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支付寶)上市被暫緩,財經官媒:監管機關發現問題,為保障投資者利益,暫緩上市

來源:經濟日報

微信id:jjrbwx

作者:金觀平

近期,圍繞金融監管與創新引發的議論,引起監管層關注。頂著史上最強、本年度全球最大IPO之名的螞蟻集團,被暫緩上市了,一石激起千層浪。

此前,螞蟻集團經過各方批准,按相關程序走到現在,正在靜候上市。螞蟻集團啟動上市以來,也廣受市場關注。

近期,有關方面經過進一步了解,發現了相關問題。

本著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一切從維護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廣大投資者利益的角度出發,監管層決定讓螞蟻集團暫緩上市。

螞蟻集團上市按下「暫停鍵」,引發境內外一些人士的猜測和議論。監管部門秉持資本市場「公開公平公正」原則,發現問題、正視問題,就要堅決糾正問題、解決問題。

螞蟻集團已完成上市定價,可謂是全民關注,參與初步詢價的投資者眾多,涉及數以百萬計的股民的切身利益。

暫緩螞蟻集團上市,正是為了更好維護金融消費者權益,維護投資者利益,維護資本市場的長期健康發展。

螞蟻集團當務之急是按監管部門的要求,切實抓緊整改。

維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是資本市場監管層的根本職責。

暫緩螞蟻集團上市,是依據註冊制相關規定,要求擬上市企業在增加信披透明度方面做出實際行動,以切實維護金融市場健康穩定發展。相關企業應該在依法經營、防範風險、社會責任等各方面都作出表率。

事實上,只有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得到更好保護,優質上市公司才能在資本市場上獲得更多資源支持,中國資本市場才能持續健康發展。

此事彰顯了資本市場的嚴肅性,向市場發出明確信號:

註冊制下,資本市場每個環節都有完善的市場規則、嚴肅的監管手段。

市場各參與主體必須尊重規則、敬畏規則,誰也不能例外。

閱讀原文

11月3日,虎嗅網撰文解析螞蟻為什麼被約談。

其中提及:

「支付板塊所占比重有所降低,微貸、理財和保險三大板塊所占比重在持續上升。」

「一邊享受著科技股高估值的紅利,一邊在公開場合炮轟傳統銀行是『當鋪思維』、嘲諷巴塞爾協議像是『一個老年人俱樂部』、扼殺創新,甚至指出『中國金融問題不是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生態系統』..」

「這能不引起金融監管層的『憤怒』嗎?當時,台下坐的是央行前行長、政協副主席,還有上海市委書記。」

  螞蟻集團為什麼「惹火上身」,被監管單位約談?

來源:雷鋒網

微信id:leiphone-sz

上市前夕,風波不斷

按照原定日期,螞蟻集團將於 2020 年 11 月 5 日在上交所和港交所兩地上市。

但現在看來,這一切都發生了極大變數。

被約談事件發生不到 24 小時,螞蟻集團上市便被按下了暫停鍵。

這次約談信息的對外公開,時間點非常微妙。

雷鋒網注意到,就在證監會官網發布上述消息的幾乎同時,中國銀保監會在官方渠道發布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本文簡稱 “意見稿”),並就此公開征求意見。

需要注意的是,網絡小額貸款業務正是螞蟻集團的一項重要業務。

意見稿表示,為了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防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風險,保障小額貸款公司及客戶的合法權益,促進網絡小額貸款業務健康發展,特意制定了上述辦法。

意見還明確了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公司在業務許可範圍、註冊資本、控股股東、互聯網平台等方面應符合的條件;提出了網絡小額貸款金額、貸款用途、聯合貸款、貸款登記等方面的有關要求;還要求不得誘導借款人過度負債;明確客戶信息保護、存量業務整改和過渡期等安排。

比如,意見中談到,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通過銀行借款、股東借款等非標準化融資形式融入資金的余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 1 倍;通過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形式融入資金的余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 4 倍。

意見還表示,對自然人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余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 30 萬元,不得超過其最近 3 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該兩項金額中的較低者為貸款金額最高限額;對法人或其他組織及其關聯方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 100 萬元。

意見還要求,在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 30%。

可以看到,包括螞蟻集團在內,監管部門要對所有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進行監管。

馬雲言論引熱議

螞蟻集團自宣布在科創板上市之日起就一直備受市場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約談之前,螞蟻集團還曾因馬雲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的一番言論引起了熱議,也激起了業內對新舊金融的爭論。

他指出:

1、不必刻意填補歐美有,而我們沒有的空白。

2、永遠重復別人的語言,討論別人設定的主題,會迷失現在,錯失未來。

3、全世界更多在講風險控制,不講發展,很少去想年輕人的機會、發展中國家機會在哪裡。

4、巴塞爾協議像一個老年人俱樂部,要解決運轉了幾十年的金融體系老化問題,系統復雜的問題。

5、但是中國的問題正好相反,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生態系統的風險。

6、P2P根本不是互聯網金融,但不能因為P2P把整個互聯網金融的創新否定了。

7、今天銀行延續的還是當鋪思想,抵押和擔保就是當鋪,但它不可能支持未來30年的需求。

8、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監管,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

9、我們需要的是政策專家,不是文件專家。

10、新冠疫情影響遠超當下討論的技術問題,其影響力不亞於二戰。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