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近5萬家企業倒下後,旅遊業的報復性消費來了嗎?

本文來源:創業最前線

微信id:chuangyezuiqianxian

作者:付艷翠

旅客的出行情緒已經被點燃。

今年最後一個長假,似乎要將上半年旅遊業的陰霾一掃而光。

高德大數據顯示,8月以來,國內用戶出行需求持續增強,其中必遊景點、5A/4A景區等異地必遊類榜單瀏覽量上漲最高;同時,最近三個月周邊自駕遊用戶數也持續增長,8月份較6月已上漲50%,周邊短途遊熱度持續升高。

隨著國內受壓抑的旅行需求開始釋放,旅遊市場也顯露出復甦跡象。

各家旅企為爭奪用戶,又推出了哪些新玩法?消費者是否會買賬?報復性旅遊真的來了嗎?

1

星星之火

王亮最近參加了一個10人聚餐,他發現,大家聊得最多的話題就是「十一打算去哪裡玩」,表現出了強烈的休閒度假願望。

「有計劃去廈門的,有說要自駕遊的,也有要去北京周邊玩一圈的,還有3個是要回家的。只有一個人因為孩子太小,沒辦法出行,選擇在家過節。」王亮回憶道,疫情對出行的影響正在降低,大家的旅遊計劃也開始回歸正軌。

他也準備趁著難得的8天假期,帶一家老小去南京旅遊。

但在出行之前,王亮卻發現,疫情之後,人們熟悉的「一房難求」現象再次回歸。

「我現在訂民宿都訂不到了,很麻煩。」在查過一些民宿的預定情況後,王亮有些著急,「不是疫情嗎,旅遊的人怎麽還那麽多?」

事實上,不光「一房難求」,「一票難求」的現象也正在發生。

近日,同程旅行發布的《2020國慶黃金周居民出行及出遊趨勢預測報告》顯示,今年國慶黃金周機票價格大幅反彈,節前客流高峰時段的平均票價超過了800元,返程高峰時段的最高票價接近去年同期水平。

自從中秋國慶假期火車票開啟售票後,熱門線路的火車票搜索量大幅增長。

其中,9月2日的搜索量較一周前的日均搜索量增長近8倍,部分線路9月30日出發的火車票開售後即迅速售罄。

近日,飛豬旅行總裁莊卓然透露,從飛豬平台數據看,境內遊需求恢復得十分迅速。

境內機票方面,飛豬平台同比增長8%,酒店同比增長25%。

另一家旅遊類企服平台臻旅科技、你好世界項目的創始人陳喆也向「創業最前線」表示,從平台數據看,大家中國旅遊休閒度假勢頭正在明顯恢復,且很多用戶需求開始從五一假期時的周邊遊,變成現在的跨省遊。

關注旅遊行業的投資人王偉(化名)還發現,今年三亞的旅遊產業恢復狀況良好,入住率甚至一度超過去年同期。

三亞旅遊業回暖和免稅政策調整大有關聯。

自7月1日後,海南省開始實施離島旅客免稅購物新政,免稅購物額度從每年每人3萬元提高到了10萬元,離島免稅商品品種也由38種增至45種。

據了解,一些名牌包的價格和歐洲退稅後的價格差不多,不少化妝品還給出了五件85折的優惠價,極大程度激發了三亞遊客的購物熱情。

據公開報導,僅在7月1日當天,海南的四家免稅店就超過2萬筆消費,銷售額接近6千萬元。

而在2018年7月,三亞、海口兩家免稅店免稅商品銷售額達5.8億元,全年兩家離島免稅店共實現免稅銷售額101億元,增速明顯。

不僅海南,最近王偉還發現,上海、成都等城市的周邊旅遊需求十分旺盛,且用戶很樂意去度假酒店「享受一下」,入住率也有較大提升。

簡而言之,旅客的出行情緒已經被點燃。

2

OTA奔忙搶用戶

市場需求起來了,那報復性消費來了嗎?

現實遠沒有想像的樂觀。

「我覺得並沒有所謂的報復性消費。」王偉解釋道,疫情下,其實國人也願意在住、行上花錢,甚至願意花更高的價錢住好一點的酒店。

但他也在出行過程中發現,除了核心城市外,整體上去旅遊的人並不多,甚至在機場、高鐵、酒店等場所,也看不到太多人出行。

同時,過去國內遊的消費群體主要以中老年人為主,但現在這部分人群正因為疫情原因「蝸居」在家。

就連往常的商務出行也在減少。作為投資人,往年王偉每個月幾乎都要出差4-5次,去全國各地考察項目。

但到今年,「現在一個月也就出1~2次差,甚至更少。」他說。

上述創業者陳喆也表示,作為特殊行業,旅遊業講究淡旺季,本來春節、五一、暑期檔都是旅遊旺季,但今年的暑期檔也因為各地學校的不同要求而不能跨省出行。

原本計劃暑假帶孩子去上海迪士尼的消費者也向「創業最前線」透露,他今年的暑期遊計劃早就取消了。

不光是覺得不安全,主要是因為他接到了學校的通知,他所在的市教育局希望師生減少不必要的外出,原則上不進行跨省域長途旅行。

在陳喆看來,即便大家出行,也都會選擇周邊遊的自主型消費。「自己買門票、訂酒店,甚至自駕遊,玩一兩天就回來了。」

出行需求的限制下,報復性消費沒來,旅遊業的競爭反倒更激烈了。

過去,OTA、旅行社的盈利主要靠境外遊,國內遊只是鋪量,很難成為利潤點。

而今年原先做出境遊業務的OTA、旅行社不得不紛紛轉型做國內業務。

「蛋糕只有這麽大,競爭自然就會更激烈。」

最明顯的是旅遊人們開始瘋狂爭搶用戶資源。

為了最大限度地吸引大家出行,從航空公司、鐵路部門到各大OTA平台都紛紛推出了促銷產品。

比如,東航的「周末隨心飛」套餐,消費者花3322元買下產品後,可在2020年12月31日前的任意周末,無限次兌換東航、上航除港澳台外的所有國內航班經濟艙。

鐵路方面也積極跟進推出了「隨心乘」業務。

7月13日,支付寶聯合鐵路12306推出火車票立減活動。

7月14日,文化和旅遊部辦公廳發布《關於推進旅遊企業擴大復工復業有關事項的通知》,允許旅行社有條件恢復跨省團隊遊業務後,各大平台更是積極發力補貼。

其中,飛豬旅遊在7月中旬就推出66元飛全國的活動,同月,同程旅行也上線了「88元同程暢遊卡」的活動。

國內多地景區也聞風而動。

山東、山西、貴州、陜西等多地超過500個景區已經開始實施門票免票或大幅降價等價格優惠措施,其中青島等地甚至5A景區也實行免票。

一時間,全行都在通過低價優惠活動,給消費者們打「雞血」,刺激出行欲望。

3

下一場「持久戰」

雖說在多方努力下,當下國內旅行目的地的食、住、行等預定量齊漲,但境內遊若要全面恢復,依舊存在不少挑戰。

一方面,自駕遊和定制遊成為今年熱門出行方式,比如大西北跨越式旅遊成為今年的熱門路線。

但在此背景下,大部分旅行社的處境就顯得愈發艱難。

在陳喆看來,旅遊業逐漸向自主遊方向發展,這讓很多做目的地旅遊的旅行社生意並不好做。

他認為,現在出現的更多是周邊遊、民宿的業務量暴增,「景區周邊的酒店、餐飲能夠從中獲益,對旅行社來說意義不大。」

事實確實如此,雲南一家旅行社負責人李濤也表示,以往景區門票和住宿是公司最主要的獲利渠道。

一般而言,景區會根據自身情況給予旅行社1%~10%的返傭,但現在,很多景區打折、甚至開放免票旅遊,讓他不得不重新考慮新的盈利模式。

同時,在疫情之下,大家的口袋都「縮了水」,普遍對價格更敏感。

誰家平台的價格優惠,誰的競爭力就更大,這也變相加劇了旅遊業的價格戰。

如今,旅遊業處在供給遠大於需求的階段,且大量旅遊產品趨於同質化,這些對於消費者來說吸引力不大。「現金流本來就不多,想要在競爭中撐下去太難了。」

大多旅行社還在緩慢回血的過程中掙紮。

以上市公司麗江股份為例,其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在麗江地區的收入為6.49億元,占總營收95%以上。

今年7月,公司發布了業績預告修正公告,上半年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預計虧損1500萬元到3000萬元,而去年同期盈利超9800萬元。

更嚴重的是,旅遊業還要面臨疫情反復的困擾。

近日,南京出現一例無症狀感染者,雲南新增2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北京也新增1例境外輸入無症狀感染者。

疫情反復讓李濤苦不堪言,「本來為迎接黃金周,我已經通過抖音接到了一個30人的團。但雲南出現疫情之後,現在已經有不少退單了。」

短期來看,資本方面也並未對旅遊業完全恢復信心。

王偉坦言,他現在雖然也在看旅遊類項目,但不敢輕易下手,因為他很難確認現在是否是抄底的好時機。

「抄底給的是救命錢,但是明年市場是否能如預期恢復仍然沒有定論,所以是否投資,投資機構也還在論證過程中。」

另一位FA(財務顧問)也向「創業最前線」表示,他年前才簽了幾個旅遊項目,疫情之後就徹底擱置了。「投資人現在不怎麽看旅遊項目。」

當然,也有較為樂觀的創業者。

陳喆表示,現在行業已經在恢復中,他也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群眾原來不能出遊、不敢出遊,如今已經轉變為謹慎出遊,相信離未來的放心出遊也不遠了。」他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