連載作品《大奉打更人》成為仙俠榜單訂閱第一。

連載三個月收藏就達到30萬。

同樣是90後的作者「老鷹吃小雞」,創作《萬族之劫》,以40萬月票打破起點歷史紀錄,成網絡文學第一人。

但新人作者也在面臨比前輩更大的挑戰。

改革

4月閱文歷史合同被引起巨大爭議。

為了解決矛盾,閱文對引起爭議的合同,進行了十二項的修改和刪除,其中作品「付費模式」還是「免費模式」,將由作者自己確認。

同時原本引起爭議的版權歸屬問題,將分為甲版、乙版讓作者自行選擇。

並且明確作家擁有IP改編版權收益,無論是閱文自用還是授權他用。

合同修改後,爭議逐漸平息。

但新人們面臨的挑戰還未結束。

網文20年,新一代內容消費者作為互聯網的原住民隨著網文長大,同質化套路化的作品越來越難吸引眼球。

閱文集團內容運營總經理楊晨以前當過編輯,也寫過網文,成績還很不錯。

他那本書叫《夢回97》。

書寫了兩三天,就已經登上新書榜第一,一周以後,就成為了總榜第一。

但現在幾乎沒人記得他這本書。

楊晨覺得自己雖然偶然抓到了一個創意,但就寫作水平,他只能算是中等。

楊晨說:「想要讓自己的作品比別人的更紅,只能真刀真槍地去比拼硬實力,借助更強的講故事能力,對細節更好的把控,才能勝人一籌。」

2020年9月23日,閱文集團發布「職業作家星計劃」,其中有一條就是培訓作者。

11月20日,閱文在海口舉辦閱文起點大學發布會,天下霸唱、辰東、忘語、蝴蝶藍、會說話的肘子、國王陛下等知名網文大神出席活動。

發布會宣布起點大學的作家培訓將為作家提供體系化、實戰性的培訓,根據實際寫作目標貼身指導,幫助作家提高成績。

另外還有面對有更高需求的品牌作家的跨行業文創交流平台,搭建從文學到影視、動漫、遊戲等IP宇宙的橋梁。

此外,為了保障作者權益,閱文一直以來,對網文作者最大的敵人盜版打擊也不遺余力。

據統計,2016年至2019年,僅閱文一個平台即投訴下架侵權盜版鏈2644萬條,處置侵權盜版App 4364款。

這一舉動,為網文作者們挽回了上億的稿費收入。

夢想

十八年前,網文付費時代還未開啟時,就算是「血紅」這樣大神級的作家,寫了300萬字也沒有賺到一分錢。

《誅仙》這樣的網文界一代傳奇,也曾面臨大陸無法出版的困境。

那時網文作者們孤軍奮戰,在封閉的角落裏靠著熱愛,創作出一個個精彩、感人、又熱血沸騰的故事,即使一無所獲也依然堅持。

而走到今天,這個產業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已經擁有成熟、健全的職業保障體系。

如果你想加入這個行業,只需要註冊賬號發表作品。

編輯會第一時間審核,如果通過,很快會有編輯主動聯繫你。

他們會給出資源推薦,讓作品第一時間得到讀者反饋。

同時他們也會給出專業的建議,幫助作者成長。

優秀的作品很快會備受歡迎,作者會擁有自己的粉絲群體。

過去網文曾有一段「只看數據」的日子,充斥著同質化、套路化的作品。

但今天,非主流小眾作品也開始有自己的讀者。

國王陛下的《從前有座靈劍山》充滿了二次元氣息,看一頁就能和其他仙俠文區分開來。

而愛潛水的烏賊的《詭秘之主》,曾被一些讀者斷言閱讀門檻太高,但今天,他吸引了大量克蘇魯、蒸汽朋克愛好者,在競爭激烈的網文領域重新開辟出一方天地。

20年過去,閱讀進入新時代,網絡文學已經成為文化產業的支柱之一。

只要作者依然對故事保有熱愛,願意鑽研,總能找到和自己喜好一致的讀者,成為年入百萬、讓人敬仰的「白金大神」。

一代又一代的小說愛好者在不斷完善這個產業,當年看書的少年也許已經逐漸老去,但新一代的年輕人依舊選擇在故事裡造夢、冒險、一路前行。

部分參考資料:

[1]、《中國網絡文學20年》,歐陽友權

[2]、《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史,從「遠古大神」到「修仙的學霸」》,澎湃新聞

[3]、《網文之王,起點中文網的17年修仙記》,淺黑科技

閱讀原文

為什麼現在微信朋友圈的時評文章不好看了?

xxx

中國最大體育社群虎撲上的鋼鐵直男們,為什麼這麽喜歡為女孩打分數?

xxx

騰訊的遊戲「防沉迷」措施搞了四年,究竟防住了誰?

xxx

對小S一面倒的撻伐中,微博有個膽大的博主發文砲轟網民

xxx

除了罵裁判,中國互聯網八大平台都是怎麽看奧運會的?

xxx

一個大學女生隨手把宿舍裡的日常發到了B站,粉絲才三個人,三天後播放量B站第一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