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月經羞恥」,中國20多所高校發起衛生棉互助活動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微信id:thepapernews

作者:喻琰 實習生 楊彩妮 姜龍慶

「我是女生,我來月經。」近日,各地多所高校衛生巾互助盒行動引發網友關注。

▲微博@浙傳青梅發布的「衛生巾互助盒」活動

10月14日,無錫靈山慈善基金會「姐妹戰疫安心行動公益項目發起人」梁鈺在微博發布關於衛生巾互助盒的內容,一周後,華東政法大學大二學生許璐鳴看到這條微博受到啟發,自行在學校教學樓4個衛生間外放置了衛生巾互助盒。

「做這件事情的目的就是反對『月經羞恥』,所以我特地放在了外面。」許璐鳴在接受澎湃新聞時說,希望通過自己這一小小的舉動,打破「月經羞恥」。

28日,澎湃新聞梳理發現,各地高校開始自發響應「衛生巾互助盒」活動。據澎湃新聞不完全統計,目前有20余所高校在校內自發安置衛生巾互助盒。部分高校在響應活動的同時,還會普及宣傳月經知識。

多所高校響應月經互助活動

「月經是什麼?月經就是月經,不叫大姨媽,不叫壞事兒,也不叫來例假,它是女性生殖系統正常運作的標誌,是人類生存繁衍的根本緣由之一。」

這是浙江傳媒學院新聞與傳播學院在響應「衛生巾互助盒」時對月經的解釋。

10月27日,浙江傳媒學院新聞與傳播學院浙傳青梅手機客戶端官方微博賬號@浙傳青梅發布消息稱,@浙傳青梅定制了專門放置衛生巾的互助盒,試圖通過「青梅月經互助盒」的形式,幫助每一位猝不及防來月經的女生。

澎湃新聞注意到,@浙傳青梅官方微博公布的使用指南中寫明,該月經互助盒僅供應急使用,取一放一,共同維護。從中取用後,有空時放回任意品牌衛生巾或者衛生棉。

此外,為確保衛生健康,請同學們在投放衛生用品時將其轉入密封袋後放置盒內並關閉盒蓋。

使用指南強調,青梅會定期清潔消毒,保持乾淨衛生長期使用。

@浙傳青梅在活動中提醒,青梅在每一個月經互助盒中都準備了相當數量的衛生巾,同學們在使用完成之後,可以在有空時放回任意品牌衛生巾或衛生棉條,並自願備註品牌和生產年份,以方便他人使用。

在@浙傳青梅發起活動的海報上寫著:「拒絕月經羞恥」。

澎湃新聞注意到,27日,四川師範大學也開啟了為期一周的「衛生巾互助盒」試點計劃。27日,共青團四川師範大學委員會官方微博@青春川師發布消息稱,川師衛生巾互助盒正式試點上線。

前期調研中,3000多份問卷反饋裏,女性占比為92.8%;有超過70%的受眾存在來月經而一時找不到衛生巾的情況,有96.6%的受眾願意將衛生巾送給來月經而一時無法找到衛生巾的她人。

針對現實困境,四川師範大學決定在獅子山校區第七教學樓B區2-4樓女廁所開啟為期一周的「衛生巾互助盒」試點計劃。

中國傳媒大學也積極響應月經互助活動。中國傳媒大學廣播台10月27日在其官方公眾號發布《衛生巾互助,CUC在行動》一文,文中提及,受華東政法、中政法以及北外等高校啟發,學校準備展開「CUC月經安心行動」。

文中還寫道,「衛生巾互助盒」出現就像一個媒介,將一些許多人並不了解但確實存在的現象帶到了公眾面前,帶到了更多人的身邊,讓更多人有機會了解並參與進來。羞恥本不該存在,而尊重應常在。

希望讓衛生巾不再「隱姓埋名」

澎湃新聞梳理發現,發起類似活動的還有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同濟大學、青島大學、貴州大學、西南民族大學等高校,部分高校雖未經過校方公開宣布,但校內不少學生已經在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體上自發組織在校內安裝「衛生巾互助盒」的活動。

28日,西南民族大學衛生巾互助活動的一位發起人告訴澎湃新聞,從實用性上講,她希望通過自主的行動推動學校看到女性的需求,支持設置公共衛生巾設施,給女性提供實用的幫助。她希望通過實用性的活動,打破社會上的「月經羞恥」,去除對女性生理期的汙名化,讓衛生巾不再「隱姓埋名」。

同日,青島大學衛生巾互助盒計劃發起人告訴澎湃新聞,月經作為一個正常的生理現象不應該被打上羞恥的標籤,女性的需求也需要被看到,設置衛生巾互助盒既可以解決這種應急需要,也有助於打破「月經羞恥」。

她還稱,希望通過這個活動,能夠在幫助女性解決應急需求的同時,使更多人意識到月經是正常的、可以大大方方說出來而不是羞於啟齒的。

性別與教育研究學者崔樂認為,高校學生自發組織「衛生巾互助盒」活動,可以破除「月經羞恥」,讓月經成為一個日常的、可見的話題,而不是語言與文化中的禁忌。

崔樂稱,此前身邊有女生因為生理期請假都很隱晦,閃爍其詞,像是見不得人一樣。「我覺得月經盒的存在應該能把這個女性日常的經驗正常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