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華東某地參觀現代化養豬業,目睹了無數種濃縮的人生

本文來源:微博

作者:理咚葆

去華東某地參觀當地的現代化種豬擴繁企業。

往年去這種企業,還能蒞臨豬圈實地考察。這兩年因為非洲豬瘟的緣故,生豬都金貴得很,消毒措施比往年提高了幾個量級。

如果要進廠區,要半天完成裏三層外三層的消毒殺菌,另加在小黑屋裏若干小時的隔離觀察,才能獲得寶貴的探視機會。

為了減輕考察團的工作負擔,企業安排了參觀生產指揮中心。公司這兩年上馬了一套實時監測系統,儘管說耗資不菲,但也成效顯著。

一個大廳,一進門就是個偌大的螢幕,分屏是各個生產基地的內景外景,所有情況盡收眼底。幾個監測員各自坐在電腦前,觀測分布在全省各個城市的生產基地的一舉一動。

每個豬都讓編了號,攝像頭和感測器可以實時跟蹤豬的所有細節。滑鼠點到哪個豬身上,螢幕上實時反饋豬的身高、體重、體溫和進食情況。如果哪個豬出現體溫升高或長期不進食等異常,就會有實時警告。一批豬出欄,原有編號自動註銷。

這套系統有PC客戶端和手機版,從監測員到老板,只要獲得授權就可以登錄。

可以在電腦前或者手機上,就可以觀察每個豬的動態。以及廠區裡面,所有擴繁員、保潔員、獸醫的行為,不留死角。

每個豬從出生到成為冷鮮肉,都沐浴在人們慈愛而溫暖的目光中。

豬場的豬裡面,比較享福的是成年公豬,也就是種豬。每個公豬單獨在一間豬舍活動,不斷進食,養精蓄稅。

公豬的主要活動是吃、睡、配。一開始聽說一頭成年公豬要對一百余頭母豬負責,這個數量聽了實在是嚇人,等於說一個公豬在豬場的體力消耗是在四季酒店的兩倍。

後來人給解釋說現代化養殖不需要公豬親自上陣了,只要人工定期采集公豬的血脈,就可以給一百多個母豬給配上種。

用不完的血脈還要保存起來放冰箱裏凍著,留待下次母豬不和諧的時候塗在鼻子上,用來催情。聽罷,暗自替公豬鬆了一口氣,轉瞬一想也挺為公豬感到不值。

比起成年公豬,成年母豬的待遇就要差很多。母豬們被鎖在母豬欄裏,前後左右差不多各二三十公分的間距,四面都是鋼筋。

母豬們的日常生活以吃、睡和接受人工授精為主,懷孕的母豬幾乎沒有轉身或躺下睡覺的空間,沒有戶外和室內活動。

母豬在一個孕期大概會產下10-15個仔豬,經2-4周的哺乳後強制斷奶。斷奶後的小豬送到肉豬廠等待養肥後屠宰,母豬則開始下一個孕期。

通常一個母豬的一生,就是5-10次這樣的迴圈。在生育能力減弱後,母豬也被送進屠宰場。

跟母豬欄緊挨著的是仔豬欄。剛生下來的一窩窩小豬排排坐,圍著自己的母親拱奶。小豬們剛剛來到世界不久,有些眼睛還睜得不是很開,有些乾脆還在睡著。

有些小豬則不一樣,非常積極拱奶,拱開身邊的豬,吸上幾口,時不時抬頭看一眼攝像頭,非常有表現欲。我同事看了都樂,說這個小豬太霸道了,別的小豬都吃不到了。

領我們參觀的人說:這個豬嘛,也是一樣的。有些豬就很強勢,從生下來就很強勢,你看嘴比較尖的豬一般就屬於這種強勢的豬;有些豬就比較懶,看上去很佛系,也不跟別的豬爭,反正它也知道永遠有它一口吃的,它也不著急。

我聽了,笑道,原來豬還分強勢豬和佛系豬,不過有啥區別呢,最後還是相同的批次相同的命運。

總不能說成為紅燒肉的豬,一生中的成就,比變成火腿腸的豬要大一些吧。說完,監控室裏的眾人都笑了。

說完,我自己卻樂不起來,仿佛已經目睹了無數場濃縮的人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