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流行語「內卷」,連幼兒園也嚴重地「內卷化」了

本文來源:X博士

微信id:doctorx666

作者:格子

內卷這個詞,今年出現的頻率可能比內褲還要多。

▲百度指數關於「內卷」詞頻的統計

▲日均搜索量17.5萬次

人們狂熱地討論內卷,試圖緩解時代量身定制的焦慮。

但令人難以想像的是,現在連幼兒園都開始內卷了。

幼兒園內卷浪潮

2020年,學生自殺事件頻發,家長們憂心忡忡。

2020年5月6日,西安一名9歲女孩因為無法按時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從15樓跳下自殺身亡。

▲女孩的遺書:為什麼,我幹什麼都不行

2020年4月13日,江蘇無錫一名12歲女孩在開學首日跳樓自殺。

2020年3月24日,河北邯鄲一名9歲學生,因未按時完成作業,曾被老師踢出「釘釘群」,從15樓跳下身亡。

小學生們頻繁自殺的新聞背後,其實早有端倪。

很多孩子的心理問題、壓力與扭曲從他們在幼兒園內卷的時候就種下了根。

如今關於幼兒園的競爭激烈程度,可能已經遠超你的想像。

如果一個小朋友在2020年需要上幼兒園,他需要經過以下競爭。

首先是各地不同的戶口和片區限制,會對孩子入園有一定的影響。

假設這位小朋友家在幼兒園片區,且戶口沒有問題。那麽他想要去優秀的幼兒園,家長們就得開始漫長的排隊。

究竟有多漫長呢?這個漫長要以年,或者十年為單位。

有的小孩剛出生,家長就得去優秀幼兒園排隊了。

▲某地幼兒園門口家長通宵現場排隊

一個城市的經濟體量越大,那麽優秀幼兒園的排隊現象越可怕。

比如說上海的海富、蒙特梭利等高級幼兒園,普遍需要排隊一年以上。

因為這些幼兒園主打精英教育、國際水準,要麽培養過成功人士,要麽培養過成功人士的孩子。

甚至有的家長從小孩出生3天起就開始在浦東某幼兒園排隊,最後還是沒排上。

即便排上隊了,還需要等待抽簽搖號,這是小朋友人生中第一張「彩票」。

▲搖號中簽的概率,遠遠低於在北京搖到車牌的概率

相比之下,有些幼兒園動輒六位數的年費,似乎都顯得沒那麽誇張了。

就算小朋友幸運地拿到了一家優質幼兒園的入場券,並沒有完,因為後面等待他的除了面試,還有考試。

「需要競爭篩選?」 網絡上同類案例比比皆是

令人愕然的是,幼兒園的入學考試除了認知、常識,可能還會有算術和外語,儘管考生只是還沒吃過幾碗乾飯的幼兒。

甚至我看到一位家長總結的幼兒園寶寶面試攻略後,心想:這難道不是公考才有的無領導小組討論 半結構化面試?

▲自由活動 隨機提問 全程觀察

最恐怖的是,香港幼兒園的面試已經形如社畜申請工作「全面撒網、看運氣中獎」的模式,一次讓孩子面試6~10家幼兒園,哪家給offer去哪裡。

這個時代的內卷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有人覺得大學生畢業後的第一次面試,才算進入內卷旋渦。

但其實,當小朋友終於背上書包走進幼兒園的校門起,他面前的內卷之路就已經全面鋪開。

等待他的不是玩耍嬉戲,而是成堆的書籍、練習冊與家庭作業。

微博上的一位家長為我們進行了直觀的展示,這位小朋友的桌上有3本練習冊、6本故事書、3本學科普讀物與2本識字書籍。

繁重的作業讓小學生提前感受到了高考的氛圍。

而匪夷所思的作業,更是讓孩子提前體會到社會對復合型人才的強烈渴求。

▲小朋友需要準備的食材

至少,實在不行還可以去新東方繼續內卷……

孩子是家長的投射,其實幼兒園的內卷,本質上仍然是成人社會的內卷。

熱播劇《三十而已》就講過這樣一個故事,顧佳貸款買豪宅、鑽營混圈子、包裝夫妻倆,贊助煙花秀,就是為了抬高面試時的待沽身價,方便讓孩子進入頂級幼兒園。

而生活永遠比戲劇更戲劇,家長入場幼兒園內卷浪潮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

內卷化代際遺傳

如果說為孩子擇校是家長參戰幼兒園內卷浪潮的開始,那麽陪孩子寫作業就是幼兒園內卷戰的高潮。

從布置作業開始,由於孩子記不住繁多的作業,家長就得在群裏問大家。

▲某個幼兒園家長群的日常,熱鬧程度堪比搶紅包

因為作業太多,有時候老師也會把今日作業整理出來,輔助者也很有可能是某個家長。

而如果你以為幼兒園的作業雖多,但都是簡單的啟智問題,那就大錯特錯了。

幼兒園的課業作業能難到什麼程度?難到很多大人都撓頭,甚至不得不上網求助。

課業作業再難也能找出答案,某些幼兒園的實踐、手工作業才是孩子的無解之謎,家長的終極夢魘。

而不但要動手,還要加入觀察與理論的作業才是最頂的,比如要圖文並茂科學解釋月亮的運行過程,培養孩子像是培養哥白尼。

光是參與孩子的作業任務還不夠,你還需要親自批改作業。

到這一步,你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是家長還是老師了。

被折磨到崩潰的家長,在互聯網上留下天問:

為什麼現在的幼兒園總喜歡折騰家長???

其實這一切早有答案。

越渴望擺脫內卷,就與內卷越糾纏不清。

家長們進入所謂的職場內卷後,他們就越希望自己的後代能夠通過努力擺脫內卷。

對現在的不甘,對後代的希望,讓家長、小孩、幼兒園老師三者間形成了一個三國混戰。

家長們認為自己排了一年隊、付了許多錢,幼兒園就應該提供更好的教育、更優質的環境。

幼兒園老師面對家長的高度期望,就不得不給四五歲的小孩們提供更多的課程,布置更繁重、復雜的作業。

小孩呢?小孩因為智商、知識等限制,他們只能不斷地請教家長,他們的作業又重重落到了家長頭上。家長更內卷了。

北京家長間的老梗兒說道,孩子4歲英語辭彙量1500在美國可能夠,在海澱肯定不夠。

比如朋友幼兒園大班的孩子已經可以做出初中物理的學習筆記。

其實在2018年,教育部已經發布了開展幼兒園「小學化」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嚴禁幼兒園教授小學課程內容、整治「小學化」教育方式和環境,以此遏制洪水猛獸般的幼兒園內卷化。

通知發布後的確取得了顯著效果,公立幼兒園全面取消「小學式教學」,私立幼兒園「小學化」的風氣也得到改善。

但很多家長剛在這條新聞下感嘆幼兒園內卷,轉頭又繼續將孩子投進了旋渦。

對孩子的希冀,變成了一種過度攀比帶來的貪欲,孩子更像是他們攀比的工具。

為了保證孩子學習不被落下,有些家長與個別幼兒園在政策下達成了詭異的默契。

就算幼兒園不能超前授課,他們也會選擇用無數的課外班、興趣班來填充此部分空白。

所以幼兒園的孩子們過上了五點作業、六點畫畫、八點英語的日子,有的課已經擠到沒有時間可上。

孩子和家長一樣都是996。

縝密的計劃要求了時間要論分鐘過,效率被拉到最高,比周樹人還能擠海綿。

孩子們確實更強了,但孩子們也更累了,越來越多的孩子在這場惡性競爭中的患上了抑郁症,心理疾病低齡化愈演愈烈。

孩子被競爭對手打敗的恐懼,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們脆弱的神經。

幼兒園內卷化的鐵幕,就這樣在所有人的身不由己中,重重落下。

內卷,一種時代的催化劑

在批評家長們的行為之前,我們還需要思考這場幼兒園內卷戰爭的源頭。

如果你留意了網絡上和身邊的幼兒園內卷家庭,就會發現這些家庭全部都是都是中產以下。

家庭條件是決定孩子是否會內卷的首要因素。

這是一份網上流傳的家長面試優質幼兒園話術指南。

不難看出,那些更容易讓孩子進入優秀幼兒園的家長,不外乎擁有常青藤、985、211等更高的學歷,金領、高管、企業主等更體面的職業,更全面的個人技能與更雄厚的社會資源。

而這樣的父母,在成人社會的內卷浪潮中,同樣占據上風。

反之,父母與家庭貧瘠薄弱,就會出現上邊講的幼兒園內卷浪潮。

在關於幼兒園種種不作為的抱怨中,一位資深寶媽為我們提供了另一種思路:優質幼兒園,是預設父母起碼有一方不用上班,全程陪同孩子成長的。

而這對於在城市中拼搏的中產以下家庭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為了讓下一代跳出幼兒園內卷魔咒,人們絞盡腦汁。

有人妄想通過不讀幼兒園避開這場惡性競爭。

但網友們會無情戳破他的幻夢,幼兒園對於上班族來說,是托兒所。

有條件帶孩子,花的錢會更多

有人可能覺得,找個普通幼兒園,作業不做,讓小孩子快樂成長不行麽?

小學老師會斬釘截鐵地告訴你:「不行。」

小學並非零基礎教學,如果你家小孩在幼兒園就沒有建立語數英的功底,你會發現,小學一年級的同一起跑線上,其他小孩有的騎單車,有的穿輪滑鞋,你的小孩只上了雙人字拖。

瀕臨崩潰的孩子想改變現狀,但父母也在內卷中,何談教育體驗?

一位被老師指責不關心孩子的爸爸,在家長會上哭出了很多父母的心聲:我怎麽可能不關心,但天天加班到凌晨……
轟轟烈烈的幼兒園內卷浪潮也創造了一種社會奇景。

上班,乾電池父母們在公司加速內卷;下班,他們在台燈下加速孩子內卷,只為讓孩子長大後別活得像自己這麽累。

罵娃,是在宣泄自己的情緒

為了不讓孩子如同自己一樣內卷,整個家庭卻因此陷入了更深的內卷。

內卷,代表著一種快速的階級流動的狂熱與階級鞏固的恐慌。

能不能鞏固自己的階級,或者向上攀登,是這個時代為每個人切身定制的焦慮。

這種階級焦慮無處不在,貫穿每一代,85後、90後、00後,每一種學歷,從博士到幼兒園。

它也貫穿了每一個階級,這種焦慮,是系統性的,是川流不息的。


▲紀錄片《高考》 (2015)

當你在2020年某日凌晨6點起床上班的時候,你會發現家長已經開始接送小孩,小孩們都背起沉重的背包,好像這一個年份與你那個受教育年份,沒有什麼不同。

應該有些許不同,不同的是什麼呢?或許是2008年,你會說出你自導自演的童謠,譬如:「小鳥說早早早,你為什麼背著炸藥包,背著炸藥包,我要炸學校。」

但現在的小孩子們好像頭更低了,背包更重了。變輕、變少的是什麼呢?也許是他們的玩具,只要一個口袋就能裝滿。

他們只要掏出一部手機,在提供免費Wi-Fi的便利店門口的台階上坐成一排,打開遊戲,他們迅速進入了與內卷無關的避風港。

人人想要逃避內卷,但解決內卷的方式,又是更加疾烈的內卷。

所以,人們會用越發費解的形式,來證明與維護自身的階級,正如這場幼兒園內卷戰爭。

甚至毋論幼兒園,如果科技允許,大眾會把內卷帶進子宮裏。

▲TVB紀錄片《沒有起跑線》( 2016)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