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碩士畢業、金融業出身,他現在送外賣還債

本文來源:電商報

微信id:kandianshang

作者:電商君

01

原銀行白領、MBA碩士的「慘敗」

外賣行業的高知識化傾向,越來越凸顯出這個行業的殘酷性:

根據美團的一項調研,2019年,15%的騎手擁有大學學歷,其中,包括21萬本科生和7萬名碩士在送外賣。

徐州騎手李大赫也是這7萬名「碩士外賣小哥」中的一員。

那麽,曾經作為銀行白領、MBA碩士的80後李大赫,是怎麽「淪落」為外賣騎手的?

李大赫出生於農民家庭,他爺爺雖然是個打鐵的鐵匠,但是深知讀書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道理,從爺爺給他取的名字也可以看出,大赫者,光大顯赫之意也。

在家庭的期盼和督促下,作為農村娃的李大赫不僅考進了大學,還因為在大學期間一直沒有放棄學習,大學畢業後,他不僅拿到了一個985大學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還收到了中國銀行的offer。

和家人商量後,李大赫決定到銀行上班。

憑藉著在銀行工作期間豐厚的工資和福利,以及家人的幫助,他在工作三年後,提前過上了有車有房的日子,應該說,他的起點比一般同年齡人要高得多。

更難得的是,工作之余,他還考了一個MBA碩士。

但是,在銀行工作的時間久了,他也不斷接觸到一些身家千萬、上億的客戶,這時候,他的心態慢慢崩了,對比一下自己,就憑著自己現在一兩萬的月薪,此生要想實現財務自由,該是多麽遙遠的事情?

2014年左右,他發現自己的一些大客戶都不約而同地開始玩股票了,於是自己也開了一個賬戶,嘗試著投了幾萬塊錢,沒想到三個月後竟然賺了十幾萬。

於是,一入股市深似海,從此英雄不回頭。

等到他陸續將100萬投進去後,所謂的牛市早就如黃鶴一去不復返了,但是,他還是幻想著贏回局面。

於是,他不斷通過信用卡套現、到處借錢等方式,不惜加了6倍杠桿,試圖扭轉敗局。

但是,一個人單薄的力量怎麽可能阻擋得住洪水滔滔?

最終,他在股市虧了60多萬。

如果就此止步,憑著他在銀行的收入,還清債務也就是兩三年的事情,但是,不甘心失敗的他再次將「翻盤」的希望放在期貨上。

然爾,正如迅哥兒所說的: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

事實上,剛做期貨時,他用三萬本金一晚賺了十五萬,不到一周,之前虧在股市的錢全部賺回來了。

但是這也給了他一種錯覺:自己可能就是做期貨的高手,於是接下來,有了第一次投資失敗,接下來是第二次、第三次……最多的時候,他曾經一晚虧了近百萬!

三年來,他用自己的房子抵押了100多萬貸款,通過信用卡套了200多萬,從親戚朋友借了100多萬,最後這400多萬虧得只剩下10萬元!

02

欠了400多萬後,誤入外賣之門

欠下400多萬債務後,因為不想連累家人,李大赫吃過安眠藥,還曾經割腕自殺過一次,好在他的家庭這時並沒有放棄他。

出事後,因為老有人追債,銀行的工作不能幹了,他把房子車子賣了湊了近100多萬,家裏的父母豁出老臉幫他從親戚那邊借了幾十萬,父母甚至把養老的房子賣了幾十萬給他還債,最後外面還欠200多萬。

有一年春節,他在鄉下的朋友家躲債時,父親托人給他帶來一張紙條:兒子,前三十年你一帆風順,栽了一個大跟頭,堅強的人能伸能縮、能大能小,沒有翻不過去的山,走不完的路,回家來,父母和弟弟與你一起面對。

看到紙條後,他扔掉手裏的廉價煙,買票回家:人生中的有些事,總是要面對。

正如魯迅說的:真的勇士,敢於面對慘淡的人生。

後來,他在一個保險沙龍上遇到了一個忙了半天都沒有吃飯的女孩,就買了個面包給她,兩人開始交往。

女孩覺得他人不錯,即使知道他欠了一身債,還是在半年後在沒有辦什麼像樣婚禮的情況下和他領了結婚證,並且拿出自己的錢幫他還債。

妻子在一個單位當服務員,拿著三、四千塊的月薪,她的文化程度也不高,不懂股票和期貨,但是捨得和他一起吃苦,也有自己樸素的價值觀:要腳踏實地,不要再做壞事。

2019年,李大赫在親朋幫助下,籌了40萬開了個早餐店。

這時候,全家上下都為了替他還債力往一處使,這個店一天的利潤也有1000多元,按這個速度,再過個幾年時間,就可以把外債還清了。

但是,2020年一開始,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所有人的努力,就像那句話說的: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疫情到來後,他的店遲遲不能開門,好不容易等到開門了,客流量又非常稀少,之前賺了一點錢全部賠進去了,最後終於撐不下去了,只好把店草草轉出去!

有一次,他點了一份外賣,突然眼前一亮:外賣這個行業沒有什麼門檻限制,反正現在創業風險這麽大,自己現在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先去送外賣!

於是,他改裝了一下電動車,買了一個頭盔,交了幾百塊押金後,於今年5月7日成為一名在職的外賣小哥。

03

男人想要臉面,就得自己掙!

從銀行白領到外賣小哥,在很多人看來,這顯然是非常丟臉的事。

但是,正如他的父親說的:「男人想要臉面,就得自己掙」。

當然,送外賣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一些非常沒有臉面的事情。

一次他送外賣時,客戶是自己的高中老師,老師接過外賣後說過的一句話他一直記到現在:「書讀到狗肚子裏了!」

還有一次,他在排隊取餐時遇到自己的同學,之前聽說他考上名牌大學讀完碩士後,在一家保險公司拿著高薪,但是那天,這位同學也穿著外賣服裝,和自己一家排隊等著取餐。

看來,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啊!

那位同學看到他後,還安慰他:「不要多想了,錢沒了沒事,人在就有機會」。

送外賣的日子裡,為了搶時間,他每天都在拼命地逆行、超速、闖紅燈,有時一天要工作十六個小時。

但就算如此,傳說中的外賣月入過萬在徐州基本無望——他送了三個月的外賣,最後只賺了一萬多塊錢。

用他自己的話說:用盡了全力,卻過著還不清利息的生活。

有一天晚上他出去倒垃圾,發現垃圾桶邊有幾個大媽在撿煙頭,一問,這是街道組織的活動,二十個煙頭可以換一個雞蛋,於是那天晚上,他和大媽們一起撿了半夜的煙頭。

還好,每次回家後老婆都會做一些好吃的守著他,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暗自慶幸:再累再苦,有賢妻如此,此生也該知足了!

李大赫說,作為差點死過兩次的LOSER,他此生最大的收獲是 「此生不再立大志」,對於現在的他而言,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好好活著,才是最大的願望。

作為一個旁觀者,李大赫的經歷很讓人感慨。

李叔同說過:人生猶似西山日,富貴終如草上霜。

縱觀李大赫的前三十年,雖然他經歷了人生的一個大坎,但是,他還是牛氣過的。

第一個牛氣:本科畢業的同時被985高校碩士和中國銀行錄取,試問有幾人能做到?

第二個牛氣:人生的劇本都寫得這麽潦草了還能找到找到老婆,還願意和他此生不離不棄,這樣的緣分,足夠珍惜。

第三個牛氣:就算送外賣,也始終想著要還錢,而不是像某人那樣一出事就躲到美國不回來了!

但是,我們還是希望送外賣只是他人生的一個階段和一次經歷,因為夜正長,路也正長,他還正年輕。

PS:一個月前,李大赫已遞交辭職申請,我們還是祝他未來一帆風順吧!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