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前首富的「神秘致富經」,曾橫跨醫藥、白酒兩大行業

本文來源:環球人物

微信id:globalpeople2006

作者:隋唐

這位河南前首富的「神秘致富經」中,到底幾分真切幾分虛幻,也許離真相大白的日子不遠了……

隨著幾天前證監會的「決定書」下達,河南前首富朱文臣迎來了他人生中最「狼狽」的時刻——10年內被禁入證券市場。

從富甲一方的「豫商頭領」到「老賴」,朱文臣起起落落的命運充滿了神秘色彩。

作為河南著名藥企輔仁藥業和著名酒企宋河酒業的掌門人,他曾是河南橫跨醫藥、白酒兩大行業的資本巨鱷。

在企業發展過程中,他屢次完成「蛇吞象」的收購,高超的資本運作手段一度讓業內拍手稱奇。

但是,隨著朱文臣被法院列為「老賴」,加上一起「分紅式爆雷」的衝擊,他身上神秘的偽裝逐漸被扒下,人們這才發現,他外表華美的長袍下可能爬滿了虱子。

神秘發家史

在老家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朱文臣的名字家喻戶曉,許多人都對他的故事津津樂道。

但奇怪的是,被問起他的發家史,很少有人能說清。

曾有媒體就此問題問過他,他以一句「英雄不問出處」簡單帶過。

在當地流傳著的幾個版本中,最為主流的說法,是其早年在山西從事石料生意發家。

而朱文臣喜歡將自己事業的起點與1993年成立的河南三維藥業聯繫起來。

那是這位「河南藥王」進入醫藥行業的起點。

在那之後,他開始了自己在醫藥領域的征程。

1995年,朱文臣開始籌建輔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輔仁藥業)。

兩年後,輔仁藥業正式註冊成立,註冊資本為1.2億元。

成立輔仁藥業之後,這位醫藥商人似乎一夜間化身資本大佬。

靠著並購,他的商業帝國不斷添磚加瓦。

在他操作過的收購案中,有兩個備受爭議。

這兩個收購案曾讓朱文臣過足了「扮豬吃老虎」的癮,但也為日後「爆雷」埋下了隱患。

2002年10月,輔仁藥業取得了鹿邑當地頗為知名的國有企業宋河酒廠的經營權,隨後成立了相對獨立的宋河酒業。

自此開始,朱文臣成了橫跨醫藥、白酒兩大股市明星市場的「資本巨鱷」。

2003年,宋河酒業的市場營銷額達到了3.2億元,與輔仁藥業並駕齊驅,成了朱文臣手中的王牌。

同年,輔仁藥業收購河南開封制藥集團(以下簡稱開封制藥),再次引發熱議。

彼時,輔仁藥業還是一個地方性藥企,而開封制藥的祖上卻「闊過」。

開封制藥的前身是個國企,名叫開封制藥廠,成立於1945年5月。

上世紀50年代,開封制藥廠是全國僅有的4家能生產疫苗的藥廠之一,著名數學家華羅庚曾親自去工廠為工人們上過課。

1995年,開封制藥成為衛生部最早批准生產頭孢原料的企業。

2000年,開封制藥改革,當時「國民飲料」健力寶的總裁張海曾提出以9000萬元的價格收購。

但最終,開封制藥以5000萬元的價格落到了朱文臣手中。

朱文臣能以這樣的低價拿下開封制藥,曾讓無數人浮想聯翩,其中的奧秘,至今無人知曉。

但不可否認的是,從那之後,輔仁藥業的發展就進入了「快車道」。

18億現金「不翼而飛」

直到2017年之前,朱文臣與他的「輔仁帝國」都順風順水,最起碼看起來是這樣。

2006年,輔仁藥業借殼ST民豐上市,成為河南省最大的藥企。

與此同時,宋河酒業的發展也蒸蒸日上。

2006年,宋河酒業市場銷售額達到了6.8億元,比剛收購時增長了將近6倍。

2012年,朱文臣身家76億元,首次奪得河南首富桂冠。

2013年,他身家85億元,再次蟬聯河南首富。

但到2017年,朱文臣輔仁帝國的一角開始坍塌。

那一年,朱文臣換掉了有「酒界木蘭」之稱的前宋河酒業負責人王禕楊,並讓自己的兩個親戚接替。

這讓他陷入了「任人唯親」的爭議。

王禕楊

而彼時的宋河酒業,也早已不是當年那個銷售額屢創新高的「香餑餑」。

據鄭州宋河酒業某系列產品大區代理商表示,宋河酒業的產品線十分復雜,暢銷的僅有少數幾個系列。

這樣的狀況似乎不是沒有緣由。

為了不影響現金流,企業大規模的收購往往伴隨著大規模的借債。

在朱文臣瘋狂「買買買」的過程裏,旗下企業也無數次被拿出來抵押、融資。

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年底,宋河酒業涉訴422起,到期的抵押借款共有12筆,待償金額約19.715億元。

2019年,因宋河酒業欠款2865萬元未歸還,朱文臣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9次,最終於7月12日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本以為宋河酒業的江河日下會成為朱文臣的最大危機,但禍不單行,同年發生的另一件事讓他陷入了「萬劫不復」。

2019年,輔仁藥業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營收達13.69億元,同比增長1.02%,賬上還躺著18.16億元的現金。

很快,朱文臣宣布了一項決定——分紅。

2019年7月16日,輔仁藥業發布《2018年年度權益分派實施公告》,宣布了按每10股1元的紅利派發方案,預計將發放紅利6200餘萬元。

此前輔仁藥業上市13年從未分紅,而朱文臣也被叫作「鐵公雞」。

這次「拔毛」,不禁引得股民歡呼雀躍。

不過大家並沒有高興太久。

在發布公告僅3天後,朱文臣忽然又莫名其妙地宣布了一條「噩耗」:公司賬上僅有337.87萬元,分紅取消。

3天之內,18億現金「不翼而飛」。

這一分紅式「爆雷」引得市場上一片嘩然,也驚動了證監會。

許多人開始懷疑,輔仁藥業業績和年報的真實性到底有幾分。

此時,人們又想起了2015至2016年間那成堆的針對朱文臣的舉報信。

一個月內129封舉報信

時間撥回到2015年5月19日。

那晚,河南鹿邑縣警方將一位名叫邱雲樵的男子從上海家中帶走。

幾天前,朱文臣向警方舉報稱邱雲樵私吞了800萬元「好處費」。

邱雲樵是朱文臣的老下屬,創業時就追隨他,一直在集團內部做到了上海輔仁實業董事長兼總經理的職位。

丈夫被抓,讓邱雲樵的妻子武嬌嬌陷入崩潰。

據她介紹,此前她們家與朱文臣一家的關係相當不錯。

多年前,朱文臣危難之時,邱雲樵的親屬對他有救命之恩。

朱文臣的女兒們經上海轉機時,也都是邱雲樵親自接待。

除此之外,在當年宋河酒業經營權的收購當中,邱雲樵也是關鍵人物。

最重要的是,那所謂的800萬「好處費」,也是「合法所得的抽成,且提前跟朱文臣說過」。

自覺冤枉的武嬌嬌,自此走上了「舉報朱文臣」之路。

她曾在一個月內向有關部門投遞了129封舉報信。

2015年至2016年,她還在網絡上也公開發表過多封舉報信。

舉報信截圖

這些舉報信列舉了朱文臣許多未經證實的罪行。

比如超生、與某女子保持非法同居關係、賄賂政府官員、在境外洗錢等等問題。

在這些被舉報的問題中,有一條在今天看來格外引人注意:「通過虛構項目和虛假賬務處理,將騙取的貸款轉移據為己有」。

當時,舉報信上的內容並未被警方坐實,邱雲樵後來也被判了刑。

但是在2020年10月,證監會發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中明確提到:「輔仁藥業重大資產重組文件中存在虛假記載,以及在多個年度報告中存在虛假記載、重大遺漏。」

朱文臣

隨著朱文臣被證監會瘋狂「打臉」,且被嚴厲處罰,未來會不會有更多的「雷」被爆出誰也不知道。

這位河南前首富的「神秘致富經」中,到底幾分真切幾分虛幻,也許離真相大白的日子不遠了……

閱讀原文

在深圳城中村開油畫淘寶店,年入人民幣500萬

xxx

在上海做微商致富的林瑞陽發臘八粥,女員工半蹲領粥上了新聞

xxx

生不逢時,中國金融圈的90後世代

xxx

康師傅在中國,「滿血復活」越賣越好用的是哪一招?

xxx

上海推出中國第一張針對知識產權的保險,賠償金額最高100萬美金。

xxx

多少台灣人慕名追求的「微信賣面膜」傳奇,已逐漸降溫?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