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雙十一快遞公司價格戰幾時休?

本文來源:IT時報

微信id:vittimes

作者:李丹琦 李蘊坤

10月31日19:00,浙江義烏北下朱村韻達快遞操作部的業務員忙得不可開交。

門口三輛長達4.2米的大貨車一字排開,身穿韻達黃色制服的工作人員從敞開的車廂裏搬出數不清的大麻袋,將其拖至轉運中心的操作口。

麻袋裏裝滿了大小不一的包裹,操作口的分揀員麻利地將一個個包裹取出,放進掃描機器的下方,隨著機器發出「嘟」的一聲,包裹即刻進入轉動的傳送帶,被分揀至快遞面單上對應的城市隔口。

再過幾個小時,2020年的雙11即將開啟支付尾款的通道。

無數「尾款人」在淘寶直播間裏拼手速秒殺到的商品,將從全國各地的倉庫發出。

此時此刻的北下朱村,再過一小時就會開啟每晚最熱鬧的時刻。

沿街數不清的亮著燈的窗戶裏,會有各種主播打開抖音快手,開啟當天的直播。

窗外的街道上飛馳著數不清的藍色「小三輪」,滿載直播間賣出的商品,送到快遞操作部。

▲攝影/馮誠傑

雙11,是電商的狂歡,也是快遞的盛宴。

但自去年行業價格戰全面打響後,不少通達系基層網點和基層快遞員的收入直接受到影響,頻頻曝出多個城市網點停工、罷工的消息。

「大戰」來臨前,義烏各家快遞公司的負責人開啟了一場談判,最終達成了「抱團取暖」的共識,這才短暫終結了以低價換市場的惡性競爭。

電商村的快遞「合謀」

快遞價格一直備受關注。

雙11來臨前,有網友在貼吧、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貼出浙江義烏、廣東澄海等地發往全國快遞價格上調的通知。

截圖顯示,為應對快遞旺季場地、運輸、用工等費用,上調快遞價格。

「雙11期間快遞價格都會上調,公司總部10月26日就下了漲價通知,但我等到10月30日才跟客戶逐個通知漲價事宜。」

位於義烏市「中國網店第一村」青巖劉村的快遞網點負責人說:「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獲得更多的客戶。如果別家快遞宣布漲價0.5元,我這邊就漲價0.4元,確保彼此之間保持一定差距。」

▲攝影/馮誠傑

義烏這座直播帶貨產業如火如荼的城市,是國內最集中的小商品集散地。

據交通運輸部最新數據,義烏的快遞量已位居世界第一,當地的快遞價格堪稱全國窪地,一度出現過「每單8毛,快遞發全國」的「屠殺價」。

不過,這樣的價格幾乎很難覆蓋成本,基本上是做一件虧一件。

如果不降價,則意味著自己的市場佔有率會被其他快遞企業占領。

快遞一漲價,客戶就坐不住了,這往往是「挖牆腳」的好時機。

當客戶覺得合作網點漲價太狠,立刻就會去向別家詢價,漸漸上演一場停不下來的「追逐遊戲」。

▲攝影/馮誠傑

也許是察覺到漲價帶來的市場動蕩,就在雙11預售發貨日前夕,青巖劉村的四通一達以及極兔、天天等幾個快遞網點負責人來了一場特別的聚餐。

他們互相承諾,即使別家的客戶想「跳槽」,自己的網點也不會降價接單。

「只有團結起來才能保住這個價格,讓大家別虧得那麽慘。不然可能雙11還沒結束,幾家快遞就因為價格不斷觸底打起來了。」其中一位網點負責人說道。

利潤進一步下探

義烏的快遞價格戰由來已久。

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百世匯通在義烏開啟了「均價銷售」的策略,攪動了快遞行業的池水,打破了快遞江湖的平衡。

這一招非常有效,四通一達不得不采取跟進策略。

數據顯示,2020年1月-9月,義烏以597189.5萬的快遞量穩居全國第一。

如此龐大的市場,對於快遞企業而言是必爭之地。

▲圖源/中商產業研究院

「義烏價格戰這麽激烈,是因為收件的單量多,即便此前都是虧損,但只要拿下雙11、雙12這兩個節點,至少能保證一年的盈虧平衡。

義烏一位快遞網點老板給《IT時報》記者算了這樣一筆賬:

總部給我們的派件費是0.65元/票,義烏轉運中心收0.25元/票的操作費,實際到我們手上之後還有0.4元/票,正常情況下,我的網點一天需要派送6000單,按照1元/票的價格付給快遞員6000元,我虧3600元。

虧損只能從收貨來彌補,以一天收10萬件的單量計算,除去支付給總部的面單費、中轉費,到手的利潤為1萬元,減去3600元的虧損,在不算場地租金、設備折舊、水電費的情況下,我們一天還能賺6400元。

在義烏的電商大商家、優伊服飾電商運營部負責人陳學輝看來,即便快遞宣布漲價,快遞費相比去年仍然處於低價。

▲攝影/馮誠傑

「去年雙11,快遞每票的均價為2.3元-2.4元,今年漲價後快遞均價在2元左右。其中,韻達、圓通的價格為2.1元/件,中通的價格是2.3元/件。」陳學輝說。

低價競爭的後果,是快遞企業的凈利潤不斷下滑。

根據韻達快遞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共完成快遞業務量43.34億票,凈利潤12.96億元。

而在今年上半年共完成快遞業務量達56.29億票,凈利潤僅為6.81億元。

▲圖源/韻達財報

短短半年時間,韻達快遞的快遞業務量增加了12.95億票,但是單票的利潤卻從0.299元下跌到0.121元。

快遞價格戰何時休?

今年上半年,一只來自東南亞的「兔子」——極兔快遞殺進中國快遞市場,以低價策略分食快遞市場的蛋糕。

據《電商在線》10月的報導顯示,極兔快遞的日訂單破1000萬。

同樣入場的新軍還有眾郵和豐網,雙11在即,三家快遞為了獲得更多的訂單,勢必會進一步加劇快遞價格戰。

低價換取市場,還有一種結果就是遭到價格戰的反噬。

義烏一位快遞網點老板告訴記者,因為快遞企業的加盟制度,價格戰背後的損失最終會轉嫁給末端的加盟商和快遞員,這對他們也是一種傷害。

▲攝影/馮誠傑

據公開資料顯示,加盟式快遞企業中,40%加盟商是虧損,50%加盟商盈虧持平,只有10%賺錢。

早在此前,包括申通、百世、韻達等快遞公司在內的不少網點出現爆倉現象。

《IT時報》記者近期在一份名為「申通停發的區域及網點」匯總名單上看到,包括上海、浙江、江蘇、山東、安徽、湖南等20個省份的61個區域的快遞已經停發。

一份「百世快遞全網末端停發攔截榜」上,百世快遞有包含陜西、江蘇、河北、安徽等6個省份的13個區域停發。

在一份韻達的通告上,韻達包含江蘇、新疆、陜西、吉林等7個省份的11個區域也已經停發快遞;在天天快遞全國盲區異常區域表裏,包括河北、山西、福建、上海、浙江、安徽等近20個省份的上百個網點,天天快遞全網停發。

儘管各家快遞企業已經準備了充足的人力和運力為雙11保駕護航,但末端快遞網點「失靈」,難免讓人開始擔憂雙11的快遞效率。

快遞戰價格何時停止?

在北下朱村一位較大的快遞網點負責人看來,爆倉、倒閉的網點到底是極少數,根源也不是派費低,是因為那些網點不懂得精細化管理,控制不好成本核算。

為了搶一個客戶無底線降價,自然要被淘汰。

「目前,網點有30幾名快遞員,收入按件計費。人均每個月的派件費在3000-5000元,攬件費則取決於他們和供應鏈的關係,通常是3000元起步,最高的攬件費可達10000元。在價格方面,雖然韻達每單比別家貴0.1-0.2元,但是服務規模卻是整個北下朱村最大的。」

▲攝影/馮誠傑

需要注意的是,儘管快遞價格戰打得熱火朝天,但繼續打下去已經成為行業共識。

今年9月,中通快遞在港二次上市,在招股書中明確表示,「為了保持具有競爭力的定價並提高利潤率,必須不斷控制成本。我們過往的派送服務市場價格有所下降,未來可能會繼續面臨定價下降的壓力。」

閱讀原文

淘寶無臂主播一天賺200塊:不接受打賞,賣貨讓我覺得自己有用

xxxx

網紅經濟宛如淘金,「網紅補習班」績效卓越,一年融資人民幣五千萬。

xxx

一位中國草根創業者,做什麼都賺,現在賣男裝年營業額過億,為何他總能抓住風口?

xxx

從阿里、大潤發的合作看618網購節,「電商已是過往,新零售成主場」?

xxx

【人生不想輸,直播去義烏】大批「主播」正湧入中國批發聖地義烏「淘金」

xxx

山寨「山寨大王」拼多多的【拼少少】玩真的,已有多家品牌合作,傳日均300商家諮詢。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