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歲,帶兩個小孩,我在杭州送外賣

本文來源:錢江晚報

微信id:qianjiangwanbao

作者:陳馨懿

在商場的奶茶店裏,穿著亮色工作服的外賣員很常見。

但像王娟(化名)這樣,留著中長頭髮、牽著一個孩子的卻很少見。

她時不時在杭州城西一家奶茶店外拍孩子跳繩的視頻,又帶著孩子吃起了店裏的面包。

「你在這等媽媽,媽媽回來之前不要出店門。」說完這句話,王娟戴上頭盔,去跑下一單外賣。

32歲,兩個孩子的媽媽,杭州女騎手。

這是王娟在杭州的身份和生活。

11月2日,接到讀者的爆料後,小時新聞記者見到了王娟。

每天下午短暫「下線」,外賣間隙裏接孩子放學

下午三點,王娟「下線」:暫時停止接單。

她沒怎麽吃飯,因為中午是最忙的時間,好好吃頓飯算是一種奢侈,更多時候是路邊隨便買點。

比起吃飯更重要的是接小學一年級的兒子放學。

幾乎每個工作日,學校都在三點半放學。

「有時下線不及時,比如剛好三點鐘來一個單子。那我就要趕不及了。」

王娟說,每一單的規定時間是半個小時,騎車倒還好,就是取餐、送餐,都得把車停在綜合體或者居民區外,再走進去,耗了不少時間。

「趕不上我只能打電話麻煩老師再幫忙帶一會兒。」

這時的王娟換上了備用車——一輛電瓶車的電沒法支撐那麽多路程,沒電了就得回家騎備用車。

最忙的還是周五和周日,因為王娟還有一個在臨安讀三年級的女兒要接送。

女兒在臨安讀寄宿學校,每周五和周日的下午,得接送。

但周末的王娟依然要工作,一個月30天,外賣員需要滿勤27天。

好在她只需要負責一家奶茶店的外賣,這個店離家和兒子的學校都比較近。

「我們站長照顧我,這個奶茶店不會跑得太遠,單量也不多,大多數時候可以準時下線接娃。」

「我不是很在乎單量。」在王娟的兩個身份裏,「母親」要高於「外賣員」。

外賣員只是一個短暫的職業,這也不是她第一次送外賣。

2015年,她曾經跑過兩個月的外賣。

「那時候距離年底還有兩個月,別的工作也不好找,乾脆先做外賣,過了年再找。」今年,在距離過年還有三個多月的時候她又做起來外賣。

老家安徽的王娟今年32歲,從17歲開始工作,最開始在老鄉介紹的廠裏工作。

2011年結了婚來到杭州,做過送奶工、奶茶店員、房產中介等等:「早點上班沒事,主要是能早點下班。」

孩子留在奶茶店,抽空完成家庭作業

王娟的一天真的很忙。

她的丈夫是一名網約貨運司機,工作時間不穩定,家庭的責任更多地到了王娟身上。

作為母親,照顧孩子的任務不斷穿插在她送外賣的間隙裏。

早上七點起床,做個早餐,送兒子上學。

在家做兩個小時的家務,十點鐘開始送餐。

中間暫時下線接娃,傍晚六七點停止工作,回家做飯,吃飯洗澡輔導兒子作業,有時要到晚上十點半才能忙完。

接回兒子這一段時間,原本孩子是交給婆婆幫忙看的,但最近婆婆住院,王娟只能把孩子帶到奶茶店,等她下班:「跳繩是體育作業,每天都要傳視頻打卡的。」

兒子看起來倒是很適應。

他對外賣很好奇,總是問王娟外賣要送給誰、怎麽訂,還有他最關心的「我能不能喝」。

不過只要媽媽交代了,兒子就會乖乖待在店裏。

「他還挺乖的。以前做別的工作,也需要他自己呆在家裏看電視,比較習慣了吧。」

奶茶店的鮮店長記得這個跟著媽媽送外賣的男孩子。

「男孩子的姐姐也碰到過,兩個孩子不是很調皮的那一種,在外面喜歡跳繩,在店裏比較乖。」

等待媽媽那兩個小時裏,孩子喜歡在櫃台邊探頭探腦,指著做出來的一杯杯飲料問店長,「這是什麼呀?怎麽做的?」

鮮店長說,孩子媽媽這樣的情況,店裏理解也包容:「她和我們說的話,我們絕對會幫她看好孩子的,放心。」

「很多孩子幼兒園就開始上補習班,他有點跟不上。拼音比較吃力,數學題倒是會做,就是看不懂題目的字。」

除了體育作業,語文和數學的作業還是得等到王娟下班以後。「我做完飯之後才能開始教他寫作業。」

學校還布置了每天半個小時的課外閱讀,需要家長簽字,「現在好一點,以前晚上八點老師就會在群裏提醒,被老師點名還沒完成,好丟臉。」

不久前,她還和丈夫感嘆「我們都好久沒有一起逛過街了」。

「以前我有點強迫症,吃了飯就要洗碗,洗了澡就要洗衣服拖地。現在太累了,什麼事都想著留到第二天早上做。」

帶娃是筆經濟賬,還是想抽出時間提升學歷

在工作和孩子之外,王娟自己的生活剩下得真的不多,「我的興趣愛好……賺錢算不算?」

結婚前,王娟喜歡跳舞。

「那時候下班就去跳舞,舞廳十塊錢三個人,和女朋友一起跳雙人交際舞。」

但結婚,尤其是生了孩子之後,感覺「錢不怎麽夠用」。

這次送外賣前,她找了兩個月的工作,都不是很滿意,「工資三千多,六點下班。那就得報個晚托接孩子,要花一千,就不剩什麼錢了。」

王娟給兒子報了個輔導班,每個月花費將近三千。

她想過,像女兒那樣上了小學三年級,功課上就不需要輔導得那麽仔細了。

省下來的時間她可以用來提升學歷。

王娟內心很清楚眼下自己所處的困境:學歷不高,兩個孩子,年紀也大了,找工作真的有很多的限制。

她甚至沒時間迷茫,只想著爭取一切可以爭取的時間:「32歲是一個很尷尬的年齡,35歲往上,招工要麽要學歷,要麽要技術,到時候就不好找工作了。」

閱讀原文

滴滴確定進軍外賣市場,騎手月薪人民幣一萬元招募中。

xxx

離婚啟示錄:好萊塢明星婚姻的十年之癢

xxx

「餓了麼」施壓商家,春節期間不要用「美團」,否則變花樣整你

xxx

2017年中國消費客訴重災區TOP10,共享單車、外賣、校園貸均入選。

xxx

中國外賣大數據,2020年市場規模破7000億人民幣,用戶達6億人。

xxx

中國外賣騎手的工資是如何計算的?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