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藏族小子丁真爆紅,經紀公司瘋搶,為什麼網民極力反對?最新消息是他進了「國企」

本文來源:桌子的生活觀

微信id:zzdshg

作者:桌子先生

01

20歲的康巴小伙一下子紅得發熱發紫。

他的名字叫丁真,起因是一位攝影師無意中拍攝到了這個四川甘孜藏族小伙,發布到網上之後,一下子就爆火。

野性與純真完美結合,加上少數民族獨有的氛圍感,讓看慣了男團裏精致男孩的網友們,瞬間被這種原生態的帥氣所折服。

來,我們通過張動圖感受一下:

自從丁真爆紅之後,關於丁真的短視頻、採訪和直播片段如雨後春筍一般,在網絡上瘋傳。

網友們看他的視頻和圖片,陷入了「癡迷」。

他沒有讀過多少書,在偏遠的地方放牛,甚至普通話都說得不利索。

在直播中被問到有沒有交過女朋友,他害羞說著從來沒有過女朋友。

而在意外走紅之後,被問到願望是什麼,他不是說要賺多少錢,而是用磕磕絆絆的漢語,淳樸而憨厚地說,希望成為「賽馬王子」,自己的小馬得第一名。

在這個20歲男孩的身上,人們感受到了這個年紀難得的純真和乾淨,沒有被汙染的感覺。

大家之所以喜歡他,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與眾不同,不油膩,不浮誇,非常乾淨。

他身上的這種特質,是極其珍貴的。

然而,他身上的這種東西,正在隨著走紅被逐漸破壞。

在丁真的第一個視頻意外上了熱門之後,攝影師從中瞧到了商機,他再接再厲,接連發了好幾條視頻,並趁著熱度給丁真開直播。

說是說丁真開直播,可他的漢語水平,只夠簡單回答網友幾個問題,其餘時間他都是拘謹地坐在一邊,聽著攝影師講話。

攝影師倒是很會把握直播節奏,不時誘導網友刷禮物,還以丁真的抖音賬號、聯繫方式等當誘餌,給刷得最多的前幾十名送這個「福利」,甚至還稱丁真是「電子寵物」。

這種沒有界限地消費丁真的行為,讓直播間的網友們感到很不滿,紛紛喊出「丁真快回家」的話。

甚至發起了一個話題:丁真快跑。

然而還有更瘋狂的是那些娛樂、網紅公司。

據傳在丁真走紅的當天,就有很多網紅、娛樂公司坐飛機去找丁真,他們來到丁真所在的地方,紛紛追著要簽下他。

還有人說已經有選秀節目《創4》開始接洽丁真,攝影師回應,確實有選秀節目在邀約。

現在的丁真,可以說是如日中天,爆紅爆紫,也不知道他的命運是否會在此刻發生重要的轉折。

看到這一幕,我忽然想起之前在網上一下子吸引全部熱度和關注度的人,但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當這些熱度和關注度消失之後,那些人又毫無例外地回歸了平寂。

對丁真而言,如果他真的進入娛樂圈,會對自己的未來好嗎?

所以,當丁真進軍娛樂圈的消息出來後,大部分網友都極力反對。

原因很簡單,不想讓娛樂圈的商業化行為,毀掉了他的純真和乾淨。

被曝光在鏡頭下,被無數人用挑剔的眼光去看待他,這個腼腆害羞的藏族男孩,是否能經得起這樣的挑戰?

他沒上過學,漢語水平也極為有限,這樣貿然進入娛樂圈,又靠什麼東西持續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也許有人說,去當網紅也不需要太高的門檻吧?

可是他從小生活在山裏,對很多東西都沒有概念,連網友的留言都看不懂,這樣只會被人利用,被人當成傀儡。

當所有的熱度被消耗,留給他的,也就只剩下被噴和被嫌棄的命運。

到那時,誰還會記得,他曾經只是一個,眼中有星辰的、渴望當賽馬王子的男孩?

其實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曾經用過這樣的方式進入娛樂圈,那麽這個經歷會影響他的一生,再也沒有辦法去踏踏實實過好自己的人生。

當然,我並不是說希望丁真一輩子在山裏放牛,他有了這個熱度,意味著,他的生活已經發生了改變。

他大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去提升自己,充實自己,而不是進入娛樂圈炒作。

20歲是什麼樣的年紀?非常年輕,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應該在求學或者為自己的將來奠定基礎,而不是去消耗自己。

大家喜歡他是喜歡這個氣質,但他普通話都說不利索,純粹是因為一張臉而擁有熱度,然而當熱度消失之後他又該何去何從呢?

「造神」是很容易的,但「毀神」也很簡單。

當過多的熱度把一個人捧上天,再把他拉下來,那麽這個人基本就毀了。

02

還記得那個髮際線小吳嗎?

因為搞笑的眉毛和一臉疑惑的表情,迅速走紅,被制成各種表情包和鬼畜視頻,那段時間,小吳著實火了一把。

一開始,小吳還嘴硬說絕不進娛樂圈。

然而人類的本質是真相定律。

小吳還是沒能逃過娛樂圈賺快錢的誘惑。

他接的廣告五花八門。

《快樂大本營》也留下了他的足跡。

做客美妝賬號,儼然一副型男的模樣。

他甚至有了經紀團隊和粉絲。

後來,小吳迅速失去熱度,人們不再關注他。

再後來,小吳給女粉絲發露骨的聊天內容,低俗不堪,徹底把他拉下了神壇。

大家紛紛罵他「猥瑣男」、「屌絲」,小吳的演繹「事業」,一落千丈,從爆火到被狠狠摔到地面,只有短短6個月時間。

在那件事之後,小吳的工作幾乎停擺,之前掙的錢,大多用來還債了。

當時有記者採訪了小吳的姐夫,姐夫表示,小吳在那之後一段時間,沒有工作,他接受不了自己突然被打回原形,天天把自己關在家裏,也沒有經濟來源。

從前出門,小吳會帶帽子和口罩,在那之後,他不用再戴帽子了。

他的跌落和他的走紅一樣,迅速而匪夷所思。

一個沒有才華、沒有作品的人,僅僅因為長相另類,就擁有了極高的熱度,被推到公眾面前,接代言上綜藝,賺之前想都想不到的錢。

然而熱度過了,大家迅速走開,那個被拱到天上去的人,又重重地被大家摔了下來。

小吳說:「曾說在娛樂圈邊緣待一下,我就真的只待了一下。」

對於他來說,曾經用那樣的方式紅過,造成巨大衝擊力,所以他一直想著再用這樣的方式紅一次,再也沒有辦法安安心心做一份普通的工作。

小吳本身是什麼樣子?

十幾歲的年紀,沒有讀多少書,做做房產中介,或許也會在網上罵罵髒話。

對這個年紀的年輕人來說,這不足為奇,然而小吳卻被發掘出來,站在公眾面前,享受了追捧,遭遇了厭棄,改變了命運。

眼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所以,這也是我們那麽反對丁真進入娛樂圈的原因。

他本該有一個更好的人生,不該讓熱度和娛樂網紅公司給捧殺了。

  杭州髮際線男孩小吳一夜成名,為家鄉拍廣告不談戀愛,通告排到11月。(附專訪影片)

03

心理學有一個理論——角色代入

也就是說,當你接受熱度和所謂的「人設」,會慢慢適應,到最後那張「面具」卻撕不下來了——因為它早已和你的臉融為一體。

而熱度過後,他們無法回到原來的生活,人生會比之前更加艱難。

比如之前的「小馬雲」范小勤。

7歲那年,因為一張酷似馬雲的照片,這個來自貧困山區的孩子意外走紅。

他受到了明星般的待遇:

甚至馬雲為他單獨發微博:

後來經紀公司簽下了他,於是范小勤褪掉了鄉村小孩的外衣,正式被包裝成一個流量網紅「小馬雲」。

出門有貼身保姆,專車接送,參與電影拍攝、走上T台:

被包裝成成功人士的樣子,吸引了一撥撥流量。

從最開始的茫然不知所措,到後來的得心應手,範小勤在這個包裝出來的角色裏遊刃有餘,仿佛他天生就該這樣。

然而商人都是逐利的。

當范小勤漸漸長大,經紀公司發現,他長得越來越不像馬雲了,噱頭沒有了,他的最後一點利用價值也失去了。

范小勤被解約了。

就像扔掉一件已經廢棄的貨品一樣,他從香車美女的生活,重新回到那個充滿著泥濘和貧窮的山村,被當地人嘲笑。

好像一切都沒有變,但一切又都回不去了。

有記者看到范小勤比同齡的孩子要矮小、瘦弱一些,而且,與人交流的能力很有限。

本該讀書、認字、學會與人交流的年紀,卻誤入娛樂圈,毀了他的一生。

這個孩子的心態,還能像之前那樣純粹嗎?

還能像之前那樣穿著破舊衣服嗎?

還能走過泥濘的小路去艱難求學嗎?

對外人來說,他是噱頭,是媒體炒作,是商業包裝,可是對他來說,當流量過去之後,自己面對的卻是一個真實且慘痛的人生。

資本樂衷於把一個個普通人推上神壇,收割流量和金錢,這是他們的幸運,同時又是他們的不幸。

當時捧得有多高,摔下來的時候就會有多慘。

所以,我想說的是,在這個娛樂至死的年代,我們一定要對流量和熱度保持一定的冷靜和警惕。

擁有熱度在短期來看,當時確實是獲利,收獲不小,可是放到整個漫長的人生當中,那卻是悲劇的一生。

有的東西,時間久了還是會現出原形的,正如那句話,潮水退去時,才知道誰在裸泳。

沒有人可以一直靠運氣走下去,命運贈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想要讓自己能夠承受住,得先讓自己值得。

你能夠過上什麼樣的生活,不是取決於你能不能吸引熱度,而是你不靠運氣,靠自己的能力,能夠過上什麼樣的生活。

比起虛無的流量和熱度,那些實實在在握在手裡面的,才是真正有價值的。

閱讀原文

更新:他沒簽網紅公司,成了「國企員工」

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陳聰

來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20歲小伙丁真,是近期最為受到網友關注和熱議的網絡紅人。

在他走紅後,社交網絡上瘋傳丁真可能要簽約網紅公司、參加選秀節目的消息。

而在11月18日,丁真的最終去處終於是揭曉了:

他與理塘縣國資委下屬的一家國有公司進行簽約,成為理塘縣的旅遊大使,將為當地旅遊貢獻力量。

網友沉醉在如此這般原生態的微笑的同時,為丁真拍攝的攝影師向媒體透露,有選秀節目已經向丁真發出邀約,此外還有一些網紅公司希望能夠簽下丁真。

而這名攝影師也帶著丁真開了直播,但直播中的一些互動卻是引發爭議。

包括攝影師誘導觀看直播的網友刷禮物,並稱呼丁真為「電子寵物」等等。

11月18日,社交網絡上又傳出丁真已經簽約理塘縣一家旅遊公司的消息:工作是宣傳家鄉的風土人情,待遇並不理想,「每個月3000元左右,簽了很多年」。

對此,@理塘倉央嘉措微型博物館 辟謠說,他們與丁真簽訂了兩份合同:

一份是勞務合同,月薪3500元,包含五險一金,「不需要像正式員工那樣上下班」,可以執行到丁真退休;

另一份是代理合同,雖然對丁真的肖像權、著作權等權益進行了代理,簽的是五年,公司並不會參與任何商業收入上的分成。

該官微還透露,「公司每周還要派老師送教上門,教他(丁真)普通話」。

微博認證資料顯示,倉央嘉措微型博物館位於理塘縣仁康古街,是世界上第一個以倉央嘉措為主題的博物館。

另據工商資料,理塘倉央嘉措微型博物館由理塘縣文旅體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理塘文旅公司)經營管理。

理塘文旅公司成立於2014年6月,註冊資本200萬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杜冬冬,經營範圍含商務服務業;名勝風景區管理;遊覽景區管理;國內旅遊經營服務;旅遊諮詢服務等。

股東資訊顯示,該公司由理塘縣國有資產經營投資管理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全資持股,後者為理塘縣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局全資子公司。

對於@理塘倉央嘉措微型博物館 的微博內容,紅星新聞也從理塘文旅公司副總高曉平處得到證實。

高曉平表示,與丁真簽約,主要是因為雙方都有意願。

一方面,丁真的家人認識到,網絡紅人的熱度注定只是一時的,他們有這方面的擔心;另一方面,公司這邊也認為可以借著這一波的網絡熱度對理塘縣,乃至甘孜州進行宣傳,希望可以通過丁真讓更多的人了解理塘縣,了解甘孜州。

高曉平說,丁真有三個願望:不想被外界過多的打擾,尤其是影響家人;希望為理塘縣的旅遊宣傳貢獻力量;他也想學習。

為什麼說丁真想學習呢?高曉平解釋,丁真有接受過義務教育,並非如網絡傳言中提到的從未讀過書,只是當時的辦學條件並不是特別地好,加上語言環境,所以他的漢語水平不是很好,但是藏文寫得還是很好看的。

為此,公司決定為丁真聘請漢語老師,每周上門授課。

至於部分網友質疑代理合同的部分,高曉平強調:「大概就是我們公司代理丁真的著作權、肖像權,幫他爭取一些利益。」

「外面的公司要找他首先要經過我們把關,看看哪些是騙他的,哪些是真實的?」

「以此來保障他的權利,但是我們不參與任何的分成,不與他爭利。」

在@理塘倉央嘉措微型博物館 的評論區中,還有很多關心丁真的網友詢問了其他的一些問題,官微也逐一地進行了解答。

如,官微稱,如果丁真因為商業合同遇上法律訴訟,理塘文旅公司可以作為代理方去應訴,積極維護丁真的合法權益;設置的違約金並不高昂。

「因為我們的目的並不是要把他拴住,而是為了保護他,因為山上待久了,我們不知道山下的情況有多麽的復雜」。

官微還透露,關於丁真擔任旅遊大使的一些宣傳物料已經在製作中。

官微表示,理塘縣的偏遠可能是很多人都難以想像的,所以對於一些網絡輿情的回應有延遲,也希望網友能夠理解與包容。

「大家從來不知道新媒體是這樣的一個狀況,所以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不過理塘文旅公司全體同仁依然願意共同守護丁真的純真。

對於丁真成為國有企業的一名員工,為家鄉旅遊貢獻力量,很多網友都表示理解與支持。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