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出租屋的杭州應屆畢業生,三男一女,工作沒有著落

本文來源:中國人的一天

微信id:chinaoneday

作者: CHASE

▲王捷和她的的朋友們(從左到右依次為董志偉、沙彬、老白)。

200平米4個臥室,豪華精裝修,江景大陽台,俯瞰錢塘江和蓮花型的杭州奧體中心,絕對是杭州不多見的江景豪宅。

因為平台轉租空檔,租期只有2個多月,所以租金打對折,5800元一個月。

3個月不到的租期,對於很多租客來說是個問題,卻正是王捷和她的朋友們所需要的。

房租平攤,一人一間臥室。他們用最簡單的模式,開啟了合租生涯。

半價租到200平米江景豪宅

王捷在網上看到這套房源的時候,心裡是有點小興奮的。

王捷和她的朋友沙彬、董志偉、老白都是今年6月從學校畢業的大學生。

因為疫情的關係,王捷出國留學的事情被耽擱,其他三人因為各種原因沒能在畢業前找到工作,也需要找到一個臨時的落腳點,方便繼續求職。

三男一女,在杭州租了個「豪宅」,並記錄下三個月來的快樂、酸楚和焦慮。

▲老白在準備午餐,王捷幫忙。

大學四年,他們四個誰也沒有租房的經歷。

在人生的第一間出租屋裏,他們開始與柴米油鹽打交道,一起買菜做飯、購買水電氣、打掃衛生,努力讓這個「出租屋」更像一個家。

「董志偉和老白做飯最多,沙彬負責洗碗,不管是照著網上的做菜視頻,還是自己瞎做,最後都會被我們一掃而光。」

作為女生,王捷成為了家裏幹活最少的,「出門買菜他們也不讓我提東西,家務活他們都搶著幹,怎麽都輪不到我。」

住在一起的日子是開心的,但對於明天,每個人的心裡都難免有些忐忑。

同在一個屋檐下的四個人,也有著不同的故事,和煩惱。

月薪超過3000,我就去面試

▲平時喜歡彈吉他的董志偉。

除了享受「臨時家」的溫暖,生活的難題也擺在他們面前。

《就業困難大學生群體研究報告》顯示,截至6月仍有26.3%的應屆生在求職。

出租屋裏,除了王捷暫時不需要找工作外,其他三個人都要面對這道難題。

董志偉是3個人中最先找到工作的。

畢業前,董志偉在一家公司實習,當時主管希望他不要再參加其他公司的面試了,有意想要留下他。

能這麽順利找到工作,是董志偉想都沒有想過的,當時他覺得自己很幸運。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畢業簽協議時,公司通知他項目取消了,暫時沒有空缺的崗位。

「誰都知道這是個借口,今年生意不好做,他們不想招人了唄。」

現實社會給董志偉上了第一課,董志偉再次加入到求職大軍中。

準備簡歷、面試、等待面試結果,在出租屋裏的一個多月,他都在這個過程中迴圈。

第一次面試失敗時,他去買了一套新衣服,他覺得把自己打扮的更職業一些,面試成功率會高一些。

第五次面試失敗時,他開始修改簡歷上的「預期薪資」。

▲董志偉和沙彬一起討論面試的細節。

後來,不管是大廠還是沒有聽過的創業公司,只要能保證月薪3000元以上,他就選擇去面試。

「事實證明,坑比機會多太多了,不是誇大公司業績的,就是希望你一個人能做一個小組的工作的,還有那種項目特別爛、工資特別低,還對你要求很高的……求職潮裏待久了,真的什麼樣的公司都能遇見。」

究竟自己被拒絕了多少次,他也不清楚。

開始他還會記錄一下總結經驗教訓,後來次數多了,他只希望轉身就忘記這些失敗的經歷。

畢業了就應該工作,就不應該再伸手問父母要錢,這些在董志偉看來理所應當的事情,此刻卻像塊石頭一樣,壓在他的心裡,讓他喘不過氣。

直到接到公司錄用電話那天,董志偉才如釋重負。董志偉形容自己開心到就連做夢都會笑出聲來。

第一天去公司,他七點不到就起來了,刮鬍子、洗臉、刷牙,穿上室友們提前幫他選好的衣服,再坐90分鐘的地鐵,他終於坐到了自己的工位前。

「同事們都很好,工作內容也不錯,每天三小時的通勤時間在我這都不是事。」

「按道理我現在應該在愛爾蘭」

▲王捷平時在家會看看書、上上網,打發時間。

王捷雖然沒有找工作的煩惱,可留學的煩惱卻也足夠讓她和她的家人焦慮不安。

出國留學是王捷和家人早早就商量好了。

按照計劃,大學畢業後,她就回家待兩月,看看書,陪陪爸媽,9月再出發去愛爾蘭繼續學業。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很多人的計劃,包括王捷。

各國(地)入境、簽證、航班政策變一次,王捷的心情就跟著跌宕起伏一次。

看著同學群裏已經有同學取消、暫緩了留學計劃,王捷在家也待不住了。

她決定回到杭州等學校消息,如果等不來,她就先在杭州找個實習的工作。

「學校開了很長的書單給我們,為了不讓自己多想,我就悶頭讀書。」

等待的日子裡,王捷屏蔽了國外疫情的相關新聞,但是爸爸媽媽卻還是忍不住為她擔心,「怕學校一時半會開不了,耽誤了孩子,也怕學校開學,孩子在那邊不能保護好自己。」

隨著疫情的擴散,愛爾蘭的學校終於給王捷發來了通知。

學校決定為他們提供網課方案,但她和同學都不同意,因為覺得自己花了這麽多錢,只能上網課不行,還有她比較在意讀完書之後有兩年的實習期。

「疫情總有過去的一天,我肯定能去。」

「最不認真的人,找了最好的工作」

▲愛搞怪的沙彬。

董志偉找到工作後,沙彬的緊迫感終於來了。

沙彬是個遊戲愛好者,室友們瘋狂寫簡歷、面試時,他卻始終對找工作這件事提不起太大的興趣。

他說,自己只想找一個跟遊戲相關的工作,其他的就隨緣吧。

搬進「豪宅」的一個月裏,沙彬從來沒有認真的去刷過招聘網站,面試的頻率低到連王捷都看不下去,「我一度以為他不想找工作了,還好董志偉找到工作後,給了他一些動力。」

董志偉找到工作後,沙彬明顯提高了面試頻率。

他開始認真研究招聘網站上發布的招聘信息,根據要求修改簡歷,還主動向董志偉請教面試時的注意事項。

「之前大家都沒有找到工作,所以他也有點不緊不慢,我覺得我還是刺激了一下他的。」董志偉笑著說。

連續面試了兩個禮拜,沙彬竟然找到了一份跟遊戲相關的工作。

就這樣,理想的工作就被他收入囊中。

「我心態一直很穩,覺得工作絕對不能湊合。後來董志偉找到了工作,我心裡也有點緊迫感了,也想過要不要改變一下求職策略,先隨便找個工作在杭州有個立足點再談理想,但是我還沒有想明白,工作就來找我了。」

沙彬說,自己是求職大軍中比較幸運的那個人,「等我有了足夠的工作經驗,我一定會做一款自己滿意的遊戲。」

考研失敗 錯過春招,被迫宅家

▲老白的房間臨街臨江。

出租屋裏的4個人,三個人都有了出路,只剩下因為考研失敗被丟下的老白。

「如果自己一個人租房子,不僅無聊,還要一個人孤單單的為找工作這件事苦惱。這裡有三個人陪著一起聊天扯皮,很大程度上緩解了我精神上的壓力。」

因為準備考研,老白錯過了春招,因為畢設項目,畢業證也出了一點問題,一環扣一環,就這樣他成了宅在家裏時間最長的人。

「不是『宅』,是被困住了,像被繩子綁住了,想盡辦法,卻怎麽都解不開。」

老白受不了自己每天在出租屋裏無所事事,「覺得自己像個社會蛀蟲」,可究竟該怎麽辦,他也不知道。

他想要找一份交互設計相關的工作,也曾連續投過很多簡歷。

可投出去的簡歷就像扔進海裏的小石頭,連個浪花都沒有。

看著室友們一個個走上了新的征途,他的心裡多了些失落和仿徨。

他開玩笑說希望可以傍個年輕的富婆,但自己也知道這就是說著玩玩,「不可能實現」。

兩周之後,王捷就要啟程去愛爾蘭尋找自己的未來,房子的租期也快到了。

看著窗下奔騰不息的錢塘江水,老白心裡清楚,屬於他們的「豪宅生活」就快結束了。

董志偉已經漸漸習慣了職場作息。

每天早晨7點半,他都會準時坐在客廳裏刮鬍子,順便叫醒剛找到工作的沙彬。

談到未來,他說自己「沒什麼理想」,在杭州這樣的地方,能掙到15000一個月,有個自己的車,能還上房貸,就好了。

看著室友們忙碌的背影,老白決定不再消沉下去,他要重振旗鼓,給自己報一個線上課程,提升自己的技能,「準備今年秋招,目標是大廠。」

未來,他們還會住在一起嗎?

「如果大家工作位置差不多,有合適的房子,還是希望能一起住。」

「如果還能有這麽性價比的房子的話。」

其實他們心裡明白,一切都是「如果」,在現實生活面前,他們註定是要各奔東西。

對他們來說,這兩個半月,像是抓住了大學的尾巴,實現了一個和好朋友一起生活的小願望。

現在,願望達成,他們也終要奔向各自的人生。

閱讀原文

一個大學女生隨手把宿舍裡的日常發到了B站,粉絲才三個人,三天後播放量B站第一

xxx

《躺平即是正義》V.S《「躺平」可恥,哪來的正義感?》

xxx

「去吧,成為張無忌!」研究金庸的海南教授畢業致辭火了

xxx

【我和男友的消費降級之路】辭掉高薪工作,三年不上班,每月只花人民幣600元

xxx

中國年輕人「搞錢」失敗實錄

xxx

【大學生貸款一夜回到12年前】中國官方規範大學生網貸亂象:花唄借唄不得向大學生放款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