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北京回東北,我們的幸福感高了10倍

本文來源:自PAI

微信id:zpselfie

口述:波波

撰文:壹拾柒

我叫波波,1987年出生在山東一個貧困家庭,當過保安、外國遊輪服務員、酒店經理,後來轉行做了健身教練。

2019年10月,北漂六年的我和媳婦兒一起辭職,放棄了加起來月入4萬的工作,回到她的老家黑龍江佳木斯生活。

過去這一年時間,我們倆都沒有找固定工作,成了徹徹底底的「自由職業者」。

▲我和媳婦的合影,這是去年在佳木斯冰雪節參觀時拍的。

我平時在網上做健身私教,主要服務在北京認識的一些健身客戶,沒事喜歡拍視頻玩自媒體;媳婦兒以前是程序員,現在會接一些軟件測試的小活兒。

兩個人每月總收入一萬出頭,雖然跟北京比少了很多,但這是在小城市,除去開銷還有結余,日子倒比以前過得輕鬆愜意了,幸福感提高了10倍。

▲2019年辭職後第一次和媳婦回東北農村,很有家的感覺,和院子裏的雞合影都覺得幸福。

這樣的平凡生活,是我以前一直渴望卻無法得到的。

我在上小學的時候就經歷了家庭變故,父母關係不和,家庭原因導致我前前後後休學三四次,還放過一段時間羊。

當時我家有多窮呢?

班主任知道我沒衣服穿,會偷偷拿她老公的舊衣服給我,不然我連一條換洗的褲子都沒有……

我學習還算爭氣,中考時被保送到全區最好的高中,但我沒去,選了一個不要學費還能給我每月150元補助的普通高中。

高考那年,我以574分的文科成績考上了遼寧師範大學,卻連去大學的路費都沒有,當時我也傻,不知道可以申請助學貸款。

高中老師不知道我沒去報導,大學也沒聯繫我,我就這樣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

由於之前覺得自己一定能考上,就沒參加高中統考,結果不僅沒上得了大學,連高中畢業證都沒拿到。

2007年,我帶著唯一能證明學歷的初中畢業證踏入社會,第一份工作是酒店保安。

當時負責在山東泰安一家酒店外看管車輛,每個月工資600塊,不僅要忍受日曬雨淋,還經常被人瞧不起。

記得有次一個導遊帶著外國遊客到景區參觀,我看他的工作好像很輕鬆,就問他我能不能也做導遊,他不屑地掃了我一圈,眼神像是在說「就你這樣,永遠不可能」。

▲那所酒店旗下的飯店,當時買不起手機,所以沒留下我的工作照。

那位導遊的眼神刺激了我,我下定決心學好英語,拿236集的《老友記》劇本一遍一遍去讀、去背、去寫,不懂的就查英語詞典,沒事就對著鏡子練習口語,還借著酒店在景區的機會主動和外國人搭話,提前準備好資料給他們講解景點。

後來,我在公司組織的英文比賽上獲得了第一名,被調崗到前台工作,基本工資從600塊漲到1800塊,實際到手2000多,再也不用忍受風吹日曬。

我意識到,英語已經成了能掙錢的一個加分點。

2012年,聽說在海外遊輪上當服務生工資高,我報了一個英語培訓班,結課後參加了皇家加勒比遊輪公司的面試。

面試官是美國人,我能用英語和他輕鬆交流。

29人參加的面試,最後只有3人通過,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在遊輪上的工作照,當時在餐廳做服務生。

服務生底薪只有50美金,但每一餐都有小費,每個月小費可以拿到5000多美金,當時匯率是6.2,所以我的工資加小費一個月相當於三萬多人民幣,比當保安翻了整整50多倍!

遊輪上的工作經歷開闊了我的視野,2013年勞動合同到期之後,我決定下船,像很多有夢想的年輕人一樣,跑去首都北京闖蕩。

▲下船之後,我的工作牌還一直保存著。

北漂期間,我和以前認識的一個女孩戀愛了。

2007年我當保安的時候就認識了她,那時她在讀大學,來我們酒店勤工儉學,我對她有意思,卻因為自卑不敢表白。

當我們在北京重逢的時候,兩個人相處得很融洽,她有點羞澀地接受了我的表白。

後來我問她怎麽會看上我這個當過保安只有初中學歷的窮小伙,她說是因為我對她又好又專一,人還上進。

我當時看書多,興趣廣,所展現出來的學識和能力確實不像只有初中學歷的。

相反,因為我有過酒店工作經驗,加上英語還不錯,剛到北京就很順利地就應聘上了北五環一家酒店式俱樂部的崗位。

▲在酒店當管理,對我的個人能力提升很快,每月綜合收入能有1萬多。

我幹勁十足,三個月後就升為部門經理。

又過了半年,在公司準備提拔我當副總監時,我辭職了。

原因很簡單,我的身體出問題了。

由於上班一直比較努力,工作起來沒日沒夜,我的身體開始吃不消,經常失眠,每天不到凌晨四五點根本睡不著覺。

我害怕得病,不想把錢花在看病上,開始嘗試健身和運動。

我覺得把健身作為一技之長也不錯,於是自學三個月,掌握了所有訓練動作,提高了自己的身體素質,接著又學習理論知識,考取了健身教練執業證書,就這樣轉行成為一名健身教練。

很快,我就被安排帶團隊,工資加提成一個月兩萬多,客人多的時候能到三萬。

▲學習健身後的我練出了一身肌肉,最主要是有了健康的體魄。

我是一個自主性很強的人,不需要被紀律組織和規則束縛,不需要任何人驅動,只要工作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精力充沛,對細節要求極高。

後來發現我這樣的人可能不適合當領導,因為會讓團隊成員覺得很累。

我能做成什麼樣,必然會要求他們和我差不多,但有的人根本做不到,本身也不是願意那麽拼的人,搞得大家都挺難受。

我沒上過大學,但是還要在別人面前展現出與我學歷不匹配的能力,只有表現出的能力高出學歷很多很多,才能在管理崗位上站得住腳,神經每天都是緊繃的。

再加上年少時的家庭變故和坎坷經歷,使我越發覺得自己存在性格缺陷,認定自己不適合工作,而是應該成為一個自由職業者。

2018年,我開始有意識地往自由職業發展,嘗試做線上健身私教。

▲我在健身房的工作是不用坐班的,需要我上課時我才去,有時也做線上指導。

2019年下半年,六年的北漂生活已經讓我身心俱疲。

作為外地人,我越發覺得北京不適合自己,這裡安置不了我的肉體,也安置不了我的靈魂,回小城市生活的想法越來越強烈。

考慮到存款足夠我和媳婦花上一兩年,我們倆商量之後決定辭職回佳木斯生活。

佳木斯是我媳婦的老家,2015年我們就已經全款34萬在那裏買了一套房。

但回去之後做什麼呢?

當時就想的是在家工作,我們倆會的技能在網上也都有掙錢渠道,至少能保證餓不死。

我選擇跟媳婦回佳木斯有三個原因,第一是我的身體原因,我這個人怕熱喜冷,越冷越好,零下40度更好;第二就是我父親2016年去世了,山東老家已經沒有值得我留戀的東西了,所以沒有必要在那待著第三就是我和我的丈母娘處得非常好,比我親媽都好,她非常支持我們回東北生活。


▲我和岳父岳母在家打撲克牌,自由職業讓我有了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佳木斯是個小城市,消費低,從來沒有車輛高峰期,基本不會堵車。

我比較喜歡走路,5公里以上才考慮開車,平時車都給我老丈人開。

以前在北京,我每天早上5、6點就要起床,排隊買味道並不好的煎餅果子和摻了水的豆漿,趕在上地鐵前狼吞虎咽地吃完,然後隨著人潮湧入地鐵,每天行色匆匆,一心只為掙錢。

而在佳木斯,我不需要為按時上班而早起擠地鐵,可以睡到自然醒,有時8、9點鐘起床,想賴床了也可以更晚。

我和媳婦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互相親吻額頭,說一聲我愛你,然後依偎在一起,享受一會兒靜謐時光,再慢悠悠地起床洗漱、吃早餐。

晚上睡覺前也會互相親吻額頭,說一聲「我愛你」。

▲回到老家後我們天天待在一起,感情更好了。

親吻額頭是我們結婚5年來一直堅持的一個習慣,這是一個促進夫妻感情的好辦法。

雖然在北京也是早上醒來親吻額頭,但那時候更像是一種程序,因為要趕著上班,其實並不能享受那個美好瞬間。

平時總是被工作包圍,就早晨見一面、晚上見一面,周末她休息的時候是我最忙的時候。

如今,每天吃完早餐,我們倆會根據各自的安排做想做的事。

我經常出去走街串巷拍視頻,去發掘這個城市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事,一周固定在西瓜視頻上發3條。

沒事幹的時候,乾脆就在家躺著休息,玩玩手機,看看視頻,玩膩了就出去逛逛菜市場,或者去公園溜達一圈。

這種生活很隨性,心裡想什麼就去做什麼,心血來潮去周邊城市旅遊一圈也不是不可以。

▲去年,我和媳婦去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遊玩時拍的照片。

媳婦以前在北京過的是「996」生活,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偶爾還會加班到第二天凌晨,一周工作六天。長此以往身體出了毛病,脫發、胃病、神經衰弱都找上門來。

現在她有時候也會加班到深夜,但這是她樂意的、自己能控制的。

高興就瘋狂加班到凌晨2、3點,躺著做、趴著做、蹦著做都沒人管;不想工作就床上躺一天,愛誰誰。

這是固定工作無法帶給我們的,而自由職業幫我們實現了。

▲媳婦穿著睡衣坐在鞦韆椅上加班。不用像在北京工作時正襟危坐,也不用打卡。

有的兩口子在愛得天崩地裂的時候結了婚,結果一到生活裏,就因為刷個碗打得雞飛狗跳。

在這種小事上我和媳婦兒從來都是心照不宣,比如說我做完菜了,媳婦吃完飯會主動把碗刷了,我早上起來把屋子收拾乾淨了,她就會幹一些別的事。

我倆很默契,都希望為對方分擔一些什麼。

▲媳婦的衣服扣子掉了,我在幫她縫。

成為自由職業者之後,我突然間就想清楚了,自己的生活期望其實沒那麽高,我不想成多大的事,也不想做一個什麼驚天動地的東西給誰看,我只想幸福,開不開心比什麼都重要。

以前我沒心思去觀察身邊的人,不會去想像我將來的生活是怎麽樣的。

因為時間都用在了工作上,滿腦子都是掙錢。

現在,我喜歡用腳步丈量這座城市的美,去發現一些別人發現不了的東西。

看到賣西紅柿的大媽,我會想,這一堆西紅柿賣一天可能也賣不了50塊錢,生活不易;看到公園裏拉二胡的60歲大爺,他有時獨自拉二胡,有時會跳跳舞,我會想,這會不會就是30年後的我?這種生活也挺好的嘛!

▲我基本外出都背著相機,看到喜歡的場景都會拍下來。

從一線大城市回到十八線小城市,我的消費方式幾乎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以前我就是一個特別不愛花錢的人,現在也是。

我很少去飯店吃飯,在北京六年去飯店的次數不超過10次,我從來不喝酒,唯一的不良嗜好就是抽煙,當保安的時候我抽三塊錢一包的紅梅,現在抽八塊錢一包的蘭州,對於煙我沒有其它要求,點著之後能冒煙就行。

錢雖然賺得少了,但我和媳婦在精神層面都更富有了。

以前,愛好這種東西對於我們來說就是奢侈品。

現在,我可以拿著相機拍下身邊的美好,攝影越來越專業;媳婦沒事兒就做做手工,把自己的想法通過材料和手藝一件一件做出來,也是件能給人幸福感的事。

▲媳婦在做手工,用畫筆蘸顏料給材料塗色。

時間一下子充裕後,人難免也會覺得孤獨,尤其是我們這種自由職業者。

但我覺得孤獨不是一個貶義詞,也不是一個褒義詞,它只是描述一種狀態,很多人會把它理解成一個很不堪的狀態——落寞、遠離人群、孤芳自賞、寂寞難耐,其實並不是。

當你沉下心來專注生活本身的時候,確實會覺得孤獨,但也能享受到一種平靜的快樂。

心思可以更多地放在生活本身,而不只是奮鬥掙錢這一件事上。

▲我和丈母娘在包餃子,以前根本不會做這種費時間的事。

總體來說,我覺得自由職業真的是很美好,比較明顯的一個壞處就是收入不穩定。

以前我和老婆每月收入四萬左右,現在我拍視頻或是媳婦兒接私活,有可能每次收入只有兩百來塊錢,我們還不能嫌少。

但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既然享受得了這份自由,就要擔得起收入不穩定的風險。

我們倆目前還沒有養育子女的壓力,雖然已經三十出頭了,但兩個人都暫時不打算要孩子。

我總覺得自己的基因沒有優秀到可以往下傳承的地步,但我也尊重我媳婦兒,如果她哪天想要一個孩子,我肯定得要,因為不能剝奪她做媽媽的權利。

我很愛她,也很感謝她,可以說一生中最幸運的事就是遇到她並且娶了她,擁有了一個真正的家。

▲我人生中第一次正式過生日就是媳婦兒陪我過的,後來每一年她都會給我過生日買禮物。

如果你問我們打算從事多久自由職業,其實我們自己也沒個答案,並不想對未來有非常明確的定義和規劃。

今年挺開心,那就這樣過,明年看哪個地方或哪些事能讓我們更開心,我們可能就會有新的生活方式。

最重要是用自己喜歡的方式,活成自己喜歡的模樣。

2019年底的時候,我曾立下關於2020年的計劃,想要去10座不同的城市拍視頻,分享各個城市的風景和民俗。

可惜年初疫情形勢嚴峻,計劃還沒實施就擱淺了。

現在只希望疫情趕緊過去,我要一步一步實現視頻博主的計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