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美國禁不了WeChat?

本文來源:量子位

微信id:QbitAI

作者:允中

軟件微信,有意料之外的硬底氣 。

一個月以前,有一些在美國的朋友紛紛給國內親友留下自己的郵箱。

他們正在做最壞的準備,如果不能使用微信,人們或許不得不退回到10年前——通過電子郵件進行交流的歲月。

幸運的是,2020年的世界,雖然有些倒退,但美國華人,通過自己的努力守住了一城。

9月18日,美國商務部宣布,根據特朗普總統8月6日簽署的行政命令,美國將禁止與移動應用程序WeChat和TikTok有關的交易,「以維護美國的國家安全」。

正在美國用戶紛紛檢測自己的WeChat使用是否依然正常時,9月20日,美國加州一名地方法院法官簽發臨時禁令,緊急叫停美國商務部針對WeChat的禁制令。

一句話,儘管未來形勢還沒有完全明朗,但目前美國用戶,仍然可以正常使用微信,包括聊天和轉帳功能,都不受影響。

大量個人用戶和企業,都因此獲得心安。

華人維權和「社會信任」

在美國和中國都廣受歡迎的日裔美國政治學教授——弗朗西斯•福山,或許會把美國用戶擁護捍衛使用自己微信的權利,納入到研究之中。

美國華人群體以勤勞著稱,他們的平均收入要高於白人。

福山在名著《信任:社會美德與創造經濟繁榮》一書中說過,美國華人群體以勤勞著稱,重視子女教育,這讓他們很容易取得個人層面的成功。

但是由於其信任是建立在家族和血緣基礎上,最多擴展到老鄉群體,很難發展到橫向的「社會團結」,這影響到華人群體在政治上的表現。

但這一次,「美國微信用戶聯盟」的抗爭,多少改變了人們對華人群體的刻板印象。

美微聯是這段時間內臨時組建的民間組織,核心是華裔律師群體。

在美華人律師朱可亮已經在美國作為執業律師20年,他是最早注意到特朗普「總統禁令」涉嫌「違法違憲「的律師之一。

在一個有179名華人律師微信群裏,認真而充分的行動被迅速展開。

包括朱可亮在內的5名律師,成為訴訟行動最初的核心。

在中國社交媒體上,這一為維權運動募捐的帖子,也被瘋轉。

短短一個月,「聯盟」不僅組建起來,也付出艱辛努力,用有效的法律行動捍衛自身權益。

在美國,WeChat有數百萬用戶,如果WeChat被禁止使用,不僅影響到這些華人和中國國內親友的交流,他們的日常生活也會受到嚴重影響。

正如加州地方法院法官在判決中所稱,8月6日的總統令和9月18日美國商務部的「實施細則」,明顯涉嫌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

而華人群體,正是為了自己的「政治權利」團結起來,為了自己的權益而抗爭。

這次華人的維權,是一種有標志性意義的「政治行動」——他們不再沉默,也走出自己家族利益的小圈子,團結起來。

在美國華人的歷史上,這樣的團結頗為罕見——為了自己的交流和言論自由權而采取的行動,可以說或是美國華人一次重要的「覺醒」。

福山認為,這種橫向的社會團結,不僅是社會經濟繁榮的必要條件,也是一個社會應對疫情這樣的公共衛生危機所必不可少的。

而WeChat事件,展現的就是這樣的橫向社會團結。

美國企業的「反叛」

雖然普及度比不上中國,但WeChat在美國——尤其是在華人群體中,也越來越成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

除了普通人的日常交流外,微信支付也正在幫助美國企業獲得商業增長。

零售業巨頭沃爾瑪在中國的業務,有30%的貿易額來自微信。

微信支付是這家「傳統企業」,實現轉型的重要支撐。

還有星巴克,在過去兩年,星巴克加速了在中國的擴張。

相當長的時間內,星巴克都拒絕微信和支付寶這樣的電子支付,而其市場表現,一度有所徘徊。

同樣處在「升級過程」的還有耐克,在這家運動巨頭的數字化轉型中,微信是其重要合作伙伴。

所以在8月份傳出特朗普要「封殺微信」的消息時,幾乎令人難以置信。

這種「不可能」背後,正是微信潤物無聲雨的力量——微信已經成為大多數人生活的一部分。

有人在網上拋出那個足以讓蘋果公司CEO庫克失眠的「二選一」問題:

如果蘋果手機不能使用微信,你是選擇微信還是蘋果?

即便對絕大多數中國「果粉」來說,微信可能都是必選項。

蘋果公司的第三財季,大中華區收入為93億美元,占總收入的15.6%,這絕對是不能忽視的重要比例。

有據可循的是,特朗普總統行政令下達5天後,8月11日,蘋果、福特、沃爾瑪、迪士尼、寶潔、英特爾等十多家公司的高管就與白宮官員通話遊說。

微信是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並沒有明確的證據,但是禁止微信,會威脅到美國企業的「安全」,卻是註定的事實。

事實上,特朗普在過往的講話中,也經常表示看重美國企業的利益和美國就業率——這也是美國「國家利益」的核心所在。

更多的影響,還可能不是數據可以直接呈現,因為體現在更深的工作習慣層面。

以舊金山一家Rothy』s鞋業公司為例,這家公司的領導團隊在美國,但是他們有500多名的東莞員工莞,微信從一開始就是這家公司溝通生意的關鍵工具,現在也是他們和中國員工溝通的重要渠道。

「如果你想讓人在一天中的任何時段都能在30分鐘內回復你,那就使用微信。」

「30分鐘」是美國企業主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喜歡使用的時間概念。

對習慣使用電子郵箱溝通的人來說,這樣的「響應速度」,幾乎是革命性的。

就像Rothy』s鞋業公司的創始人羅斯•馬丁接受美國NBC電視台採訪的說的那樣,在美國西海岸的團隊一覺醒來,就可以看到中國員工傳來的視頻和照片,他們提出修改意見,第二天就可以獲得結果。

如果回到漫長的郵件溝通系統,簡直不可想像。

微信這種迅捷的溝通方式,代表的是「中國速度」,對中美兩國來說,它甚至克服了時差對生意的不利影響。

生態國際化和「長期方案」

WeChat在美國的用戶規模不算大,但是,和美國企業的合作,以及在美國華人為自己權益的抗爭,獲得暫時的勝利都表明,微信正在走出一條獨特的國際化化道路。

不妨總結為:生態國際化

Rothy』s鞋業的故事表明,這種國際化的生態,就像靜水深流,發揮著潛在的但是又無比強大的作用。

不管是未來的全球經濟復甦,還是具體企業的「數字轉型」,都必須考慮改進與用戶的鏈接方式,而微信提供的,正是這樣的方案。

上面提到的企業,涉及到美國的多個行業,本身都是國家化大企業。

在過去幾十年,這些著名企業都是美國經濟的有力支撐。

微信和這些企業的合作,有些是像沃爾瑪零售終端支付這樣肉眼可見,有的是技術合作,有的則是互相成就(和蘋果)。

我們簡單使用「中國」還是「美國」,來對這樣的企業進行簡單的劃分,過於簡單粗暴。

這些國際企業,在不同的國家創造就業崗位,繳納稅金,也創造利潤。

微信的「生態國際化」,既包括不斷增長的海外用戶,也包括通過微信連接用戶的商家和公司。

在和這些國際化企業的合作中,微信作為一種支撐,構建了生態的平等性,不管是沃爾瑪這樣的巨頭,還是舊金山開美容店的華人女性,都能從這種生態中獲益。

如果我們拋棄那種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思維,就會發現不管是個人還是企業,都能從這樣的國際化生態中獲得成長。

騰訊公司在回應可能到來的禁令時曾表示,WeChat一直遵守當地法律法規,其數據政策與程序符合全球最嚴格的隱私標準。

為了保障美國用戶的基本通信權益不受影響,會繼續與美國政府溝通,「以爭取長期解決方案」。

不言自明,這個長期方案,或許已在手中。

如果「生態國際化」能夠持續深入,任何人想禁止微信——都會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畢竟違背「大多數人」的利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在當前的情況下,微信這家立足於中國本土市場的社交應用,竟不知不覺間探索出了一條不一樣的國際化模式。

這可能也是中國企業,一種可以借鑒的「出海」之路。

閱讀原文

美國大選將如何影響市場

xxxx

《美國駐華使館》發布中國人權報告、針對「技術轉讓」的白宮聲明官方中文版。

xxx

外媒誤傳裁員,壟斷全球70%市場、中國的科技巨頭大疆

xxx

美國商務部宣布將解禁對華為供貨,但供什麼貨需官方同意

xxx

美國宣布部分中國商品加稅延期到12月15日,因為川普不想影響民眾買聖誕禮物

xxx

川普:新冠疫苗可能在11月問世,美股全線上漲,美國取消全球旅行警吿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