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上完廁所後怎麼擦屁股的?

本文來源:知乎

作者:小葉

(作者為知乎認證的科普類優秀答主,微信號《返樸》主持人)

2020年春,當新冠疫情在歐美開始暴發之時,一種常見的生活日用品意外成了居民們拼命搶購的緊俏商品——衛生紙。

人們為什麼要搶衛生紙,一度有很多種說法,無論是恐慌效應還是從眾心理,都不能忽略衛生紙的重要意義,解決我們的後「股」之憂。

其實,如今大家日常使用的衛生紙誕生在二十世紀初的美國,之後才普及全球。

而現代廁紙發明之前,世界人民是怎麽解決清潔問題的呢?

考古學家挖出了不少有意思的寶貝,給我們想像古人的日常生活提供了些許思路。

東方世界的「廁籌」

▲來源:CC0 Public

廁籌,又稱廁簡,看名稱和竹子相關,很文雅。而民間的叫法則更形象:乾屎橛或者攪屎棍。

古代的廁籌由木片或者竹片削制而成,長約10到20厘米,一兩個指頭寬,打磨光滑。而且使用完後,會用清水洗乾淨,放著下次繼續用。

有據可考的「廁籌」可以追溯至兩千多年前的漢朝,上世紀70年代末中國考古隊在敦煌馬圈灣漢代軍事遺址的廁坑中就發現了混有人糞便的廢棄簡牘,因此推測這些東西是便後用來擦屁股的[1]


之後,考古學家還在芒碭山漢墓的廁所邊上發現過廁籌。

2016年,發表在《考古科學雜誌:報告》上的論文也表示,在敦煌市西北部一處兩千多年前絲綢之路大型驛站懸泉置遺址發現了用碎布包裹的廁籌,上面留有人類腸道寄生蟲的卵[2]

中國使用廁籌的書面證據出自三國時代,根據相關文獻記載,從三國時代至唐在上流社會中廁籌的使用日益廣泛。

雖然西漢時期已經發明了造紙術,並且經過東漢蔡倫的改良,成為替代竹簡的書寫工具。不過紙張極其珍貴,自然不可能用來拭穢的。

一直到了幾百年後的元朝,才出現了用粗紙擦屁股的史料記載。

明朝宋濂編寫的《元史·列傳第三后妃二》中就提到:「裕宗徽仁裕聖皇后……侍昭睿順聖皇后,不離左右,至溷廁所用紙,亦以面擦,令柔軟以進。」[3]

至於用草紙清潔成為一種生活習慣,已經是明清時候的事情了。

不過這仍然與普通百姓無緣,主要是富貴人家和皇室的習慣,例如,明代皇宮中就有「掌造粗細草紙」的寶鈔司。

而廁籌也並未退出歷史舞台,甚至到上世紀還有使用。

此外,中國古人也把用廁籌清潔的好習慣傳給了友鄰日本。

日本考古學家在日本多處古老廁坑遺址中發現過木制廁籌,時間最早可追溯回公元7世紀。

除了廁籌之外,公元8世紀的日本人還會用到一種名為chuugi的木棍,這種工具不僅僅是擦一下屁股就了事了,它還可從內到外清理菊花,是真的會捅進去的那種工具。

▲日本12世紀《餓鬼草紙》描述吃人排泄物的鬼,圖中中間小孩手裏拿著廁籌丨來源:wiki

西方世界的「各種工具」

歐洲人民對於上完廁所擦屁股這件事情也非常講究。

從古希臘時代開始,他們就發揮各種想像力,研制出了各種有趣的工具。

從公元前332年到公元642年,古羅馬人用一種名為tersorium的工具來擦屁股。Tersorium是拉丁語動詞tergere的名詞衍生詞,而這個動詞的意思是「擦拭、擦乾凈」。

如下圖所示,這種tersorium在一根長約10厘米左右的木棍一頭包上海綿。因為羅馬靠海,借助地利,巧妙地用上了吸水後變柔軟的海綿,可見古羅馬人在讓自己身體舒服這方面很懂行。

不過,古羅馬的tersorium是放在廁所的公共財產。人們擦完屁股後,會將這玩意兒浸入鹽水或者醋水中進行清洗,或者插進廁所下方流動的水中清洗一下。

不過,也有學者質疑,比如賓夕法尼亞大學賓州博物館的博士後Jennifer Bates就曾發問:「tersorium到底是用來擦屁股的呢?還是用來清洗廁所的?」[4]

▲來源:D. HERDEMERTEN, WIKIMEDIA COMMONS

雖然對於tersorium的用途考古學家們仍有爭議,但他們發現的另一種工具倒是證據充足,古希臘人使用一種稱之為「pessoi(就是鵝卵石的意思)」的橢圓或者圓形陶片。

考古學家們已經在地中海世界各處的古希臘羅馬廁所遺址中發現不少pessoi,上面黏有人類糞便的痕跡。

在雅典城邦遺址發現的pessoi直徑從3厘米到10.5厘米不等,厚度在0.6厘米和2.2厘米之間。

這些「鵝卵石」取材自破舊的陶罐,都經過重新切割,打磨掉棱角,變得圓滑一些,很顯然是為了盡量降低對肛門的傷害。

而且製作pessoi的材料隨處可見,便於采集和運輸,是人們便後清潔的搶手工具。

古希臘人還在酒杯上畫了一個正在用pessoi擦屁股的男人像。

▲可追溯回公元2世紀的廁所中發現的兩片pessoi丨來源:Charlier Philippe, Brun Luc, Prêtre Clarisse, Huynh-Charlier Isabelle. Toilet hygiene in the classicalera BMJ 2012; 345 :e8287

▲正準備用pessoi擦屁股的希臘人人畫像丨來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965214

除了tersorium和pessoi之外,考古學家還發現了第三種工具ostraca,這種一般都是碎陶片。

一些學者認為,之所以名為ostraca,是源自古希臘的陶片放逐法(ostracism)。

這是古代雅典城邦的一項政治制度,雅典人民在公民大會上用碎陶片作為選票,刻上他認為要流放的人的名字,投入投票箱中,最終得票數量最多人即遭到流放之刑,其中最出名的要屬蘇格拉底。

而古希臘人不僅用ostraca投票,還用它來擦屁股,陶片上會刻上自己討厭的人或敵人的姓名,帶有一定侮辱性質。

但從衛生的角度,這種粗糙的陶片材料對於人類皮膚並不友好,用久了很容易導致皮膚發炎甚至痔瘡。

▲來自公元前5世紀雅典城邦的ostraca丨來源:http://www.livescience.com

除了考古發現,文藝學創作中記錄了不少古代歐洲人擦屁股的工具。

比如在中世紀,人們會用苔蘚、莎草、乾草、稻草以及毯子的碎布來擦屁股。

據說,維京人在陸地上方便後會用羊毛,在海上航行時則會用帆布或者浸水的繩索,不過之後找到了更絲滑的海鮮來替代粗糙的繩子。

有趣的是,西方世界第一次提及廁紙,是在16世紀法國小說家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的《巨人傳》中,作者借主人公之口說,廁紙根本沒用,用小鵝絨毛豐滿的脖子才是最佳選擇。

「不過拿它的時候,須要把它的頭彎在兩條腿當中。我以名譽擔保,你完全可以相信。肛門會感受到一種非凡的快感,既有絨毛的柔軟,又有小鵝身上的溫暖,熱氣可以直入大腸和小腸,上貫心臟和大腦。」

雖然拉伯雷的話頗有諷刺意味,但也許實際體驗不會差,Morrison也贊同:「因為羽毛和任何有機物一樣好用。」[5]

在大部人眼中,古人這些奇奇怪怪的便後清潔工具不免有些重口味。

不過在人類學家Bates看來,「古人非常普遍的如廁習慣給我們提供了重要信息,幫助我們了解自身的歷史,我們是誰,理清發展脈絡,也許還能幫助預測人類未來的發展方向。」

畢竟,如今柔軟舒適的廁紙相對於幾千年前的竹片石頭,已經解決了人類一大「後股之憂」。

參考資料

[1] 王志軒.廁籌雜考[J].華夏考古,2010(01):133-135 152.

[2]Yeh H Y, Mao R, Wang H, et al. Early evidence for travel with infectious diseases along the Silk Road: Intestinal parasites from 2000 year-old personal hygiene sticks in a latrine at Xuanquanzhi Relay Station in China[J].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 2016, 9: 758-764.

[3] http://www.guoxue.com/shibu/24shi/yuanshi/yuas_116.htm

[4]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history/2020/03/what-people-do-before-toilet-paper/#close

[5] https://www.livescience.com/toilet-paper-history.html

[6] https://www.bmj.com/content/345/bmj.e8287.long

[7]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965214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