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學生病逝17年未能安葬,家屬聲稱醫院拒開死亡證明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微信id:chinanewsweekly

作者:陳威敬

逝者17年後仍無法安息

2020年10月17日,胡月琴再次帶著復雜的心情去到寶山殯儀館。彼時,兒子李奇樂的屍體已經在那停放了6354天。

2003年4月3日,李奇樂因腹部疼痛前往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就診,被診斷為急性重症胰腺炎。住院後,歷經多次手術,52天後他因搶救無效身亡。

胡月琴稱,因欠繳醫藥費12餘萬元,院方拒絕提供李奇樂的死亡醫學證明,致使殯儀館方無法將李奇樂的遺體火化,目前又產生了20餘萬元的冷凍保管費。

院方稱因時間跨度較長,事件仍在調查中。

有律師表示,出具死亡醫學證明書是醫院的法定義務。

複印病歷資料時

未發現死亡證明書

李奇樂,歿年20歲,系大二學生,家中獨子。胡月琴稱,李奇樂住院期間的治療費及藥品、血濾的費用共50餘萬元。

「我們家就是普通的工薪家庭,我丈夫因為心血管病多年分文未進,當年家裏每個月只有兩千來塊錢,積蓄也只有一兩萬」,胡月琴介紹,為了兒子的醫藥費,家中掏光了家底,與親戚朋友借了約20萬,再加上由李奇樂所在大學師生募捐的一部分錢,才湊出了40餘萬,「實在是給不起了」。

為此,胡月琴曾多次給時任新華醫院院長寫信,請求暫緩繳費。

在兒子病逝後,胡月琴稱,家屬曾多次要求院方出具死亡證明,被告知需要繳清醫藥費。而沒有死亡證明就不能銷戶,也就拿不到火化證明,不能將遺體火化、安葬。

由於遺體被醫院移送殯儀館,夫妻二人遂與館方協商讓遺體多停放一些時間。為此,胡月琴稱自己又給上述新華醫院院長寫了四封信,但也都沒有回音。

李奇樂去世後一個月,胡月琴稱自己及丈夫在回憶當時共同會診的專家意見並自行檢索相關資料後,認為院方在治療過程中存在「重大過錯」。他們就手術開刀的選擇、主治醫生多次拒絕病人轉院、未及時通過CT觀察病情、院方扣留部分病歷資料等情況提出質疑,並向當地公安報案。

但隨後公安給出了不予立案的決定,並建議胡月琴等前往醫院復印病例資料。胡月琴稱,在此次院方拿出的病例資料中,並不包括死亡醫學證明書。

2003年9月,院方對胡月琴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其償還醫療欠費,訴訟狀中稱「當時請瑞金醫院和新華醫院普外科會診,均認為有急診手術症狀,術後患者出現嚴重的全身性感染」。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判決胡月琴支付欠繳的醫藥費,楊浦區人大常委會發函稱「為避免矛盾激化,暫緩執行」。

此後多年,胡月琴及丈夫奔走多個機關部門起訴、上訪。2016年,丈夫的突然病逝讓胡月琴有些「慌了」,「因為我也有三高毛病,我害怕我哪一天中風了,腦梗了,老年癡呆了,兒子怎麽辦?」

2018年3月5日,新華醫院在回復胡月琴的信訪函中說到,「根據相關規定,屍體存放超過一定期限,且公安機關未有明確結論,屍體應由公安機關處理」。

同年12月21日,上海市衛健委答復胡月琴的信訪事項稱,「經查,患者李奇樂的病史資料中存有《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第一聯」,並通知她可前去辦理復印手續。隨後,胡月琴前往醫院復印死亡證明,並到派出所註銷李奇樂的戶口,辦理殯葬證明。

此時,殯儀館的冷凍保管費已近20萬元,胡月琴仍然無力將兒子火化、安葬。胡月琴稱,院方拿出的死亡證明開具日期為2003年5月25日。她認為,上述費用是新華醫院沒有提供死亡證明造成的,應由新華醫院承擔。

現年67歲的胡月琴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眼下她最迫切的訴求就是盡快把兒子的遺體安排好,「其它的事要看以後身體允不允許」。

律師:提供死亡醫學證明

是醫院的義務

新華醫院宣傳部門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因為事件久遠,當年的一些醫護人員已經離開工作崗位,院方也在進行相應的調查,目前無法給出更多的答復。

此前曾有院方工作人員答復紅星新聞稱,胡月琴的很多溝通環節都不是直接與醫院對接,所以「沒辦法給她」。

2019年1月25日,新華醫院在答復胡月琴的信訪函時曾表示「醫療機構只要在公民正常死亡送醫前提下開具,因患者家屬質疑醫方治療過程,且進行了刑事控訴。在司法機關未定結論前,無法對該患者認定為正常死亡,故鑒於當時情形院方無法正常開具醫學死亡證明。」

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醫院不能以與家屬之間的債權債務關係來對抗其自身出具死亡證明的法定義務,在死者家屬未結清醫療費的情況下不出具死亡證明合理但不合法。

「《死亡醫學證明書》是判定死者死亡性質的基本法律依據,根據《殯葬管理條例》、《上海市醫療機構病人遺體管理規定》等相關規定,出具死亡證明是醫療機構的法定義務。」 付建介紹,上述證明書應有多聯,其中第一聯由出具單位留存。

就遺體移交的流程問題,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範辰介紹,依據1998年版《上海市醫療機構病人遺體管理規定》第五條,病人家屬在病人死亡後,應持《醫學死亡證明書》及時向公安部門辦理死亡證明手續,並憑死亡證明向殯儀館辦理遺體火化手續,通知殯儀館至醫療機構接運病人遺體。

「因醫院一直拒絕開具死亡證明,致使李奇樂家屬無法辦理死亡證明手續,無法辦理遺體火化手續,此責任應由醫院承擔。」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