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輕人與北京司機大爺的故事

本文來源:知乎日報

微信id:zhihuribao

作者:胖達

你遇過的最溫暖的瞬間是什麼?

來自北京的一個陌生的計程車司機。多年前,在北京一個互聯網公司上班。

晚上九點以後下班,打車是可以報銷的,所以公司樓下總是停著很多師傅,聊著天,出來一個要回 XXX 的,有的人說不拉,有的人說那我就開走咯。

司機和乘客都特別好說話的,路上遇到堵車啥的,通常打車的我們也不會生氣或者著急,反正車費報銷的。

我當時剛入職,半年試用期。

我每天兢兢業業,有時候十點十一點才下班。

因為我回去的地方其實也就人民幣二三十,很多想拉大活的師傅其實不喜歡我這種客人,畢竟等了那麽久,還是想接個大活。

以上是前提。

然後在轉正前幾天,我的領導把我叫到了一邊,暗示我,覺得我低於面試時她對我的期待,意思是我沒有轉正。

其他人往往都是很順利轉正的,我根本沒想到有這麽一遭,這麽多年回憶起來,我當年雖然工作認真,但是性子很倔,棱角太分明,和領導以及帶我的人有過幾次不愉快,所以不被轉正,也算認命了。

我很淡定地維持著自己最後的尊嚴,問她我哪天得走。

她說了之後,我說好的,我會認真交接工作的。

努力不哭,努力不表現出失落,我還是正常吃飯幹活,一直到離職日的頭一天。

那幾年北京夏天總是有很大的雨,那一晚也是,我打著傘狼狽地問了好幾個師傅,都不太想拉我。

這時候有個師傅說,這麽晚還下著雨,小姑娘我帶你走。

為了早點到,他選擇了快路,而不是近路,上五環。

而我一直緊緊地抱著包和傘,跟他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話,而且眼睛一直偷偷瞄那個計價器。

師傅很敏感,意識到了我的飄忽的眼神。

他說:姑娘你好像對打車費很介意啊。

我小聲點了點頭:是的,我被公司開除了,明天就得離職了。今天的打車費是沒法報銷的,我得自付。而我還沒有找到新工作。

師傅聽了我這些話,默默地問了一句:你平時打車多少錢到家?

我說:28

表到了 28 的時候,那個師傅把計價器抬了起來,表停了,從 28 開始到我家門口,師傅相當於沒打表,空跑。

我感覺嗓子開始哽,特別難受,師傅嘆了口氣說:姑娘你還這麽小,一個人在外面闖蕩,什麼坎都可能遇到,但是你別怕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下了車,我打著傘,在那個陌生的城市喧鬧的雨夜裏,一邊走回家,一邊嚎啕大哭。

再後來我離開了北京,那個師傅給我的打車票,我卻一直留著,過了這麽多年,字已經看不清了。

我卻期待著有一天可以回北京,去當面謝謝他,那麽多年前,他用了自己微薄的力量,維護了一個小姑娘的自尊,也讓我再艱難也熬了過去。

事情過去了這麽多年,打上面這段話時我還是哭了出來,也希望那個陌生的司機師傅,好人一生平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