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曾經尊貴能換北京兩套房,現在只是流浪狗,到底經歷了什麼?

「泡沫總會破滅,資本總會逃離。」

本文來源:正解局

微信id:zhengjieclub

10多年前,一隻藏獒能在北京換兩套百平的房子。

最瘋狂的時候,一隻藏獒可以賣到兩三千萬,而且奇貨可居。

但誰想,今天,藏獒卻已經淪落為流浪狗,遊蕩在青藏高原,流竄在青藏線上。

甚至為了找到吃的東西,襲擊牧民、遊客、騎行者,把人咬死的新聞也不罕見。

10來年,從「東方神犬」,到流浪狗,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條抖音視頻就講到,網友青藏線騎行遇到流浪藏獒

01

從比金子還貴,到成為火鍋涮肉

「九犬出一獒」,在古代,藏獒被冠以「東方神犬」的名號。

漢代開始,西藏、青海等地的部落,向中央朝廷進貢,就少不了藏獒。

清代時,乾隆還為他最喜愛的一頭藏獒賜名為「狗狀元」。

▲清代《十駿犬圖》中藏獒的形象

從這段時期來看,藏獒固然珍貴,但只限於貴族的小圈子裏。

直到2004年,原本主要生活在藏區的藏獒,開始被運往全國各地,成了一台台活著的印鈔機。

因為藏獒,趕上了一個「好時代」。

2004至2008年,《狼圖騰》《藏獒》《藏地密碼》等影視作品先後開播,藏獒勇猛、忠誠的形象家喻戶曉。

認養一頭藏獒,也就流行了起來。

當然,這背後也少不了一個人的推動:原中國田徑教練馬俊仁。

在2004年退出中國體壇後,馬俊仁當選為中國藏獒協會主席。

這段時期,他經常公開為藏獒站台,語不驚人死不休。

比如:12萬買到第一條藏獒,花了150萬購買品種優良的紅腹四眼藏獒,韓國神父出價2000萬要買走他的藏獒。

數字越來越大,藏獒的知名度也水漲船高。

▲馬俊仁和藏獒

馬俊仁開了個好頭,相關利益者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2008年前後,關於藏獒的展覽會數不勝數,一些舉辦方通過選拔各種所謂的「獒王」,極力美化藏獒。

一些中間商,也通過不斷地轉手來抬高藏獒的身價,吸引不明真相的接盤者。

藏獒被越誇越大,甚至演變成:一獒戰三虎,三獒沉航母,五獒斗上帝,十獒創世紀。

最火熱的那幾年,藏獒的成交價一度刷新人的三觀。

2007年9月,一隻「獒王」落戶武漢,白紙黑字的協議上標價390萬。

當年,北京平均屋價不到1.3萬。

2009年9月,西安一老板以400萬元的價格在青海玉樹買了一隻名為 「長江二號」的藏獒,並組織了30輛奔馳車接機。

2010年,一隻「轉會」至山東淄博,名叫「大地」的藏獒,成交價1000萬。

當時有人評論:我叔叔前年出了車禍,才得20萬的賠償。這條狗比我叔叔貴50倍。

2011年12月,北京一場獒展上,某青島藏獒標價3000萬元。

假設這隻藏獒重70千克,按每克金價400元計算,與這隻藏獒等價的黃金,也只值2800萬。

賣方市場的瘋狂,推動了藏獒配種費的高漲:普遍在3-5萬,知名度高的可以達到20萬以上。

據說,當時玉樹有幾條出名的種狗,每天半夜都有人開車,帶著自家藏獒排隊等待配種。

按藏獒行業內的說法,一頭純度達到90%的藏獒,配種價格可達到30萬/次。

▲一頭純種藏獒,每年光靠配種費,就可以給主人帶來數百萬的財富

那時的社會風氣,也發生了很大變化。

普通人對藏獒有三大印象:兇猛、長得像獅子、死貴。

而上流社會,則將藏獒看成了新式炫富工具。

在胡潤2008年中國新貴族標準中,藏獒是唯一被提及的奢侈品寵物。

據《新晚報》2013年的一篇報導,買賣藏獒已成為部分官商的一道「屏風」。

搞關係、走工程,送幾隻藏獒,往往一路綠燈。

故事的崩盤,發生在2013年。

這一年,藏獒熱全面退潮,數萬的養殖場門可羅雀。

普通藏獒,售價跌至千元,還不一定能出手。

2010年青海的藏獒年交易額尚有2億多元,到2015年,只剩下5000萬元。

一些藏獒養殖大戶,為了減少損失,甚至以幾百元的價格,將藏獒當成肉狗出售。

而那些懷有善意的藏民,不忍心將藏獒送往屠宰場,只能將養不起的藏獒遺棄在外,導致藏區的流浪藏獒數量暴漲。

02

花幾十萬,買了個定時炸彈在家裏供著

藏獒熱的破滅,離不開所有泡沫的宿命:泡沫太大,故事講不下去了,沒人接盤,就只有崩盤了。

藏獒熱那幾年,幾乎每戶藏民都會養幾頭藏獒。

那些大中型藏獒養殖場,更是通過配種、宣傳,人為地製造「名牌」藏獒。

泡沫的一大屬性,是稀缺。

多了,自然也就形成了泡沫。

另一方面,需求陡然下降。

2012年底,政策風向突變,高檔煙酒和餐飲業開始蕭條,並蔓延到藏獒行業。

而且,一些地方實權人物通過收禮品藏獒,以此斂財、炫富等事件開始被嚴打。

2009年,湖南有一位國企老總被抓,當時的主流媒體是這樣報導的:《老總栽在狗身上》。

這起案件的主角陳欣,屢次利用權力向求他辦事的人索賄名犬,其中的好狗就有藏獒,最終東窗事發。

藏獒形象的垮台,也給這場泡沫來了重重一擊。

在利益者的口中,藏獒是勇猛、忠誠的象徵,甚至有人大言不慚地稱藏獒可以擊敗野生的狼和虎。

但人們很快發現,藏獒也就能在犬類中作威作福,戰鬥力完全比不過狼、虎。

就拿咬合力來說,藏獒的平均咬合力300千克,還不到狼(700千克)的一半。

2011年,梁宏達出過一期名為《藏獒,炒不出來的傳說》的節目,歌頌藏獒忠誠、勇敢的美德。

然而到了2013年,他幡然醒悟,又做了一期《藏獒沒那麽神》。

在節目裏辟謠:從智商來說,藏獒IQ很低;從戰鬥力來說,甭說跟什麼狼、豹比,就連牛頭梗也打不過。

而說藏獒忠誠的,更是言過其實。不少藏獒買家就抱怨:

每天一隻活雞、好肉好菜專人看護,這寵物還不認人,相當於幾萬、幾十萬買了個定時炸彈在家裏伺候著。

飼養成本高,同樣是藏獒的一大弊病。

買藏獒貴,養藏獒更貴。

據一位馴養藏獒的藏民介紹說,餵養一頭70公斤重的藏獒,每天需要300-400元的成本,比按月還房貸壓力還大。

而對那些名獒來說,為了保證其生活質量不降低,成本還要高出不少。

曾有新聞報導稱,一男子偷了一頭40萬的藏獒回家,結果8個月就被吃窮了,最終只好以1000塊的價格轉手。

而從高原運到內陸的藏獒,常常會因水土不服出現各種問題,整天病懨懨的,完全失去了拍賣場上威風凜凜的形象。

有些藏獒因為天氣太炎熱,還會患上皮膚病,鼻子、眼瞼等部位會退毛,露出紅腫的皮膚,甚至有人評價道「還不如一隻土狗,送都沒人要」。

這些,最終將這次泡沫刺破。

03

受傷的是無辜、善良的人

泡沫破裂,溜得快的逃之夭夭,溜得慢的被一網打盡。

據統計,到2015年,西藏3000家藏獒繁育中心有2/3關門。

在成都,繁榮的純種藏獒市場變成了寵物和水族館博覽會。

那些接手上百萬藏獒的玩家,無疑吃了個啞巴虧。

想用來炫富的,結果現在藏獒滿大街跑,富也就炫不起來了。

那些企圖轉手出去的,更慘。

如果同時在高位接盤了幾隻名獒,估計和買了幾隻腰斬再腰斬的股票差不多。

不過股票可能漲回去,而藏獒,恐怕就沒機會了。

據青海省藏獒協會秘書長周藝說,僅他所知,投資上千萬血本無歸的商人,就有近百位。

▲曾經的東方神犬,被當成廉價肉狗處理

最可悲的還是藏獒。

作為商品,一旦進入流通環節,利潤的高低,就直接決定了它們的生死。

市場狂熱時,為了養出體型碩大的藏獒賣得高價,不少飼主都會給那些有成長潛力的幼犬,戴上嬰兒的圍嘴兒,直接用漏斗灌流質的奶渣。

還有的飼主,為了讓藏獒看起來更健壯,連跑步機都安排上了。

有的乾脆挑戰底線,直接在藏獒的腿上、臉上打矽膠,註水。

甚至還有做手術的,把藏獒額頭上的皮拉到鼻子上,做成「起毛點靠前」的樣子。

而泡沫破裂後,藏獒則陷入了另一種絕境。

或是被當成肉狗,或是被拋棄。

在西藏,大量的藏獒無家可歸,終日饑腸轆轆,甚至同類相食。

有人就曾看到一隻藏獒叼著另一隻藏獒的後腿。

▲一隻企圖攔車討要食物的藏獒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人口只有17萬的青海果洛州,卻有1.4萬多條流浪狗,其中大部分都是藏獒。

這給當地的政府、居民以及慈善組織,帶來了嚴重的困擾。

原本在藏獒熱之外的旁觀者,反倒成了這場泡沫的買單者。

首先,大量流浪藏獒的出現,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人獒衝突,關於藏獒咬人的報導層出不窮。

有的藏獒還會把孩子從婦女懷裏搶走。

2016年,玉樹就發生過一起十分血腥的事:一個已經上小學的小姑娘,在晚上去上廁所時,被一隻流浪藏獒給咬死了。被人發現時,她已經被吃掉了一條腿。

▲藏獒和小孩體型對比

在流浪藏獒重災區玉樹囊謙縣,一段時間有些小學生不敢獨自出門,因為「每天都有人被咬」。

據西藏疾控中心的一份數據,當地每月平均有180人次被流浪狗咬傷。

按理說,「藏獒猛於虎」,多多少少有人會捕殺藏獒。

但藏民受宗教影響,不願意捕殺藏獒。

有一位母親的女兒被藏獒咬壞了半邊臉,而當打狗隊趕來時,她主動把藏獒護在院子裏,怕打狗隊把藏獒打死。

據媒體報導,有個婦女在被流浪狗咬傷後,不敢去醫院,因為她擔心流浪狗會因此遭到捕殺。

直觀數據上看,90%的藏民拒絕捕殺流浪狗。

▲反映藏民和藏獒的畫

所以,政府和慈善組織建立收容中心,並對流浪狗實行絕育措施,成了最後體面的做法。

但這也帶來了一個問題:投入的資源太多了,並且遠遠不夠。

往往一個規劃容量為1000只流浪狗的收容所,最後不得不成倍擴張,甚至出現了1000只規劃變8000只實際的情況。

▲玉樹的一家流浪狗收容中心

而流浪狗中,多為藏獒,這些藏獒食量很大。

比如,囊謙縣毛莊鄉的一處收容所,收養著600多只流浪藏狗,除了從周邊餐館、寺廟、學校收集的剩菜剩飯,收容所每天還要耗費超過850斤面粉,每月光是糧食的花費就超過2萬元。

即便這樣,這些藏狗還是餓得嗷嗷叫,再次上演狗吃狗的現象。

飼養人員、基礎設施維護等支出,也同樣不低。

而這些,主要都由當地的一座寺院蘇莽寺來承擔。

此外,大量的流浪藏獒還會導致包蟲病的流行。

作為中間宿主,流浪藏獒在感染包蟲病後,會通過犬糞等途徑汙染水源,繼而引發人體感染。

包蟲病又稱蟲癌,未經治療的泡型包蟲病10年病死率高達94%,很多牧民為此傾家蕩產。

2008至2013年,流浪狗較為集中的青海果洛州局部地區,每8人中就有1人感染包蟲病,是世界包蟲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包蟲病的生命周期及宿主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從天價神犬淪為火鍋食材,這樣的命運不僅發生在藏獒身上。

在這場藏獒泡沫中,如果把藏獒替換成海貍鼠、郁金香、蘭花等,毫無違和感。

資本可以決定很多東西,但它永遠也改變不了自然的規律:

泡沫總會破滅,資本總會逃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