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打法律戰,美國大選會翻盤嗎?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微信id:thepapernews

作者:車欽儀

(作者畢業於美國弗吉尼亞大學歷史系,專攻美國法律史)

美國東部時間11月7日中午,主流美國媒體紛紛宣布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勝出,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

由於美國獨特的選舉人制度,從11月3日選舉日以來各州的計票情況都受到廣泛關注。

其中賓夕法尼亞州、喬治亞州、威斯康星州和亞利桑那州等搖擺州的開票過程更是備受矚目。

而共和黨候選人、現任總統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則在7日前就開始在數個搖擺州發起多起訴訟,宣稱選票統計過程中存在非法行為,要求不同州縣停止計票、排除部分選票或全面重新計票。

這一系列法律挑戰究竟勝算幾何?是否會重演2000年最高法院一紙判決改寫大選結果的局面?

重新計票,幾無影響

特朗普本人和競選團隊都曾暗示,數個翻藍的搖擺州出現了選舉舞弊的情況,其中特朗普競選團隊經理比爾·施特平(Bill Stepien)於11月4日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表示,特朗普將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計票,關於是否也將在其它州進行重新計票也引起大範圍討論。

但在幾個關鍵州,即使重新計票,特朗普也基本不具有任何優勢。

以威斯康星州為例,該州選舉法律沒有對自動重新計票作出規定,但如果選舉中兩名候選人選票差距小於總選票數的1%,落敗的候選人可以要求重新計票。

目前,威斯康星州已開出99%的選票,拜登以2萬多票的優勢領先特朗普,得票率僅比特朗普多0.7%,特朗普方面可以依法要求重新計票。

然而,只有當兩名候選人相差票數小於總票數的0.25%時,州政府才會承擔重計的支出,高於0.25%小於1%的情況下相關花費則由重計申請人承擔。

這一開銷高達數百萬美元,如2016年綠黨候選人吉爾·斯坦因(Jill Stein)在該州要求重新計票共花費超過350萬美元,而眼下特朗普競選團隊幾近破產,無法獨力承擔這一巨額開銷。

目前唯一已經宣布將進行重計的是喬治亞州,其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於上周五晚間宣布,在已經開出的99%選票中,拜登僅以1000多票領先,鑒於差距過小喬治亞州將進行自動重計。

雖然並未言明,但預計此次重計費用將由州政府承擔。

如果重計後兩名候選人票數差距小於總選票數的0.5%,落敗方可以要求再次重計。

如果其他州的選舉結果不變,喬治亞州的16張選舉人票依然不足以使特朗普留在白宮。

而在亞利桑那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預計特朗普團隊將沒有機會要求重計。

亞利桑那州不允許候選人提出重計要求,只有在候選人票差小於總選票數0.1%時才會進行自動重計。目前該州開票已經行98%,拜登領先近1.7萬票,約為總選票數的0.6%,高於法律要求。

賓夕法尼亞州法律規定的自動重計標準則為0.5%,同樣不適用於特朗普。

賓州開票已進行了99%,拜登領先約4.5萬票,相差0.7%,且預計拜登的領先優勢可能進一步擴大,使自動重計的可能性接近於零。

特朗普在賓州可以主動要求重計,然而依然需要承擔巨額費用,這一費用只有在選舉中發現「重大過失或詐欺行為」時才會由州政府承擔。

賓州訴訟,變數尚存

相比於斥巨資要求進行幾乎不可能翻盤的重新計票,特朗普的律師和共和黨在賓州的一系列訴訟顯得更加高效和有威脅性。

雖然選舉日是11月初,但關於投票規則的兩黨之爭早在數月前就已開始。

賓州共和黨今年6月於賓州州級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判決由民主黨執掌的州議會所通過的延長郵寄投票截止日期的相關法律無效。

賓州最高法院9月作出判決,考慮到新冠疫情對民眾親自投票的影響,批准各地選舉局(board of election)將11月3日晚上8點前蓋上郵戳、6日晚上5點前收到的郵寄選票作為有效選票計入。

考慮到拜登持續呼籲支持者郵寄投票,當時各界人士均認為延長選票截止日期將使民主黨受益,而選舉日後開出的郵寄選票對於拜登的壓倒性支持也證實了這一分析。

不能接受這一判決的共和黨人,迅速決定上訴至聯邦最高法院。

聯邦最高法院於10月19日對此案裁決的投票結果為4比4。

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與三名自由派大法官索托馬約爾(Sonia M. Sotomayor)、布雷耶(Stephen Breyer)和凱根(Elena Kagan)一並投下反對票,而四名保守派大法官托馬斯(Clarence Thomas)、阿利托(Samuel Alito)、戈薩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則投出贊同票。

由於此時金斯伯格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已逝世,補位的巴雷特大法官(Amy Comey Barrett)尚未通過任命,缺了決定性的一票,認為延期能保證民眾選舉權的自由派與認為這一問題應由立法機構而非法院解決的保守派僵持不下。

但平票的結果,使得聯邦最高法院無法推翻賓州最高法院的判決,等於是否決了賓州共和黨人要求中止執行該州最高法院命令的要求。

共和黨於10月24日再次上訴,要求聯邦最高法院正式受理此案並加速判決。

賓州司法部副部長德龍(J. Bart Delone)此時提出了折中的解決方案:計入3日晚8點至6日晚5點期間收到的合格選票,但單獨存放,如果日後仍有爭議可以單獨查驗。

有了這一承諾,聯邦最高法院10月28日以8比0的投票結果,再次否決了共和黨上訴。

阿利托大法官在判決書中寫道,雖然他認為「這一問題具有國家重要性」,且「賓州最高法院很有可能違反了美國憲法」,但在11月3日選舉前沒有足夠的時間做出明確判決,故維持原判,保留選舉後再討論相關選票合法性的可能。

這一可能性也成為了特朗普在失去賓州領先優勢後抓住的救命稻草,其競選團隊於11月4日上書最高法院,要求法院下令賓州相關機構停止計票,並宣布3日晚5點後收到的選票無效。

阿利托大法官於11月6日駁回停止計票的請求,但要求各縣選舉局將晚到的選票單獨存放並單獨統計。同時,阿利托法官要求各方於11月7日下午2點前向法院提交補充信息,說明實際情況。

隨後,賓州司法部長夏皮羅(Josh Shapiro)向法院提交回應,並寫道阿利托的判決是「命令賓州各縣做州政府已經指示、且各縣已經在做的事情」。

他在回應中表示,賓州67個縣中有63個都已確認選舉局遵守了阿利托大法官和州政府的指令將相關選票單獨存放,且目前沒有理由認為其餘4個縣違反了這一指令。此外,相比於已經統計的常規選票,這批晚到選票的數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賓州Luzerne縣在單獨提交的回應中向法院提出,該縣收到的常規選票有近15萬張,但晚到的選票僅有255張。根據專家測算,全州範圍內類似選票的數量在3000-4000張之間,即使全部宣告無效也依然無法動搖拜登的領先優勢,而在拜登手握其餘多個搖擺州的情況下,更不可能一紙判決翻盤整場大選。

從最高法院的立場考量,判決這批選票無效對於大選結果而言將毫無影響,但將打擊民眾對於最高法院中立性的信任和尊重。

在最高法院改革呼聲日漸高漲的情況下,最高法院在做出任何可能被視為帶有政治傾向的決定時都勢必格外謹慎。

同時,賓州大量民眾是在得到最高法院對於他們郵寄選票有效性的保證後才寄出選票,如果此時在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確實存在舞弊和欺詐的情況下宣布選票無效,也將對最高法院的信用做出重大打擊。

然而,也不能徹底排除最高法院宣布選票無效的可能性。

判決這批選票無效將對日後的選舉產生深遠影響,不僅將限制州法院對於選舉方式的干預,更將降低各州未來調整投票截止日期和方式的意願。

而偏向中立的羅伯茨首席大法官和3名自由派大法官,無法與5名保守派大法官抗衡,判決取決於一票之差。

根據目前的各種情況看來,2020年美國大選已經有了明確的勝者,特朗普團隊試圖通過法律途徑扭轉敗局但也無力回天。

除非最高法院做出出人意料的判決,否則民眾和媒體將把注意力轉移到拜登的權力交接計劃上,任由特朗普選擇以何種方式謝幕。

閱讀原文

美媒:一名美軍士兵在南海失蹤,美日共同搜救中。

xxx

新華社引述專家:中國擴大進口為主動選擇,有助於全球經濟復甦與增長。

xxx

美國大選明天能出結果嗎?胡錫進:存在多個變數

xxx

票投特朗普就不是黑人?拜登發言不當遭圍剿

xxx

川普成功讓美國足球聯盟NFL公布新規:唱國歌時需起立。大陸網友評論:美國小粉紅。

xxx

美國總統大選辯論即將開始,川普會喊多少次China?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