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寶親兄弟「相互寶」用戶已達一億人,杭州某村30%村民加入,成為「相互寶村」

本文來源:天下網商

微信id:txws_txws

作者:丁波

「這世上最大的病,是窮病。因為貧窮,我們病不起,害怕在貧窮中一病不起。」

看過電影《我不是藥神》的人,都會對這句台詞印象深刻。

實際上,「病不起」的不只是窮人,動輒數十萬、上百萬元的大病診療費讓不少家庭因病返貧,不得不中斷治療。

2018年年末,一個大病互助計劃上線——這就是螞蟻集團旗下的「相互寶」。

加入的成員在遭遇相互寶所包含的重大疾病時,可以享有10萬元至30萬元不等的保障金,費用由參與計劃的所有成員分攤。

這個成立不足兩年的互助平台,憑借低門檻、高性價比,加入成員數已超1.06億,募集互助金近80億,累計幫助5.2萬人。

相互寶正成為越來越多人的「避風港」。

在這裡,人們既是施予者,也是受助者,共同面對生活的挑戰,承擔命運的重量。

在杭州市朝陽村,甚至有30%的常住居民都加入了相互寶。

這個村子也因此被稱為全國第一個「相互寶村」。

杭州出了個「相互寶村」

8月中旬,杭州市朝陽村的一個籃球場上,村民們開展了一場關於相互寶的大討論。

這個距離杭州主城區大約18公里的村莊,是小有名氣的「相互寶村」。

52歲的村民王國芬加入相互寶已經228天了,手機上顯示她參與分攤了14期,幫助了27735人。

每次說起相互寶,王國芬都會想起因肺癌去世的租客王勇(化名)——

前年十月,王勇身體不舒服去醫院做檢查,結果顯示已是肺癌晚期。

他和大部分外來務工人員一樣,收入不高沒有醫保,突如其來的一場癌症讓整個家庭都陷入危急之中。

此後不到半年的時間,王勇就病重不治離開了人世,留下了兩個年輕的孩子。

王勇租住在王國芬家已有五六年。

王國芬每每回想都痛惜不已,忍不住假設——

如果有醫保,或者有更多的救命錢,王勇是否還有一些其他的可能?

「假如他當時能參加相互寶的話,因為他40歲以內可以保30萬,這筆錢可以延長他的生命。」

親歷了這件事後,王國芳也越來越重視家庭的抗風險能力,她意識到,大病關頭所有的準備都是不夠的。

雖然有醫保和社保,她又在此基礎上買了兩份健康險,還幫自己和家人加入了相互寶。

王國芬加入相互寶的背後,有80後小伙周晨亮的一份功勞。

周晨亮是土生土長的朝陽村人,大學畢業後就回到村裏當宣傳委員。

去年村裏有一位外來務工人員獲得了相互寶的救助,他由此意識到:一場大病支出對於有醫保和商業保險的家庭都是一個不小的負擔,對於沒有商業保險的低收入人群來說,更是不可承受之重。

於是,去年年底,周晨亮在村裏舉辦了幾場健康科普講座,請來了大醫院的專家給村民們科普疾病常識,同時也讓大家了解到了相互寶這樣的保障知識。

朝陽村裏住著3500名當地居民、2萬多名外來務工人員,加入相互寶的人越來越多。

在相互寶上,每個月花不到10塊錢,就能用遠低於商業保險的費用,為別人分攤困難的同時,也為自己多爭取一份可能性。

村民倪女士表示:「相互寶是很好的,花一點小錢,幫助大家。我希望我們朝陽村的村民大多數都能參加。」

1.06億人的選擇

擁有1.06億成員的相互寶,其實成立還不滿兩年。

2018年10月,螞蟻金服集團(後改名為「螞蟻集團」)針對滿月嬰兒到60周歲以下人群,推出了相互寶大病互助計劃,保障99種重大疾病和惡性腫瘤。

後來陸續又推出了老年防癌計劃、慢性病人群防癌計劃。

重疾成員在初次確診後,就可以申請互助金,無需發票報銷,符合互助規則即可獲得10萬-30萬互助金。

短短20多個月,相互寶迅速風靡、用戶過億,最根本的是加入門檻低、互助金額高。

和保險不同的是,保險通常是先繳費後保障,高額的保費讓許多人望而卻步。

而相互寶屬於網絡互助,先保障後分攤,這大大降低了用戶加入的門檻。

時至今日,相互寶已累計幫助了五萬多人,募集互助金近80億,平均每期的救助人數在3000人左右。

在相互寶平台上,每個人都是善意的施予者,也是受助者。

河南的含含才6歲,今年四月因為肚子疼,去醫院檢查,沒想到醫院的報告顯示是惡性腫瘤。

「那麽小的孩子怎麽會……」含含的父母帶她到上海求治,「因為當時沒有切乾淨,再化一個療,考慮還要手術,後期還有最少一年的化療和放療。

當時替孩子加入相互寶,只是想盡一點微薄小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沒想到自己倒先用上了,真的很感謝相互寶平台。」

在相互寶救助公示頁面上,平台幫助的人數、分攤總金額、參與分攤金額、每一個被救助案例等等,都被記錄在案。

那些「癌」「瘤」等字眼觸目驚心,背後則是被厄運摧殘的家庭。

而往往就是每個人幾塊錢的分攤金額,就能於水火之中拯救一個家庭。

半年前,浙江紹興人劉偉(化名)收到了10萬元互助金,受助對象是他的父親。

為了給患腸癌的父親治病,他和家人前後花了十幾萬,對一個普通家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如今這10萬元互助金,讓這個家庭的負擔減輕了不少。

劉偉感慨,之前抱著參加公益的心態幫家人加入了相互寶。

「沒想到關鍵時刻給自家幫上了大忙。」

花小錢,辦大事兒

今年5月,螞蟻集團發布全國首份《網絡互助行業白皮書》。

調研顯示,2019年,中國網絡互助平台的實際參與人數為1.5億,79.5%的參與者年收入在10萬元以下,68%的受訪者沒有商業保險,72%的參與者分布在三線及以下城市。

白皮書預測,2025年中國網絡互助平台參與者將達到4.5億人,覆蓋全國14億人口的32%左右。

劉偉信任相互寶的還有一個原因。

父親生病申請互助金時,相互寶調查員上門調查時非常認真負責,還專門去他老家查找父親當年的體檢報告。

「每一筆互助金都是大家分攤的,調查員們這麽做,也讓我曉得自己以前幫別人分攤的錢都花到了實處。」劉偉說。

每一個相互寶案例背後,都有一位乃至數位調查員。

閆霖是相互寶河南地區的調查員。

他在走訪醫院等機構時發現,越來越多人知道並認可相互寶了。

去年,他到醫院核實病例、治療情況,很多醫護人員還不知道相互寶是什麼,閆霖需要一一告之。

但今年河南省幾乎大部分醫院都認可,很多醫護人員還幫自己和家裏人加入了相互寶。

在農村地區,相互寶也快速普及。

「六七十歲的老人,買一份保險是昂貴的,但加入相互寶,一個月分攤下來,就幾十塊錢。農村人講究實惠,這比買商業保險強多了。」

截至今年7月第1期,相互寶在全國已覆蓋28萬個農村。

5.2萬名受助者中,就有1.6萬名來自鄉村。

這一年多來,閆霖走遍了河南省的大部分地區,那些因病致貧,或者因病貧上加貧的案例讓他感慨不已。

「基本上家庭條件都不是很好,老人特別多,家裏子女不在身邊。

有的家庭為了看病,問親朋好友借錢後,又把小麥給賣了。

相互寶對這樣的家庭來說,是很重要的。」

相互寶大病互助計劃最新一期是在8月14日,共1.013億人參與,每人分攤了4.17元。

此前,相互寶表示,2020年分攤費用不超過188元。

「這算是有一份保障,一種安全感,給生活兜底。這是真正的花小錢,辦大事。」閆霖說。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災後鄭州:當一座都市忽然不能上網和用支付寶

xxx

鳳凰金融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百億被查,董事長被拘留,網民認為海南地方政府包庇

xxx

中國13家互聯網金融平台被約談面臨七大整改,全部納入金融監管

xxx

在中國,大部分的主流APP都可以讓你借錢

xxx

螞蟻集團發布整改方案:將申設為金融公司納入監管

xxx

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已完成金融業務佈局,將誕生另一個支付寶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