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泰州38名高中生入學一年,意外發現根本沒有學籍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微信id:chinanewsweekly

作者:陳麗媛

「清退是一個強勢行為,強勢會欠妥。」

▲板橋中學對沒有學籍的學生進行清退。

在江蘇省泰州市興化市板橋高級中學上了一學期課,卻意外發現自己沒有學籍。

這種情況,至少出現在38名學生的身上。

「當初,是泰州市教育局官網上顯示,板橋高中面向全市招生。」畢桂慶說。

畢桂慶的孩子是此次沒有學籍,面臨被清退的學生之一。

上了一年課的學生為何沒有學籍?

泰州市教育局表示這件事應由興化市教育局解決;興化市教育局則告訴家長們,該校的年檢和招生指標是泰州市教育局直管的。

9月10日,38名學生因不能註冊學籍被強制清退,而他們的學籍謎團依然沒有答案。

入學一年無學籍

2019年6月,中考結束後,畢桂慶的兒子沒有通過泰州市靖江市高中最低錄取分數線。

經過查詢,畢桂慶發現泰州市教育局官網中《泰州市2019年普通高中學校招生征求平行志願計劃》顯示,泰州市興化市板橋高級中學是一所民辦高中,面向泰州全市招生。

畢桂慶兒子541分的成績過線,於是填報了這所學校。

泰州是江蘇的一個地級市,下轄海陵區、高港區、姜堰區等3區,代管縣級興化市、靖江市、泰興市等3市,畢桂慶家住靖江市。

《泰州市2019年普通高中學校招生征求平行志願計劃》共有6所普通高中和5所普通高中國際班進行招生公告。

公告顯示,興化市板橋高級中學和泰興市揚子江高級中學的填報範圍為「面向全市考生」,其餘4所的填報範圍皆有限定。

其中,泰州實驗中學填報範圍為「僅限海陵區、高港區和高新區考生」,興化市安豐高級中學「僅限興化市考生」。

▲泰州市2019年普通高中學校招生征求平行志願計劃。

「泰州市教育局官網上顯示板橋中學是面向全市的,我們就報名了。」投報後,畢桂慶給孩子辦理入學手續的流程非常順利,「直到上了半學期課,我們才發現孩子沒有學籍。」

畢桂慶介紹,2019年11月,學生群體中流行購買網絡教程,購買課程後,需要填寫學籍號等基本信息。

在填寫過程中,畢桂慶查詢發現自己的孩子沒有學籍,「家長們就互相問起來,結果大家都查了。」

統計後,畢桂慶等38名來自泰州市各區市的家長找到學校。

學校告訴家長,學生們都是按照正常手續入學,不存在違規。

「教育局說事後判定是學校違規招生。」畢桂慶回憶,泰州市教育局說這件事應由興化市教育局解決。

興化市教育局則告訴家長們,該校的年檢和招生指標是泰州市教育局直管的。

畢桂慶認為兩個教育局的說法和現實情況是矛盾的。

「如果確實對招生地區有限制的話,應該和其他四所高中一樣標註出來。」畢桂慶說,此外學生們已經上了半學期的課,期中考試等都是全市統一進行,如果多了這麽多張試卷,發卷、閱卷的時候教育局不會沒有察覺。

對此,泰州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此事由泰州市教育局職業教育與社會教育處處長王春蘭負責,截至發稿,王春蘭辦公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此前,王春蘭接受中國之聲採訪稱,該平行招生計劃是針對各地中考滑檔的過線生的招生計劃,是給高於生源地高中控制線的學生提供的選擇,這些學生不屬於該範疇。

此外,泰州市中考錄取結束後,教育局官網會有相應的錄取名單,平行志願的也有,不在名單的學生不可能被錄取,學生直接在學校報到沒有錄取效力。

中國新聞周刊在泰州市教育局官網未查詢到王春蘭所說的錄取名單和相關公示。

「38人不是確切數字」

馮進的孩子從泰州市姜堰區來到板橋中學就讀,也是38個學生之一。

「發現沒有學籍之後我們就找學校和興化教育局,他們就一直說在辦理中。」馮進直到現在也不知道招生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們之前從來沒有懷疑過,教育局官網發的招生簡章,我們就看條件符不符合,然後報名。」

對於學籍問題,興化市教育局表示是學校違規招生,違規招生的學生將全部清退。

中國新聞周刊致電興化市教育局和板橋中學,截至發稿,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興化市教育局給家長提供了解決方案,由興化市教育局集中給沒有學籍的學生辦理職業高中學籍,並由教育局召集教師在職高內給學生們小班授課。

對此,家長們並不能接受。

馮進表示,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人對他們的遭遇給出明確的解釋,也沒有任何機構表示將對此事負責。

在馮進的家鄉,這件事成了街頭巷尾人們的談資。

學生們在學籍和疫情的雙重壓力下,心理狀態也受到了影響。

眾說紛紜中,還有很多待解的謎團。

記者注意到,在《泰州市2019年普通高中學校招生征求平行志願計劃》中,板橋中學的招生剩餘計劃數267人遠高於表中同列高中的幾十人。

「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沒有學籍。目前38人並不是確切的數字,還有很多孩子是跟著爺爺奶奶在家的,他們可能也不了解發生了什麼。」馮進說。

對此,38名學生的代理律師張華利認為,「根據法律規定,學校應該鼓勵教育,對此情況應當補辦學籍,而不是直接清退學生,應該保護受教育者的合法權益。」

張華利表示,對於發布虛假招生簡章或者廣告騙取錢財的學校,應當由相關部門責令限期整改,情節嚴重的吊銷辦學許可證。

此外,教育部曾推進高中階段考試招生信息公開制度,教育部門應及時向社會公布考試招生政策、招生計劃、錄取結果,並對此過程進行監督。

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2017年,泰州市就曾發生一民辦中學500多名學生沒有學籍,無法報名參加高考,泰興市教育局招生辦相關負責人曾就此事對澎湃新聞表示,此事故系該校違規招生,導致學生不具備高考報名資格。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認為,對於招生,各地教育部門應該進行長期的監督和公開透明的公示。

「很多都是不透明的,就沒法找出問題到底出在哪兒。」程方平表示,當下的核心不是單單的追究責任,而是應該如何解決問題,高考對學生來說非常重要,應該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內積極地解決。

「清退是一個比較強勢的行為,我們從來講的都是辦人民滿意的教育,強勢會欠妥。」程方平表示,目前無論是從招生、收費、考試等各個環節都是有記錄的,可以通過梳理證據,來尋找解決辦法,「學校的權利是有限的,學生的權利也是有限的,這時候地方政府的服務意識和能力就要有所體現了。」

9月10日,板橋中學對沒有學籍的學生進行清退,學生們只能選擇職高學籍或另尋出路。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