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有款網紅食品「紅腸」,動輒上千人排隊搶購,紅到「代排隊」都能賺錢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姜雪芬

深夜零點,哈爾濱紅旗大街,近百人排起長隊,有的披著棉被,搭床睡在路邊。

通宵排隊買商委紅腸是哈爾濱的一道奇景。

無論酷暑嚴寒,隊伍總能綿延幾百米。

逢年過節,最緊張的時候,每天有1000多人排隊。

白天更是熱鬧非凡,主播舉著手機從隊首走到隊尾,加價代購的人往來穿梭,幫忙寄快遞的幹勁十足,趕上排急眼打架的,一旁的人還得幫著評理維持秩序。

這家肉灌製品企業,推行「前店後廠」經營模式,每天限量供應,售罄就關張。

而且只此一家別無分店,連網店都沒有,於是,買到商委紅腸變成了一種執念。

論起饑餓營銷,估計雷軍和羅永浩都要叫一聲大哥。

隨著網絡代購大軍崛起,加價後的紅腸一騎紅塵,暢銷大江南北,甚至遠銷芬蘭、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家。

一根紅腸,慰藉了無數人鄉愁的同時,也給代購們帶來不菲的經濟收益。

自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代購的地方就有腥風血雨。

雇18個人排隊

阿里巴巴創業有十八羅漢,徐林創業有十八個排隊高手。

▲徐林雇的高師傅,一號排隊高手,把床搬到了商委門口,整個夏天住在店鋪前

為買紅腸,徐林雇了18個人專職排隊,年紀50~68歲的老頭是主力軍。

一人排一趟給20~50元,行情看漲時加價到60元。

雖然代購生意成本上漲,但他覺得值:少生不少氣。

▲徐林冒雨排隊

要知道,以前自己排隊時,他離店門還有70多米,前面呼啦啦來了10多個人,一個小時愣是沒挪一步;好不容易熬到人走了,又塞進來3個。

他大怒:你差不多就得了。

對方也排紅了眼,放言:我讓你買不著紅腸!

徐林60多歲,曾在當地大型工廠當電工。

企業經濟效益不好,他辭職自謀生路,進過輕化工廠,待過電紡局,還被外派到羅馬尼亞、俄羅斯,負責公司駐海外辦事采購工作。

走南闖北多年,要麽因為打架受傷,要麽企業發展不佳,他始終未能打破一份工作只能做4年半的魔咒。

十年前,女兒大學畢業後,自主創業開網店,銷售服裝、化妝品等。

徐林有了想法:要賣就賣吃的,消費頻次高。

賣什麼呢?在俄羅斯工作時,徐林吃洋蔥就著醬,過了45天難熬的日子,「最思念的就是家鄉的商委紅腸」,不如試試代購紅腸。

那個時候,網上只有5家店代購紅腸,競爭壓力小,徐林和女兒把產品圖剛掛上「紅鑽查查」網店,便順利接到了不少訂單,每個月能賺三五千。

最近五六年,商委紅腸聲名遠揚,門店前排隊的人越來越多,網店生意漸入佳境。

煩惱與之俱來:永遠供不應求,永遠在排隊。

買的人太多,店家就只好限購,平常每人可以買一兩千元,趕上節假日,每人只能限購400~600元,緊張時每人限購100元。

徐林和所有排隊的人一樣,最痛恨拿著大喇叭吆喝、舉著「紅腸已售完」牌子的工作人員。

一年賺了40萬

紅腸之於哈爾濱,就像烤鴨之於北京、火鍋對於四川一樣,是這座城市的最難將息。

哈爾濱紅腸有百年歷史,江湖上高手如林。

據說,在哈爾濱的每條主幹道上,都能看到一家紅腸店。

僅紅旗大街,就有哈肉聯、秋林裏道斯、商委、農大、哈秋司等多家店鋪。

但旱的旱死澇的澇死,商委紅腸排隊聲勢過於浩大,壓過了其他店的風光。

當地食客們津津樂道:商委紅腸,皮脆、肉嫩、味足,肥瘦配比恰到好處。

民間流傳「紅腸配酒越喝越有」,「若把紅腸比紅酒,商委就是那拉菲。」

甚至,年輕人中還有個段子:談戀愛麽,願意排隊給你買商委紅腸的那種?

不知道其他店員每天開門營業,對著商委門口一眼望不到頭的隊伍做何感想。

一炮而紅離不開高人指點。

當地傳說,當年商委聘請一高人,不知其師承何方,只在工廠待了不到半個月,便祭出了饑餓營銷大招,自此商委紅腸叱咤美食江湖。

對於徐林等代購店主們來說,2016年是紅腸的轉折年。

《舌尖上的中國》熱播,網上刮起美食風,商委紅腸火出圈,高峰時期,光徐林一家店就月銷6000多斤,一年賺了近40萬元。

這些年,徐林代購的紅腸賣到了歐洲、加拿大、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

海外買家感慨:比膩的要死的俄羅斯盧布腸牛肉腸好吃一萬倍。無論是直接吃,炒著吃,蒸著吃,煮泡面放兩片,都有不同的風味。

有買家在德國玩,拼命嘗試白腸血腸烤腸大大小小幾十種,覺得沒有一個比得上哈爾濱紅腸;法國西班牙的也不行,太幹太執著於放肉;俄羅斯香腸或可一比,但總不是百分百的家鄉味。

徐林感同身受,他們想吃的,是家鄉的味道。

熱鬧的家鄉

一斤紅腸30多元,代購加價10元銷售,利潤可觀,有人動起了歪腦筋:有的「走捷徑」,製作銷售假冒偽劣紅腸;有的半路攔截快遞,拆了再缺斤少兩寄出去。

混跡江湖多年,徐林已摸清了生意門道:要誠信待人,食品安全是底線:在稱重上,他花3000元買了一台誤差小於5克的德國進口電子秤;在塑封上,他看重人品,與熟悉、踏實的老板合作了多年。

這些年,他見到了太多因一根紅腸引發的「慘劇」:有賣家為了少一個差評,被騙去6000多元,老父親氣到腦梗,不久去世;有同行給差評,排隊時卻相遇,場面一度尷尬。

徐林也遭遇過惡意差評,他還找到了對方家裏,本來想當場質疑其居心何在。

但看到對方一家老小都靠代購紅腸為生,覺得生活不易,悄悄返回了家。

後來排隊時碰上了,越聊越投機,一笑泯恩仇,成了朋友。

他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那些制假售假的「代購」早就被警方抓獲了,徐林現在只想和同行踏踏實實做生意,一起維護哈爾濱紅腸美譽,不要砸了牌子。

近幾年,除了商委,更多的哈爾濱紅腸被人們「看見」:秋林裏道斯紅腸、哈肉聯紅腸依然占有一席之地;農大紅腸成為後起之秀,肥肉較多,口感稍油膩,俘獲了一幫肥肉愛好者;老哈紅腸、純哈紅腸、傳人紅腸在試圖搶占人們味蕾……

退伍兵小張從外地來到哈爾濱,當起紅腸代購主播,在淘寶上開了「北大荒」網店。

對於網友的提問,小張向來有問必答。

徐林欣賞小張的性格,不浮誇不騙人,羨慕其口才好,能和網友聊得熱火朝天。

▲退伍兵小張

徐林沒少給人安利,「小張店裏賣的是貨真價實的真紅腸。」

在包裝上,他沒事就鑽研視覺美感,還想著給小張傳授包裝秘訣:原汁原味,不要打標簽,看起來幹乾淨凈就好。

今年受疫情影響,代購的商委紅腸銷量為往年的三分之一。

中秋節前,排隊的大街上多了橫杠,相距一米。

每個人都要登記掃碼,量體溫。

為了讓人吃上家鄉的味道,代購主播們還上架了正陽樓松仁小肚、烤鵝、傳統糕點等美食。

當地就業機會不多,人才流失嚴重,年輕人多往外走。

烏泱泱的排隊人海、年輕的主播們滔滔不絕,讓沉寂的東北大街多了些活力。

住在商委紅腸對面小區裏的徐林,喜歡這樣熱鬧的故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