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將如何影響市場

本文來源:房東經濟學(知名財經博主)

微信id:SEALAX

作者:房東的ID(微博帳號:洛杉磯房東)

美國大選將在2020年11月3日進行,距離現在只剩大約20天了。

今天我們的主題並不對大選結果做預測,反正也只要三個禮拜全世界都會知道結果。

今天我們將探討大選不同結果對市場的影響。

川普不是美股救星

先說一個結論:川普不是美股救星。

很多人把川普和美股聯繫在一起,那是因為川普是美國有史以來最重視股票表現的總統,每次美股創出新高,他都要發推文慶賀一番。

再者,川普2017年上任後開展的大刀闊斧的減稅政策增加了美股上市公司的利潤,使得美國公司的股價有了更多業績支撐。

但是,這一輪美股長牛其實是始於歐巴馬時代的2009年,如果不考慮疫情的打斷,至今已經十一年半了,而且美股在川普任內的表現也並不強於歐巴馬時期。

我們拿歐巴馬前後兩任各四年拆分出來,標普500在這兩個階段的四年漲幅都大於川普時期。

當然這種對比存在一定的不公平,比如基數不同,但至少可以說明川普對美股的推動除了落到實處的減稅之外,並沒有其他實際的利好。

就算川普不是美國總統,市場也將按照市場自身的邏輯去走。

▲這一輪美股牛市早在2009年3月就已經開始

民主黨不是美股殺手

從歷史數據來看,民主黨並不是美國股市的殺手,恰恰相反,民主黨時期美股的表現往往都不錯。

1929年至2016年,每一屆民主黨總統執政期,標普500四年下來平均的累計收益率是57.44%,共和黨總統執政期的平均值是16.61%。

▲1929年至2016年每一任美國總統所屬黨派及市場表現數據

復利的威力是很恐怖的,如果將兩黨總統各自最近的29年執政期作對比,差距大到了1894% vs 166%。

▲民主黨和共和黨總統各自最近的29年市場表現對比

考慮到美國兩黨的實力相當,各自執政和占有國會兩院的時間也存在高度的隨機性,如果兩黨對於美國資本市場的影響是相同的或者說共和黨更利好美股,那麽久而久之各自執政時期美股的累計漲幅也應該趨向於期望值,即兩者相當或共和黨更強。

但出現這種民主黨階段漲幅遠高於共和黨的明顯差距就應該不是巧合。

我們再看一看美國經濟數據,二戰後民主黨總統任期的經濟增速確實比共和黨總統要高。

所以排除政治上的左右之爭,民主黨在發展經濟方面是有屬於自身的長處的,這可能和民主黨的在貿易和移民方面的政策更加開明有關。

▲杜魯門第二任期以來各個總統任內平均的年化美國GDP增速

數據已經說明,民主黨並不是美股殺手,標普500在歷史上最強的兩個八年表現分別就是柯林頓時期(1993-2001)和歐巴馬時期(2009-2017),兩位也都是民主黨總統(儘管這有很大的運氣成分)。

▲戰後各總統任內標普500漲幅排名

當然,總統不是黨派而是個人,只要是個人就會有很強的個性和偏好,這和所屬黨派沒有直接聯繫,如果我們現在要抓一個人出來說TA是美股殺手的話,那個人應該是伯尼桑德斯,也就是之前民主黨初選被淘汰的熱門參選人。

他的政治主張傾向於北歐式的社會主義,即高稅收、高福利,但過高的稅收和福利會打擊美國的創新、財富積累和企業發展,並最終利空美股。

在民主黨初選階段,桑德斯的風頭一度明顯高過拜登,當時市場也相當敏銳,桑德斯在民主黨內占據上風時就曾帶來了美股的幾次下跌。

▲參與民主黨初選階段的桑德斯

從美國大選的結果看,如果川普連任,那麽美國現有的低稅收政策將得到保持,美國各領域政策連貫性也將更好,所以川普的勝利將會助長市場的樂觀情緒。

反過來看,如果拜登勝利,其中規中矩的作風、更開放的貿易政策,以及一個不確定性更低的美國聯邦政府,對市場而言也不算是利空。

對於拜登帶來的利空,只有稅改是唯一明確的一項,他曾表示要把現行的企業稅率從21%提高到28%,同時提高海外利潤稅率,一旦落實,肯定會影響所有美國公司的未來的業績。

但是,這件事要做成並不是那麽容易,首先他要勝選,即使他成功當上新一任總統,加稅能不能落實也是一個問題,因為稅改法案需要國會參眾兩院通過,參議院可能是其中最大的一個阻力。

目前共和黨議員占據參議院100個席位中的53個(其中33個今年改選),民主黨占據45個(其中12個今年改選),民主黨必須非常成功才能拿回大多數席位,否則增稅只能是說說而已。

所以我們對這次大選也要全面看待,這次大選不僅要選出總統,還要針對國會的參眾兩院進行改選(其中目前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將全部改選。

目前由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100個席位中有33個在這次要面臨改選),總統、參議院、眾議院都是這次非常重要的環節,對於共和黨和民主黨來說,並不是總統競爭一戰定天下。

這次大選不論川普和拜登誰贏,出現市場大起大落(尤其是大落)的可能性都很低。

市場最終該怎麽走還是會怎麽走,而真正影響市場最大的因素還不是大選。所以我們進入下一個部分,如果不是大選,那誰才是市場最大的影響因素?

最大的影響因素

美國大選實在是太引人關注了,以至於很多投資者忘記了還有比大選更值得關注的事情。

2020美國大選進行的時候,正好也是美國新一輪財報的高峰期,這才是真正影響美股下一步走勢的最重要因素。因為業績才是股價的最重要基本面,過去十多年的美股牛市也是由業績推動的。

2009年以來美股的超級長牛得益於以FAAMG為代表的科網巨頭業績提升,這些公司的營收和利潤在過去十多年裏升了十倍甚至更多,輔之以美聯儲寬松的貨幣提升了整個市場大約三四成的估值,所以牛市才會如此強勢、如此持久。

退一步講,就算美國對公司所得稅稅率上調個10%,以FAAMG等科技巨頭的發展速度,不到一年的成長就足可以補回這10%稅率對利潤的打擊。

▲科技巨頭的成長楷模 亞馬遜營收 2004-2019

疫情以來,美國和世界經濟都遭到了重創,標普500在第二季度整體利潤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但這個最有代表性的指數又在8月份創出了歷史新高,這個現象矛盾嗎?

其實也不矛盾,背後有兩個原因:

(1)美聯儲大力放水,起到了托市的作用;

(2)科技股比如納斯達克100成分股,尤其是頭部五大巨頭(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臉書)受到疫情的影響相對來說要小得多,他們的業績甚至還反而受疫情推動,比如亞馬遜和臉書的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凈利潤同比去年翻了一倍,這簡直是大象起飛的節奏,而它們各自巨大的市值都足以影響整個市場的表現。

所以,什麼時候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臉書這些公司的創新能力不再,營收增長停滯,什麼時候美股牛市自然就會終結。

如果沒有業績作為支撐,放再多的水也是沒用的。

君不見日本和歐洲貨幣政策比美國還要寬松,他們進入了負利率狀態、甚至日本央行親自上陣去買股票ETF,但就是整不出一個和美國這樣的牛市,本質就是因為日本和歐洲的上市公司成長性無法和美國媲美。

總之,如果你是時政關注者,那麽美國大選的重要性肯定是高於同期的美股第三季度財報的;但如果你是美股投資者,那麽在沸沸揚揚的大選之外,應該增加注意力放到新一輪的財報季上來!

對中國的影響

儘管中美關係今年以來持續緊張,但最近壞消息終於少了一些。

我在往期主題中經常強調一個觀點,那就是:沒有壞消息,就是好消息。

所以我們看到A股近期出現大幅反彈,人民幣匯率也持續走強。

對於中國和美國這樣的大國來說,各自的內部事務才是兩個國家自身最重視的東西,目前中美並沒有進入當年美蘇爭霸那樣的關係,對美國決策者來說,中美關係也並不是美國他們所花時間最多的一個議題。

我樂觀估計,11月初無論哪一個候選人勝利,中美關係在短期內都有望得到好轉(如果勝利的是拜登,那麽這個短期回暖可能會更強,短期市場反應也會更明顯)。

但由於一些眾所周知矛盾和難以調和的利益訴求,這次無論誰勝利,中美在未來長期的競爭和博弈還會繼續下去。

差不多就說到這裡了,總結全文的結論:

(1)無論川普和拜登誰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美股出現大起大落的可能性都很低,波動絕對小於三月疫情期間、大概率小於9月調整期、很大可能沒什麼影響;

(2)相比美國大選,十月底到十一月初對美股影響最大的影響因素是第三季度財報,尤其是以FAAMG為代表的科網巨頭財報;

(3)無論誰當選美國總統,中美關係在短期有望回暖,但不會改變長期的競爭和博弈;

(4)如果拜登當選,中國市場將受到短期利好。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川普提出向中國索賠10兆美元,白宮不置可否

xxx

中國外交部官方:美日死了這條心吧,不可能再等到那一天了!

xxx

重磅!美國證監會暫停受理中國企業赴美IPO

xxx

中美天津會談,中國向美國提出兩份清單

xxx

熱文 / 驚心動魄——敏感時間滴滴赴美上市,性質有多惡劣?

xxx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發表辭職信,離開八年駐美大使崗位返國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