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正在拼命找錢

本文來源:AI財經社

微信id:aicjnews

作者:駱華生 徐曼菲

一邊省錢,一邊找錢

每過幾個月,愛奇藝就會因為「找錢」這件事成為焦點。

最新一次是在今年6月,路透社報導稱,騰訊有意投資愛奇藝,並成為後者的最大股東。

傳聞並非空穴來風,據AI財經社了解,就入股事宜,騰訊已經啟動了與愛奇藝的第二輪談判,但到達落定,或許還早。

在此之前,業內傳聞的愛奇藝新股東名單,已經出現過字節跳動、小米和阿里。

但不管新股東是誰,愛奇藝與現有大股東百度之間的關係已經漸行漸遠。

最直觀的體現是,對比優酷和騰訊視頻的富養,百度已經不再給愛奇藝更多資金和資源上的支持。

與此同時,百度正在探索的多個新業務,有部分已與愛奇藝現有業務重疊。

百度曾在2019年宣布加碼短視頻聚合平台「好看視頻」,愛奇藝也大力推進其旗下短視頻平台「隨刻」。

或許是看到了雙方在短視頻業務上勢單力薄的處境,一直到今年5月份,雙方宣布愛奇藝號和百度好看視頻在內容一鍵分發方面實現互通互聯。

更上一次業務協同,已經要追溯到2018年5月,百度將其旗下電影票務平台糯米影業以2億美元轉讓給愛奇藝。

不過這塊業務沒能發揮「1+1>2」的效應。

這塊最初被寄托希望與愛奇藝影業形成線上線下營銷體系整合的業務,如今已經消失在淘票票與貓眼把持的在線票務雙寡頭格局以外。

另一方面,百度於近期傳出將收購YY的國內業務,而據AI財經社了解,此消息屬實。

這也是在去年5月改組移動生態事業群的基礎上,百度就直播 短視頻業務邏輯的有力補充。

而愛奇藝旗下的直播業務奇秀直播從今年4月份下架整改,到近期回歸公布新的主播招募計劃,期間一直未進入到百度直播業務的規劃之內。

儘管百度相關負責人曾在社交平台上表示「愛奇藝是百度內容生態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會一如既往支持愛奇藝發展」。

但實際業務運作上,愛奇藝對於百度而言,於關鍵業務上的協同效應,已經遠不如騰訊的新文創、阿里巴巴的大文娛或字節跳動的內容版圖來得明顯。

在資金方面亦如是,距離愛奇藝上一輪融資已經過去了近一年半。

2019年3月,愛奇藝曾完成12億美金的可轉換優先債券發行。

但身處燒錢的視頻網站行業,這筆錢無法支撐太久。

在業內人士看來,愛奇藝對資金的渴求仍舊是極大的。

今年愛奇藝主推的懸疑類型劇場,以《隱秘的角落》小爆、「迷霧劇場」品牌口碑提升告終。

在本月的愛奇藝悅享會上,愛奇藝進而宣布了聚焦戀愛題材的「戀戀劇場」和主打喜劇內容的「小逗劇場」,而想要打造這些劇場的影響力仍舊需要大量的優質內容補充。

愛奇藝在現場公布了約200個片單。

實際上,內容支出成本曾在愛奇藝的財務表現裏連年看漲。

據財報顯示,愛奇藝2018年的內容成本同比增長67%。

2019年,愛奇藝著重推行控制成本策略,這一年內容成本僅比2018年增長了6%,但仍舊高達222億元。

壓縮成本的主要抓手是在內容上控制力更強。

據一位影視公司合伙人透露,今年初,愛奇藝在內部成立了一個新部門,主要職能就是加強製作管理,「說白了就是控制成本」,前述人士還表示,愛奇藝現在對每個劇組的成本控制十分嚴格,顆粒度可以卡到日租金幾百元的群演。

從製作端節省成本將是今年愛奇藝的運營重點策略,特別是在一些優質內容上嘗試了付費點播模式後,愛奇藝更加堅定要從製作端遏制浪費。

「迷霧劇場口碑是很好,但其中最大爆的《隱秘的角落》,由於單集製作成本比較高,內部核算下來,只能說是基本打平」,對現階段的愛奇藝而言,省錢仍舊是第一要務。

另一方面,作為目前業內愛奇藝最大的競爭對手,騰訊公司副總裁孫忠懷則在不久前召開的2021騰訊視頻V視界大會上透露,未來三年,騰訊視頻將投入近千億內容成本費用,支持內容生產。

而就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騰訊視頻對外公布的虧損金額是30億元,僅為同期愛奇藝的三分之一。

這對愛奇藝而言,無疑是一種打擊。

也曾有過蜜月期

時間倒退回2010年,在公司元老任旭陽的牽頭下,百度籌建視頻網站業務,並拿到了一家美國私募股權投資公司的5000萬美元註資,正缺一個CEO。

據說呈遞給李彥宏的候選人名單有上百人,其中就包括酷 6 網李善友和優酷古永鏘,李彥宏最後選擇了前焦點網創始人龔宇。

任旭陽找到龔宇時,曾向他力薦「Hulu模式」,即網站上沒有UGC內容,只做長視頻和專業內容免費給用戶看,同時網站賺取廣告費,這也正是愛奇藝最初的雛形。

此後多年間,百度對愛奇藝投入巨大,從資源到現金予以全方位支持,包括促成愛奇藝對PPS的收購,百度曾為此支付3.7億美金。

自2012年開始披露愛奇藝的內容成本後,百度在內容上的投入幾乎連年翻倍,到2016年時,已達到78.64億元。

這在資本市場上拖累了百度的股價。

2016年初,為了擺脫百度為愛奇藝輸血的困難,李彥宏和龔宇發起了對愛奇藝的收購要約,計劃以28億美元對愛奇藝進行私有化。

但由於遭到定價過低的質疑,以及當時國內戰略新興板和註冊制的推遲,讓投資人們看不到愛奇藝短期內可在國內上市的希望。

2016年7月,百度不得不宣布終止李彥宏和龔宇對愛奇藝發起的股權收購計劃。

實際上,早在李彥宏「中間頁」戰略崩塌後,其與愛奇藝的關係就陷入了尷尬。

因此燒錢意願也不再強烈,幾乎也是在這一時期,百度為愛奇藝引入了新的戰略投資方小米。

而對於是否要正式接下愛奇藝,小米內部也曾展開過激烈的討論。

效仿樂視生態模式,小米內部一度認為內容平台和硬體產品有更好的耦合度,在內部也探討過小米影業和愛奇藝原創電影業務合作的可能性,但這筆投資在後來也不了了之。

當時與愛奇藝齊頭並進大舉燒錢的業務,還有百度的O2O戰略,百度內部主張孵化百度系獨立企業,在外面尋求融資。

於是乎,百度視頻順理成章分拆,融資十億元。

儘管其當時主打視頻聚合業務,但與愛奇藝已經形成無形競爭。

2017年,百度更是提出了ALL in AI的口號,新任百度總裁陸奇提出了「主航道」和「護城河」的概念,主要指feed流和人工智慧兩大業務,而與不歸屬於這兩大業務範疇下的愛奇藝業務聯動愈發稀少。

而一直主張以獨立公司運營的愛奇藝,終於在2018年3月登陸納斯達克,兩個50歲的男人齊齊現身,李彥宏和龔宇共同見證了愛奇藝的上市敲鐘,儘管雙方的緊密程度已經大不如前。

與百度在短視頻和直播上相繼挖來原西瓜視頻和虎牙的負責人相比,過去一年,百度對愛奇藝的支持幾乎為零。

相反,由於愛奇藝遭遇美股做空,接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調查,百度的股價還一度被拖累出現恐慌性跳水,跌幅達7%。

據今年4月消息,面對做空危機,愛奇藝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一份澄清文件,其中也提到百度在愛奇藝仍有92.7%的投票權,占愛奇藝總股本的56.1%。

龔宇個人持股1.93%。

相較一年前,龔宇個人的持股數量有輕微上升。

而掌握著主要話語權的百度卻一直在舉棋不定。

愛奇藝一直很迫切地想要找到新的投資方,除了錢之外,也需要一定資源,並以此對接過許多企業。

據一位接近愛奇藝人士透露,在幾次談判的過程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談判是在2019年第三季度。

字節跳動方面張一鳴出馬和龔宇在業務層面上進行談判,兩位理工男見面相談甚歡,其中,張一鳴承諾除本次入股的資金外,未來將持續每年給到愛奇藝一定資金和資源。

當時,字節跳動曾多次對外表示,西瓜視頻平台用戶對綜藝類內容有著更強的需求,所以西瓜視頻自2018年開始不斷加大對專業PGC內容的投入,不僅投入40億元切入綜藝領域,又購買了《亮劍》《血色浪漫》等劇集版權。

但收效甚微,入股愛奇藝將是對字節跳動PGC內容製作力量的極大補充。

另一方面,抖音天然具有娛樂宣發優勢。

這讓無論是字節跳動內部還是龔宇本人都對本次合作充滿期待,希望在內部可以推進本次投資事宜。

顯然,這些條件也讓龔宇有著更大的發揮空間,只是談判最終還是折戟在了李彥宏的環節上。

據一位知情人士回憶,在這次談判後不久,字節跳動就宣布早已入局的搜索業務,疑似以此作為回應。

再度遇阻

字節跳動談判失敗後,騰訊和愛奇藝的談判就格外引外界關注。

有業內人士稱,首輪談判騰訊曾就百度開出的價格打了個五折。

即便如此,從金額上看騰訊這一開價依舊高於字節跳動,另有業內人士認為,以今天愛奇藝的價格看,出得起錢的買家十分稀少,「哪怕是騰訊,也是一筆巨大的投入」。

但問題又出現在了後續整合上,根據騰訊的作風,龔宇大概率要「榮退」,而其他核心管理層保持原地不動。

但考慮到雙方業務的重合度,不排除未來會有和騰訊視頻內部進一步整合的可能性。

參照之前業內整合案例,雙方要麽放棄一款產品,要麽實行雙品牌運行制度。

而後者,將使騰訊背負著巨大的虧損壓力,「別的不說,兩家平台的帶寬成本是肯定要掏的,一年下來也得大幾十億元了」,一位愛奇藝前中層對此估算道。

而所謂的可以降低的內容成本,收效基本要在一年後才能看到,「如果通過整合就可以讓視頻網站行業實現盈利,那騰訊推動這次整合的時間應該更早」,前述人士表示。

從團隊整合方面看,目前愛奇藝的眾多高管中,許多人都是從焦點網時期就追隨龔宇的舊部。

包括現愛奇藝首席營銷官王湘君,負責會員業務的愛奇藝高級副總裁楊向華,負責內容運營業務的高級副總裁耿聃皓等。

對於這一情況,外界推斷很難發生,「他們團隊太穩定了,肯定都是要跟著龔宇的。」

據另一位影視公司負責人表示,目前愛奇藝內部可謂幹勁十足。

從騰訊的角度看,即便入股愛奇藝,最後不繼續推進項目,那價值也會大打折扣,但如果想推進這些項目,相應崗位的負責人就必須留下,「據我們目前了解,愛奇藝在一些項目的儲備上還是很不錯的。」

另有前愛奇藝中層分析,「百度現在的邏輯很混亂,從它買YY也能看出來,百度對流量還是有焦慮的」,考慮到百度目前的市值僅有450多億美金,如果賣掉愛奇藝,短期內是可以獲得套現的,但實際上總市值也會有所下降,「無論怎麽交易,我覺得百度占不到便宜」。

只是留給幾方的時間都已經不太多了。

在百度遲疑的過程中,B站、芒果TV與西瓜視頻正在長視頻領域大肆投入。

不僅如此,長視頻網站還一齊面臨著短視頻侵蝕流量份額的危機。

移動互聯網零和博弈的趨勢愈加明顯,根據Quest Mobile數據,截止到2020年9月,百度系APP的流量下跌了0.6%,取而代之的是短視頻和直播的「吃飽」,字節系APP和快手系APP的流量增速分別達到了3.4%和2.8%,同時,短視頻的廣告收入增速已經達到了30%。

不久前,幾家視頻網站的相關業務負責人還曾短暫的「握手言和」,一起商討應對短視頻狙擊的策略。

截至2020年6月30日,愛奇藝持有現金、現金等價物、限定用途現金和短期投資共計95億元人民幣(約合13億美元),就目前來看,愛奇藝仍舊需要繼續找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