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女記者臥底調查,踢爆知名招聘平台的求職陷阱:招助理實為「拉皮條」

本文來源:新京報

微信id:bjnews_xjb

作者:新京報調查組

「有沒有胸啊,讓我摸摸。」

三元橋一家酒店附近的黑色商務車上,新京報記者正在被「面試」,一名30歲左右的男子一邊說著,一邊企圖伸手觸碰作為應聘者的暗訪記者。

2020年以來,包括北京、杭州、南京在內,有多個地區的網友反映,在BOSS直聘上遭遇「情色招聘」。

此類招聘資訊多打著「董事長助理」、「生活助理」的旗號,工作內容描述簡單模糊、語焉不詳,而實際要求應聘者提供性服務。

11月初,新京報記者在BOSS直聘上向20餘家類似招聘企業發起求職申請,申請職位包括「助理」「秘書」等職位,有7家企業與記者取得進一步聯繫。

但在面試過程中,新京報記者暗訪發現,上述多家公司涉嫌情色招聘——既有專門為「客戶」物色女子的「中介」,也有親自在別墅裡面試,並對應聘者動手動腳的老板,甚至有公司名為招聘助理實為替「客戶」尋找性伴侶

上述多個面試地點也並非正規公司辦公場所,在新京報記者暗訪中,招聘方要求的面試地點有酒店咖啡館、私人別墅、甚至商務「保姆車」上。

名為招助理,實為替「客戶」獵艷的掮客

11月上旬,一家名為「世界財富精英會」的機構在BOSS直聘上招聘「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特別助理」崗位,薪資待遇為每月1萬元至1.5萬元。新京報記者以應聘者的身份發起了溝通。

BOSS直聘上的公司介紹顯示,「世界財富精英會」是「中國高凈值超富家族生活方式與家族事務管理的綜合機構,始於英國家族式俱樂部,曾經為Rothschild Family家族及洛克菲勒家族提供服務而名聲大作,在中國,僅服務人均1億元凈資產以上的家庭客戶。」

頁面顯示「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招聘特別助理」工作內容為,「負責協助領導開展有關俱樂部資源與合作事務,處理公共關係,組織飯局與高端企業家聚會,社交管理與活動研發,安排與陪同出席會議活動,以及日常助理類相關工作,要求形象氣質俱佳優先。」

▲「世界財富精英會」在BOSS直聘上招聘「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特別助理」的頁面。軟件截圖

11月8日,BOSS直聘上該企業顯示頭銜為總裁的「方先生」與記者取得聯繫,並要求提供出生年月及生活照。

通過BOSS平台「交換微信」功能,記者將自己的微信號發送給了「方先生」,一名自稱「東哥」的人添加記者微信,索要簡歷與照片。

東哥介紹,他是專門為客戶物色女孩的「獵頭」,助理這種崗位月薪10萬到30萬,要求是「能接受每個月不超過三次的曖昧關係。

緊接著他又補充,不需要應聘者顏值,只需要人品好即可,「面試過了簽勞務合同,對你也有保證。」

但這不是一份全職工作,「需要你會提前一天聯繫,最關鍵就是互相保密。」

以下是影片:

東哥說,如果客戶面試通過,應聘者拿到工資,需要給他發一個3000元至5000元的紅包,「這是規矩,剩下的都是客戶給我們傭金。」

東哥告訴記者,應聘者也可以發掘身邊的漂亮女孩,介紹她們「做外圍」,抽取傭金。

東哥安排新京報暗訪記者在11月12日與招聘客戶見面,讓記者去朝陽區三元橋附近一家酒店的咖啡廳等候。

據其介紹,這次的客戶從事地產貿易,已經向東哥預付了一筆不菲的保證金,要東哥替他招聘「私人助理」。

臨行前,他向記者強調,「別給我掉鏈子。這是你人生中一次轉折點,一定把握住,以後也許我還會靠著你呢。」

中午12點多,新京報暗訪記者按照東哥提供的資訊,來到該酒店的咖啡廳。等待片刻後,記者接到了東哥的電話,「酒店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車,上車去說。」這是一輛黑色商務車,司機坐在駕駛座上,第二排坐著一年齡在30歲左右的男子。

這名男子對記者上車速度慢表達不滿,「我們這個工作,首先你得聽話。這法治社會,我還能把你拐跑了啊?」

他表示,「介紹人跟我一通推薦,說你聽話,但是現在見到本人,怎麽跟他說的不一樣呢?你是緊張啊?」

隨後,該男子仔細詢問記者的收入水平、來京時長、感情經歷與性經歷,期間不允許記者插嘴或反問。

「我們還是聊下工作吧,」他主動切入正題,「我們倆的頻率就是一個月發生3次到5次的性關係。一個月的薪資,我讓你自己說,你覺得自己值多少錢,10萬、15萬、還是20萬?」

司機在一旁表示,「董事長對錢沒有概念」,說著拿出了一沓錢。

幾番交談過後,該男子表示滿意,「我現在可以定了,就用你。

他讓司機找一家醫院帶記者檢查身體。

「有沒有胸啊?讓我摸摸看。」一邊說著,他一邊企圖伸手觸碰記者胸部。記者表示拒絕,下車離開。

BOSS直聘頁面顯示,「世界財富精英會」全稱為世界財富精英會(北京)國際商務俱樂部,辦公地點位於北京朝陽區惠河南街,一處名為「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北京會所」的地方。

新京報記者詢問勞斯萊斯在北京地區的兩家服務中心,對方均表示北京地區無官方背景的車友俱樂部,撥打「勞斯萊斯汽車之家」客服電話,接線人員則表示不清楚。

▲「世界財富精英會」在BOSS直聘上的頁面。軟件截圖

記者查詢天眼查發現,世界財富精英會(北京)國際商務俱樂部成立於2015年,註冊資本1000萬元,最大股東為毛某某。

經營範圍有:承辦展覽展示活動,會議服務,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不含演出),銷售飛機、遊艇、汽車等。

曾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繫的」原因,於2015年8月17日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辦理住所或經營場所變更登記後,於2018年7月13日被移出。

商標資訊顯示,該公司註冊了50多個包含「勞斯」在內的商標,如「勞斯名媛會」、「勞斯紳士會」、「勞斯天使」、「夏洛特女王舞會」等。

11月17日,新京報記者致電「世界財富精英會」在天眼查上的註冊電話。接電話人員表示,自己這邊是「勞斯萊斯車友俱樂部」。

記者詢問,「世界財富精英會」在BOSS直聘上的「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招聘特別助理」一職是否開放招聘,對方給予肯定的答復,並邀請記者添加其微信進一步詳聊。

記者添加該微信時顯示對方微信名為「某某先生」,與「世界財富精英會」最大股東毛某某名字的後兩個字相同,該微信所使用的頭像與BOSS直聘上發布招聘資訊的「方先生」頭像一致。

「某某先生」最近的一條朋友圈發布於11月11日,定位在位於惠河南街的「北京市·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北京會所)」,他寫道「勞斯會11-11高朋滿座」,配圖中有身穿旗袍的女子在寫有「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字樣的背景板前表演節目。

別墅區裏辦面試,「總裁」伸出鹹豬手

BOSS直聘平台上,中族集團有限公司正在北京地區招聘「生活秘書」。

該職位要求應聘者學歷在高中以上,工作經驗「1年以內」,工作內容描述為「普通話標準,上進心強,懂得禮節,誠實守信」,月薪5000-6000元。

11月8日,新京報記者在BOSS直聘上與招聘者「李先生」溝通該職位。對方很快回復,並稱這是中族集團直招,自己非中介,邀請記者「交換微信」。

添加記者微信的李先生自稱是公司人事,索要了記者的簡歷和近照。

隨後,李先生與記者約定三天後在位於朝陽區的北京CBD國際高爾夫俱樂部的別墅區進行面試,並表示面試崗位是「老板的助理」,由老板親自面試。

記者詢問其助理工作的具體內容,李先生表示「你見面和他談」,「我只是助理,沒有決定權」。

記者提出對安全的擔憂,要求在咖啡館等公共場所面試,李先生直接拒絕,「老板不去咖啡館」,並稱「那有司機、助理,面試有啥不安全的。」

隨後李先生發過來老板「李總」的號碼,讓記者自行聯繫。

▲中族集團在BOSS直聘上招聘「生活秘書」的頁面。軟件截圖

北京CBD國際高爾夫俱樂部官網介紹,「本球場坐落於北京東部的黃金地段,從北京最繁華的商業中心王府井大街開車前往,僅需12分鐘。」

面試當天,「李總」在電話中要求記者直接前往他所在的別墅。別墅區位於俱樂部中心的湖心島上,記者從大門進入一路未經任何阻攔。

記者進入一棟二層的獨棟別墅,一樓牆上掛滿巨大的字畫,桌子上擺滿各種佛像,有一名男性助理在辦公。

「面試」在二樓內廳茶室進行,裡面擺著茶桌和沙發,周圍還有幾個實木大櫃子。記者與「李總」斜對而坐在茶桌兩邊的沙發上。

「李總」40多歲,東北口音,留著光頭,穿著花襯衣。他表示,自己招聘的是私人生活助理,工作內容是照顧他的吃喝玩樂衣食住行,需要陪著他去酒局,需要學會禮儀接待,不需要負責工作事務。

此後,「李總」又詢問記者的身高、體重,以及籍貫、生活、此前工作經歷等。在此過程中,「李總」面帶微笑,不斷上下打量著記者。

面試結束後,記者起身離開,「李總」突然走上前,將記者拉入懷中,撫摸頭髮和胳膊,持續約10秒。

記者反抗後隨即離開,「李總」笑著表示,之後會再聯絡。

▲ 新京報記者在BOSS直聘頁面上對中族集團進行舉報。軟件截圖

根據中族集團有限公司人事李先生微信所綁定的手機號,記者通過天眼查查詢發現,該號碼為中美華信國際投資有限公司的工商資訊註冊號碼。該企業法人代表為李某。

記者使用某支付軟件查詢「李總」的手機號碼,結果顯示該用戶名與中美華信國際投資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李某的名字一致。

家政公司兼職「拉皮條」,可介紹包養和接客

新京報記者調查中發現,BOSS直聘上有招聘私人保姆的家政公司也涉足情色招聘,招聘者可介紹包養或短期陪侍工作。

一家北京市朝陽區家政公司的招聘頁面顯示,該公司正在招聘私人保姆,薪資待遇在1萬元至1.5萬元之間。

11月5日,新京報暗訪記者在BOSS直聘上與招聘人溝通職位,通過「交換微信號」功能,將自己的微信號發送給對方,一位自稱是公司銷售的「申某」添加記者微信,並提出與記者見面溝通職位需求。

▲某家政公司在BOSS直聘上招聘「私人保姆」的頁面。軟件截圖

申某對記者表示,招聘的崗位為高端家政,需要應聘者會洗衣做飯,掌握家務技能,還要長得漂亮。

原因是,客戶身份為一家影視公司老總,家中經常宴請明星,希望家政為自己贏得面子,「能跟客戶發展成什麼樣就看你們了。」

談話間,申某要記者發多張自然的生活照,連帶著記者的個人資訊包括三圍等,一起發給了影視公司老總。

他告訴記者,該老板要求很高,此前看了幾個都不滿意,想要年輕漂亮的,但需要會做菜、會高端收納整理等,需要記者考取家政資格證、營養師證。

至於傭金方面,申某表示,如果雙方成功簽約,記者要支付給申某第一個月收入的10%作為中介費,但如果報名參加該家政公司的培訓班,則可以免去這一費用。

申某介紹,還有一種更容易的助理工作是「短期商務助理」,主要是跟著老板去到出差地,在老板出差期間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同時提供性陪侍。長的一兩個月,短的一兩周。

「這個競爭很激烈。」他表示。

申某向記者提供的與另一陳姓中介的聊天記錄顯示,陳某願意幫助申某牽線,為記者介紹上海的短期陪侍工作。

「一般長得好看的,年紀小的90後、00後,都是一個月15萬元。價格要看女孩子條件。」

申某將這部分聊天記錄轉給記者,還索要泳裝照片,從而向客戶展示身材。

▲申某向記者提供的與另一陳姓中介的聊天記錄。微信截圖

「情色招聘」頻發,BOSS直聘平台做凍結賬號處理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今年以來,包括北京、杭州、南京在內,有多個地區的微博網友反映稱在BOSS直聘上遭遇「情色招聘」。

網友川川反映,今年5月,大學畢業的她通過BOSS直聘投遞了雲南一家諮詢公司的公關崗位。該公司的CEO親自添加了她的微信,並索要了一張她的生活照。

交談中,這位CEO稱「公關被客戶性騷擾是難免的」,詢問川川能否接受,並表示公關的實際工作內容就是陪客戶喝酒,會面臨「突破底線的行為」。

川川拒絕後,這位CEO又表示,如果不接受公關,可以應聘董事長秘書,「只服務董事長一人」。

他表示,董秘需要像女傭一樣照顧董事長,還需要陪在一個房間中睡覺,如果被董事長看上,是川川的福氣,連引薦她的CEO本人也會得到獎勵。

同在五月,廣州網友艷艷在BOSS直聘上應聘秘書助理職位,直接被老板載去陪客戶吃飯,「客戶走了之後,他突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摸了一下我的頭」。

老板在路上對艷艷動手動腳,還開價每月8000元要求艷艷做他的女朋友兼秘書。

▲網友艷艷的經歷。微博截圖

2020年6月,有知乎網友爆料稱,某知名公司高級員工在BOSS直聘上公開招聘生活助理,要求應聘者提供性服務,開出每月1.6萬元的包養費用。事件曝光後,該公司另一員工表示,涉事員工已被辭退。

對於BOSS直聘上存在的情色招聘及性騷擾現象,6月1日,BOSS直聘客服在一則應聘者自稱遭遇性騷擾的微博下評論回復稱,「平台堅決打擊一切非正常求職招聘行為,如果您遇到非正常求職招聘者,可以在站內聊天頁面進行舉報,也可將相關資訊反饋給小編,小編來為您反饋處理,保護您的合法權益。」

▲BOSS直聘頁面中的舉報功能。軟件截圖

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BOSS直聘在其平台的安全求職指南中提示,「如果在面試中遇到騷擾或攻擊,請在保護自身安全的情況下保留證據,並向平台舉報投訴。」

記者還發現,平台的違規賬號處理公告中滾動展示著被凍結的賬號名,封禁原因中有「因發布夜場類職位」、「因發布兼職模特資訊」等。

▲BOSS直聘上的違規賬號處理公告。軟件截圖

記者就招聘方資質及面試過程中遇到的性騷擾問題,致電BOSS直聘客服,對方稱平台會對發布職位的公司及招聘人進行資質認證,審核通過方可發布招聘資訊。

若應聘者在面試過程中發現與發布職位不相符,可以進行投訴舉報,平台審核後會進行相應處理。

11月17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對世界財富精英會、中族集團兩家公司發布的相關崗位進行了舉報。約30分鐘後,記者接到了BOSS直聘客服來電,詢問具體情況。

BOSS直聘客服告訴記者,遇到性騷擾的行為,可以在平台上該職位發布頁面選擇舉報,填寫完舉報資訊後會有工作人員在1-3個工作日給到反饋。

客服還提醒記者後續在求職過程中要提高警惕,視自身具體情況考慮是否報警。

客服來電後又半小時,記者在平台上收到回復稱,中族集團的招聘賬號經核實存在違規現象,已予以凍結處理。

▲新京報記者在BOSS直聘頁面上對世界財富精英會進行舉報。軟件截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