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版歷史教材,終於把戴大耳環掛骷髏頭的唐三藏「玄奘像」拿掉了

本文來源:短史記(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tengxun_lishi

作者:言九林

這兩天去人教社的官網,翻看最新版的初中歷史教材,發現一個不大不小的改動:

七年級下冊第四課《唐朝的中外文化交流》裏的唐三藏「玄奘像」被換掉了。

舊教材(人教社2016年第一版)裏的「玄奘像」是這樣子的①:

▲圖一

人教社官網最新發布的新教材(可供下載的電子版),將上面那張「玄奘像」,替換成了下面這張「玄奘西行求法圖(郵票)」

▲圖二

這兩張玄奘像,看起來雖然相似,但細節上其實有著許多的不同

舊教材的玄奘像,放大後如圖三所示。

該圖長期被中文知識界視為「玄奘標準像」,中華書局版《大唐西域記》裏的配圖是它,央視《百家講壇》裏的玄奘用圖也是它,2005年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該圖時,也稱之為玄奘像。③

實際上,這是一幅繪制於鐮倉時期(1185—1333年)的日本絹畫。

▲圖三

新版教材的「玄奘西行求法圖(郵票)」,放大後如圖四所示。

它實際上是2016年9月中國郵政發行的「玄奘特種郵票」中的一張。

▲圖四

比較圖三(日本古代絹畫)和圖四(中國當代郵票),不難看出:

(1)圖三裏的僧人,眉毛長垂顯示年齡較大,衣著相當華麗,背上的經篋也很精致耳朵上帶著大耳環,脖子上掛有九個骷髏組成的串飾品,腰間還懸有一柄刀劍——有人認為該柱狀物並非刀劍,而是一種背夫常用的T字支撐。

當背夫想要歇息時,可以將T字支撐安放在背簍下,如此就省去了卸背簍和起背簍的麻煩。

但放大該圖局部(見圖五),不難看出,該柱狀物上有著精美的紋飾,只可能是刀劍之鞘,不可能是背夫用的T字支撐。

也有學者認為,將僧人手持之物與腰懸柱狀體視為一件東西的不同部分,「可知這其實是一把手杖」④,但同樣的道理,普通手杖不當有如此精致的紋飾。

▲圖五

(2)圖四(中國當代郵票)的整體構圖,雖然是承襲圖三(日本古代絹畫)而來,卻將華麗的衣著改成了樸素僧衣,將精致的經篋也做了降格,大耳環被取消,九個骷髏組成的串飾品被替換為佛珠,腰間的華麗刀劍也改成了黑色的柱狀物——如此倒是有點像背夫使用的T字撐了(見圖六)。

為了符合玄奘系青年時代遠赴異域求法,畫像還將僧人的長眉去掉,替換為一張更年輕的面容。

▲圖六

之所以要做這些修改,是因為華服、耳環、骷髏飾等元素,與玄奘法師的真實形象相去甚遠。

有學者提出質疑:

「耳環是苦行者的飾物,佩戴耳環是成就派僧人的習慣。從圖像學意義上說,耳環與作為法相宗祖師的玄奘似乎都沒有關係。至於骷髏飾,在佛教密宗學派中,尤其是怒相神的飾物中,觸目皆是,所以骷髏飾似乎更多地與密教圖像有關。」

關於耳環和骷髏飾,……它們主要是印度苦行僧人與成就師的飾物,也可以說是與密教有關的僧人的標志物。因此,玄奘的形象,邏輯上與這些東西是不沾邊的。眾所周知,玄奘所代表的宗派是法相宗,他所譯經典也以法相宗為主。」⑤

還有學者認為,圖三中僧人所佩「與其稱為『戒刀』,更像是帶鞘的佩劍」,而劍在佛經中屬於兇器,僧人是不能佩劍的。所以,這幅所謂的玄奘法師像,「所繪人物形象恐非取材於中國古代僧人,而是另有來處。」

再考慮到圖三僧人所穿僧衣堪稱華服,且形制與敦煌石窟中常見的行腳僧所著僧衣大不相同,可推斷認為「這幅畫作很有可能是以日本貴族為原型繪制而成的」。⑥

▲圖七:敦煌遺畫《行腳僧圖》,現藏法國吉美博物館

身穿華服、帶大耳環、掛骷髏飾的日本絹畫被當成「玄奘標準像」,很可能只是一次誤會。

這幅日本絹畫,雖然大概率參考了自中國傳入日本的行腳僧畫樣,但並無證據顯示那幅已失傳的畫樣,就是以玄奘為描繪對象。

比如說,有意見認為畫樣來自「宋代無名畫家」,依據是《清明上河圖》中有類似的復笈者(見圖八)。

不過,《清明上河圖》裏的這位負笈者並不是僧人,至多只能推測當時已有類似的僧人形象,故「張擇端將這個僧人粉本(畫樣)略作改動,演變為一個世俗形象」。⑦

▲圖八:《清明上河圖》部分

事實上,在20世紀以前,中國幾乎沒有玄奘畫像流傳(敦煌榆林窟的「玄奘取經圖」屬於壁畫,也無廣泛流傳)。

直到1933年佛學居士歐陽竟無將圖三那幅日本絹畫引入中國,並刻於石板之上,放置在今西安市興教寺的玄奘塔內,它才正式成為被中文知識界廣泛接受的「玄奘標準像」。⑧

但很顯然,帶大耳環、掛骷髏頭裝飾的「玄奘」,並不是真正的玄奘。

有興趣查看中國各級學校教材的人,可以查看以下網址:

https://www.pep.com.cn/

註釋

①圖片引自人教社舊版歷史教材七年級下(2016版)。

②圖片引自人教社官網最新版歷史教材七年級下,地址:https://bp.pep.com.cn/jc/。

③陸宗潤:《這幅眾所周知的「玄奘法師像」,非玄奘?》,澎湃新聞2015年8月19日。

④杜南發:《「玄奘負笈圖」人物身份考》

⑤李翎:《「玄奘畫像」解讀——特別關注其密教圖像元素》,《故宮博物院院刊》,2012年第4期。

⑥陸宗潤:《這幅眾所周知的「玄奘法師像」,非玄奘?》,澎湃新聞2015年8月19日。

⑦李翎:《玄奘大師像與相關行腳僧圖像解析》,《法音》2011年第1期。

⑧劉淑芬:《高僧形像的傳播與回流——從「玄奘負笈圖」談起》。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