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出境遊的十一黃金周,甘肅、青海和海南迎來旅遊大考

本文來源:財經十一人

微信id:caijingEleven

作者:楊立赟 吳瓊 沙莎

被壓抑了大半年的旅遊需求終得釋放,原本出境遊的客流回歸境內市場,甘肅、青海和海南等地今年十一可能人山人海,成為最大贏家;同時,其接待能力有待市場檢驗

▲青海茶卡鹽湖

「平時約不上的朋友,可能在敦煌的沙漠裏能見上。」夏逸詩決定十一去甘肅旅遊之後,得知有兩個好朋友也規劃了同樣的行程,而她們平時在杭州都忙於工作,很難見上面,這次反而可以同遊敦煌。

規劃了甘肅青海環線遊的王滕,發現兩個同事也去西北。「我真怕再聽說更多同事也去這條線路,搞不好就變成團建了。」他說。

今年十一假期,甘肅、青海可能出現人山人海的景象。

根據攜程數據,「大西北」國慶熱度暴增475%,其中甘肅熱度增長最快。

甘肅和青海獲得如此高的追捧,背後受到的是8天長假和海外旅遊回流的共同推動。

文旅部數據顯示,2019年國慶假期,出境遊旅客突破700萬人次,往年選擇出境遊的遊客把目光放回境內。

今年國慶中秋相遇,假期長達8天,境內長線遊獲得極大利好。

旅客出行時間預計比去年增長1.7天,多跨越2.5個省的距離,「穿越大半個中國」成國慶旅行新趨勢。疫情後壓抑了九個月的旅遊需求,將在這8天集中釋放,造就2020年第一個真正的「黃金周」。


南方的熱門代表則是海南島。

泰國、菲律賓、日本等海島是往年中國遊客十一出境遊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今年獲得離島免稅政策加持的海南,在休閒度假、免稅購物方面可以起到替代性作用。

去哪兒平台數據顯示,九月還未過半,十一假期酒店預訂已經十分火熱,平均支付價格已經比去年上漲15%,間夜同比增長達到三成。

其中雲南、西藏、甘肅、青海和海南增幅尤為突出,大理、麗江、西安、三亞等多個城市酒店預訂量同比翻倍。

9月23日恢復辦理內地居民赴澳門旅遊簽註當天,澳門的酒店預訂量迅速攀升,增幅達到前一天的7倍。

不過,面對旅遊需求的井噴,一些地區的接待能力能否跟得上,還有待檢驗。

青海、寧夏多個網紅景區的酒店早已滿房,旅行社也已停止接待10月1日至10日的散客。

今年十一對於熱門景區而言,既是一次展現魅力的機會,也是一場大考。

考過了,口碑和美譽度有助客群的留存;考不過,今年的熱度或是曇花一現,基於今年這份熱情的投資可能變成市場泡沫。

01

青海大柴旦全部滿房,旅行社不接散客

王滕發現,9月才開始預訂甘肅青海的酒店,已經遲了。

他原本想預定的四星級酒店敦煌山莊,在9月中旬就已售罄。

敦煌山莊距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僅一公里,擁有255間客房。

該酒店銷售部劉經理對《財經》記者表示,往年國慶期間也是滿房,但入住率在10月4號後會明顯回落,而今年直到10月9號後才有空房。

為了滿足接待需要,酒店已抽調後勤人員前往前台服務。

在王滕的自駕計劃中,青海海西州大柴旦是一個重要的景點,然而當地酒店全部滿房。

名為「星空營地」的帳篷住宿,在十一期間每間房的價格大約超過1500元,而平時只需要500多元;雖然假期的屋價翻了兩倍,仍然銷售一空。王滕不得不把住宿改在車程兩小時外的德令哈。

訂不到房的不僅僅是自駕遊的散客,連青海當地的旅行社也沒有優勢。

青海一家旅行社負責人蔡金良對《財經》記者說,目前大柴旦和茫崖的酒店銷售和客服已經不接電話,關係再好的供應商也拿不出空房,主要是由於東台吉乃爾湖和惡魔之眼兩個景點的火爆所致。

「去年很多旅遊網紅過來拍短視頻,這兩個地方就火起來了。原來住一晚的行程,現在很多人願意住兩晚。」

據《青海日報》報導,得益於抖音和快手,青海海西州的東台吉乃爾湖、水上雅丹、天空之鏡等景點成為最新「網紅」打卡地。

2020年1至8月份,全州累計接待遊客942.76萬人次,其中8月接待遊客376.91萬人次,部分特色景區出現一房難求的局面,尤其是茶卡鎮、大柴旦行委,坐擁茶卡鹽湖和翡翠湖,遊客數量龐大。

原本在大柴旦的住宿被轉移到德令哈,當地的屋價也應聲上漲。「往年120元一個標間,今年漲到380元。」蔡金良說。

除了青海的幾個新興網紅景區,寧夏的中衛也在近兩年悄然崛起。

當地大漠星空、長河落日的自然風光被譽為「中國摩洛哥」,吸引著一眾城市青年。

中衛是夏逸詩最先計劃的旅遊目的地,「但是想住的酒店,兩個月前就滿房了」,她這才決定只去敦煌一處,免去預定酒店的諸多麻煩。

攜程數據顯示,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的遊客去大西北,十分看重旅遊體驗感。西北五省高星酒店搜索熱度上升217%,豪華沙漠帳篷、觀星房、具有當地民俗特色的酒店,熱度上漲最快。

蔡金良的旅行社在今年十一期間接待量同比增長200%,整個青海旅遊呈現井噴狀況。

「疫情期間憋壞了很多人,而且40%的人每年長假的旅遊目的地是境外,今年只能在境內。

南方發達地區的遊客,在長江以南玩得都差不多了,西北沒來過。外加上青海這幾年在其他城市的旅遊廣告力度很大。」他認為這些因素綜合推動了青海旅遊的火爆。

對於旅遊需求的井噴,蔡金良感到「驚訝」。

「我們在6月還處於觀望狀態,後來暑假陸續就增長起來了,我們也接了很多訂單,廣州、杭州的合作伙伴,成批地發人過來,但是也沒想到十一期間會這麽火爆。現在已經不接10月1日至10日的散客,所有旅遊產品必須提前10天下單預約。我們還從陜西宜川、甘肅蘭州調度了很多大巴車過來。」蔡金良表示,青海西寧市旅遊局和交通局已多次召開會議,要求做好接待工作,合理控制住宿和餐飲的價格。

海西州旅遊執法部門也加強執法力度,規範市場秩序。

對於控價,除了政府的監管,行業內部也有「行規」。

蔡金良說,旅行社和酒店大多存在「口頭協議」,無論假期多麽火爆都不能過度漲價,也會在旺季提前打款給酒店方。

但是實際上酒店還是有其他手段變相漲價。

比如在房間裏放幾瓶礦泉水,普通標間就升級成了高級標間,對外宣稱普通標間售罄。

不過,酒店採用這種手段也會衡量得失,「酒店和旅行社談判時有一些默契,酒店也不願意損失大客戶。」

蔡金良的旅行社沒有對旅遊產品漲價,不過由於今年假期時間長,遊客願意遊玩更多景點,旅行社的收入也相應提高了。

「往年十一長假,我們只能安排5-7天的行程,今年最多安排9天行程。」他說。

02

明年境內的熱度能延續嗎?

甘肅青海的景區以自然風光取勝,但在住宿、餐飲、自駕配套等方面遠不如東部沿海地區完善,今年能否在接待能力上承托住來自全國的旅遊熱情,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另一方面,突然爆棚的旅遊需求、酒店的供不應求,讓當地政府、旅遊從業者看到了投資機會。

《青海日報》報導,2020年,海西州加大投資力度,繼續完善文化旅遊基礎設施,為今後發展文化旅遊打基礎,計劃實施旅遊項目79個,計劃總投資25.9億元,計劃年內投資8.95億元,截至6月底,已完成投資4.7億元。

「這幾年有很多旅行社、個人在甘肅敦煌、青海茶卡鹽湖等地投資了一些酒店項目,今年撈得盆滿缽滿,但是也會擔心明年無法延續這樣的熱度。」

蔡金良表示,青海旅遊在2016年、2017年達到一個頂峰,2018年和2019年已經有所回落,今年的井噴是「非正常的」,明年一旦海外疫情得到控制、出境遊恢復,青海旅遊難以延續今年的榮光。

屆時,過度的投資可能成為泡沫化的建設和吹捧。

「青海酒店的旺季只有40-60天,投資一個賓館需要三年才能回本。我們不會盲目投資。」他說。

在特殊情況下獲益的旅遊目的地,也將經歷一場大考。

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陳洸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這幾個月消費者的體驗,會極大程度決定他們未來是否願意在境內旅遊市場留存。這需要消費者和旅遊從業者共同給出回答。」

麥肯錫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人的境外遊意願已有復甦跡象。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數據,從中國出發的國際機票搜索量從4月末的約5000次/日上升到8月末的近43000次/日,反映了消費者對境外遊的意願逐漸恢復,境外遊需求依然存在。

「未來出境旅行放開了,還是會有很大客群出境,現在是不能出去,而不是不想出去。」陳洸說。

他表示,今年十一假期的火爆,可能會導致一些企業做出過度投資,但是從長期來看,中國的旅遊市場規模本身走在穩健的成長軌道上,旅遊市場增長的核心動力來自於中產階級、中高端客群的增長。

即便出境遊恢復,中國人的旅遊有80%還是貢獻給了境內市場,這部分旅遊需求能夠支撐境內的旅遊投資。

「過去高端客群偏向於去境外旅遊,境內高端旅行的需求不高,所以供應端沒有能跟上、參與不足,資源投放不足。今年這個客群回到境內,會刺激境內資源的改善。」陳洸補充道,也有許多境內景點已經往高端化做出了努力,但是尚未被看到和認可,今年十一它們獲得了展示的機會。

麥肯錫的報告顯示,隨著旅遊高端消費轉向境內,高端休閒度假需求、境內奢侈品消費強勢復甦。

旅遊企業需要捕捉境內高端休閒度假、戶外活動、奢侈品消費等領域機會。

在上述這些方面,南方的海南島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尤其是三亞,承接了出境遊轉換為境內遊的部分需求,預計十一期間將呈現「人從眾」現象。

相當一部分客群將流向海口和三亞的免稅店。

王佳(化名)每年國慶假期都會去境外購物,今年選擇海南作為替代。

海南離島免稅購物限額提高至每人每年10萬元,這對王佳是很大的吸引力,她打算購買一些電子產品。

「比如iPhone11 256GB版,海南免稅店的價格是5810元,專櫃和官方旗艦店的價格是6799元,便宜太多了。」

隨著海外旅遊零售的回落、中國海南離島免稅新政的開啟,目前擁有海南全部4家免稅店的中免集團已成最大贏家。

據旅遊零售行業媒體The Moodie Davitt Report報導,中免集團2020年上半年收入達到28.55億美元,超越瑞士免稅巨頭Dufry、韓國樂天免稅和新羅免稅,從過去的第四名一躍成為全球龍頭。

擁有酒店、水族館、餐飲、演藝等八大業態的亞特蘭蒂斯,也是三亞的熱門旅遊景點。

2019年國慶期間,三亞共接待遊客72.4萬人次,其中11%的遊客都去了亞特蘭蒂斯。

「目前看,2020年7、8月份接待遊客及住房率都高於去年同期。」亞特蘭蒂斯相關負責人對《財經》記者說。

數據顯示,今年7月,亞特蘭蒂斯酒店入住率為88.1%,比去年同期高6.7個百分點,8月入住率進一步提升至95%。

儘管亞特蘭蒂斯尚未統計出國慶期間的訂房數據,根據攜程平台顯示,今年國慶八天假期內,亞特蘭蒂斯酒店已無可預訂房型,生意十分火爆。

三亞的民宿雖然沒有出現滿房,也已恢復到去年同期水平。

三亞灣椰樹海景度假公寓的老板告訴《財經》記者,每年國慶期間,三亞的民宿生意都不錯,今年已有50%的房間被預訂,與去年情況接近,屋價相比去年甚至略有上調。

03

抵禦疫情陰影,自駕遊受追捧

仍然有一些地區尚未完全走出疫情的陰影。

雲南瑞麗在9月14日出現輸入性病例,其後封城、全員核酸檢測,雖已於9月21日解除城區居家隔離,但這輪疫情對國慶期間雲南的旅遊業仍然造成影響。

騰沖與瑞麗相隔約200公里,兩地與麗江、大理等雲南遊目的地相比,比較小眾,旅客以自由行為主,多數是自行到達當地,再報短途旅行團。

位於騰沖市的光民國際旅行社主營騰沖、瑞麗等地的短途遊產品。

在攜程上,該旅行社的瑞麗一日遊產品在國慶期間的庫存顯示為零。

旅行社負責人張先生告訴《財經》記者,在瑞麗出現疫情之前,旅行社在國慶期間的預訂情況原本已經恢復正常,但現在前往瑞麗的旅行團全停,騰沖當地的一日遊也受到影響,很多外省客人要求取消訂單。

「遊客模糊的概念裏,騰沖、瑞麗都屬於邊境地區,雖然兩地的實際距離相隔很遠,但還是被認為是一個地方。」他說。

另有一些要求退團的旅客告訴張先生,他們其實很想來旅行,但接到單位通知,國慶期間去過雲南旅遊的,回去都要隔離14天。

「所以基本上外省的、在單位上班的旅客都取消了行程。」他說。

一位在大理從事旅遊包車生意的鄭先生也告訴《財經》記者,國慶期間的預訂情況「不理想」。

他的一位回頭客原本已經預訂了十一期間的行程,但瑞麗出現疫情之後,該名客戶擔心回程後需要接受隔離,無奈選擇了取消。

同樣出現二次疫情的新疆,在9月2日重新開放戶外旅遊景區、恢復跨省旅遊,但是從民宿和旅行社的預定情況來看,疫情對其旅遊市場的打擊不小。

喀納斯貝提列克山莊的老板劉輝告訴《財經》記者,今年十一喀納斯和禾木的民宿屋價下降了30%,禾木預定量仍然只有70%。

訂單量唯一上漲的旅遊業態是房車。

主營房車業務的新疆中露聯旅遊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翟春峰對《財經》記者表示,今年十一的房車預定量同比上漲40%,大多是來自河北、四川、江浙一帶的遊客。

「今年十一喀納斯景區免門票,不強制遊客乘坐收費的區間車,這兩個政策吸引了很多自駕遊。」翟春峰說。

根據中國旅遊研究院的調查數據,2019年國慶選擇自駕出行占比整體出遊人數30.57%。

今年疫情後,一車一家,私密少接觸的租車遊更適應遊客對衛生安全的需求。

馬蜂窩旅遊大數據顯示,在9月中旬,「國慶自駕遊」搜索熱度周環比上漲153%,不少遊客選擇自駕前往內蒙古、雲南和西部省市開啟長線自駕之旅,租車在境內旅遊的熱門玩法中排名第一。

為了接待臨時上漲的客流,翟春峰從陜西、甘肅等地調了30多輛房車進新疆,這幾年投資打造的房車驛站也都派上了用場。

今年新疆房車市場的逆勢增長,更加堅定了他對這個旅遊業態的長期投資。

「對比國外市場來看,中國市場大概總共擁有50萬輛房車時才到達一個瓶頸,目前全國只有15萬輛,還有很大發展空間。」

他表示,為了滿足新疆市場的需求、提升接待能力,計劃到2021年增加30多個驛站,涵蓋大約300個房車營位。

「房車旅遊的重點是提升配套設施,比如對房車的水、電、衛生的供給,都在房車營位完成,我們目前有600多個營位。一個營位的投資大約是2、3萬元,相比一大片營地,營位的投入少、審批快,可以靈活規劃、因地制宜。」

閱讀原文