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脫口秀網紅直播賣貨,311萬人觀看,只有11萬是真人?

本文來源:深網(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qqshenwang

作者:馬圓圓 張睿

雙十一購物狂歡節期間,當紅脫口秀演員李雪琴等被邀嘉賓在某平台參與了一場直播活動,這場針對科技產品的帶貨直播,最終在311萬人群的圍觀和粉絲對李雪琴依依不舍的道別中結束。

李雪琴或許不知道,剛剛和她互動的大部分都是虛假的機器人粉絲。

一位全程參與此次直播的工作人員告訴《深網》,當天結束時311萬的觀眾中,只有不到11萬真實存在,其他觀眾人數都是花錢刷量,而評論區與李雪琴親切互動的「粉絲」的評論,絕大部分也是機器刷出來的。

「這次直播我們需要維護300萬人氣加互動點贊,結束是311萬,自然人氣也就不到11萬。」

該工作人員對《深網》表示,此次直播由平台發起,承接的主辦方把直播效果維護交給了某傳媒公司,傳媒公司再把直播人氣和互動等需求,外包給一家刷單機構。

上述工作人員向《深網》全程「直播」了昨晚該直播活動的工作記錄,以及刷量過程與直播間數據變化。

李雪琴的遭遇只是當下直播帶貨刷量亂象的一個縮影。

剛剛過去的雙十一,直播帶貨延續了過去一年的火爆景象。

薇婭、李佳琦、辛巴等頭部主播動輒數十億的交易額,越來越多的知名主播也紛紛加入「億元俱樂部」。

然而「直播銷售不過億,不好意思發戰績」背後,卻潛藏著巨大的行業泡沫和層層虛假數據。

▲李雪琴、楊天真等參與的雙十一某直播帶貨活動

「很少有不買量的主播」

「從十月三十號開始,整個雙十一期間我們的機器都爆滿,想要找到空出來的非常難。」一位經營直播刷量軟件的商家對《深網》表示,他公司開發的「雲控」刷量軟件在雙十一期間需求非常大,每天有幾百萬的流水,相當於大半年的業務量,而購買者既有中小主播,也有知名帶貨網紅。

直播帶貨的刷量黑產一直存在,雙十一成了這些黑產「沖業績的最佳時候」。

《深網》調查發現,直播帶貨刷量的現象覆蓋了抖音、快手、淘寶、京東和拼多多等平台,直播觀看人數、評論互動、甚至直播銷量都可以刷。

在百度搜索「直播漲粉」「直播人氣」「直播運營」等關鍵詞,就會出現大量指向第三方直播刷量公司的廣告,《深網》向其中幾家刷量公司了解到,他們既可以提供機器刷量,也可以提供人工刷量。

「機刷價格便宜,人工比較貴,但是效果好」。

「抖音快手智能雲控軟件引流獲客系統,批量養號產粉,直播互動場控,免費DOU ,精準采集引流等功能應有盡有!需要請加V……」

在一個名為「快手抖音直播賣貨漲粉」的群內,不斷有人發布引流廣告,也時常有「老板」諮詢業務。

群內自稱有一間工作室的「小C」對《深網》表示,他可以提供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和抖音四個直播平台的人工或機器刷量服務。

以淘寶(天貓)為例,小C提供的業務類型包括「普通機刷人氣、高級機刷人氣、機刷達人粉、直播間進店關注主播、直播間進店點商品加購物車、真人進店UV、直播間進店加購 關注主播、真人進直播間互動、真人進直播間發言、圖文前端閱讀、圖文後台PV、圖文後台UV、圖文後台進店、視頻前端」等等,幾乎涵蓋了淘寶直播產品的每一項數據維度。

從小C提供的「2020年雙十一期間直播業務報價」來看,機器刷量的價格比較低,客戶花10塊錢就可以買到一萬的機刷人氣。

而人工刷量的價格比較高,客戶如果選用了真人進直播間互動服務,每小時需要支付每個人15元。

如果按照這個報價全用機器來刷,此次李雪琴所參與的直播被虛增的300萬觀眾,傳媒公司只需要向刷單機構支付3000元人民幣。

小C稱,他最多能同時安排1000人進入直播間互動,每人1小時大概可以發100句左右的評論,執行前提供名單供檢測,可按指定文案發布,也可以根據客戶方向自由發揮。

▲《深網》獲取的「2020年雙十一期間直播業務報價」

直播間刷量幾乎可以做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深網》在某直播平台隨機選取一位正在直播的商家,花費10元向小C購買了五分鐘內到量的1萬普通機刷人氣,五分鐘內,該直播商家的觀看人數從不足三千增長至一萬多。

《深網》隨後又花費60元購買了100個直播間進店點商品加購物車的數據,原本不太活躍的直播間,迅速出現了很多「xxx正在去購買」的字樣。

黑產為短視頻直播平台量身定做的刷量服務也「非常完善」。

主要做抖音直播刷量的丁某向《深網》表示,他能提供真人掛榜、互動、送燈牌、真人實時跟播互動等服務,甚至購物小黃車的數據都能刷。

收費上,真人掛榜【贈送點贊,每號3000贊】1.0元每台每小時;真人自定義隨機互動1.2元每台每小時;真人掛榜 互動 小黃車 1.4元每台每小時;真人加粉絲團純送燈牌【送完就退直播間】0.4元1個;真人實時跟播互動【彈幕根據直播要求】2.6元每台每小時。

並且可以定制自定義套餐。

我和很多MCN機構、工會、主播都有長期合作說實話,現在很少有不刷量的主播。」 丁某宣稱,他能保證真人真機,可以視頻驗證,如果返現使用協議充數將全額退款,長期合作還可以優惠。

據《深網》了解,小C和丁某兩人相當於代理商的角色,處於直播刷量黑色產業鏈的中遊,而鏈條的更上遊,則是前文提到的「雲控」刷量軟件開發商以及眾多的「養號中介」。

從直播帶貨刷量的黑色產業鏈來看,數據造假幾乎遍布每一個環節。

刷量騙局遍布黑產鏈的每一個環節

自稱來自河南新鄉某智能營銷公司的林某對《深網》表示,該公司開發的「雲控」軟件,可以讓一個人控制數百台手機在直播間刷數據

此類軟件是目前直播刷量中最常用的工具。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導,購買安裝此類軟件並綁定淘寶直播店鋪後,可批量點贊、購物、關注、「來了」、觀看,可設置需要的總數及間隔時間,啟動服務後頁面會用紅色小字體顯示已增加的服務單項數量。

林某表示其公司目前主要做抖音平台,因為抖音帶貨直播的流量最大,而且可以在直播上推廣淘寶等電商平台的主頁。

對於刷量是否會被平台封號的問題,林某解釋稱,「開直播對推薦權重影響非常大,雲控相當於模擬出一個人操作一台手機和一個IP,而被封號的情況往往是虛擬的,不是真機,虛擬的很容易被平台監控到,要麽就是降你的權重要麽就是封號。」

我們通過機器模擬出來的和真人一樣,每個號都有自己的等級。平台沒法識別出來,不可能被封號的。」

林某告訴《深網》,抖音上有很多直播商家自己不做號,而是會購買有現成粉絲的號來做直播。

買到號以後,這些商家一般會先測試這個號能不能帶來流量,這就需要有等級的機器粉來刷,刷完之後會得到平台的推薦權重。

而這些商家也是他主要服務的客戶。

雙十一期間,很多主播會做十個小時左右的專場直播,因為需要一直保持直播間的人氣和活躍度,這種直播的刷量需求很大。

林某介紹說,他們當天一般派了專人服務,主播團隊需要什麼,工作人員就按照要求去做。

「比如說,主播會讓刷問題問這個商品怎麽賣,新來的朋友加入粉絲團,這邊就會選擇機器加入粉絲團,基本上主播要什麼我們就給他做什麼。」

除了和主播直接接單外,林某這樣的「智能營銷公司」也會發展下級代理,把軟件賣給小C和丁某這樣的代理商。

林某稱,現在其公司加上代理,已經達到了30多萬台機器的規模,為了減少運營難度和分散風險,有的機器放在公司,有的則放在代理那裏。

林某向《深網》提供一份代理價格表顯示,100控是3萬塊錢,500控是5萬塊錢,所謂多少控,就是後台給客戶開多少個端口,手機需要自己準備,但可以購買華強北地區廉價山寨廠組裝的產品。

▲林某提供的代理價格表

這些代理購買軟件後,再通過為客戶刷量收回成本,賺取利潤。

林某向《深網》算了一筆賬:代理100控系統預算3萬,100台山寨手機預算2萬,手機支架和多口充電器3000,網絡每個地方的情況不一樣暫定每年1000。

一個人去一台電腦就可以操作100台機器,第一年免費服務更新,總成本在6萬元以內。

林某在群裏發的「廣告」中宣稱,以現在的行情,100控每月能賺4-6萬,最快一個月能回本。

不過當《深網》問及該「廣告」真實性時,林某笑答「哪有那麽好的事。」

與林某所在智能營銷公司一樣,開發「雲控」刷量系統的公司還有很多,比如「企飛科技」「寶仁資訊技術」等等,這些公司的業務模式大同小異。

除了軟件刷量,質量更高的人工刷量需求量也非常大。

這催生了一批職業養人工號的「中介」。

這些「中介」一邊對接主播,一邊去發展自己的下線人工刷量。

在多個「漲粉」群裏,有中介頻繁發出尋找刷量兼職的廣告,這些廣告稱報酬每天從幾十到幾百塊不等。

不過,有自稱參與過刷單的人告訴《深網》,這種兼職刷量非常不靠譜,「中介」一般支付最初刷單的報酬後,會給更多的單子讓兼職做,但做完之後給不給錢還得看「中介」。

有「中介」稱,現在直播刷量的需求非常大,他們很難找到兼職,現在大多按小時或者按天結算。

直播帶貨何時走向規範?

需求決定供給。

直播刷量黑產的「繁榮」景象,以及黑產鏈上存在的種種騙局,本質還是由直播帶貨行業的造假需求造成的。

「任何一個行業都有它的灰產地帶,特別是像今年這個直播帶貨這麽火,越賺錢的地方不是騙子就越多嘛。」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MCN機構創始人對《深網》說。

明星、主播、MCN機構直播刷量的動機不言自明。明星通過刷量來避免人氣冷清的尷尬,而主播和MCN機構則希望用更漂亮的數據,向商家收取更高的坑位費。

而很長一段時間,部分平台對刷量行為似乎也是一種默許態度。

「很多人都說刷流量、刷播放量、刷粉絲平台會限流甚至封號,其實只要你不是色情、暴力、侵權等等不特別嚴重的,平台一般不會管。為什麼?平台預設的話對他們也是好事,如果有刷粉的,平台整體數據就會好看,對平台來說也是有利的。」上述MCN機構創始人說。

▲《深網》獲取的刷量軟件後台照片

當然,像所有新生行業一樣,直播帶貨也在加速走向規範。

據媒體報導,11月6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關於加強網絡直播營銷活動監管的指導意見,要求依法查處不正當競爭違法行為。

針對網絡直播營銷中虛構交易或評價、網絡直播者欺騙和誤導消費者等不正當競爭問題,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重點查處實施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幫助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仿冒混淆、商業詆毀和違法有獎銷售等違法行為。

直播平台亦加大了對刷量行為的打擊力度。

據澎湃新聞報導,抖音表示,2020年8月至10月,抖音直播業務查處封禁刷粉等作弊賬號28萬,封禁刷人氣作弊賬號92萬。

廣大用戶、商家提高警惕,不要輕信此類作弊服務的相關宣傳,如發現此類現象及時向平台舉報。

快手方面有關負責人表示,刷人氣、刷單損害平台生態和用戶利益,是平台一直重點打擊的行為。

快手通過技術手段全鏈路布防,對於刷人氣、刷單行為進行發現和監控,一經核實存在違規行為,相關刷量數據將全部刪除,並根據違規情況對賬號、購物車功能進行處罰。

某中小企業SAAS服務機構負責人對《深網》表示,直播帶貨成為了當下最熱門的風口,但是也滋生了很多黑色產業鏈,主播除了在自己「人氣」上「註水」外,同時也刷單成風。

甚至有些「刷單」公司宣稱直播帶貨的GMV也可做修改,真成了「銷售不過億,不好意思發戰績」的虛假繁榮,專業人士對「註水」現象,在技術方面其實是很好分辨的,這種刷單行為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我們看到行業裡面一些頭部主播不惜冒著賬號被封禁、拉黑的風險給直播數據注水,背後是資本市場的角逐,頭部網紅與腰部、尾部網紅形成兩極分化,讓整個行業陷入癲瘋的病態。」

「但是,我相信這種瘋狂期過後,直播帶貨終將會走健康成長的軌道之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