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組舊時圖片訴說著老北京城的故事

本文來源:四九城

微信id:woaisijiucheng

一組畫,還原舊時的老北京!

【東便門】東便門與內城相比有點寒酸,它的搭檔「大通橋」可神氣多了。

拱起的三拱橋身上的欄板、望柱皆由潔白玉石打造,連接河岸,寬敞的橋面由巨石鋪就,往來車輦、行人,無不感到出入的通達、順暢。

【廣安門】廣安門又稱「鄣儀門」,城樓上有一石雕,呈「三人背面」形狀,「鄣儀金人」久負盛名。

雪後,陽光初照,大地顯得格外輕盈。

與滄桑厚重的城樓形成強烈反差。

一隊卸完貨物的駱駝緩慢走來,輕鬆而愉悅。

【阜成門】阜成門有「物阜民安」之義。

舊時煤炭多出入阜成門,又稱「煤門」,在甕城閘樓牆壁上嵌有漢白玉梅花一束,「梅」與「煤」諧音。

「阜成梅花」成京門一景。箭樓下我畫了許多駱駝,他們可是北京的功臣。

承載了八百年的運輸重任,老北京的繁榮離不開它們負重的步伐。

憨厚、溫順、勤勞的駱駝。

在這裡向你們致敬了。

【小酒鋪】那時很多胡同口都有小酒鋪,門面度不大,有的挑幌,有的掛匾,有的門口蹲酒壇,有的甚至只憑酒香,愛喝兩口的,酒鋪跟自家似的,門檻踏破。

酒是散打的,站著喝,坐著喝,或不看一眼酒菜仰脖來一口扭頭就走,隨便。

掌櫃的決不白眼。

【家門口】胡同是人們聊天散步的地方。

窄窄的胡同總是透出人情味。

勤快的人凡能搬拿方便的活計,總是愛放家門口去做。

有的是避免了家裏的局促,更多的是習慣,又為過往的鄰人多些談資。

沖淡了生活中的寂寞,不經意間生活中的暖意在這裡蔓延。

【胡同來了馬車】往年,常有裝有時令瓜果蔬菜的馬車來到深巷中,給生活帶來了方便,大人們按需索取。

孩子們在胡同吃著、玩著,眼睛更是離不開那城裏少見的長臉、大眼睛、拖著蓬松大尾巴的騾馬了。

【賣蟈蟈】每到燥熱與涼爽交替的時節,賣蟈蟈的在胡同裏一出現,準圍著一堆人。

人可不是「吆喝」來的,是籠中的翠綠小精靈們振翅轟鳴合奏,也引來了人們駐足。

驕陽下,樹上的蟬鳴與檐下的精靈叫聲連成一片,此起彼伏。

人們有時也會煩躁,話雖如此,但人們怎能放棄為寧靜的胡同平添樂趣的自然贈物?

【鮮魚口】繁華的街肆在前門外大街鋪展開。

特色的產品與裝飾美感的門面相映成趣。

在沒有被冰冷的水泥取代時,老北京的原汁原味,在這裡悄無聲息地浸染開來。

鮮魚口一畫,想表現出自能狀態下的色澤;時間的打磨宛若包漿,參差的建築折射出個性,美在這裡變得多姿多彩。

【右安門】有著400多年歷史的右安門可別遺忘了它。

當年此地可是鳥語花香,樹木茂盛,外十裏皆泉水,蓮花、牡丹、芍藥香聞數裏。

「右安花畦」聞名遐邇。寫到這有些感慨,如此美景若能留住該有多好。

回到畫中,這裡表現的是箭樓下普通的晌午一刻,陽光碟機散了寒意,右安門像老人般默默註視著過往行人,大地開始蘇醒,泛起潤澤,春天已近……

【廣渠門】在外門中低矮簡陋,據說:皇帝老兒缺銀子,沒能盡意。

其實腐敗的朝廷已沒落,還能指望什麼?

在京城古老的城垣中,廣渠門雖貌不驚人,但界定區域功能不可或缺。

畫面中表現了一隊百姓迎親隊伍穿城而過。

洋溢著喜慶的人們與樸素的城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小胡同】胡同空地兒,可是孩子們的天堂。

不用喊,不用叫,到時全都出來了。

丫頭小子們盡享童年之樂。

蹦房子,跳皮筋,騎馬打仗,你追我跑。

十八班雜耍,原始的,簡陋的,能開心就行,玩什麼都興高采烈,此時的胡同裏總是充滿了歡聲笑語。

【宣武門箭樓】舊時有「左文右武」禮制,兩門有一文一武相對應。

「文」是崇文門,「武」自然是宣武門了。

「文治武安,江山永固」寓意雖好,也只是王朝一廂情願罷了。

朝代更迭,城樓則閱盡了權利淫威像浮塵一樣散去。

從建築角度看「宣武門」確有「威武」之軀,挺拔的腰身覆蓋著歇山大屋頂,寶石翠綠的琉璃瓦脊獸們隨翼角伸展,努力著向四周凝視。

【等候】北京的街巷院落,猶如鑲嵌在文明脈絡裏的明珠,從廣亮大門到各式如意門,一磚一瓦的飾件上無不說明對美好生活氛圍的追求。

圖飾中寓意著平安、福祿、禮孝……不管是張揚的朱紅色還是內斂的黑色,都散發著東方的神韻 。

畫中街巷是寧靜的,人是平和的。

和煦的陽光溫暖著這裡的一切。

【安定門】「打仗要德勝,進兵就安定」,安定門承載著這首歌謠的使命。

其實真正打仗進的兵車倒不多,而進出城的糞車卻忙得不亦樂乎。

因城裏的「恭品」皆由此門擔當「安定」之用。

那時城裏城外涇渭分明,開了城門,無需多走,已是另一番景象。

參天大樹掩映下的農舍,水邊放鴨,趕羊……菜畦,玉米地,一派田園風光。

所以在這兒,城內「恭品」自有妙用。

【德勝門】德勝門取吉利之意,「出兵而得勝」當年慈禧倉皇出逃也走德勝門,真是諷刺,看來不行「仁政」城門也幫不了她。

此門與其他城門不同之處:門洞不是正對大馬路,路是斜的。

道路兩側以經營布匹,絲綿產品的攤位為主,為內城一大特色。

現在城樓、甕城已不見,只剩下形單影孤的箭樓,又被立交橋擠壓著,甚是可憐!

【永定門】寓意「永遠安定」的永定門城樓與內城相媲美。

它是外城中規模最大,中軸線南端的標誌性建築,重要性不言而喻。

現在城樓已恢復,卻聽不少人講「不象以前好看了,怎麽那麽別扭……」

其實城樓沒問題,只是不完整:缺 了水系、甕城、箭樓……美必是完整的,才能達到「和諧」。

畫了這幅永定門的全景,彌補一下現實中的缺憾。

【西北角樓遙望天寧寺塔】舊照中,角樓的美強烈吸引了我。

暮靄中,石雕般的角樓,俏麗的天寧寺塔與之遙相呼應。

涓涓的河水在中間流淌,靜靜的木橋連接兩岸,畫面空無一人。

【通州鐘鼓樓】北京通州最負盛名的地標建築——鐘鼓樓。

此樓前後各有一匾,前書「暮鼓晨鐘」,後寫「聲聞九天」。

僅觀匾義,可見地理位置的重要。

鼓樓內大鐘更具傳奇色彩,飽經磨難,悠揚的鐘聲伴隨著運河兩岸的人們度過了數百年歲月。

以上繪畫是畫家張志波的作品《舊京塵囂》系列,下面請看一組老北京罕見舊照:

1870年前後,東直門迤南內城東垣外壁、護城河,遠處城門是朝陽門。

內城東垣外護城河,河水充沛,水面寬闊,適宜行舟。

1870年,朝陽門迤南的內城東垣外壁,護城河兩岸。

城河內沿兒,城根兒的建築是太平倉。

1870年,內城東南角樓東南面,內城護城河枯水期的河牀。

在喜鳳橋上向西拍攝。

1870年,宣武門箭樓西南面,環繞甕城的護城河,馬匹在河邊飲水。

1870年,正陽門箭樓東側甕城上南望正陽橋(護城河橋)、五牌樓。

1872年,正陽門箭樓西側甕城上南望正陽橋(護城河橋)、五牌樓、前門大街,遠處可見天壇祈年殿。

1874年,內城南垣崇文門至東南角樓外壁及內城南護城河,北側高出城牆的建築是內外城結合部碉樓(八瞪眼兒)。

畫面右下角放著一隻和時傳祥背的一樣的掏糞桶。

在喜鳳橋上向西拍攝。

1901年,朝陽門甕城外迤北的內城東護城河及內城東垣外壁。

遠處城樓是東直門,朝陽門箭樓塌毀後,靠擺渡過護城河。

1901年,崇文門迤東的內城南垣外壁與護城河。開往正陽門東的鐵道已修通,遠處可見內城東南角樓。

1901年,東便門外大通橋西內外城護城河滙合處。

外城東便門西水關,內城東南角樓,內外城結合部碉樓。

1903年,安定門箭樓東北面,圍繞甕城的護城河及河沿兒護堤。

在河邊刷洗馬匹。

1902年,內城西南角樓西面護城河岸邊。

1906年,內城西垣南端,西南角樓西北面護城河沿兒,西便門東水關內側壓橋。

1907年,朝陽門箭樓外南側,內城東護城河環繞甕城,河面上有少年撒網捕魚。

庚子年箭樓損毀重建後不久。

1900年,內城東垣及護城河景象,遠處城門為東直門。

1900年,內城東垣及護城河景象,遠處城門為東直門。

1919年,朝陽門與東直門間的內城東垣外護城河。

1920年,內城東垣外東直門迤南護城河上行船(北向)。

1920年,崇文門外護城河橋,崇文門外大街雪景。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