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張流傳甚廣的「日本天皇宣讀投降詔書照片」是錯的

本文來源:短史記-騰訊新聞

微信id:tengxun_lishi

作者:隋風

相信許多人非常熟悉下面這張照片(圖一):

▲圖一

因為這張照片曾長期被收入到歷史教科書之中,且被標註為「日本天皇宣讀投降詔書」

圖二截取自人教版《高一歷史(必修1)》(該版教材及其修訂本使用至2016年前後)的第16課《抗日戰爭》開篇。

可以看到,課文的配圖即是圖一,圖片內容標註為「日本天皇宣讀投降詔書」,圖片旁邊的課文導語稱:

「1945年8月15日12時,從日本廣播電台傳出一個低沉的聲音:『帝國政府已受旨……』這是日本裕仁天皇在宣讀日本無條件投降的詔書。」①

圖與文,在這裡起到了一種相互解釋的作用。

▲圖二

因為被視為「日本天皇宣讀投降詔書」,圖一在中文知識界流傳甚廣。

但這張照片的內容,其實並不是日本天皇在宣讀投降詔書。

理由很簡單:《終戰詔書》,也就是俗謂的「日本投降詔書」,是裕仁天皇通過廣播對外發送的。

發送之前,由日本放送協會派出的8名工作人員幫助裕仁錄音,錄音地點是皇宮中的天皇辦公室,時間是1945年8月14日23時20分。②

也就是說,並不存在圖一這樣一個宣讀《終戰詔書》的歷史場景。

最早將圖一與日本天皇宣布投降聯繫在一起的中文材料,可能是曹聚仁等人1947年編輯出版的《中國抗戰畫史》一書。

該書第407頁載有這張照片,並附有圖註:

「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天皇向議會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對盟國投降。此為二千年來,日本未有之慘事。」(見圖三)③

▲圖三

曹聚仁的這個說法,其實也是不對的。

雖然在1945年8月14日,裕仁天皇確實召集過一次禦前會議,來決定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

會議的地點是「在皇宮防空洞內」④,而東京皇宮防空洞的大致樣貌如圖四所示。

圖一的場景顯然與防空洞毫無關係。

▲圖四

此外,圖一的現場氛圍,也與8月14日防空洞禦前會議不符。

據服部卓四郎《大東亞戰爭全史》,此次禦前會議約開始於10點50分。

參加會議的有首相、陸相與總長等。

先由首相陳述了內閣會議的情況,希望天皇「親自聽取反對意見,重新作出決定」,

然後「兩總長及陸相相繼起立(可知會議室內是有會議桌椅的),聲淚俱下地懇請準予再次照會,同盟國如不同意,則莫若繼續戰爭,以期死裏求生」。

然後是短暫的「沉悶的寂靜」。

再之後是天皇發表「聖諭」,表示自己不會更改停戰的想法。

天皇講話期間,「各處不由得發出嗚咽的聲音,天皇本人也一再揮淚,戴著潔白的手套拂拭兩頰的淚水,講話也時斷時續……

當天皇講到,如果有我應做的事,我在所不辭,如有必要,我隨時準備站在麥克風前面時,全體不禁放聲痛哭」。

天皇講完話之後,「首相不慌不忙地站起來」接受了天皇的旨意,然後「會議在全體涕泣聲中結束,時間正好是中午」。⑤


如此就可以知道:8月14日決定接受波茨坦公告的禦前會議,不但是在防空洞裏召開的,而且是圍著會議桌坐著、在一種嗚咽哭泣的氛圍中召開的,

絕不會是圖一那種天皇立於高台,其他軍政要人垂首站立恭敬聆聽的情狀。

至於圖一這張照片,到底拍攝於何時,具體是在宣讀什麼文件,筆者能力有限,尚不能考證出一個所以然。

惟其絕對不是「日本天皇宣讀投降詔書」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最新的人教版高中歷史必修教材《中外歷史綱要(上)》中,第24課《正面戰場、敵後戰場和抗日戰爭的勝利》已不再收錄圖一這張來歷不明的照片

而代之以何應欽在南京接受日軍呈遞投降書(見圖五)。⑥

▲圖五


註釋

①《高一歷史(必修1)》第16課,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年第3版,第74頁。

② 昭和史再訪セレクション vol.56 玉音放送 [終戦]の記憶、鮮烈に刻む。

③曹聚仁、舒宗僑:《中國抗戰畫史》,聯合書報社1947年版,第407頁。

④服部卓四郎:《大東亞戰爭全史(四)》,商務印書館1984年版,第1667頁。

⑤服部卓四郎:《大東亞戰爭全史(四)》,商務印書館1984年版,第1668-1669頁。

⑥《歷史必修•中外歷史綱要(上)》第24課,人民教育出版社2019年8月第1版,第161頁。

閱讀原文

最近日本的退役女優,流行做網紅

xxx

對日本人來說,中文到底有多難?

xxx

東京奧運會閉幕,從史上最貴到史上最虧,日本到底虧了多少錢?

xxx

九一八事變之前,為何日軍已長駐中國?

xxxx

30多年前,日本是如何輸掉芯片戰爭的?

xxx

日本最新網紅旅遊地:貧民窟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