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老人死後獲人民幣百萬拆遷款,法官判鄰居拿一半,家屬同意

本文來源:寧波晚報

記者:吳震寧 凌宇磊

近日,浙江寧波

孤寡老人蘇美雲去世三年後

突然冒出了一筆價值超百萬元的遺產

更讓人意外的是

遺產一半分給了鄰居徐惠明

這是怎麽回事?

鄰居幫扶孤寡老人

30年不離不棄

徐惠明與同村的蘇美雲是幾十年的鄰居。

蘇老太早年喪夫,膝下無兒女,侄子遠在外地,老人也不願離開家鄉,就一直一個人生活。

因為住在隔壁,鄰居徐惠明常幫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上世紀90年代初,徐惠明家修了房子,見老人家的房子年久失修已出現部分坍塌,就乾脆將蘇老太接到自己家一起住。

直到2008年,徐惠明家房子拆遷,他就出錢給蘇老太在村裏租了房,並經常看望老人,每逢佳節更是細心周到,抽出時間陪老人拉家常。

徐惠明說:「我們都當蘇阿姨是一家人。」

就這樣,蘇老太跟老徐一家,像親人一樣相處,幾十年如一日。

這期間,政府組織了一次土地登記,因蘇老太的房子早已坍塌,且村裏又經過拆遷重整,種種原因,蘇老太變成了無房戶。

蘇老太隨著年齡越來越大,行動也愈加不方便,2012年開始逐漸體弱多病,需要專人照顧護理。

徐惠明與村黨支部書記洪秋國商量後,將蘇老太送到敬老院安度晚年,養老院的費用也由徐惠明自掏腰包。

洪秋國說:「按照敬老院規定,老人應由直系親屬送養,但由於其沒有親屬,便由老徐送養。蘇老太對老徐也很信任,事情都是交給他做。」

「敬老院如果有事需要他來一趟,老徐也是隨叫隨到,對老人的態度始終很好。

老人去世留下意外遺產

如何處理成難題

2016年,92歲的蘇老太去世。

徐惠明按照當地風俗,為她操辦了後事,又購置了墓地。作為村裏無房的孤寡老人,蘇老太生前申請過80平方米的宅基地用於建房。

讓人意外的是,2017年蘇老太過世一年後宅基地才被批下來。

因蘇老太生前一直是徐惠明扶養,村裏一時不知該如何處理這塊宅基地,事情就拖了下來。

今年年初,蘇老太申請的宅基地所在區域面臨拆遷,可以獲得上百萬元的拆遷款補償。

這百萬元拆遷巨款怎麽處置?

洪秋國表示:「老人在世期間與老徐有過協議,約定蘇老太的生前贍養及後事全由老徐負責,所有費用也由老徐承擔,老人名下所有財產在其過世後全部由老徐繼承。」

但當時,老人名下只有失地農民養老保險,再加上雙方也沒什麼法律意識,徐惠明當時根本沒把這份協議當回事。

那張協議上,蘇老太只交代了相關事宜,並沒有簽字。

「我們都覺得這筆錢應該給老徐,畢竟是他一直在照顧老人,而且長達30年之久。」

「但因為老徐不是法定繼承人,又沒有法律文書,無法直接繼承。」

於是,在洪秋國建議下,徐惠明在向有關部門諮詢後,決定向江北法院提起繼承訴訟,由法院依法處理。

善心應該褒揚

法院確認老徐獲得「回報」

寧波江北法院受理了該案,並在慈城山東村對案件進行現場調解,現場的村民們對老徐紛紛點贊。

經過現場詢問調查,最終法官確認當事人達成的調解協議。

寧波市江北區人民法院法官張海娟表示:「蘇老太這處宅基地屬於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的遺產,按照規定,應歸集體所有。」

「但同時法律也有規定,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可分得適當的遺產。」

張海娟解釋道:「老徐照顧了蘇老太30多年,時間跨度較長,實屬不易,應予褒揚。符合法律規定的扶養較多情節,老徐分得一半的遺產。

對於這種結果,蘇美雲的侄子蘇偉巨也表示同意。

10月22日上午,在法院的見證下,村委會對蘇美雲老人的財產進行分配:徐惠明分得40平方米;村集體占28平方米;蘇偉巨分得12平方米。相應拆遷款歸各自所有。隨後,三方進行簽字。

此外,考慮到村裏的老人較多,為進一步倡導老徐這種慈孝行為,村集體所占的蘇老太遺產將在逢年過節時作為福利分發給村中老人。

徐惠明現在在一家企業當門衛,說起自己照顧鄰居老人的事,他說,老太太當年什麼都沒有,作為鄰居不照顧她誰來照顧她?

至於老人後來意外多了這筆宅基地拆遷款,他沒有想到,也根本沒想過。

網友:應得的!

好人有好報

徐惠明照顧蘇老太的感人事跡,讓眾多網友排隊點贊:

「受之無愧,遠親不如近鄰令人欽佩」

「中國好鄰居,人間有真情」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