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歌唱節目《我是歌手》八年:從萬人空巷到一地雞毛

本文來源:首席人物觀

微信id:sxrenwuguan

作者:小滿

在過去的8年裏,湖南廣電大廈T2區,都是《我是歌手》的錄制演播廳。

這是整座廣電大廈裏最大的演播廳,面積達1200平米,此前一直是《快樂大本營》和《快樂男生》的演播廳。

不甘與喜悅,榮耀與落寞,進出這裡的歌手們,心情從來都不一樣。

鄧紫棋、李榮浩、趙雷等人從這裡一鳴驚人,更多的人,短暫地找回過人氣,繼而生活又恢復如常。

如今,這裡將成為一本流行音樂的紀念冊——9月底,導演洪濤宣布,《歌手2020》為「歌手」系列最終季,之後不再繼續。

所有的開始都通向結束。任何一檔綜藝節目,最終歸宿都是謝幕,何況,國內音樂圈能找的人、值得一再翻唱的曲子,就這麽些。

當越來越多的人習慣在15秒短視頻裏避世,狂歡症候和草根文化合流而下,回首再看《歌手》,滿紙唏噓。

01

2012年,湖南衛視的收視率降到了十年最低,王牌選秀節目「超女快男」也在這一年暫停舉辦。

就在湖南衛視陷入最低迷之時,浙江衛視推出了了素人選秀綜藝《中國好聲音》,大獲成功,平均每期節目的收視率超過了4%,成為了自2005年《超級女聲》總決賽以來,收視率最高的衛視綜藝節目。

10月,《中國好聲音》總決賽收視率峰值達到了驚人的6.1%,這讓蟬聯多年省級衛視收視冠軍的湖南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緊迫壓力。

「上《我是歌手》,準備期兩個半月,一月就播!」在接到台裏高層的緊急命令時,導演洪濤的心也跟著懸了起來。

▲圖:《我是歌手》導演洪濤

這麽短的時間內,要湊齊七位成名歌手接受末位淘汰制的比拼,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洪濤沒信心,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很快,他和藝人統籌卓麓山兵分兩路,一個搭建幕後團隊,一個招募優秀歌手。

洪濤先是前往香港找到了知名音樂人梁翹柏,邀請他出任這檔節目的音樂總監。

「樂手、和聲、調音師、音響設備,我都要最好的。」洪濤對梁翹柏說,在梁翹柏的引薦下,《我是歌手》找來了內地最好的調音師何彪,以及貝斯手單立文等。

搭建一流的音樂製作團隊並不難,但是想要邀請到心儀的歌手卻是難比登天。

「難!太難了!入行近二十年的最大挑戰,無所不用其極!這與你平時邀請他來演出不同,你出得起價,檔期合適,人家就來了,但這個還牽扯到面子問題。」卓麓山一度大吐苦水。

▲卓麓山擔任了《歌手》6年的藝人統籌

節目組擬了一份上百位候選歌手的名單。

但第一輪邀請完畢,幾乎所有的一線歌手都拒絕了他們,這其中包括王菲、陳奕迅等大牌歌手。

眼看時間緊迫,在卓麓山打完前哨站之後,洪濤不得不親自出馬,挨個拜訪有望登台的擬邀歌手。

「我12月有19場演出,我為什麼要去你的舞台上跟人PK?」在找到齊秦的時候,洪濤直接被這一句反問給噎了回來。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洪濤使出激將法,不斷追問:「你對自己唱功難道沒信心?你怎麽知道不會贏?」

好勝的齊秦禁不住這一激,意外地成為了最早確定參加節目的歌手。

有了第一位確定加盟的大牌歌手,後面的邀請壓力就小了一些,在酒桌上喝醉了的沙寶亮答應了,在看了十幾遍原版節目後的羽泉也答應了。

洪濤找到黃綺珊的時候,她還在新加坡修讀神學,12月,她放假回到重慶,洪濤特地前往重慶會見。

「她穿一件棉襖,戴個黑框眼鏡,就是普通中年女人的樣子。」初見黃綺珊,洪濤心裡有些打鼓。

他提出想聽黃綺珊唱一首歌,後者聽出話中意思,頗為不悅。

但最後,在解放碑的一家KTV,黃綺珊還是唱了惠特妮•休斯頓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

一曲唱畢,洪濤眼角濕潤,當場敲定了人選。

就這樣,羽泉、黃綺珊、齊秦、沙寶亮、尚雯婕、陳明、黃貫中七位歌手組成了《我是歌手》的首發陣容。

38台攝像機被搬進廣電大廈T2區,其中15個機器全程拍攝觀眾席。

每期節目都要從400多個小時的素材中,精選剪輯出90分鐘的正片。

2013年1月18日,《我是歌手》第一期正式開播。

雖然播出時間是非黃金檔的周五晚22點,但是首期節目收視率還是達到了不俗的1.434%。

此後,隨著節目口碑不斷發酵,以及林志炫等實力歌手的補位,《我是歌手》的收視率一路走高,在總決賽直播時高達4.127%。

那晚,100多家媒體坐進了演播室,粉絲們堵在廣電大廈門口,近乎趕上了2005年《超級女聲》的盛況。

與此同時,「歌王之夜」的廣告價格也飆升到了每15秒60萬元,當晚僅各項廣告的收入,就超過了5000萬元。

湖南衛視似乎又「活」過來了。

02

2014年1月3日,《我是歌手》第二季如約上映。

為了給這檔新王牌節目讓出8點黃金檔,湖南衛視特意把常規節目《天天向上》推遲到了10點。

結果第一期節目首播收視率就遠超首季,達到了2.164%。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歌手,也因為這期節目一夜爆紅,她的名字叫鄧紫棋。

鄧紫棋16歲就簽約蜂鳥音樂並正式出道,但成為藝人後的她卻人氣寥寥。

這家剛成立的小公司全部員工加起來只有十幾人,沒有強大的資源和推廣渠道,鄧紫棋只能不斷修煉藝能,自力更生。

她甚至曾經在北京的後海街頭錄制賣唱短片,用來招攬人氣。

▲圖:在街頭唱歌的鄧紫棋

早在2010年,鄧紫棋就準備進軍內地市場,但障礙重重。

蜂鳥音樂的創始人張丹說:「一開始我們不知道如何著手,在內地大家一般看得最多的還是熱點話題,這樣就很難發現一些不太出名的東西,比如像鄧紫棋這樣的藝人。」

2013年,團隊宣傳總監李蕊開始積極聯絡內地資源,向《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等大熱綜藝推薦鄧紫棋,但都如石沉大海。

接連受挫讓他們一度心灰意冷,李蕊甚至考慮過放棄。

直到團隊突然有人提出,可以請湖南衛視的導演來香港看鄧紫棋的演唱會,也許能改變他們的看法。

就這樣,洪濤坐在了鄧紫棋演唱會現場。

他還特意去看了其他歌手演唱會,包括方大同、謝安琪等,以作參考。

兩周後,團隊接到了湖南衛視的電話,確定鄧紫棋將會是《我是歌手》第二季的首發歌手。

張丹原本沒抱什麼希望,他在維基百科上查過韓國原版,發現選手都是過氣歌手。

但好不容易得到機會上內地節目,他們還是決定去試試。

命運的轉機往往出現在不經意之中。

在第一期節目中,鄧紫棋演唱了自己的原創歌曲《泡沫》,聲線華麗高亢,旋律舒緩動人,展現了極為全面的唱作能力。

這首歌創作於她的人生最低谷。

戀人背叛,外婆去世,事業受阻……接踵而至的打擊之下,沮喪的鄧紫棋獨自一人跑到了紐約,在美國生活期間,她寫下了這首宣泄內心愁緒的《泡沫》。

多年的積澱,終於在這一瞬徹底爆發。

整個《我是歌手》第二季,大家的焦點幾乎都落在了鄧紫棋和韓磊的「斗法」上。

在常規的12期排位賽中,韓磊和鄧紫棋都拿到了4次第一名。

最終,總決賽中,韓磊成功奪冠,鄧紫棋獲得亞軍。

對於這兩位歌手來說,這場比賽並沒有輸家。

鄧紫棋的微博粉絲從參賽前的180萬,到總決賽結束時暴漲到了1000多萬。

23歲的她,迎來了無限光明的未來。

從第一季的黃綺珊到第二季的鄧紫棋,《我是歌手》延續了「黑馬」的主題。

到了第三季,導演洪濤依然不忘發掘「實力新人」,這次他把寶押在了黃麗玲的身上——可惜,黃麗玲沒有復制前兩位的爆發力。

但第三季的故事其實還有很多。

經過前兩季的爆發,《我是歌手》不再為邀請歌手發愁,越來越多的實力歌手主動希望登上這個舞台。

孫楠是第一個宣布參加《我是歌手3》的歌手,消息一出立刻引爆輿論,一個主流觀點是,這季歌王已經沒有懸念了。

就在節目組緊張籌備開播的時候,洪濤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經過一陣交談,放下電話後的他欣喜若狂。

電話的那頭,正是他此前極力邀請過的歌手韓紅,這一次,韓紅主動打電話來要求上節目。

後來韓紅透露,她之所以參加節目,就是想回歸到那個放下驕傲,接受所有人點評的歌者,她同時也做好了被淘汰的心理準備。

匯聚眾多頂尖歌手的《我是歌手3》表面一團和氣,但實際上火藥味極濃。

在進行第二輪淘汰賽時,有多位歌手在演唱結束後遲遲不願下台,與現場投票觀眾進行互動,意在為自己拉票。

而韓紅在演唱結束後,向觀眾逐一介紹到場的各位樂手,這本應是主持人的工作。

隨後登台的孫楠也不忘開腔打趣,「剛才韓紅說的這一段話,其實也是我想對大家說的哈哈。」

在最後公布成績的環節,導演洪濤首次黑臉,對幾位歌手的拉票行為提出了不點名的批評,最終播出的節目,也刪去了歌手拉票的片段。

孫楠雖然是第一個宣布參加的歌手,但隨著比賽深入,他的排名一直非常尷尬,常在四五名之間搖擺,也因此有了「五四青年」的外號。

這期間,孫楠私下曾多次向洪濤提出過退賽想法,最終都沒有付諸實際行動,但這也為最後總決賽的驚魂一幕埋下了伏筆。

在第三季節目中,李健的補位堪稱最大的驚喜。

實際上,洪濤早在第一季就對李健發出了邀約,但當時他認為「音樂不可用來比賽」,直接拒絕了邀請。

洪濤沒有放棄,此後每年,他都例行邀請。到第三季時,李健終於登台補位。

李健是被洪濤誠意打動的:「上個月我在深圳的個人演唱會,洪濤導演特意趕來看我,我覺得再不來就過意不去了。」

在總決賽裏,孫楠的突然退賽也成了熱門話題。

當時正值第一輪比拼結束,主持人汪涵正在宣布成績,孫楠突然打斷,表示自己有話要說,隨後他掏出了一份演講稿,表示自己將會退賽,「把爭奪歌王的機會留給弟弟妹妹」。

在場所有人都陷入驚愕之中,期間,汪涵的沉著應對也成了輿論熱點。

孫楠宣布退賽後,韓紅以一曲蕩氣回腸的《天路》奪冠,《我是歌手》的聲望達到最頂峰。

在舉過獎杯後,韓紅在台上公開力邀前來幫幫唱的陳奕迅參加下一季節目。

現場氣很氛熱烈,被盛情綁架的陳奕迅卻面露難色,支支吾吾沒有給出確切回應。

一年後的《我是歌手》第四季,陳奕迅依然沒有現身。

03

《我是歌手》越辦越好,但湖南衛視新的挑戰又來了。

為了對抗東方衛視的人氣綜藝《極限挑戰》和浙江衛視的《奔跑吧兄弟》,湖南衛視也重點開發了自己戶外真人秀節目《全員加速中》。

這檔節目引進自日本富士電視台知名綜藝《全員逃走中》的版權,由洪濤的金牌團隊承擔製作,洪濤本人擔任節目總制片人。

《全員加速中》於2015年11月6日開播,隨後接檔的綜藝就是《我是歌手4》,但洪濤團隊分身乏術,大量精力都投入到新節目開發之中,《歌手4》的邀約投入不足。

2016年1月15日,《我是歌手》第四季匆忙上陣。

首期開播的收視率四年來首次出現下滑,比起前一季首播時的2.76%,這一季只有1.62%。

由李玟、李克勤、信、哈雅樂團、徐佳瑩、關喆、黃致列、趙傳組成的首發歌手陣容,顯然也不能讓挑剔的觀眾覺得滿意。

縱觀全季的節目,歌手們在改編曲目上花費了很多心思,但一直沒能出現一位具有相當統治力的歌手。

最終在《我是歌手4》的總決賽上,李玟獲得冠軍,張信哲獲得亞軍,整季節目匆匆落幕。

在第三季節目的關注度達到頂峰之後,《我是歌手》對於大牌歌手的邀請又開始捉襟見肘。

與此同時,《全員加速中》也遭遇收視滑鐵盧,只匆匆做了兩季就宣布停播。

屋漏偏逢連夜雨。

突然傳來的一紙「禁韓令」,又讓《我是歌手》這個引進韓國版權的綜藝前途未蔔。

最終,《我是歌手》改名《歌手》,新一季以「自制」的新形式上檔播出。

此後的《歌手2017》、《歌手2018》、《歌手2019》以及《歌手•當打之年》,雖然都有新的嘗試和元素出現,但收視率和關注度都是一季不如一季。

節目組並非不努力。

有了前車之鑒,《歌手2017》從很早就開始歌手的招募和邀請。

努力也直接體現在了節目陣容上,林憶蓮、譚晶、迪瑪希、杜麗莎、獅子合唱團、袁婭維、光良組成的首發陣容,一度令人期待。

與此同時,節目來召回了四位在前四季節目表現優異的歌手,張傑、林志炫、李健、彭佳慧。

可以說,為了重拾往日的輝煌,《歌手》節目組已經拼了,甚至不惜打破不邀請前季歌手的規矩——歌手曹格在參加《我是歌手2》時,首輪即被淘汰,後來他想繼續參加《我是歌手3》,結果被導演洪濤以「不請前季歌手」的理由,一口回絕。

除了四位逆戰歌手,《歌手2017》還邀請了四位年輕的挑戰歌手趙雷、側田、張碧晨和梁博。

紅極一時的民謠小唱《成都》就是從這裡走紅,梁博也用一首《男孩》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即使在歌手邀請方面窮盡心思,但隨著譚晶的意外退賽,比賽的懸念也隨之消失,林憶蓮毫無壓力地奪冠,為《歌手2017》畫上句號。

此時,這檔節目的頹勢已經無處遮掩。

《歌手2017》全季14期節目收視率一直未能破2,總決賽的最高收視率也不過1.718%。

2018年,洪濤一直心儀的歐美大牌歌手,終於來了。

在《歌手2018》的舞台上,Jessie J 展現了自己近乎完美的唱功和魅力,即便是搖滾先鋒汪峰也在其面前遜色幾分。

華晨宇也作為補位歌手加入。

但即便如此,整季節目的收視率,也始終徘徊在1%上下。

以汪峰、Jessie J、李聖傑、張韶涵、GAI、張天、李曉東組成的首發陣容,一度招來網友質疑。

節目正式錄制前,洪濤面對鏡頭時眼泛淚花:「我只能說我盡力了。有很多網傳的大家期待的歌手,我們真的在盡力,我只能這樣說。」

2019年,《歌手》終於迎來了重量級歌手——劉歡。

在引發震撼的同時,整季節目懸念也隨之消失。

歌手們少了比拼爭奪的熱情,只是消遣抒發自己對音樂的理解。

沒有人願意在黃金檔的電視螢幕上喝過時雞湯。

這一季的收視率,也降至最低,CSM55城市網收視率從沒高於0.9%,即使總決賽歌王之夜也僅為0.833%,排名同時段第6名。

沒有奇跡了,即使劉歡也難以挽救這檔節目,觀眾的熱情和新鮮感已經被消耗殆盡。

即便如此,湖南衛視還是不願輕易放手這個王牌節目。

2020年的《歌手》還是來了。

這季節目已經徹底放棄了邀請大牌歌手,而是選擇主打年輕歌手的青春能量,組成了華晨宇、MISIA、蕭敬騰、徐佳瑩、袁婭維、毛不易、周深的七人首發陣容,這其中有4人都是前季歌手。

同時,節目還邀請李佩玲、黃霄雲、劉柏辛、隔壁老樊等14位奇襲歌手。

年輕化的《歌手》在收視率上完成了逆襲,CSM59城市網收視率最高時達到了2.5%,這在很程度上歸功於粉絲的力量。

但從整體風格上來說,《歌手•當打之年》已經近乎與前面的厚重路線徹底決裂。

2021年,終於沒有《歌手》了。

確實,打造一檔更符合年輕人口味的全新音樂欄目,比長期背負著《歌手》這個沉重招牌更值得期待。

04

洪濤放棄了。

王菲、陳奕迅、林俊傑、張學友、張惠妹、王力宏等極具號召力的歌手一直都沒有來參賽。

張學友先後四次拒絕了節目組邀請,在吃過了太多的閉門羹後,《歌手》匯聚大牌歌手同場競技的夢想也隨之破滅。

後半段的《歌手》節目,也開始陷入了模式固化的陷阱。

整季節目都基本圍繞著一兩個大牌歌手展開,懸念性和競技性都明顯下滑。

所謂的「神仙打架」場面一直沒有出現,就連節目組潛心發掘的「黑馬」歌手,也往往只是曇花一現。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對一檔綜藝節目來說,長達8年的生存,已經是相當不易。

即使在正式宣布停播時,《歌手》依然能夠引發了大家的強烈關注,這其實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成功。

《歌手》節目做了八年,華語流行音樂的環境也發生了深刻變化,大家不再幻想黃金時代再次來臨,而是沉溺在快餐文化中消遣度日。

但別忘了,那些時不時靈光乍現的金曲,還總是能穿過遙遠時空的距離,為深夜的孤獨靈魂送上一記溫柔。

2013年1月18日,《我是歌手》第一期開唱,齊秦最後壓軸出場,演唱了一首《夜夜夜夜》。

這首發表於1996年的歌曲,在齊秦的吟唱下,仿佛打開了另一個宇宙的大門。

那天,齊秦拿到了第一名,關於「歌手」的故事開始了。

參考資料:

1.《洪濤三度邀約,李健「出爾反爾」登〈我是歌手〉》、中國廣播網

2.《製造鄧紫棋》、上官晴子、《博客天下》

3.《鄧紫棋有多狠?斯坦李為她定制超級英雄》、《度公子》

4.《我是歌手的前世今生》、《重慶晨報》

5.《為什麼這屆《歌手2019》病懨懨?》、《壹娛觀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