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IPO的支付寶樓下麵店有個「相親角」,出沒的都是可能要財務自由的員工們

本文來源:錢江晚報

微信id:qianjiangwanbao

作者:張雲山

10月21日,螞蟻集團拿到證監會註冊批復,外界對它的估值高達2萬億人民幣,登陸A股只差臨門一腳。

記者最近替大家到螞蟻園區探了探營,發現網傳財富自由的螞蟻員工,一樣也在為找對象而發愁,他們樓下的一家麵館裏居然還有一個相親角。

老板江軍昌笑著說:「這些螞蟻員工平常就是上班、回家睡覺,生活圈子小。」

這家被螞蟻員工稱為「編外食堂」的麵館,就成了他們的鵲橋,很多螞蟻員工在等麵的時候對上了眼,一來二去就喜結連理。

麵館老板眼中的螞蟻人,

他們談戀愛先看觀念合不合

螞蟻Z空間樓下的這家杭味麵館,老板是個80後,叫江軍昌,2013年,就跟姐姐在萬塘路支付寶樓下開起了麵館,2017年入駐螞蟻Z空間。

來吃麵的螞蟻同學,都習慣叫他一聲江哥。

「別看我這地方不大,但一天能賣近1000碗麵,來吃麵的9成都是螞蟻同學。」

看到很多螞蟻同學由於太忙單身了下來,江哥也急啊,就在店裏特意設了一個相親角,有想找對象的,就把自己的資料貼在上面,給大家一個交流空間。

「有電視台來我店裏做過相親節目,我蠻喜歡當月老,這些螞蟻同學平時太忙了,基本沒時間談戀愛,外面的人也不熟悉他們,來我店裏正好多一些認識機會。」

▲杭味麵館的相親角

那螞蟻的人,相親跟外面有什麼不一樣呢?

江哥覺得最大的差別就是車房不是第一位,先談的永遠都是共同的興趣愛好,要觀念合拍。

江哥隨手翻出幾個「徵婚啟事」。

一:程序員大甩賣,(配的是一張有黑眼圈的加班狗照片):為了防止世界杯BUG破壞,貫徹愛與9點下班的爭議,可愛又迷人的正派程序狗。

二:內網貼導流過來的運營經理,聽說面館的roi比較好,同步一下我的擇偶水位,喜歡獨立一點的活潑一點的,車房收入無所謂,反正約會我開車就好了,希望高效完成kpi。

三:西湖區顏霸(留的是一張明星照),本人超甜,頭像沒p,留下你的花名,我們看緣分相約,四川麻將駐阿里大使,拖延俱樂部頂級vip,賴床錦標賽冠軍得主,中國非著名美食博主。

「幾乎都是這樣的,如果不是親眼見到,還以為在逛學校論壇呢。」江哥說,他覺得螞蟻同學的「相親帖」也展現了他們真實的生活狀態,年輕,有意思,積極向上,「相親帖」都帶著互聯網風格,像下產品需求,而他們的戀愛狀態像是一種刀耕火種的原生態,更追求精神和觀念上的合拍。

當然,螞蟻男同學是相親市場上的硬通貨,江哥的店裏不時來幾位老人家,直接把女孩子的照片貼在相親角,一般都說是親戚家的女孩,讓幫忙找個阿里對象,但江哥知道很多都是他們的兒女。

「他們覺得阿里的男同學,收入不錯,未來發展可期,還經常加班,結婚後會比較穩定。」江哥說,阿里男生在相親市場上經常處於金字塔的頂端。

正說著,掛著藍色工牌的芭妮來店裏吃麵了。

「她這兩年也相了不少親,相親的態度挺積極,但她有自己的堅持,一定要找個發自內心認同的人。」江哥對很多螞蟻人的了解比HR都熟悉。

她也曾遇到一個感覺不錯的男生,不過兩個人的時間總是對不上。

「有時候我空下來,都晚上10點多了,他又早睡了,後來就慢慢不聯繫了。」芭妮說,結婚這個事情,還是要看緣分,她的一個朋友,就是在遛狗的時候認識老公的,兩人都喜歡養狗,一來二去,兩只狗子生活在一起,兩只狗的主人也生活在了一起。

雖然她現在還單著,不過也不著急。

芭妮說,她的收入足夠在這個城市過上小資生活,相比物質,她更在意的是雙方有精神交流。

在螞蟻內部,像芭妮一樣,很多優秀小姐姐還單著,她們對結婚的態度都隨緣,也很自信,她們更想找一個靈魂伴侶。

吃麵真的能吃出好姻緣,

男女朋友吵架竟會冷靜復盤

「別看他們相親的時候,表面說隨緣交個朋友,其實心裡還是特別想找靈魂伴侶的,對,就是不願將就。」

江軍昌對把杭味麵館辦成螞蟻相親角非常上心,還真的有幾對最後成了,他還吃到了好幾份喜糖。

江哥介紹認識了一位螞蟻同學博實,在他的心裡,杭味麵館的甜蜜度永遠排第一,因為他在這裡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我現在的生活很快樂,儘管節奏很快,但累並快樂著。」博實說,他每天早上跟老婆一起出發上班,下午6點後一起來麵館或食堂吃飯,當天的事情做完後,兩人再一起回家。「在這裡我有很多朋友,大家一起奮斗,一起成長,我很滿意目前的狀態。」

像博實一樣,很多年輕人在杭味麵館找到了愛情。

怎麽來分辨哪些可能是一對呢?

「一般牽著手進來的,肯定是熱戀或剛結婚的,吃麵的時候,把好吃的,不經意夾給對方的,肯定是日常夫妻了。」江哥說,見得多了,是不是一對,一眼就能看出來。

▲博實和自己的伴侶參加510阿里日的集體婚禮

▲阿里510集體婚禮上的一對新人

當然,麵館裏不只有甜蜜,還有一些爭吵。

螞蟻員工跟其他的夫妻檔吵架有什麼區別呢?

「有認識的一對小情侶,他們從不大吵大鬧,而是坐下來要一張紙或者直接手機上,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復盤起來,到底是怎麽引起的,怎麽解決,最後一個人道歉,兩個人再和好,特別有意思。」江哥說,這些螞蟻員工在生活中也有很強的互聯網思維。

談到螞蟻上市,江哥也很開心,自己陪伴了7年的支付寶終於長大了。

「如果能買螞蟻股票,我肯定要買。畢竟這麽好的公司未來的路會更長,收益肯定更高。不過很多螞蟻同學很平常心。」江哥說,認識的一些螞蟻雙職工家庭,他們的生活規劃中,螞蟻上市似乎並不是很特殊的事情,日子照常過,手頭的活照樣要忙。

這個螞蟻的編外食堂,

支付寶在哪,就跟到哪

在支付寶樓下做麵7年,江軍昌見過很多大牛,都很低調。

「高管也常來我這吃麵,Eric來每次都點牛三寶,孫權喜歡點經典拌川,中午人多都排隊還要拼桌,這裡的高管也沒架子,也沒見人給他們讓座。剛開始我聽說Eric是董事長,看到他也在等位心裡還有點過意不去,後來也就習慣了。」

▲Eric(左一)正在等牛三寶上桌

儘管來店裏的客人很多,但江軍昌還是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螞蟻同學。

這些螞蟻同學,無論是領導,還是普通剛入職的員工都挺低調,蠻有禮貌,除了工牌,那股勁兒也很好辨認,有的一邊吃麵一邊看手機處理事情,有的一組人圍在一起邊吃邊爭論。

開麵館的這些年,江軍昌見過有人加班到深夜,一件襯衫一條短褲一雙人字拖來吃麵,見過有人為了研發新產品,在店裏一蹲就是一個禮拜,「掃一掃」最早也是從這裡開始落地的。

很多熟悉的螞蟻朋友漸漸褪去青澀,成為了獨當一面的中堅力量,但江軍昌眼中,他們還是一群愛笑愛鬧愛較真的普通人,沒什麼不同,還是要來排隊吃麵。

聽說螞蟻又要搬新大樓,江軍昌也有新目標。

「創業的人都希望成為獨角獸公司。我們一直和杭州最出名的獨角獸公司做鄰居。下一家分店還要跟著開,我們已經遞交了申請。」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阿里女員工被騷擾案涉事主管原要跳槽字節跳動被中止,喝酒廠商也被公司開除,自認冤枉

xxx

阿里巴巴性醜聞熱搜第一,6000員工聯名聲援,涉事主管遭開除,兩高層一辭職一記過

xxx

「孩子高考完了,我們離婚吧」

xxx

螞蟻集團發布整改方案:將申設為金融公司納入監管

xxx

阿里巴巴被罰人民幣182億的《處罰決定書》全文

xxx

月薪人民幣五萬的北京清華碩士畢業生徵婚,因外表遭網民集體嘲笑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