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美國與中國的中國

本文來源:群響劉老板

微信id:applemanliu641

作者:劉思毅

特朗普確診、特朗普與拜登的辯論以及最近讀的「李光耀談論中國與世界」,串聯在一起,讓我感受十分有意思。

很久不談論政治和價值觀,但是忍無可忍,一定要記錄的時刻到了。

1

國慶節前,在三亞 Edition 星空吧喝酒的時候遇到一個在上海工作 4 年的來自挪威的做重金屬 trader 的白人,在中國 4 年沒學會一句中文。

即將去新加坡工作,所以在三亞度過他的最後一個度假周,為什麼去新加坡,是因為中國稅率和新加坡稅率,對於他來說是 4:1 的差距,所以雖然愛中國,但是不得不去新加坡。

屁股決定腦袋的事情。

自然而然談論到疫情,他說他對歐洲和美國的現在的場景完全不吃驚,國民不聽話、政府沒權利。

他們國家是一個很小的國家,人民不是聽話不聽話,而是深知要彼此保護,更像族群。

查了一下,挪威人口是千萬級,確實如此,所以控制得還算不錯。

他說他覺得很有意思的是,上半年的中國人到處都在看熱鬧地炫耀自己的抗疫成果,而且人民的生活越變越好,所以說你們的民族自豪感爆棚,但是要是這些都沒了怎麽辦?

我們沒有深入繼續聊這個話題,政治觀念上的辯論,真的在跨越語言邊界上顯得極其艱難,但是有一個很生活化的話題吸引到我。

他說,他曾經嘗試學習過漢語,本來覺得 4 年還是應該學習一下,但是發現,還是不行,真的不行,自己完全不會,也沒有辦法學會。

對於自己而言,要是不能在中國學會漢語,幾乎自己的社交圈子就只有上海金融圈那幫願意用 iMessage 和他發 emoji 玩兒,然後周末平時去認真組織派對喝酒聊天的年輕人。

「this is not real China」,他覺得沒意思。

2

原來不只是我覺得語言這條橋梁啊很難啊。

語言的隔閡真的太難跨越了。

閱讀不是母語的深度文章,讀不下去;

用英語討論深度問題,天然沒有深度;

英語的梗和中文的梗,完全不同。


作為一個不錯本科學校畢業的中國本科生,其實我很少看到在朋友圈層中,真的可以在英語世界中遨遊自由閱讀、主動閱讀的人喔。

母語屏障真的是一個屏障。

是不是也不太能期待有朝一日機器翻譯可以跨越這個屏障?

我真的覺得需要很長的時間,且浸淫在那個環境中,才能摸索清楚一個語言。

李光耀說,中國人的英語掌握能力關係到多元化水平和開放度高低,太對了。

3

在抗疫的大好形勢之下,全民高舉愛國主義大旗的時候,仍然想說,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顯學在美國、優秀的人才在美國、硬核的技術在美國、全世界的目光在美國。

中國的開放度,從制度政策、國人風格、市場實際、教育水平來看,真的都差美國太遠了。

當然,令人心酸的點是,今天的美國人民,其實也是美元這個霸權貨幣的韭菜,大多數美國人民是沒有預算去享受和用到那些國際化大都會的各種基礎設施、奢侈供給甚至是基本的醫療服務的,這些是世界的。

世界向美國輸出現金,基本的方式就是,世界的優秀人民都可以去美國創造財富、攫取價值,然後也為美國創造財富,美國成為整個世界經濟的燈塔。

順帶著的,美國的承諾是,美國是這個世界上文化最多元、科技最先進、生活最舒服、供給最超前的國家。

這些承諾是做給那些為美國創造財富的世界精英的,不是做給美國人民的,美國是世界的,因為和世界深度綁定。

至少到現在,美國是世界的,大部分的世界是美國的,中國還只是中國的。

中國人要和美國人分享 21 世紀,就要深刻地知道這個清醒的世界現實,有助於我中華民族繼續奮起直追。

嘲笑美國出了問題的時候,我伸過頭,看看我的家鄉,一個四川省的成都市旁邊的小鎮。

仁壽縣,100 萬人口大縣,天吶,城市化建設、教育水平的提高、地域折疊、封閉落後傳統的鄉村價值觀,我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還有更長的路要走啊。

4

李光耀比較中國和美國,非常有意思,我之前文章簡單寫過,今天還希望詳細記錄,分享讀者。

中國人是集體主義的,追逐穩定、統一的集體,有核心領導層,鼓勵服從、貢獻,從古開始農桑文化開始,文明從黃河流域的種植開始興起,除了沿海更開放之外,其他地方仍然是穩定和服從為主流。

山東東北和江浙滬、華南等的對比就是這樣明顯,華南華東的 70 後都會說,無論如何,搞點生意做,而東北人會告訴你,要進入體制內啊。

中文是很難學的,中國的社會對外來移民的包容性是差的,似乎我國的人口也還沒有到需要大量像新加坡一樣引入外國移民補充本國人口的地步,也許是經濟實力問題。

中國人不鼓勵企業家精神,不鼓勵冒險創新,渴望財富,但是敢於冒險追逐巨大財富和創造的人類是社會的極少數,我見過太多朋友圈鍵盤俠,抨擊失敗、艷羨成功,然後過著日復一日的平凡紡織女工的生活。

須知創造財富需要創新、機遇與企業家精神的冒險進取。

5

美國是個人主義的,極端個人主義的,追逐個人權利在美國完全不羞恥,是絕對的政治正確,在這個問題上,全體國民性的共識。

我最近明白了為什麼我在大學時期看摩登家庭、破產姐妹以及傲骨賢妻的時候,經常羨慕他們的生活到流淚……

我不是羨慕優渥的物質條件,而是他們骨子裏天然有一種「今天的生活就是我要選擇的,我選擇了就不需要在乎別人的眼光,別人也不會對你指手畫腳」的安全感與理所當然。

美國人真正地鼓勵人們去追尋自己想要的意義,開放地去冒險吧,去享受人生吧,中產階級以上的美國人生存無虞,年少的時候沒有經歷過匱乏,且在年少的時候就見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生活方式。

因此長大之後,在物質上的追求只是一個順帶的結果,而要追尋創新、追求 Bigger Thing 成為一種常態,雖然也是人群中的少數,但是似乎整個人群都會為這樣的人鼓掌,也會給予失敗者更多的容錯空間和寬容度。

人都只會看到人前的光輝的,忽視背後的努力的,這是人性,這沒問題,但是我很羨慕美國精英們鼓勵的創造、創新與企業家精神。

我覺得我們國家真的太缺這樣的精神風貌了。

6

也許是中國人都太多負擔了吧,這裡仍然不談宏觀,只談我見過的我們的同事、我的盆友、我的同學,每一個人似乎都有各種各樣的家庭元素、各種各樣的歷史包袱。

而且每一代人都特別有意思的痕跡,80 後、90 後、00 後,大家好像都傷痕累累。

是人太多,人東西太少,不夠分了嗎,也許是的,但是今天的中國是機會的沃土啊,是最能發掘機會、通過機會賺錢的國家了吧,巨大的人口基礎、統一的民族區域、統一的語言、統一的市場規則、穩步上升的人均 GDP、日益覺醒的消費需求,這些哪個不是機會。

噴了這麽久,總而言之——

渴望更激進更冒險的一代,在杭州呼喚企業家精神,以及渴望一個更現代化的中國,這個現代化不僅是經濟的,還是制度、秩序上的。

期待一個開放、多元、自信、從容、富裕、強大的中國,祝福我們的國家。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