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廣西盛產奇葩新聞,而且每個都能笑死人?

本文來源:Vista看天下

微信id:vistaweek

作者: 葉橙子

如今能讓人一聽就想笑的方言口音,非東北話和廣西話莫屬。

東北話靠著喜劇小品傳遍全國,而廣西話,靠的則全是沙雕新聞。

就連廣西人自己也想不通,到底為什麼,廣西會因為那麽多的沙雕新聞登上熱搜。

沙雕新聞倘若開設廣西專區,我必衝在前列,獻祭今日份笑到打嗝的名額。

有時你會覺得,世俗設定的條條框框,對廣西人來說太過嚴苛。

因為有些友仔友女一出手,你就知道自己的想像力是如何輸的一敗塗地了。

廣西桂林,一位男子喝醉後丟失眼鏡想報案,擔心事情太小不受重視,於是報警謊稱嫖娼時丟失眼鏡,遂被抓。

廣西防城港市,一戶人家過生日、全家八人去飯店吃飯,返程時因為只有一輛車,大家說「擠一擠擠一擠」。

根據車輛規定,家裏的小轎車是五人車,於是大家一拍即合——另外三人「擠一擠」坐後備箱。

廣西柳州,一位女士憂心忡忡地詢問消防隊「你們還有水嗎」「用的是海水還是淡水」,並表示,我這是為了規劃世界末日逃跑路線。

在桂柳口音的加成下,這通電話錄音的喜劇色彩又增添了三分。

當你還在糾結中秋國慶要不要給領導發祝福簡訊,兩位廣西朋友早已經盯上了領導的祖墳,說幹就幹。

挖了祖墳後藏匿屍骨,盤算著等領導找不到的時候再跳出來立功,自導自演了人間倫理靈異大戲——「失蹤的領導祖宗」。

其思維之清奇,令網友們不免高嘆:

「鄙人何德何能,有幸遇到你們臥龍鳳雛兩位人才,謝謝,已經夠我笑到年底了。」

當那些專業的碰瓷團伙,還只會馬路邊上伺機躺下。

兩月前,廣西的一位物業已經修習了碰瓷大法「沾衣十八碰」,當時他與業主起了爭執,並在業主近身之時飛身躍起、空中進行180°旋轉。

一旁的業主先是震驚、疑慮、困惑。

但過了幾分鐘,他悟了,以行雲流水般的速度順勢倒地,並開始大哭。

躺在地上的物業微微抬頭,看了一眼業主的行為,他一定十分欣慰,畢竟「徒弟」倒地動作的自然程度,明顯遠超於他。

廣西師範大學雁山校區,由於幾乎每年都會內澇被淹,被戲稱為廣西濕範大學淹山校區、「水中貴族」。

學生們見怪不怪,甚至還親身實踐了「只要心夠大,在哪都是馬爾地夫」。

為了被宿舍被困的學生們送飯,學校租借了幾台鏟車送盒飯。

站在鐵鏟裏的「護飯使者」,仿佛與上面擠後備箱的那三位遙相呼應。

某小學的期末散學典禮上,給優秀學生一人發了一條鮮魚當獎勵,當孩子們拿到手時,魚兒們還在微微撲騰。

典禮上,發魚的老師們興高采烈,只是學生的臉上,每一絲肌肉的抽搐都在吶喊著想逃離。

疫情期間,廣西的一位逃犯想回國自首,但由於口岸封閉無法成行。

於是自個從緬甸游泳回國,上岸後被邊防人員捕獲,認真解釋「我是回國自首的」。

廣西南寧,一位媽媽給孩子網購童裝,收到的卻是一包沙子與大便。

廣西桂林,一位爸爸給孩子餵了自家種的葡萄,結果孩子過敏腫成了嘟嘟嘴。

他努力地想在孩子面前表現出傷心與關懷,但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廣西南寧,一位爸爸在安檢機前卸行李時,一個順手把坐在行李箱上的孩子也放上了傳送帶。

只見孩子在快進入安檢機前茫然扭頭後看,不知道接下來等待著自己的是什麼命運。

可以確信的是,廣西人民身上總有一種放蕩不羈、自信自由的氣質。

你看,沙雕新聞出了這麽多起,卻沒有一條思維重復的。

友仔友女們永遠能尋找到全新的突破口,在笑點上蹦迪。

只要跟上他們的節奏,笑出可以印在數學試卷上當括弧的法令紋,都是分分鐘的事。

▲廣西師範大學宿舍停電後學生在陽台蹦迪

公路,是廣西沙雕新聞時常光臨的地點之一。

那些「狂野戰士」出門前帶上了十二分的膽量與自信,只是因為疏忽匆忙,不小心遺落了大腦。

上路前,狂野戰士們需要先考駕照。

2017年,廣西河池某男子花5000元購買作弊設備考科目一,還沒考試便被發現,接收器塞耳朵還取不下來,需要民警幫忙。

2018年,廣西一大叔通過了科目一考試,在簽名確認環節,卻被發現不會寫字。

民警用金屬探測器檢查後,摘下了他逼真的假髮,裏頭藏著作弊儀器。

2019年,又一位「作弊俠」花四千元買下全套作弊裝備後,大膽走進了駕考科目一的考場。

單薄的夾克隱藏不住他捆綁在身上的「實力」,被考官一眼看出他與旁人不同,當場取消考試資格。

開車上路後,他們的沙雕傳奇才真正開始。

單挑俠無證騎摩托被交警攔下,說出了「你們幾個夠我打嗎?」的大話。

要不是法治社會,他差點就能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同樣是騎摩托車被攔,辦證俠當場掏出了由一位匠人純手工定制的駕照。

嘴角的兩撇鯰魚鬍子,暗示著他不可張揚的身份。

另一位因酒駕被攔的歌舞俠,被交警喊下車後不配合抽查,突然開始在執法現場載歌載舞。

廣西賀州,一男子在高速路駕車時聽到音樂《大悲咒》,於是盤起腿來雙手合十開始拜神,還自拍視頻發到朋友圈。

自稱「靈光乍現」,想用這樣的方式祭奠朋友的去世父親。

廣西來賓,兩男子在酒駕被抓現場意外重逢舊友,當著警察面開始自拍合影。

多日未見的兩人甚至寒暄了起來:

「你酒精濃度測出來多少?」「我67。」「我50。」

倘若一定要分析為何廣西沙雕新聞能如此出圈。

螺螄粉味兒的魔性普通話,一定功不可沒。

甚至於在江西人提及「華農兄弟是江西贛州人」這個冷知識時,一大半的聽眾會懷疑人生般地提出反駁:

「什麼?他們原來不是廣西人!」

因為在眾多外省網友眼中,只要是出現在沙雕新聞、帶著神奇口音的主人公,都極有可能是廣西人。

▲「細輪的吉普蠍」——四輪的吉普車

我們曾認真探討過,廣西味普通話的傳播效果永遠是摧毀爆炸性的。

它們的精髓之處,就是在點開一段視頻、切實聆聽到那來自廣西大地的呼喚之前,你永遠猜不到能有多好笑。

明明每一句話都那麽普通,被廣西人說出來,卻可以那麽好笑。

「我的乙私都給錯漏粗氣了,我不嘰豆?」——我的隱私都被泄露出去了,我不激動?

只要沙雕新聞中一出現獨具一格的廣西普通話,就沒有人會忘記它的調調,並開始懷疑到底是廣西劈了腿,還是泰國出了軌。

其次,或許是因為廣西的城市鄉鎮大多發展於群山丘陵之間,能隨時與大自然展開親密接觸。

在外省網友眼中,廣西民風就自帶一種隨性狂野。

「廣西一山猴代山!我完山!我黑山的才!」期待廣西讀者翻譯一下這段話

其他省賣菜,最時髦的不過是網絡直播帶貨;而友仔友女們已經開始效仿起廣西老鄉陸仙人的「田間超模」。

踩著一腳踢飛一根蘿蔔的剪刀腿,走起了自信貓步。

這裡不流行名叫Charles或Vivian、喝紅酒吃西餐就自認為高檔到不行的裝范兒。

大排檔塑料凳、路邊擼串嗦粉,要的就是狂放熱辣——「自信的廣西人最美麗」。

廣西大爺找某寶客服,稱想聯繫馬雲買下盒馬

其實如果真要做個沙雕新聞集中統計,廣西貢獻的數量未必最多,但卻十分有記憶點。

讓人忍不住一看就篤定——「嗯,是螺螄粉味兒!」

這或許是源於自媒體發達之前,廣西在正經的媒體報紙上存在感相對較弱。

以至於當廣西靠著螺螄粉、沙雕出圈後,會給人帶來「前所未有」的反差感,久而久之就成了全新的地域氣質。

也或許是廣西的沙雕新聞獨有一種自在狂放的氣質,讓人一看就忘不掉,催生出網友們集體的「孕婦效應」——

懷孕後才會注意到街頭有不少孕婦,類比一下,就是注意到廣西友仔友女們都超好玩之後,才發現處處都是廣西的沙雕新聞。

但無論如何,已經無法阻擋的廣西潮流已經撲面而來:

「哦呦,我超愛廣西的,這裡的友仔友女講話又好聽,粉又好嗦,我超愛~」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