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不是只有中日韓,泰國明星正在進入中國市場

本文來源:娛樂硬糖

微信id:yuleyingtang

作者:毛麗娜

多年來,中日韓娛樂圈一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如今,儒家三國攜手纏綿的格局終於出現了變化。

韓星們總在危險發言的邊緣試探。

前有出道幾十年的李孝利,在節目中戲稱自己要以「MAO」作為中文名,引發天朝網友炮轟;後有在歐美勢頭迅猛的防彈少年團領獎,一番發言引得粉絲怒而脫飯。

加之「限韓令」的存在,韓娛與歐美圈聯繫越發緊密,儼然走向了天朝人民的對立面。

韓國出局,總要有人補位,泰國並不令人意外的上位了。

自2018年開始,泰國選手李紫婷、楊蕓晴等便在選秀節目嶄露頭角。

2021年男團選秀混戰中,鵝廠與褲褲子更同時打出遴選中日泰優質練習生的口號。

當然,泰星在天朝存在感也變得更強。

泰劇與泰劇字幕組互相推動,追星少女們從過去跨國追歐巴變成了見坤皮。

然而對於我們而言,泰娛仍舊是熟悉又陌生的存在。

三足鼎立泰娛圈

《創2021》海選開啟,泰國選手現身,鵝廠更是宣布明年的《創2021》將聯合500家內娛經紀公司、52家日本經紀公司與10家泰國經紀公司聯合選拔,目標是立足亞洲走向國際。

「泰國還有大經紀公司?而且有10家這麽多?」就連混跡泰娛圈多年的網友也不由得發出靈魂拷問。

這倒不是天朝人民看不起泰娛圈,而是泰娛生態仍在遵循TVB模式,以電視台捧人為主,走劇帶人紅的路線。

雖然泰國電視台按照所有者性質,分為政府、軍隊及民營三類,但基本所有電視台背後都有軍政資本的影子。

經歷幾十年發展,如今泰國約有20多家電視台,但影響力最大的還是成立於1967年、軍方背景的泰國第七電視台(七台)與成立於1970年、政府背景的泰國第三電視台(三台)。

▲三台台慶照

早年三台與七台打擂台,旗下演員幾乎瓜分了泰國大半市場。

隨著泰國GMM集團入局,這幾年慢慢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GMM集團全稱亞洲歌萊美傳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83年,是占據泰國60%以上市場佔有率的巨頭唱片公司。

起初,GMM主要搞唱片和電影,中國娃娃就是其旗下組合,電視劇則是靠與電視台合作。

後期,GMM組建了電視製作公司Exact&Scenario收購了One(一台),在電視劇製作方面更加便利,逐漸與兩大老牌電視台分庭抗禮。

與國內不同,泰國製作公司一般都有長期合作的電視台,只幫某個台做劇,且制片人權力極大。

泰劇製作完全以制片人為中心,制片人可以隨時更換演員、編劇乃至導演。

因製作公司在泰國擁有一定話語權,導致泰星尤其是演員的簽約模式也與我們熟悉的日韓或天朝模式有所區別。

在泰國,演員一般有三種選擇:和電視台簽約,只能拍本台劇集,但電影等可與外部合作;與製作公司簽約,有與不同電視台合作的機會;做自由人,自己接戲挑劇本。

但由於三大台的壟斷效應,泰國演員和大電視台簽約才更有出頭的可能。

三大台的劇集風格不同,受眾範圍也不同。

七台走農村路線,以鄉土劇居多,雖然在大城市曼谷收視率一般,但在其他州府的基本盤穩固;

三台愛搞CP,喜歡拍系列劇,走時髦路線,在曼谷地區收視率一騎絕塵;一台也就是GMM,擅長捧新生代明星,也長於拍攝校園青春劇,曾在天朝引起熱議《一年生》便出自GMM。

至於唱片公司或其他綜合性娛樂公司,因GMM的超壟斷地位使得其他公司有些黯淡無光。

雖然泰國流行樂水平並不低,但因語言等問題,泰國歌手較之演員發展局限性更明顯,多活動於東南亞國家。

RS唱片公司,以包裝偶像組合為主;DM唱片公司則主打土潮組合,歌曲以土味洗腦為主;這幾年在泰國本土較紅的偶像組合,則是來自48系的BNK48。

在視頻網站方面,泰國因可以直接訪問美國視頻網站,並沒有出現如天朝優愛騰這樣的頭部平台。

而且,生活悠閒的泰國人民不必感受何謂996,還保持著回家打開電視的傳統習慣;

泰國的直播市場,則主要有talktalk,hallostar,ishow、Kitty live、Bigo live等公司混戰。

這些公司背後,或多或少有中國企業的身影。

全民追CP,售後福利好

泰娛的鄙視鏈,或者說咖位鏈條也頗為獨特。

幾乎全世界娛樂圈公認,電影演員咖位高於電視劇演員。

但在泰國,電視劇演員的咖位大於電影演員,歌手等則更次之。

當然也有例外。

極少數專注於電影拍攝又能扛票房的演員以及在音樂圈爆紅跨界去拍電視劇的藝人,咖位能壓過電視劇演員一頭。

換言之,在泰國,做藝人最容易成功成名的路徑就是拍電視劇。

這也是為什麼泰國演員比起歌手,更容易在海外市場獲得成功。

不少來天朝參加選秀的泰國選手,如Sunnee楊蕓晴、Nene鄭乃馨,在泰國本土發展時都拍過電視劇。

也因為演員是最容易成名的路徑,所以泰娛圈才會被三大台牢牢把持。

而不似其他國家,以唱片公司或經紀公司為主導。

為何他泰演員容易出頭?

與泰國人民全民CP腦分不開。

泰國腐劇在天朝打開一片新天地,但泰國人民本身對男女CP也很上頭,電視台更是從選角階段就刻意造糖。

三台是造CP大戶,一對影視CP走紅後,三台會接連幾部戲啟用同樣的演員組合,持續為粉絲發放福利。

泰星本身也並不抗拒炒CP,經常會時隔半年甚至一年與某部劇中CP同台,給粉絲們發發糖。

但泰國人民追CP倒不似天朝或日韓民眾一樣真情實感,執著於證明「我磕的CP是真的」。他們相當隨緣。

三台花旦Bella出演電視劇《天生一對》後,與劇中男主Pope泡泡哥成為泰國炙手可熱的國民CP,倆人不僅搞了數次合體見面會,且持續有售後糖可磕。

然而Bella是有正牌男友的——七台當家一哥Weir,兩人從Bella還是小糊咖就開始談戀愛,是他泰娛樂圈有名的「全民盼結婚」的明星情侶。

但與泡泡哥頻頻CP營業,三家粉絲誰也沒覺得有何不妥。

還是熱帶人民放得輕鬆想得開啊!

男女CP不忌諱合體撒糖,男男CP更不用說。

就算是明知其中一方有女友,他泰人民還是喜歡「演給你看」的售後服務。

由於泰國明星本身靠拍劇收入有限,演員主要靠商業活動或搞副業賺錢,自然要迎合群眾喜好。

至於歌手或偶像團體為何沒法靠炒CP大火甚至輸出海外,其一是泰娛獨特的鄙視鏈,導致藝人都想辦法去做演員;

其二,日娛、韓娛乃至印度,包括這幾年逐漸崛起的內娛等國家的歌手及組合已將泰國人民對唱跳偶像的注意力瓜分大半。

在泰國本土更受歡迎的,還是以Solo歌手居多。

另外,或許是信息不對稱,語言不通等原因,天朝網友對泰星也有不少誤解:如人均富二代、個個是學霸。

▲泰星Peach,人稱泰國王思聰

泰國明星收入有限,加之工作節奏慢,一部劇往往會拍個一年,但也不意味著泰國明星都是富家子弟來體驗生活的。

只能說,大部分泰星家庭條件屬於平均水平。

真有錢搞那麽多副業幹嘛?

也因為做明星收入有限,泰國藝人的「私聯」現象也頗為嚴重。

糊咖只要花個幾千塊就可以一起吃飯、出遊、握手拍照等等

但這在泰國娛樂公司及民眾看來,不算什麼大事。

人均學霸則因多數泰星畢業於曼谷大學或朱拉隆功大學這兩所在泰國排名靠前的學校。

但這也是因為泰國沒有如北影、中戲這樣的專門表演類院校。

資本主義國家的大學,入學門檻嘛也比咱們這千軍萬馬擠高考低多了。

為求突破出海路

與韓娛一樣,國土面積有限的泰娛想要有更大發展就必須積極拓展海外市場。

出海目標地也無非是中日韓,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及地區。

東南亞國家語言、文化相通,原本是泰娛出海首選。

但印度在一定程度上擠占了泰娛在東南亞的發展空間。

包括泰國在內,大部分東南亞國家信仰主要為佛教或印度教,印度則是二教正朔。

雖然印度娛樂在天朝存在感不算強,但在東南亞可是另一番景象。

印度明星頻頻被東南亞國家邀約前去舉辦見面會,越南等國更是買下印度熱門劇集版權,翻拍得不亦樂乎。

儒家三國中,日韓兩國娛樂產業起步較早,日娛這幾年開始自娛自樂內迴圈,韓國則一直是亞洲娛樂先鋒。

泰國不少偶像組合從曲風到人設都照搬韓國,出海日韓困難較大。

從2003年便開始引進泰劇的中國市場,成為泰娛的最佳目標。

在三大台中,GMM與內娛聯姻最為積極。

GMM與鵝廠一直有戰略合作,硬糖少女303成員鄭乃馨,便是GMM旗下女團MilkShake成員;騰訊視頻WeTV與泰國3台在今年年初達成戰略合作,WeTV成為3台獨家網絡視聽合作伙伴,可同步轉播和獨家點播三台精選電視劇;反倒是七台,遲遲未有大動作。

除三大台以外,其餘公司也紛紛尋求與天朝合作機會。

芒果台與泰國正大電視台達成合作,製作泰版《乘風破浪》;泰國one31電視台購入《杉杉來了》版權,與芒果娛樂共同製作了泰版《杉杉來吃》;腐劇爆款《逐月之月》以及《不期而愛》,背後是中國公司漢森娛樂,漢森還成功將Mike、Push、徐志賢Bie、英迪帕GOD等泰國藝人推向中泰兩國市場。

從韓娛及內娛選秀也不難發現,泰國向海外輸送的藝人越來越多。

這些藝人在海外能走多遠,也意味著會為泰國本土拉來多少關注。

在泰國出海藝人中,最成功的莫過於Lisa。

為了Lisa學泰語、關注泰娛的粉絲不在少數。

不同於韓劇走精良路線,泰劇以撒狗血著稱。

今年八月泰國七台電視劇《情鏈》更是因強奸生愛這麽政治不正確的劇情登上微博熱搜。

作為擁有人妖及18種性別的國家,泰劇在創作方面百無禁忌,像婆婆愛上兒媳這種劇情(指路《過界的愛》),恐怕也只有泰劇中才能看到。

雖說美劇等歐美劇集尺度也不小,但純西方國家的作品在天朝還是有點水土不服,存在文化背景門檻。

泰國有大量華裔,文化與中國也有相似相通之處,雖然劇集撒狗血、尺度大,但仔細一想又能說得通,比美劇輕鬆又刺激。

雖然泰劇出海勢頭迅猛,但海外網絡平台分流走了電視媒體用戶,同時也分走了本該屬於泰國的廣告收益和網絡交易收入,這導致泰國國內廣告收入下降。

今年6月,泰國經濟與社會數據部長普提蓬•本納甘表示,希望以奈飛作為模板,打造泰國本土流媒體平台Thaiflix,以此改變海外分流嚴重的情況。

但目前泰國人對這一設想意見不一。

批評者認為打造本土作品專屬平台相當於自我設限,加之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該平台很可能淪為文化管制工具。

對泰娛而言,當下的上策還是繼續靠著人與劇打開海外市場,同時抓住與中國合作的蜜月期,盡可能多推幾個泰星到內娛。

但泰國全民普遍政治敏感度不高,遇上如今動輒網絡升堂的輿論局面,泰娛能否補位韓娛留下的空缺,還真不好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