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確診新冠、讓川普自我隔離的助理是什麼來頭?

2020年10月2日,美國選戰最大的消息就是川普的助理確診,導致川普得自我隔離,可能無法缺席下一場辯論。

以下內容原發表於2020年2月,當時這位助理是華府政治八卦人物,將從FOX離職回歸白宮。

本文來源:冰汝看美國

微信id:gh_17e58ec730d3

作者:王冰汝(鳳凰衛視駐白宮記者)

原標題:白宮最美顏值回歸 都說她才是特朗普的女兒

上周好多小伙伴被這位神仙姐姐刷屏了,她叫希克斯(Hope Hicks), 前白宮通訊主任,現任福克斯集團執行副總裁和首席通訊官。

小姐姐1988年出生,今年還不到32歲,人家已經在福克斯集團擔任VP,並且兩入白宮。

▲小姐姐又美又颯

小王在白宮記者會上見過希克斯幾次,在華盛頓這樣一個西裝革履,行色匆匆的名利場中,希克斯的每次出場,都會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出挑的身材和絕美的顏值,人群中,她會直接抓住你的雙眼。

有如此顏值加持的職場晉升之路總少不了非議和緋聞,儘管小姐姐低調的要命,也難逃大眾的八卦之心。

大家閨秀初長成

希克斯是美國典型的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大家閨秀。

希克斯的父親曾在康乃狄克州一家大型煙草公司的代表,後來擔任全美橄欖球聯盟(NFL)的公關執行副總裁,專門處理球星醜聞以及各種公關危機,包括著名的「愛國者足球放氣」事件。

而希克斯的祖父在70年代石油危機期間為德士古(Texaco)擔任公關危機。

▲希克斯一家合照

▲從小代言拉夫·勞倫

▲和姐姐一起在自己代言的廣告前合影

六年級時,在鄰居的建議下,希克斯與姐姐瑪麗·格麗斯(Mary Grace)參加了拉夫·勞倫(Ralph Lauren)的選拔,成為了品牌旗下的模特。

少女時期的希克斯還成為了《緋聞女孩》的原著小說《The It Girl》的封面女孩。

此外,希克斯還試鏡了一部有阿亞歷克·鮑德溫主演的電影。

13歲的希克斯自信滿滿,她登上了《格林威治志》(Greenwich Magazine)雜誌封面。

在封面故事中,希克斯留下了這麽一段話:「如果我演藝事業無法成功,那麽我會選擇從政。」

13歲時演藝夢破滅

打擊對於希克斯來的太早了一些,本以將會在演藝圈星途無限的她,將自己的一盤錄像帶寄給了《Weakest Link》節目組,錄像帶裏是希克斯模仿詹姆斯·邦德的經典動作,以及一段即興的Rap,錄像帶為她贏得了去洛杉磯最後試鏡的機會。

希克斯在媽媽陪同下去了洛杉磯的節目錄制現場,發現舞台上總共有8個座位,而化妝間裏卻有10個孩子。希克斯成了最後被淘汰的兩人之一。

希克斯演藝夢告一段落

希克斯在面試時,因為緊張而徹底演砸了。

這段經歷後來還成了希克斯家裏的段子,每次希克斯有面試或參加運動隊試訓,媽媽都會「不懷好意」提醒她《Weakest Link》的面試。

或許正是這一刻,刺激到了希克斯,她再也不願意經歷這樣的失敗。失敗點燃了她如同特朗普般的取勝欲望。

特朗普陣營拼命三娘

大學時期希克斯的專業是英語文學,她還參加了學校曲棍球隊。

在2011年的超級碗比賽時,希克斯為老爸的項目幫忙,認識了紐約公關屆的大神馬修·希爾特茲克(Matthew Hiltzik),希爾特茲克曾輔佐過希拉裏與哈維·韋恩斯坦,並且運營者戰略諮詢公司Hiltzik Strategies。

當時希爾特茲克還管理著伊萬卡剛剛創建的時尚品牌,在希克斯父親的引薦下,希爾特茲克雇傭了希克斯,希克斯開始在伊萬卡的時尚品牌集團負責公共關係,2014年成為特朗普集團的全職雇員。

2015年1月,特朗普把希克斯叫到辦公室。

希克斯後來回憶說,當時特朗普打量著她,然後告訴她:我正在考慮競選美國總統,你來當我的新聞秘書吧。

就這樣,沒有任何競選經歷的她,在26歲時成為了美國總統競選史上最年輕,資歷最淺的新聞發言人。

希克斯告別了自己與姐姐在康乃狄克州Greenwich合租的公寓。選戰打響後的18個月中,希克斯不是在特朗普的私人飛機上,就是在他競選所在地的豪華酒店中。

希克斯是競選期間所有記者要採訪特朗普的「守門人」,任何媒體採訪都必須先過她這一關。

她每天要處理上百封郵件以及進行幾十次的電話,其中要與特朗普見面的請求超過250次,而她需要對所有的請求進行甄別,哪些更有價值與有意義,時間與地點如何安排,這一切都被她安排的穩妥得當。

而在另一邊的陣營中,希拉蕊則雇傭了6個人擔任對外媒體顧問。

要知道特朗普團隊這邊的事兒比希拉裏那邊棘手的多。

即使是現在回憶起那段競選往事,依然可以回想起那幾個著名的標籤:種族歧視分子,女性騷擾者,仇恨煽動者…

每次老板在公開講話,或者是推特上和人各種吵架各種撕後,無論是硝煙未散,還是滿地狼藉,最後都是希克斯默默出場,打圓場或者是擺平一切。

而美國時政記者對希克斯都有著不錯的評價,認為她是一位公平的新聞秘書。

在效忠特朗普的同時,對記者彬彬有禮,能夠勝任一切混亂和動蕩的環境。

而最重要的是:她是對特朗普有影響力的人。

希克斯的職場晉升法則

對外希克斯非常低調,自從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之後,她就刪掉了所有的社交媒體賬號(這個簡直反人類),拒絕了幾乎所有媒體對於她的採訪要求,絕不讓自己的名字出現在新聞裏,不會從任何角度去搶老板的風頭。

然而每次出現在新聞發布會或者是其他公眾場合時,希克斯一定會穿著大方得體,化著精緻的妝,拿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來應對所有的閃光燈,從未失手。

▲2017年5月見教宗方濟各,當時白宮發言人斯派塞都沒有這個機會

對內則是她的超高情商,她深諳特朗普的怪脾氣,對老板的喜怒哀樂與各種習慣一清二楚。

例如在特朗普看高爾夫球時不去打擾他,時間上的火候拿捏的爐火純青,同時和老板的溝通與表達也是遊刃有餘。

對於希克斯,特朗普如是評價:「我很幸運能夠與她一起共事,她有著非常好的判斷力,總是用一種低調的方式給我一些意見,有時候聽上去甚至不像是意見,因為她表達的太巧妙了。」

勝似親閨女

特朗普與希克斯的關係有多近呢,用《火與怒》作者邁克爾·沃爾夫書中所透露的:伊萬卡更像是特朗普的妻子,而希克斯則更像是特朗普的女兒。

在特朗普成功當選後,希克斯仍然每周工作7天,每天早上4點鐘起床,回復郵件和健身。

她只去健身房用跑步機,即使是跑步時,她也會將兩部手機調成震動模式,擺在她的眼前。

她的密友透露說,希克斯會以最快速度跑三分鐘,然後停下來接電話後,再回到跑步機上繼續。

希克斯的辦公桌就在特朗普辦公室外面。據希克斯身邊的人透露,她在早上前往白宮的路上會與特朗普通話,溝通一天的行程。

希克斯會在通過白宮安檢的時候,對電話另一頭的特朗普說:「先別掛斷,我的手機要過一下安檢帶。」即使二人會在幾分鐘後就互相見面。

早上7:30她抵達白宮,她首先與白宮幕僚長開會,隨後一整天會與特朗普保持在可以彼此聽見的距離。

希克斯每天工作中的另一個重要事情,就是負責特朗普的推特內容。

據《華盛頓郵報》透露,競選期間,一條特朗普的推特是如此產生的:特朗普口述,希克斯記錄之後並且轉給顧問團隊,最後由顧問團隊發布。

 受重用是因長太美? 

前白宮顧問歐瑪羅莎·馬尼戈·紐曼(Omarosa)是特朗普黑人支持者中最有名的一位,她在接受採訪時,對希克斯的評價也來的非常直白:

「特朗普雇傭她,就是因為她長得好看。她甚至不知道政治術語中一些最基本的縮寫。」

「有一次我對她(希克斯)說,我們應該去關注GOTV的流程,並且從中去了解一些民意,可是她完全不知道GOTV是Get Out the Vote的意思」

▲歐瑪羅莎曾參與過特朗普真人秀《學徒》

但歐瑪羅莎如何評價並不重要,伊萬卡對於希克斯贊賞有加:

「她(希克斯)從不會對於自己沒有研究過的問題發表意見。」

「在她過去10年間所擔任的任何職務時,人們都在試圖證明她資質不足。但是無論如何,她之所以這樣做時她清楚自己的才智,自信,職業道德,信念以及進步的能力。」

「無論你給她分配怎樣的任務,她都會成功的完成。」

戀情曝光 男方被控家暴

雖然位高權重,但繁冗的工作和外界用放大鏡的審視,都讓希克斯身心俱疲。

大約一年後希克斯已經有了離職的想法,在伊萬卡與庫什納的勸說下她選擇繼續堅持。

讓她最終離開白宮的,卻是狗仔隊曝光了她與特朗普秘書波特(Rob Porter,哈佛大學法學院高材生)的戀情。

2018年1月下旬,希克斯,波特和其他白宮通訊團隊的成員在一家墨西哥餐廳吃飯。

之後希克斯和波特坐計程車離開前往希克斯公寓的畫面,被媒體捕捉到。目擊者還稱兩人在車內擁抱親吻。

本來這是一段值得祝福的戀情,但在媒體採訪了波特的兩位前妻後,畫風全變。

波特的兩位前妻都指控他家暴!雖然波特這邊矢口否認,但希克斯卻無辜的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這讓一直低調的她,變成了工作無法承受之重。

希克斯從白宮離職

2月7日波特從白宮離職,2月27日,希克斯卷入國會對通俄事件的調查。

做為特朗普最親近的助手,希克斯在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接受了長達九個小時的質詢,她向國會議員承認,自己有時會撒「善意的謊言」,但對於她在白宮的工作內容,希克斯守口如瓶。

就連她坐在白宮什麼位置,她都拒絕告訴議員。

聽證會第二天,2月28日,希克斯宣布辭職。

根據現任白宮副發言人吉德利回憶,希克斯宣布這個消息的時候,她自己哭了。

特朗普在得知這個消息時,並沒有生氣,反而是像送女兒出嫁一樣,親自將希克斯送到辦公室門口,讓希克斯離開的很優雅。

臨走的那一天,大家終於看到了希克斯的另一面,她向所有白宮共事過的同事送上了希克斯「少女手帳」。

希克斯的朋友評價她說:「希克斯是那種不需要很多熟人和10個閨蜜的人。在她的圈子裏,質量遠遠高過數量,而對於身邊的好友,她願意付出很多。」

通俄調查陰魂不散

離開白宮後的希克斯,仍然會時不時與前老板特朗普,還有伊萬卡等白宮友人通話。

而她的生活無法恢復平靜。

2019年3月4日,國會司法委員會致信希克斯,要求她就特朗普政府妨礙司法提供信息。兩個月後,國會對她發出傳票。

2019年6月4日,希克斯再次在國會作證,與上一次相同,在白宮律師的陪(zu)同(zhi)下,聽證會期間白宮155次拒絕了國會對希克斯的提問。

所以說到底,希克斯出現在國會只是給議員一個面子,一場作秀。

難怪民主黨的顏值擔當AOC實在看不下去了。

在紐約時報放出了希克斯在拒絕國會通俄調查傳票的美照之後,AOC怒火中燒,指希克斯在這個女人正在權衡是否在國會面前犯下罪行時,紐約時報卻如此美化她?說好的公平呢?

白宮與福克斯的旋轉門

前腳送女兒出了門,後腳就把閨女安頓好:希克斯在FOX集團擔任CEO,也是來自特朗普的大力推薦。

在福克斯面試希克斯時,特朗普還專門電話打給了默多克,對希克斯贊譽有加。一周之後,希克斯正式加入FOX,年薪為100萬美元。

其實希克斯也對身上的「特朗普」標籤產生過質疑,這是不是會讓她的職業道路越走越窄。

但幾經衡量,希克斯篤定,為特朗普效力才能讓她在狹窄但是有利可圖的市場中具有價值。

在白宮為特朗普效力的前任和現任官員中,有至少19位都曾經或正在FOX供職。

接替希克斯白宮通訊主任一職的正是福克斯新聞聯席總裁Bill Shine。

大家還熟悉的包括現任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前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

不過希克斯在FOX的這段時間據說並不開心,身處洛杉磯的她總是與環境格格不入:

之前她的工作是要打理好美國的媒體與民主,而在FOX的她則需要服務於美國的觀眾們。

FOX的內部挑戰在於他們的觀眾年齡偏老,即使他們每年拿出10億美元的預算,也很難抵擋如今更火爆的流媒體。

此外,特朗普陣營希望希克斯能在FOX內部更少的聽到反對他的聲音,然而希克斯的影響力還不夠…

▲福克斯集團最高層一共13名官員,其中有兩位女性

既然在FOX過的不開心,回歸,成為了希克斯此時更好的選擇。

而對於特朗普來說,希克斯的回歸是他2020年連任布局的開始。

在通俄調查和彈劾失敗塵埃落定後,特朗普清除掉了那些與他意見不合的人,另一方面他需要提拔深得他信任的幹將,以便為競選和連任布局。

從現在到2020年大選,特朗普最需要的就是希克斯這樣的忠臣。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